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9 乱入者
    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从高塔内强烈放射出来,所形成的光芒,宛如利剑一般,刺穿了我在超负荷速掠下,所置身的那个相对凝固的世界。被我当作猎物的黑桃巫师因此逃过一劫,但是比她更早一些的丘比就没有这么好命了,被我斩断的脑袋和身体齐齐落入黑烟之脸凝聚而成的黑暗中。

    尽管获得了闪躲的机会,但是,留给黑桃巫师做出反应的时间是如此之短。她释放力量,退后,却仍旧不免在身上留下了一条横跨肩膀到腰际的伤口。

    唯有掷出人格保存装置的龙傲天,没有被我选为优先的杀戮对象,虽然有许多理由,不过,最大的理由,仍旧是因为他和丘比一样,和精神统合装置拥有某些神秘的联系,说不定之后还有用到他的时候,精神统合装置可不止这里的这个。而且,我可不确定,这个看起来和人类没有什么差别的家伙,会否和丘比一样拥有所谓的“不死之身”。

    我在相对凝固的世界里所观测到的精神统合装置力量爆发,无论现象还是过程,都相当清晰,不过,对其他人竞争者来说,恐怕并非如此。相对于他们的速度,这股力量的爆发恐怕是一瞬间就达到难以反应的地步。在其他竞争者不死就伤的情况下,唯一完整的龙傲天终于反应过来,利用自己的意识能力构成类似于“独立空间”的现象,这种现象是肉眼看不到的,但却可以清晰感觉到,正如他在境界线中做过的那样,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的话,就能感受到这种“身处于另一个空间”的隔阂感。在这种力量的维系下。他正朝高塔方向飞速转移,也就在同一时间,黑烟之脸群集呼啸着朝我扑来,那股浓烈的愤怒和恶意,已经不仅仅让我感到,它们本身就如此。而是充满了一种缘由性——因为,我夺走了人格保存装置,阻断了它们进入人格保存装置的通道。

    除此之外,被我拿在手中的人格保存装置也没有就此安稳下来,在我察觉到异常的一瞬间,从这枚芯片内部跃出一个红色的人影。这个人影在被详实确认之前,我已经意识到这个乱入者到底是何许人也。当前的景象实在太过熟悉了,熟悉到我在思维运转之前,已经再一次进入速掠状态。不是为了应付那凶猛的黑烟之脸群集,而是为了和这个红色人影争夺机动性上的优势——红衣女郎玛利亚,拥有着无视空间距离,无视行动过程的超凡行动能力。

    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要说意外,其实也并不意外,它的原形本就是五十一区的研究员,研究对象就是高塔乃至于存放其中精神统合装置。如果认为它知道“天门计划”,或者。本身就是“天门计划”的执行者之一,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连她会存身于这枚芯片中,也不值得意外,它的存在形式本就十分奇特,不得不让人猜想,是因为在研究中。因为某种缘故,受到了精神统合装置力量的改造才变成这副模样,所以,它拥有意识行走之力,拥有和精神统合装置的某种共鸣。也是可以想象的。

    这些本来就是精神统合装置所展现过的力量特性。

    然而,不得不说,她选在这个时间地点,陡然从芯片中窜出来,还真会让人措手不及。

    面对这个奇特的,仿佛能够自如转变意识态和物质态的存在,如果不想被干掉的话,除非拥有强大的**,或者紧贴肌肤的超强防御能力,就只能依靠超凡的速度,当察觉到异常时,一刻都不能犹豫。因为,那仿佛空间跃迁一般的移动方式,加上因为缺少“行动过程”而节省下来的时间,让其攻击变得诡异又迅猛。

    对于大多数人,包括大多数神秘持有者来说,从一个端点到另一个端点的过程是必不可少的,这个过程,可以描述为一条线段,而经过这条线段的时间,无论如何短暂,都是需要花费的。因神秘而诞生的“瞬间移动”有许多种本质,也许,是快得宛如瞬间,就如同我的速掠一般,也许,是科学理论中的空间折叠,而这些本质也都无法避开执行的“过程”,并且,能力作用的主体,要不就是“全身”这个概念,要不就是“肢体”这个概念。我在遇到红衣女郎玛利亚之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听说过,有人可以瞬间移动全身的同时,也能瞬间移动部分肢体。

