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13 新阶段
    马赛克现象的消失,整个废墟的震动,都让龙傲天和丘比这两个十分特殊的存在察觉到了什么,丘比对魔法少女们说:“瓦尔普吉斯之夜开始了。”因为瓦普吉斯之夜只是一种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因此,对于身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其他人来说,在“意识”呈现出来之前,很难从外像上找出和普通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不同来。正如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最初也只让我觉得是普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直到它在变化中呈现一种“意识化”的脉络——与五十一区的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相比,当初拉斯维加斯城中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更显得薄弱幼小。

    按照我对天门计划的评估和推断,当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最终形成瓦尔普吉斯之夜后,其“意识”是相当成熟的,因为,身为中枢控制者的“玛丽亚”,不仅有经历拉斯维加斯城中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经验,而且其存在形态已经尽可能改造为适应这样的角色。换句话来说,红衣女郎玛丽亚在拉斯维加斯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所作所为,带有浓重的测试色彩。

    想必五十一区也早已经猜测到了,拉斯维加斯城中的那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和纳粹的关系,即便没有足够的证据,但他们仍旧从一开始,就将目标定为藏在自己基地中的这枚精神统合装置,或是精神统合装置的碎片。如果没有“江”的干涉,想必他们此时已经成功地吞饵吐钩,将自己在二战末期夺取的战利品成功消化了。

    只是,如今在整个天门计划的结尾,在瓦尔普吉斯之夜诞生的过程中。都无可避免地渗入了“江”之力量。最终由这枚精神统合装置构建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究竟有多少还能算是在五十一区的控制当中,就很难说了。而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走火似乎有些警觉,毕竟,“江”之力的外在表象是极为明显的,即便除了我之外。再没其他人知晓“江”的存在,但仅凭这种力量来自于末日真理教这一点就值得深究。

    其实,我觉得,所以观察仔细,对神秘的认知和体验足够丰富的人,都能够和走火一样有所察觉。我甚至认为,我杀死黑岩射手的行为,所导致的波澜和平息,都有这样的考量在内。毕竟。那颗“红莲裸眼”,已经成为了我的左眼。

    不过,无论其他人怎么想,都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无论他们是否愿意,结果在“江”之力侵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他们和我都一样,根本无法扭转这个既成事实。只能接受由此产生的后继变化。因此,我并没有理会走火最后看我的那一眼中。所潜藏的某些味道。

    “可以离开了。”走火对众人说:“按照预先的规划,离开这个异空间的通道不在这里。”

    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异议,如果j曾经经历过其它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一定明白,如果不从特定的出入口,乃至于按照特定的方式的话。想要进入和脱离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都会变得十分麻烦。更何况在这个人为制造,准备充当大本营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其必然会有特定而慎密的出入口。

    不从设定好的通行方式进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行为,我也只经历过廖廖数次,全都是在统治局遗址中。当时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十分脆弱,甚至于出口被锁死。因为它本就被用作一种“陷阱”。对一般的神秘持有者来说,简直就是必死的环境,我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幸好当时左江就在身边,她的特殊性,让她完美地化解了死局。如果有人知道了这个情况,一定会大呼“不可思议”,随即将左江的评估提升到某个顶点吧——我还不知道,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够做到,又实际做过这样的事情。

    一路无话,所有人跟随走火离开了变成一片废墟的高塔核心区,震动在我们的奔走间还在持续,甚至能够感受到强烈的离心力作用,就像是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正在某种神秘而庞大的力量的作用下飞速移动。我们所经过的地方遍布灰雾,只是没有高塔核心区那么浓密,毕竟那边才是源头,而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建筑结构,完全以正常的五十一区基地概貌为模板,也许在深处有了结构性的变动,但是在我们所经过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差别。

    当走火停下来的时候,我们面对着的是一座外观极为普通,也不太显眼的电梯。这个电梯在正常的基地中是存在的吗?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特地调出脑硬体记录的这个区域的地图位置,没有错,和印象中完全匹配,当初我们携带五十一区特种作战部队小分队前往高塔核心区时,的确来过这里,不过,这座电梯并没有在地图上标注出来。它于当时,是不存在的,或者,被深深隐藏了起来——这个五十一区的基地就像是迷宫一样,藏匿着诸多不为人知的房间和通道,大部分的出入口,都被隐藏在独特的金属墙壁中,至今我连基地的十分之一的构造都没有摸索清楚。

