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1 数据对冲
    在不知道多久的追逐战后,我的内心深处涌动一种冲动,将积累了不知道多久的负面情绪,全都对红衣女郎玛丽亚宣泄出来。其实我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对它说“你是否可以理解”这样的话,而且,即便真的要说,为什么不是对其他人,不是在其它时候,事后回想起来,那简直是一种让自己感到万分青涩,有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但是,大概真的有一种感觉,促使我觉得可以对当时的它说出来,是可以得到回应的,也许,是在境界线中在玛丽亚的房间中发生的那些事情,让我产生这样的感觉,但是,也更可能,是来自“现实”身体深处的一种悸动,这种悸动,就像是存在于本能深处,但又并非完全是自己的本能,有什么在引导着,促使我交还项链,于是,那番话便成为开启这个行动的一个起点——我会这么想,全然是因为,在交还项链的时候,那种轻松下来的感觉,以及,那种有什么一直被封印着的东西,要从体内破土而出的感觉。

    我似乎看到的,那双存在于灵魂深处的,不属于我的亮光,就像是某种致命的,美丽的,强大的,又无法抗拒的存在的眼睛。它一直呆在我的身体里,一直在通过我注视着外面的一切,也在注视着我。

    我想,那就是“江”。

    如果说,我交还项链给红衣女郎玛丽亚之后,这个只剩下光的世界会产生一些变化,从而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而并非如今这般将一切都束缚在这里,那应该不完全是我和玛丽亚的交互所推动。

    “江”终于在沉默了这么久之后,露出獠牙了吗?

    其实。在对红衣女郎玛丽亚说了那番“你是否可以理解”的话之后,不,应该是打算说这番话之前,我已经打定好了注意,要和它大战一番,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和过去的许多时候一样,一点都不按照我的预想来发展。如今,玛丽亚消失在我的面前,开始了它真正要做的事情。空余一人的我,不免感到一种高昂的情绪无法宣泄,却又有些坦然的复杂感受。

    当然,如果,玛丽亚的项链。真的是对天门计划那么重要的道具的话,我将之交还,对自己来说,也并非完全没有损失,至于未来的变化,说不定会让我想要谋取精神统合装置的打算,更加难以实施吧。虽然,也不能完全肯定。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情况,真的如我所猜测的那样。但是,此时此刻,我却将这些担忧和无奈,全都从心中放下了。人生不如意十之**,这我已经极为深刻的,无数次体会过了。至少,比起过去那些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如今的我,的确是有一条通往目标的,已经被确定下来的道路。

    至少。此时此刻,对于当前的我,以及我所立足的处境来说,这个结果也不算太坏。能够和那个恶灵一样毫不讲理的红衣女郎这样轻松地交谈,最后也和平分手,还真是一开始没有想过的,多少也算是我这随时都会结束的人生中,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吧。

    我等待着,如果没有更多的意外,红衣女郎玛丽亚会是这场争夺战的最终胜利者,同样也意味着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胜利。不过,真的会有这么顺利吗?即便,这个光之世界,似乎真的为他们的胜利,创造了一个极好的条件,就连我也不得不困在此处,尽管不知道其他人的处境如何,但是,应该不会比我更好吧。

    到头来,每个人的算计,都是做了嫁衣吗?那么,“江”又如何?这一次交还项链,宣泄情绪又未尽全功的行为,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将它解封了。话说回来,一直和“江”对峙的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呢?如果“江”真的冲破了封印,她们应该会第一时间提醒我才对。她们和“江”的对峙,从我的角度完全无法观测到,所以,我多少也有些担心,毕竟,她们的对手从各种层面上,都像是最终魔王一样的存在,而且,似乎不会给她们留下多少情面的样子。

    “即便被击溃了也没关系,要活下来啊,不要被吃掉了。”我对着,不知道身处何处,也不知道处境如何的两人,轻轻说着。超级系色也好,超级桃乐丝也好,和我、咲夜、八景与玛索的情况不同,它们的人格意识可不存在什么“碎片”、“分裂”的说法,被吃掉的话,就是整个存在都完结了吧。