    形象一点,就是说,这些人的能力,要不是就是让自己一下子抵达某个远处,但移动的是整个身体,要不就是身体无法“瞬移”,但是手臂却能如同“瞬移”一样挥动。

    而在红衣女郎玛利亚身上,这两种情况,却类似于同时存在,因为,它的能力本质,或许并非“快速”或“空间折叠”,而是“省却过程”。当它运动的时候,不,应该说,当它的能力发动时,“运动”就像是不存在,因为,所有的“运动”都是有“过程”的——从一点抵达另一点的过程,而它没有,就如同电子的运动一样,消失,然后出现。但是,就算是电子的运动,仍旧是有“轨迹”的,只是轨迹被判定为“无序”,难以观测到。而在红衣女郎玛利亚的“消失”再“出现”之间,却给人更强烈的,没有过程,没有轨迹,连“无序”都谈不上的“省却”感觉——不是难以观测,而是,真的不存在。

    这是一种感觉上的描述,但是,在观测它的运动时,却十分强烈,让人相信,情况的确就是如此。

    即便我速掠起来,也不可能避免被它近身,因为,它并非“追”上来,而是,“出现”在我的身旁。但是,在速掠状态下,我有足够的速度,在它出现在身边的一刻。再次拉开距离。如果换做在正常世界的义体,就没有必要做得这么麻烦,它的刀子可没有锋利到可以破坏那具义体,而正是利用这种义体强化的“论外”力量,我已经好几次在和它的争斗中占据上风。

    不过,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我的能力属性产生变化,也只能改变应对方式。幸好,我并没有因为意识态的存在方式,而失去警戒本能,所以,当红衣女郎玛利亚的身影闪出芯片的一刻,我已经远离原地,来到龙傲天的身旁。即便出于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放射的缘故,速掠无法达到之前让世界都仿佛凝固的速度。但是,我此时仍旧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速掠超能的上限远超平常。

    龙傲天在我掠过其身旁的时候,明显察觉到了我这般快速移动的痕迹,但是,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他的感应才刚刚萌芽,就已经被我超过。这从他那似转非转的眼球可以判断出来。即便世界没有再次凝固。他的行动,对此时的我来说。也已经将近凝固。

    不过,那种自己要被什么攻击的感觉并没有在这种速度下消失,在我的感觉中,就像是自己已经被牢牢锁定,无论多快,这个攻击都会极为准确地抵达身旁。事实也的确如我的感觉那般。红衣女郎霎时间出现在我的身前,出现的时候,其手中的刀刃已经接触在我的肌肤上。如果是其他快速移动能力的话,也许就会这么和它撞在一起,也免不了身体被我割开吧——高速状态下的撞击对它的伤害有多大。在义体化的情况下,我已经见识过了,那几乎是没有威胁。这也是在正常世界里,我即便在交手中占据上风,也从来都没有彻底赢过的原因。它无法对我产生伤害,我也没有足以威胁到它的力量。

    此时此刻,我也想不出,魔纹使者状态下的自己,到底有什么力量可以产生作用。当然,没有试过的能力还有一些,例如使魔夸克,不过,在刀刃贴肤的情况下,可不是尝试的好机会。硬碰硬的话,下一瞬间,我就会被红衣女郎玛利亚的菜刀切开,而我的攻击是否可以造成相等程度的伤害,却无法确定。换做他人,或许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中,已经无法换向而不得不赌一把,但对我来说,却全然并非如此。

    魔纹速掠,很强,是“论外”的力量。

    这样的认知,早已经被事实证明过许多次,而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无形通道的轨迹就在这瞬间已经彻底改变,直接绕过红衣女郎玛利亚的身影,继续深入高塔之中。

    而我也就在这无形的通道中,拉开了和之前那对贴身刀刃的距离,继而毫不停歇地投往高塔方向。

    在这般高速移动中,越是接近高塔,就越能感受到,精神统合装置朝四周放射的力量——那光状的现象——正真切变成一种更实在的力量。这股力量贯穿了速掠超能形成的无形通道,以一种神秘的渠道构成直接的阻力,让我在同等发挥的情况下,速掠超能所达到速度上限不断下降。这是极为危险的,因为,一旦我的速度降到某个界限,就无法在必将近身的情况下,逃脱红衣女郎玛利亚的双刀。

    而红衣女郎这个家伙,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近在咫尺的精神统合装置,仅仅是为了阻挠我而来,不,或许是,阻挠任何非“自己人”的竞争者。既然它是从席森神父给出的这枚芯片中钻出来的,那么,可以默认它是站在席森神父和五十一区势力联盟那一边的吧。

    我既是它的老对手,又是最接近高塔之人,被选为第一攻击对象,也不是不可理解。这个家伙的存在形态如此古怪,进而让人怀疑它是否拥有自我,是否为某种在执念下行动的“恶灵”。但这个怀疑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因为,在我和它接触的时间里,在境界线中的遭遇里,一点点地察觉了,它的确拥有自我的,只是,也许破碎了一点,也许就像是重度精神病人一样,变得难以沟通。

