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5 直言
    操纵嘴巴怪物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中死而复生,这一次可不是什么幻觉,直到他的脑袋被我打爆,这个男人都没有逃脱连锁判定的锁定观测。观测结果无不证明,那是十足的人类**。即便在眼睛图案攀上他的尸体时,他也仍旧是在物质态上的“存在”。只有眼睛图案解散,而尸体也同一时间消失,就像是被眼睛图案分解带走的那一瞬间,连锁判定在那具尸体原本所在的位置,失去了对尸体的观测。之后,就是眼睛图案在另一边重组这个男人的身体,这个新的身体,和他上一次死去之前,从外表观测到的数据没有任何区别。

    之前死去的身体,并非只是一个替身那么简单,现在复活的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彻底将死前的自己复制了一遍。

    目睹这一场景的女军官和最后一名来自神秘组织的男性,都露出动容的神态。因为,即便只是障眼法,在没能找出“死而复生”的秘密前,它就像是真的一样。而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凭借这个“死而复生”的场景,判断出这个男人的神秘力量本质。

    虽然,这种神秘力量的作用,看上去都是以遍布地面和天花板的“眼睛图案”来进行的,其释放和操作怪物也好,死而复生也好,都仅仅是对“眼睛图案”的应用。但问题在于,“眼睛图案”本身没有足够的特征去让人判断它到底是什么类型的力量,反而更像是用来掩饰其神秘本质的障眼法。

    无法认知其神秘类型,在某种意义上,就等于其本人是无解的,无法被击败的存在。虽然神秘的本质是无法理解,但是。如同“气压控制”这样有着明显特征,可以用自己能够理解的词汇说明定义的神秘,无法理解的,仅仅是达成“气压控制”这个结果的过程和方法,其神秘本身是可以认知的,并且。可以想象和猜测出达成这个结果的一些过程和方法。尽管,只是想象和猜测,自己也无法做到,然而,“气压控制”这个名字本身,就足以让人对这种神秘达到一种的了解,并针对其作出一些布置,判断由其延伸出来的力量。

    对于“神秘”来说,“名字”是拥有魔力的。通过现象对“神秘”进行命名,就是认知神秘的第一步。即便无法理解,但达成认知,已经足以让人针对“神秘”做一些事情。也因此,对于大多数持有神秘的人来说,掩饰其神秘力量的真正现象和效果,误导他人的认知,隐藏神秘的名字。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反过来,试图挖掘这些秘密的行为。便成为了禁忌。

    正如古代的巫师,总是将自己的“真名”深藏,因为,传说中,巫师有着神秘而伟大的力量,然而。一旦被获取了其“真名”,即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也能轻易将一个强大的巫师至于死地,甚至,可以奴役他。窃取他的力量。

    当然,到了现代,巫师成为传说,只有末日真理教试图重现这个名号的威能,但对于神秘的持有者来说,相似的禁忌仍旧存在。尽管,并非每个持有神秘的人都如古代巫师那般,对禁忌事项那么慎重,而某些神秘力量,因为特征明显,更是难以掩饰那些被视为禁忌的事项,然而,“认知”一种神秘,仍旧是在神秘力量交锋时,十分关键重要的步骤。

    如果,某个神秘力量的持有者,将自己的“神秘”正体掩饰得极好,没有人可以认知其神秘到底是什么类型,会产生怎样的效果,那么,这个人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强大”的存在。正如眼前这名释放眼睛图案,操纵嘴巴怪物,还有不死之身的男人。

    仅仅用眼睛图案本身,以及看似以眼睛图案为核心延伸出来的现象,是不足以对其“神秘”产生足够认知的。更何况,眼睛图案本身,或许也仅仅是一个表像而已,与其真正的本质天差地远。不仅仅是女军官和站在一旁观战的最后一名男性,我也无法推断眼前这个男人的“神秘”到底是什么,要战胜他,也无从谈起。因为,连锁判定也好,伪速掠也好,强壮的义体和超高速运转的脑硬体,都不足以在没有对“神秘”产生认知的情况下,破解或避开这种“神秘”。打爆他的脑袋,击穿他的心脏,将他撕得粉碎,这便是我能做到的事情,但是,这种结果对这个男人而言,也许都并非是致命的。

    更何况,他也不会每一次都会被我得逞。

    强壮的**,精密的监测,高速的移动和精密的判断,所产生的力量在物质层面上有极大破坏性力量,但是,也同样十分单调。

    我十分清楚,脑硬体和义体的结合,让自己一下子就拥有了他人努力锻炼都无法得到的神秘力量,但是,这种神秘力量同时又具备了机械、极端、单调而没有太大扩展性的特性。于是,脑硬体和义体的局限,便成为了我的极限。脑硬体和义体不会成长,不会再变得更强,因此,我也不会在本质上变得更强。