    呆在这个除了光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没有任何道路可以走的世界里,除了静静等待变化之外,任何挣扎,都是无用的。我只能这么担心着,猜疑着,就如同过去的高川们一样,注视着,也仅能注视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是的,就是这么无力,残酷,让人彻底了解,就算是“主角”,也有办不到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就如同命运的剧目一样到来了,发展了,结束了,成为“主角”一生的注教,成为衬托其存在,构成其存在的一部分。但是,没有人会希望,在自己身上,会发生这些无力又残酷的事情,而且,又是如此戏剧化的事情,即便,它们全都是为了推动“主角”前进的东西。

    如果有可以的话,不成为世界的中心,不成为命运的主角,不成为超级英雄也没关系,只要,能有一个平静的,对自己和自己所在意的人,不那么残酷的路线就好了。如果真的有这么一条路线的话——

    多么想,回到过去,找出这么一条路线来呀。

    如果,人生可以存档再来,那该是多好呀。

    但是,会生出这种想法的我,现在的我,又是何等的脆弱、可悲、懦弱又可笑的存在。

    明明知道,过去无法挽回,要承载的。必将承载,无论是多么不愿意,多么想要逃避。而对高川来说,这是就算想逃,也逃不掉的情况。

    “所以,不能逃。”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无论情况多么糟糕,都不能逃。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对比起过去的高川们所经历的那些,可是温柔到了极点呢!

    我似乎听到了,有这么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那像是我的心声,但也并非完全如此,我的内心,有一个,一点都不像我的狰狞笑容。

    “是你吧?另一个高川。”我对自己说。这样的情况,像是精神又开始分裂的预兆,不过,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而且,就算顾得上,相对于我的处境来说,也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必须森严对待的事情。

    ——开始了。

    那个声音,只是如此说到。

    当这个声音落下时,我猛然惊醒过来。我知道,自己又恍惚了。这次恍惚,距离上一段清醒时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我似乎做了一些事情,或者说,有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但是,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似乎有这样的事情,又似乎没有。

    眼前吞没了一切的光,正在发生变化,它在过去是如此平静,乃至于可以用死寂来形容,所以,当它发生变化时,轻易就能感觉到。并不是说,这些光比过去强或弱了多少,只能说,它的确每一刻,都比前一刻有些不同,而且,这种变动,正在变得频繁,剧烈,就像是原本一条直线的示波图,突然弹起来,发出“嘀”的一声,然后,这种波动越来越强烈,从警报一般的嘀嘀声,变成了一种类似心脏跳动的声音。

    不,更贴切的形容是,这个光之世界,变成了一颗崭新的心脏,它还幼小,但已经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

    噗嗵,噗嗵,噗嗵,噗嗵——

    我的心跳,也为这充满节奏的波动,产生了共鸣。

    有什么,正在体内孕育出来,不,说孕育不太准确,更像是破土而出。

    我不由得紧紧抓住胸口,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可以说糟糕透了,就像是,寄生在体内的异物,随时都会钻出来一样。

    “是‘江’吗?”我问到,但没有任何回答。我回想起来了,我将项链交还给红衣女郎,然后,它应该是去执行天门计划最后的步骤了,所有人的算计,都为这样的事态发展做了嫁衣。不过,我可真没想到,那根项链的交还,竟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涉及到瓦尔普吉斯之夜,还可能涉及到了“江”。

    但是,若说现在的情况,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全然只是巧合,这样的话同样也无法相信。

    “简直是,算计得太深了,已经超过我的理解了。”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可恶!”

    巨大的冲击,在我自言自语的时候,以无形却沛然的,无可抵御的气势扑面而来,应该是从某处核心,朝四周散发出来的。所谓的核心,大概就是精神统合装置的所在吧,而我,之前奔驰了那么久,竟然只是在外围打转吗?

    我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剩下光的世界,逝去了光的耀眼,但仍旧白得毫无瑕疵,看不到其它的任何东西,只是,这种白,是“苍白”,就如同,从光线十足的屏幕,复制到了粗糙的画纸上。而我,也从生动的人形,变成了平面上的素描。身边的一切都被铅笔勾勒出扭曲的模样,一张张的画面过去后,连我的身形都扭曲起来。我张大嘴巴,却没有一句台词。

    我的视野,我的感知,存在我身边的世界,在一刻后,被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被冲掉了。我伴随着这股流动感,在骤然降临的黑暗中被冲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再一次有了真实感。身体变得轻松下来,似乎可以动弹了,但是。灵魂也像是再一次被禁锢在一个坚固的躯壳中,思维一种极度冷静的,近乎冰冷的状态急速转动着。