    我明白,这本身就是基地的安全机制,不过,这么大的空间,自然不可能只存储着表面上展现出来的那些力量。我从来都不会轻视五十一区的潜力,它的建立初衷,本就是在国家层面上应对纳粹和末日真理教那样强大的神秘组织,只是,我也从来都没有觉得它牢不可破,会对身在其中的自己产生怎样大的威胁。

    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需要顾虑的,只有身边其他人的安危而已。在最后的终结之日到来前,我并不想失去朋友和盟友。即便自己在做着对不起整个世界的事情,这种伪善的关系维系,也能给予我内心的安慰吧——尽管,只要脑硬体还在运作,我就不需要这种安慰。

    我就是如此的令人发笑。如同一个小丑。

    “就在这里?”其他人打量着电梯,走火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扫了我一眼,就像是顺带着一般,但是,我觉得他是在刻意观察。

    “是的,就是这里。”走火说着。没有任何动作,电梯门自动打开了。

    “声音控制?”有人猜测。

    “中枢控制。”走火说:“现在,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都在中枢意识的控制下,不需要额外的认证。”

    “听起来真是方便,中枢意识可以控制到每一个角落?”另外一人说:“我们就像是一个怪物的肚子里?”

    “真是恶心的比喻,虽然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你就不能想点好听的吗?”又一人抱怨着说到。

    “抱歉,我的缺点就是太正直,我的缺点就是太正直。”那人用慎重的口吻说:“因为是重要的事情。所以要说两遍。”

    “我知道,你在说笑话,还说了两遍,所以变成了冷笑话。”之前抱怨的家伙嘲讽道:“正因为是冷笑话,所以要说两遍。”

    “都给我闭嘴!”有人插口进来,一副打了冷颤的样子:“不要一个接着一个说冷笑话。”

    “我觉得,你们三个人都是笑话。”锉刀这个时候开口了,“如果在继续下去。说不定会变成尸体冰冷的笑话。”

    还有人想加入这个关于“笑话”的话题,但这个家伙很快就被其他人挤到了队伍末尾。电梯入口不宽敞。一次只能进入两人,从外面观察电梯内部,也不会觉得空间有多宽敞,最多容纳十人,也都感觉会变成沙丁鱼罐头,不过实际进入之后。就会发觉那都是障眼法,电梯内部的空间,似乎会根据进入者的数量进行调整,即便我们所有人都进入其中,也还是恰恰合适的样子。

    电梯门关闭后。飞速上升,随后又变成下降,这是从感觉上来说的,不过,层落指示灯却是一直向上攀升,从地下的标示进入地上的表示,之后又从最下方的数字亮起,继续升至数字“十三”。

    很多人都再关注这些数字的变动,不过,走火最后对他们说:“抱歉,这些数字只是装饰而已。”不管他说的是不是事实,都引得那些家伙明里暗里怒骂一声。

    电梯打开的时候,并不是正常的打开方式,不仅仅是电梯门,四周的箱壁全都“啪”的一声向外砸落,这个时候,才察觉这些落下的箱壁很好地和外界的地面拼合成平坦的一片。视野霎时间辽阔起来,电梯最终停止的地方,又是一个巨大的房间,不过,除了我们之外,四周挤满了严阵以待的特种作战部队的士兵们。全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般,头戴战术头盔,身体全部被紧身而充满高科技味道的作战服紧紧包裹着,连一丝肌肤都没露出来,一身的黑色仿佛可以随时隐匿于阴影中。

    这些士兵全副武装,以正常军备来说,极为强大的火力配备集中在我们身上。

    “嘿,这就是你们的迎接方式?”有人轻佻地吹了声口哨,他的声音充满了不满。

    一共三百名士兵,全都没有任何反应。

    “没事。只是例行防备而已。”走火代替他们回答到,一直站在他身边,默认其主导权的五十一区真正的代表人物,女军官“训导者”高举起自己的身份证明越众而出,大声说到:“这里是训导者,任务已经完成。”

    好几道激光束落在她的身份证明上,三秒后,激光束消失,一个女声的电子音在房间中回响起来:“身份认证完成,任务审核完成,欢迎回来,训导者。”