    现在的我,因为无法认知面前这个男人的“神秘”,所以无法战胜他。那么,以后若是仍旧处于相同条件下,也同样不会有战胜他的可能。当然,以目前的情况来判断,对方想要战胜我,也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尽管我的“神秘”特征十分明显,但是,他所拥有的“神秘”无法压制我的“神秘”。

    简单来说,就是,他拿义体和脑硬体的组合没辙。

    我和男人对视着,没有理会咬住我的嘴巴怪物,它能够对我造成的伤害实在太有限了,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挣脱出来。不过,这场战斗再拖延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我仅仅是对男人说:“还要继续吗?”

    男人舒展了一下身体,正准备搭话,近侧一直保持沉默的灰色泉流陡然如同高涨的海浪,朝他拍打而去。他虽然一眼都没望过那边,但突然暴起的攻击并没有让他脸上出现惊愕和慌乱,咬住我身体的嘴巴怪物眨眼间就地沉入地下。下一刻就在他身旁高耸起来,如同礁石一样挡住了奔涌的灰色泉流。

    灰色泉流整体是由冗长的灰丝构成的,但如今却展现出流质一样的特性,仿佛是一根根独立的灰丝,被流水带动着席卷过去,撞上礁石便溅射起来,又分成两股从礁石两侧淌过。在被汇合的支流吞没前,眼睛图案再一次遍布男人的身体,将他扯入地面之下。连锁判定再一次失去他的踪迹。直到下一刻,他从我身旁的地面浮起。

    “真是暴躁的小丫头。”男人平静的神情,完全看不出他攻击时那疯狂的姿态,“好吧好吧,再打下去可没完没了,就算我输了如何?”

    灰色泉流的两股支流交汇后,终于平静下来,就像是一堆积成盘状的发丝。从中心部位缓缓升起一个人形,最初只能依稀从轮廓上看出是女性。更详细的个性特征完全没有,三秒之后,属于灰烬使者咲夜的特征被勾勒出来,细节越来越详细,最终恢复成她在正常灰烬使者状态下的模样——头戴罗夏墨迹的面具,全身一体式的灰色紧身服。多余的灰丝迅速倒流进她的体内。将之前吞没的使用情绪类神秘的男子暴露出来。

    那个男人静静躺在地上,已经昏厥过去,看起来短时间内无法苏醒,但仍旧可以明显感知到他的呼吸平稳,并不像是大受折磨。此时此刻。只有我和咲夜才知道,他的“毫无变化”仅仅是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伪装而已。

    我的脖子后端插口一松,直连的灰丝被咲夜收回,即便在和嘴巴怪物战斗的时候,直连也在持续,保持我和咲夜的同步信息交流。她已经知道了在自己变身灰丝的状态下,我所遭遇的事情,最后的攻击,仅仅是在故作姿态而已。

    “没关系吗?阿川。”咲夜的声音从面具后传来,沉闷中带着关切,她很少在这种状态下流露出情感,以至于让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虽然她没有言明,但我想,自己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在脑硬体进入身体运作第一序列之时,因为太过突然,我的思维信息没有及时进行单方面屏蔽。虽然,我不知道咲夜从我泄露的思绪中知道了多少事情,但是,她应该得知了脑硬体和原生大脑的交替,并由此可以联想出更多的东西。

    “没事。”我快速地回答到,顿了顿,用一种缺乏情绪欺负的平静语气说:“情感并非消失,也不会凋零,我的灵魂仍旧灼热如火,变得冰冷的,只是我的身体。但是,这是必要的,因为,我是如此爱着你们。相信我,咲夜,至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觉得,最后那句话,虽然没有情绪,但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一定是恳求吧。

    虽然取消了直连,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那一瞬间,洞悉了多少秘密,但是,即便完全不理解,咲夜也一定会继续相信我的吧,一定会体谅我的吧。我这样的想法,有多少是源于期盼呢?

