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7 激突
    在某种暂不可知的缘由下,身世与精神统合装置紧密相连的两个存在——人形的龙傲天与非人形的丘比——被各自的势力联盟视为突破当下不利情势的人选。在这一刻,原本一直沉默着追逐五十一区脚步的荣格终于正式走向前台。丘比就是他网罗的帮手,一张在关键时刻扭转被动局面的号牌。和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不同,龙傲天到底要达成什么目的,至今仍旧没有明确,但是丘比的目的却十分明确,对它与以它为核心的魔法少女们来说,瓦尔普吉斯之夜就是他们的主战场,和不断参与各种神秘事件,并不理会其事件的神秘性的组织不同,在神秘的世界中,的确也有只掺和特定神秘的组织,就如同丘比等魔法少女此时所表现出来的这样。

    而对荣格来说,无论丘比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消除瓦尔普吉斯之夜,还是控制瓦尔普吉斯之夜,都对他的任务没有任何影响。但是,龙傲天与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合作的目的,是否也是如此明确而没有冲突,却是除了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之外,没有人能够了解。甚至于,龙傲天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低调姿态,会否是一种等待时机的伪装,这样的想法在其他势力方中也并非没有。在稍微恶意一些的揣测中,丘比代表荣格一方出阵,和龙傲天代表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一方出阵,其背后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

    我个人是如此觉得,若非情势发展到如今的形态,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大概是不会放任龙傲天出手的吧,更何况是在如何接近整个计划核心的时候。虽然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亲身参与拉斯维加斯城内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但是。我不会因此觉得,五十一区势力联盟对龙傲天的特殊性真的毫不知情。

    暧昧的存在性,模糊的目的,难以捉摸的低调,让龙傲天这个人始终笼罩着一层雾气,这并仅仅指他的能力和行动力。更重要的是,这种无法看清的存在一旦在一个势力联合中获得支持,本就意味着整个联盟的负面变数。至少,这样的龙傲天,对于大多数神秘组织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合作对象。然而,对于五十一区势力联盟来说,他们的选择在这个时候暂时变得极少。

    没有人反对龙傲天和丘比的决定,也没有理由阻止他们。因为,这是两个势力联盟的表态,而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愿意以身犯险——之前的试探已经证明了,天门是何等危险与不详的东西。虽然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每个神秘组织都折损了大量的成员,但是,即便已经付出许多。也不代表着,在这个看似最后的关头。就必须不顾一切地闯入危险中,以博取更大的利益。和末日真理教的战斗不会因为这次计划的完结打上句号,以长远的角度来说,即便在这个计划中损失巨大,但只要还有人活下来,幸存者就能从未来的博弈与合作中渐渐弥补这些损失。

    所以。真正无可救药的,是怀着赌博的想法,亦或是实力和运气不足,以至于在这场计划中全体覆灭的神秘组织。而其他人,包括我在内。是绝对不会为他们感到惋惜的,因为,参与这次计划,无论是否受到诱骗、误导和胁迫,本就是他们自身的决定。无法看穿事情的真相,无法获得足够的情报,没有实力应对接踵而至的危机,没有办法处理突如其来的压力,没有进退的决绝,这些本就是在神秘世界中陨落的因素。而能够完善而恰当地面对这一切,也是能够存活下去,并获得最终收益的素质。

    以广义的角度来说,总会有人在这个巨大的漩涡中发生不测,如果不问任何缘由试图扭转这个结果,往往只会被这些溺水者连带着溺毙。神秘的世界,虽然不缺乏援助和联盟,以及人性的闪光,但是,仅仅生死抉择来说,行为往往都是偏向于冷漠的——因为,活得越久,就越会察觉,这种悲剧性的命运所在,这个世界的本质,仿佛完全是由负面的因果构成的。

    以“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个末日幻境世界的命运和本质,也正如同他们所感受到的那样,满是负面的因素。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无论期间有多么温暖的闪光,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以末日幻境的内部身份参与到神秘事件中的人,接触得越多,就越会深切感受到这一点。也正是这些越接触就越深刻的感受,促使着末日真理教这种违背了普世价值观,被视为“邪教”的神秘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就像是被世界和命运推动着,让其他反对者感到被动乃至于绝望。