    即便如此,它在按照自己的判断行事,做着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并想方设法完成,这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如果只是单凭执念行动的“恶灵”。可没有那么灵活。

    我的速度,已经将除了红衣女郎之外的其他人甩得远远的,即便有来自精神统合装置的阻力,也不可能让我重新落后于那些人。唯一需要小心的,就是红衣女郎,它的神出鬼没可是不讲理由的。受到它的狙击。我的移动路线不得不频繁转折,对于它每一次,总是在现身的时候,已经将刀锋架在我的身上,我已经十分习惯了。如果换做是正常世界里,凭借义体的坚固,我完全可以硬顶着闯过去,不过,唯今也只有躲着它了。

    幸好。速掠超能的上限,无论如何降低,却总也比红衣女郎快上一线,不过,这大概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速掠在少年高川幻影的描述中就是这样的能力——相对的快。即便,红衣女郎出现在我的身旁毫无预兆。但是,当她出现之后。要进入下一个能力发动阶段,却仍旧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时间,凭借“相对之快”,已经足以再次和它拉开距离,再次逼近高塔一步。

    我和红衣女郎的移动和交锋。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形态呢?也许,是我们不断同时闪现,却又在下一刻消失,随即又两人同时出现在另一个方向吧。就宛如。我们两人在瞬间移动后交手一记,随即又瞬移离开。

    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足以把握到我们两人的轨迹,因此,就仿佛我们已经消失了一般。

    不管到底是怎样,我们的快速移动,都让我们在同一时间闯入了解体的高塔中。光芒,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占据了视野,排斥他物,只剩下白芒刺眼的一片。就如同睁眼瞎一样,我在此时,已经不再用肉眼来视物,连锁判定也不太好使。不过,突然贴身出现的红衣女郎,却仍旧可以感应到,所以才没有被它斩中。而对于红衣女郎来说,在这片白芒的光之世界中,又是如何判定我的所在呢?危险本能一直没有停止警报,它对我的锁定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刻停止过。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肉眼、连锁判定和直觉,这些观测方式都失效的话,又该如何确定精神统合装置呢?虽然,直觉告诉我,这里就是精神统合装置的内部世界,也是掌握其的关键所在,从外部的话,或许可以拿走它,但要深入控制和了解,非得在这个地方不可。如果转化为瓦尔普吉斯之夜,或许可以更加直观,但现在,它仍旧处于一种将要转变为瓦尔普吉斯之夜,却尚未正式成形的暧昧状态。如果,正常的物质态世界中,所观测到的精神统合装置的形状,就如同人格保存装置一样,是一枚芯片,那么,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它又是何种形态呢?该如何,才能做到“天门计划”所预期的,让自己的精神意志,成为精神统合装置的主导呢?

    这些问题,全都没有答案,我还是第一次和精神统合装置如此接近,上一次接触到精神统合装置,或者说,精神统合装置的碎片,是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但是,即便那个时候,也没能进入防止精神统合装置的纺锤体机器。被“江”的力量侵蚀而成的异化右江抢先一步。也如同一个月前,在统治局中第一次接触人格保存装置一样,在拥有“江”之力的艾鲁卡的阻挠下,我束手无策,最终,是依靠了近江突然迸发的力量,才最终拿到了那枚人格保存装置,安全脱身而出。近江那突然迸发的力量,以及她的存在本质,恐怕也和“江”脱不了干系。

    两者情况,有着相当明确的共同点,都是“江”的力量产生了一锤定音的作用。只是在统治局里,从近江身上迸发的力量,站在了我这一边,而在拉斯维加斯,“江”则站在了异化右江一侧。

    那么,现在,“江”会怎么做呢?又非得要它施展力量,才能在短时间内结束一切吗?如今我已经抵达这里,它会继续保持沉默吗?我可不指望,这些问题的答案有多么正面,多么符合我的想法,相反,我觉得如果真的到了答案出现的一刻,一点不会是我所期望的那样。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一定能够找到的吧?这样的想法,是极为奢侈的,因为,并不仅仅是“江”拥有一锤定音的力量,其他竞争者,也比我更了解当前的情况,拥有更多的准备。我比他们更先进入此处,所争取的时间,应该不足以让我用蠢办法先摸索到精神统合装置的主体。

    更何况,身旁还有一定锁定了我的红衣女郎的阻挠。

    都到了这一步,如果它想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的话,就不应该继续这般锁定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