    然后,我听到咲夜说了:“嗯,我相信阿川。而且,我也说过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阿川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在你的身边。所以,阿川,不要在说什么相信我了,因为,那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她的语气再次变得低沉平静,就像是在说着直到天荒地老也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无法体会到感性的触动,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思念没有脑硬体的日子,因为,连思念在此时,也是不存在的。不过,我平静地想着,如果在境界线中,会想起这一幕,自己一定会感到高兴吧。

    “真是肉麻死了。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你们确定自己不是在演言情剧?而且还是三流的那种?”操纵眼睛图案的男人搓了搓双臂,插口说到,此时,地面和天花板上的眼睛图案已经彻底消失了。整个通道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那些仿佛永不熄灭的点点篝火,在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燃烧。并且。在我们的战斗停息下来的一刻,变得更加显眼。

    “哦,这些火焰吗?”男人注意到我的目光,为我解释到:“精英巫师的杰作,那个家伙很强哟,我可打不过她。”

    平静下来的他。那种语气中潜伏的恶意消失殆尽,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平稳和善的人。

    “是个女人?”我注意到他使用的代词是“她”。

    “女人。”男人点点头,露出一丝苦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精英巫师里有这么强的家伙,和我之前遇到过的精英巫师在实力上有本质的区别。我总觉得,她根本就不应该在精英巫师这个序列里,谁知道末日真理教的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精英巫师之间的差距竟然会这么大。对了,你们也遇到过吧?自称精英巫师的那些家伙。”

    “是的。干掉了一个。”我点点头。

    “千万不要用被你干掉的家伙去评估那个女人的实力,否则,你会做噩梦的。”男人耸耸肩膀。

    “席森神父和她交过手?”我问。

    “就是席森神父才能赶跑她,但是,我不觉得席森神父能够战胜她。”男人挠了挠头发,说:“和一个三级半魔纹使者斗得旗鼓相当,你可以想象一下。”

    “然后呢?”我说。

    “具体情况,要说清楚挺麻烦的。有点复杂。”男人仿佛不太想为我解说下去了,于是含糊盖过。对最后一名还没动手的来自某个神秘组织的男人说:“换你了。不过,其实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战斗了,他们很强,不是吗?”

    我看向最后的这个男人,他的体格强壮,却也十分匀称。面容有些老态,遍布风霜,脸颊上还有一道刀疤,敞开衬衫的胸襟,露出的胸口肌肤上。也有不少伤痕,显得十分精悍。他的气质很奇怪,并不是士兵,但也不像是恶棍。仿佛他所受到的伤害,从一开始就不在正常的战场上。他没有接受过士兵那日以继夜的体系化训练,所以没有军人的严密和规矩,但也不像是街头恶棍那样只凭借凶狠去使用自己的身体能力。

    他给我的印象十分模糊,脑硬体从初步观测所得到的线索中分析出的结果,也因为太多而无法有一个比较显眼的答案。

    “那么,最后就是你了,也要来体会一下吗?和我们战斗的感觉。”我说到。

    他没有回答,原生大脑中对他的感觉渐渐模糊,这是一种不经意的感觉,仿佛他还站在原地,不发一言,甚至无法确定,是否将视线停留在我和咲夜身上。视网膜屏幕却立刻弹出极为醒目的红色警告窗口,因为,连锁判定结合脑硬体所得到的资讯,和脑海中的感觉是截然相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停留在我的眼前,而是已经越过我们,走向被咲夜解放的使用情绪类型神秘的男子。

    如果没有连锁判定和脑硬体,一定会被欺骗过去,产生“他什么时候到了那边”的讶异吧。因为,旁观的女军官和操作眼睛图案的男人,都露出了这样的神色。这些人明显是临时聚在一起,彼此之间,并不了解对方到底有怎样的能力,也许,在之前和末日真理教的战斗中,这些人也没有完全发挥自己那独特的神秘吧。

    “不需要。”他站在使用情绪类型神秘的男人身边,开口提醒其他人,他已经在这个地方了。在我们将目光投去之后,他将昏厥的男人扛在肩膀上,声音充满了一种苍白的,仿佛已经失去了人生激情的枯乏,“我是为他而来,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

    操作眼睛图案的男人不由得咂了咂嘴巴,作出一脸怪异的表情,说:“你们是基友?”

    “是的。我很爱他,他本该也会爱我的,但是,期间有些事情被搞砸了。”声音充满了枯乏感的男人直言不讳,但是,反而觉得不太像是认真的,只是顺着提问的人开了个玩笑。

    “你们做过了?爱人的三部曲。”操作眼睛图案的男人进一步问道。

    “是的,我的爱已经满满地灌入了他的身体。”声音充满枯乏感的男人仍旧平白直叙地回答,“但是,他觉得自己承受不了,所以逃开了,远远地流浪。但是——”他顿了顿,那枯乏的声音,终于有了点色彩:“但是,他离开我的日子,让我明白了这份爱的沉重。我不会再放他离开了,他就是我的小金丝雀儿,应该被我牢牢锁在笼子里。虽然他一开始也许会绝食,但我想,他一定会习惯的。”

    “呕,雪特,给我闭嘴。”提问的人,终于在这种听不出是认真还是恶意的回答中投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