    一直在高度戒备的士兵们这才潮水般分开,列队退入其他的通道口中。而在他们离去的同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五十一区最高长官“约翰将军”坐在轮椅上,被一名身穿白色外套的女性研究员推上来。

    “司令!”女军官“训导者”赶紧敬礼,其他五十一区的人也纷纷上前。

    约翰将军轻松地回礼后,对所有人说::“这一次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必须感谢各位的鼎力支持。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开一瓶香槟庆贺,不过。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我们最大的敌人,那些可恶的纳粹正在屠戮美利坚的无辜民众,我们必须尽快出击,改变被动的局面。我知道,大家都十分疲惫了。也损失了许多同伴,但也正因为如此,就更要将整个计划进行下去,只有击败了那些纳粹,才能证明死者的正确和荣光。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也不仅仅背负着自己的梦想和尊严,站在这里的你们,承载着人类的命运。为了这个时刻,我们已经潜伏了太长的时间。背负着他人太多的不理解,但在这一刻,我们将走上前台,去旅行我们的职责。尽管,站在这里的你们,我的朋友们,你们并不全都是国家的士兵,但是。我仍旧愿意相信你们,因为。你们的战斗不仅仅是为了某个国家,某个种族,也是为了你们自己。”

    五十一区的人们大声回应,而其他神秘组织的成员们,虽然只是沉默,但在约翰将军的演讲中。的确有一股力量在酝酿着,蓄积起来。这里,没有一个人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为了什么而做这些事情。因为知道。所以,即便没有约翰将军的演讲,该做的,约定好的,也一定会执行下去。

    “祝各位旗开得胜,具体的行动,仍旧由走火先生和训导者代为主持。”约翰将军的短暂演讲结束后,再次向所有人敬礼便离开了。

    “那么,现在拉斯维加斯的情况怎样?”锉刀深呼吸了一下,转头对走火问道。

    “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希望不会太糟糕吧。”走火这么回答着,带着所有人离开房间。

    再次回到正常世界的五十一区基地,巡视着那冰冷却亲切的金属墙壁,很多人都有所感叹。的确,在高塔核心区的战斗,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最初集合在一起的庞大人员衰减到如今的寥寥无几,绝对可以证明这场内部战斗的残酷。各个神秘组织承担了最沉重的战斗职责,这从一开始就能确定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要想在最终利益中分一杯羹,却也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弱小的神秘组织,基本上已经在战斗中全军覆没,只有在组织性和人手力量上,拥有极高水准的组织,才能在这场优胜劣汰的战斗中汲取到养分。他们也并非没有伤亡,只是,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去承受这样的伤亡。

    从头到尾,完全没有死者的队伍,似乎也就只有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的联合了。

    “我记得这座基地建立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之中,瓦尔普吉斯之夜形成之后,现在的这里却没有任何异样?”在路上,有人还是无法理解整个基地的空间关系,不过,五十一区的天门计划的确十分复杂,不仅仅是设计上的,也有出于战术上的考量。

    高塔核心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扩散之后,与基地原本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结构合并,最终将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那样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到处充斥着灰雾,显得阴沉沉的,死寂得如同遗地一般。既然前后的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已经合并,那么,现在这个正常情况的基地,又在什么地方,是怎样的情况呢?

    这样的疑惑,并不仅仅存在于提问者的心中。

    “现在的基地,已经不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了。”走火里所当然地回答:“我们已经暴露在外界。”

    “也就是说,现在纳粹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我们?”那人的脸色微微一变。

    “没错,不需要什么独特的观测方式,只要他们认真搜索一下周边,要发现这个基地是十分容易的事情。”走火说:“所以,约翰将军现在要去主持基地事物的转移工作,我和训导者全权负责断后和反击行动。”

    虽然不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在走火确认后,还是让不少人大为吃惊,脸上浮现沉重的神情。

    “正常情况下,我们可以正面抵挡那些纳粹的几率有多少?”这样的问题,被人问了出来。

    “以进攻拉斯维加斯的纳粹做评估,刚开始的时候,一半一半,现在嘛,百分之三十还不到。”锉刀耸耸肩膀,轻松地说:“所以,往坏的方向考虑,想要多坏就有多坏,还是祈祷一下拉斯维加斯城的抵抗能够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吧。”

    “真是他妹的见鬼了!”那人怒骂一声,但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人能提出更好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