    我睁开了眼睛,才察觉自己又回到了废墟中。从高塔内部出来了吗?似乎是被排斥出来了,但是,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视野中。正弹出一个又一个的检视窗口,以及大量如瀑布般倾泻的数据。

    ——校对时间,完成。

    ——脑硬体匹配,完成。

    ——复写认知,完成。

    ——义体重启,完成。

    ——磨合率百分之六十,稳定上升中……

    ——警告,警告,深层高川资讯受到不明干扰。无法侦测干扰源。

    ——警告,警告,高川资讯强制整合,程度百分之七十,检测到排斥反应。

    ——清除错误资讯中,警告,警告,错误资讯无法清除。冗余数据增加,强制停止清除工程。

    ——检测到非法活跃的高川资讯。防火墙遭到冲击,自动开启反制策略,策略执行中……

    ——警告,警告,防火墙即将被突破,是否对此区域进行隔离?请在十秒内作出决定。倒计时开始。

    ——十,九,八,七……

    血红色的数字跳动着,警告窗口几乎占据了全部的视野。右下角的深层高川资讯融合确认窗口不停闪烁,不同晃动,以一种极为激烈的方式,抢占着我的注意力。我根本就来不及感叹,或者说,此时的我,根本就不存在为之感叹的情绪。脑硬体,义体化,数据话视窗……这些正在宣告自己的存在的东西,都让我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

    虽然地点还是高塔核心区的废墟,但是,已经回到了正常世界了吗?不,不对,这么说也不正确,在这片已经化成废墟的高塔核心区中,原本正常世界所不存在的灰雾,正在弥散,从已经检测出来的数据来看,它所波及的范围正在扩大。另一方面,虽然看起来,现在的环境,和“天门”中的高塔核心区废墟极为相似,就像是被拷贝一样,不过,在核心区的外围却存在着证明两者不同的建筑结构——那是四条通往外界的通道,这是,正常世界中的五十一区基地才拥有的外围结构。

    而且,我的身体,的确已经回到了义体化的物质态,恢复成原本的,独眼年轻人的相貌,不再是意识态的那副少年战士的样子。我之所以在这种时候,完全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也是那冰冷的脑硬体在起作用。

    不管怎样,先处理紧急的警告。

    “中止隔离。”

    ——非法高川资讯将会引发不可测的变化,对主体人格产生巨大影响,是否决定继续中止?

    “确认中止。”我平静地述说着,四顾扫视周边的环境变化。

    强制关闭了那些因为某些深层次的错误而不断产生的警告窗口后,大量的对比数据在视窗中生成,虽然那些让视网膜屏幕反应剧烈的错误似乎消除不了,但是,这些错误似乎也没有太过干扰战斗信息处理程式的运作。当然,在数据中免不了偶尔出现一些乱码,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警告视窗已经通过扼要的简讯将错误原因描述出来了,和之前的记忆进行对照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当前这样,都是可以理解的,这样的结果,虽然谈不上好,但也无需太过在意。

    “所以,你在那里吧?高川。”我在某种感应的驱使下,有意识地看向身旁,原本一无所有的那里,站着少年高川幻影那朦胧的身形轮廓。他就像是幻觉,像是幽灵,像是只存在于视网膜屏幕中,因为深层高川资讯的强制融合,以及由此产生的大量错误,而累积起来的,宛如“bug”一样的影像。

    不过,在意识态世界中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多少让我可以理解了,现在我所看到的他,并非是单纯的幻觉和“bug”。尽管,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连身影都不分明,也仿佛无法听到,也无法回答我的话。

    但是,他的确是存在于那里的,存在于,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的世界里。

    如机械一般冷静精确有条理的我,暂且将这个少年高川幻影放在一边,继续确认自己的处境。当前的废墟中,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存在,其他人很快就在视网膜屏幕中标注出来,而且,不仅仅是五十一区的人,以及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等一同进入了意识态世界的人,锉刀小队的成员,以及和她们站在一起的咲夜,都一一进入视野中。锉刀就站在身后,而其他人,正在咲夜的带领下,迅速朝这边赶过来。

    被摧毁的高塔周边设备,就像是刚刚才损毁一般,不断迸射出能量弧光和火花,这一幕完全可以和进入意识态世界前,所遭遇的冲击一幕连接起来,简直就像是,描述着冲击过后的境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