    自己所存在的世界,本质不是温暖和生机勃勃,连无情冷漠都算不上,而是负面而毁灭性的,仿佛其诞生就是错误,而错误的过程还在持续,无论如何弥补,都只会以滚雪球的速度进入末日——在逐渐意识到末日真理的情况下,还能够坚持着不崩溃,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都已经是做得足够好了。

    所以,就算冷漠也没关系,活得越久,接触得越多,就越能明白,在这个错误的世界里,如果连这点冷漠都做不到,死了一了百了,也比活着陷入绝望和崩溃更强。至少,因为自己的无力,因为那一丝温暖的闪光而死亡的家伙,至少可以说,即便有些无奈,但依旧还是幸福的吧。而因冷漠和强壮而得以存活的人,并不意味着就能在未来得到好下场——除非,能够扭转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个世界的命运,而击败并歼灭末日真理教,即便无法等同于扭转这错误的一切,但也足以称得上是这种可能性的象征。

    也正因为有着这种大方向的一致性认知,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神秘组织聚集在这里,即便期间有诸多冷漠、无奈和龌龊。但却没有实质性的原则动摇。如今的博弈和妥协,不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吗?

    “带上这个。”席森神父突然插口到。他将一枚芯片抛到龙傲天手中,我定睛一看,立刻认出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枚芯片的样子和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和强烈,我在统治局的冒险中。拼上了一切所夺取的东西,就是这么一枚芯片——人格保存装置。

    虽然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获得的那一枚人格保存装置,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一枚,但是,也没想过,第二枚人格保存装置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面前。原来,席森神父一开始就知道这枚芯片到底是什么。并对其进行了一定的实用化吗?还是说,这并非是他一个人的东西。

    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都是末日幻境演变至今所产生的独特果实,不过,人格保存装置所能发挥的效能,和精神统合装置并不一样,却有着紧密的联系。我不清楚,负责保管和研究眼前这枚人格保存装置的人或神秘组织,到底有了多少。又是怎样的成果,不过。它能够实用化了,这一点是毫无置疑的,否则,席森神父不会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将之交给龙傲天。

    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接触时,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大概也没多少人确定吧。在这里的人,连知道人格保存装置这个东西的都没有多少。

    我的注视并不显得突兀,毕竟,在此时的境况下,席森神父的行为。本就让人生出额外的揣测,几乎每个人都在研究这枚芯片到底有什么功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席森神父单独提出来。不过,除了锉刀和荣格似乎有点印象之外,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就连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人也大都如此。目光闪烁,思虑深深。

    “这是什么?”锉刀问我,她此时的表情,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总也想不起来的最好写照。

    “人格保存装置。”我并没有含混其词,而且,也没什么好保密的,如今的情况,只要不是蠢货都能想到,这枚芯片绝对不一般。

    “听起来和精神统合装置有关系?”锉刀敏锐地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说。

    “也许。”我说。

    “也许?”锉刀看起来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

    “我也不太清楚会有怎样的反应。”我这么解释到。

    “啧,这些家伙,令人意外的东西一个接着一个掏出来呀。”锉刀咧了咧嘴巴,“真是麻烦,不确定的因素越来越多了,就这么见不得荣格这个家伙占上风吗?我不管了,反正,只要别让末日真理教的人看笑话就行。”

    “我也要去。”我对锉刀说到,她愣了一下,再次确认到:“你的意思是——”

    “我和丘比他们到里面去。”我肯定地点点头。

    “你不是在开玩笑?”锉刀反复打量着我。

    “当然。”我回答到,然后大声对其他人说到:“我也一起过去。”

    锉刀没有阻拦我,因为,这是我的决定。但她也决定了,这一次不跟进,所以,立刻后退两步,暗示了这个决定。我当然没有理由责怪她,即便,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这一次的确并不适合之前那种亦步亦趋的合作方式。我和她都能理解,这种进一步和退一步的理由。合作关系,最重要的因素,本来就是理解。只要能够理解,即便步调不一致,也不妨碍这种关系的延续和发展。

    我的决定,自然不免引来旁人的目光,不过,他们都将我视为荣格一方的人——在一定层面上,并不算是错误理解。荣格自然不会阻止我在此时的自告奋勇,当我站出来时,席森神父拿出人格保存装置所产生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被抵消了不少。

    带着人格保存装置的龙傲天,我与丘比带领魔法少女们,便是这次进入天门的全部人选。虽然作出这个决定的过程并不算拖拉,但也仍旧耗费了一些时间。无法在第一时间对外界变化进行反馈,这本就是联合性组织的缺点,即便在讲究效率,处事果绝的神秘组织中,也无法将之彻底改变。幸好。五十一区势力联盟一方,倒是对时间的富余上有着相当的自信。

    末日真理教就算临时占据上风,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最终的决定性成果——他们身为计划的执行者,所作出的判断自然是可信的,或者说,其他人也只能相信。

    “小心点。”锉刀私下嘱咐了我几句。但是,也没什么好婆婆妈妈的,只是一种对战友的祝福而已。虽然我十分确定自己一定不会出事,但在锉刀的认知中,却无法理解这种自信。和其他人一样,她坚持认为,这个天门是极为不详和不测的危险东西,而这个认知自然称不上是错误的。只是,这种物事的危险程度。放在我身上,却并没有她认为的那么严重而已。

    “高川”是特殊的,是论外等级的存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程度的危险,理论上无法击破“高川”的潜在性能。况且,“江”在境界线被破坏掉后,已经潜伏了这么长的时间,如今。作为高川的我已经走到这一步,它也应该蠢蠢欲动了吧。在我们的前方。可不仅仅只有一个精神统合装置,还有席森神父拿出的人格保存装置,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江”来说,都是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的东西。

    只要进入天门,我所要面对的敌人。就只剩下末日真理教的布置,五十一区势力联盟的黑烟之脸和龙傲天,以及丘比率领的魔法少女们——无论是人数还是力量程度上,比起所有人都在的情况,已经大大削弱。

    而且。就算全歼了所有人,将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占为己有,在其他人无法亲眼目睹的情况下,压力也会比在众目睽睽中夺走两者的压力更轻。

    尽管,往后或许还会有更好的机会,但是,也有可能,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准备好了吗?各位。”席森神父对众人说,“我们要发起一轮攻击,以保证他们能够切实进入天门之中。”

    “那还用说吗?”

    “开始吧,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这一次,就将这两个大块头彻底打散吧,我很想知道,这种组合法术被破坏后,这些巫师们到底还能剩多少力量。”

    “他们在里面决战,我们在外面决战?这倒是个有趣的决定。”

    “不,我反对。我觉得继续让这些巫师维持当前的姿态,才能更快地消磨他们的力量,现在就打散他们,有可能会让他们继续保有反击的实力,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

    “没错,这里可是有一百多名巫师。数量上的差距太大了,加上我们又分出了这么多的人手——”

    “你们都够了!要做到什么地步,具体看情况再说。现在,都给我把精力集中起来,给这些巫师涨涨记性!”

    最后这句话统合了暂时分歧的意见,巨大而凝聚的力量,再一次搅动了平台上的空气,乃至于空间本身。绽放的光芒和无形的立场,开始扭曲人们的视野,仅仅是余波的扩散,就已经形成一种仿佛让时间都为之凝固的压抑。这一次的全体攻击,虽然缺少了即将进入天门的一群人的全力施为,但也许是因为其他人都真的拿出了最大力量,在感观上比上一次全体攻击更加强烈。

    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台阶的差距,根本无法进行对比。这一次,真的有了一种可以一次性击碎这两个灰雾巨人的感觉——在某种意义上,此时的攻击烈度,达到了上百名巫师联手的程度。

    “给我败吧!”

    “口桀口桀口桀!”

    “老子就是要逆天呀!”

    “真才是男人的浪漫!”

    “让你们见识一下所罗门的力量!”

    “罪恶三连星!”

    “超能——绝望膨胀!”

    ……

    尖叫、咆哮、呐喊或者沉默,无论是那一种狂放或仍旧收敛的情态,都无法遮掩于此时绽放于两个灰雾巨人身上的光芒。

    在这耀眼得,肉眼无法直视的光芒中,灰雾巨人的身影扭曲了,被彻底淹没。轰鸣声刚刚响起,就进入了一种无法被聆听到的频率。扩散的冲击,在膨胀到一定距离后,就再次收缩,重新反馈到灰雾巨人身上。它们就如同被关在一个囚牢状的立场中,不断承受着往返叠加的攻击。

    “趁现在!”有人叫起来,不过,不需要他提醒。我,龙傲天和丘比率领的魔法少女们,纷纷朝天门疾驰而去。我的速度是最快的,使魔夸克形成的灰色羽翼,如同斗篷一般裹住身体,便一头撞入那团黑暗漩涡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