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3 离开前
    我以先知预言的逻辑为话术,为自己带走格雷格娅创造条件,不过,也从未想过可以什么都不付出,就让走火他们放人。格雷格娅的身份特殊,尽管我的确不认为她是“命运之子”,也可以通过先知预言的逻辑来证明这一点,但是,说服他人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事情,走火提出为他们做一件事进行交换,也在意料当中。实际上,即便我不答应任何事情,强硬将格雷格娅带走,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是,没有必要做到那样的地步。并非是出于对耳语者未来处境的考量,我们所拥有的神秘,足以让我们撇开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同类,执行自己的计划,对抗所有存在的敌人,只不过,如果有更妥当,又不违背原则的方法,自然不会选择让对方下不了台来。

    “需要我做什么?”我问到。

    “不久后将会在英国伦敦有一场沙龙,我希望耳语者能够参加,带上你们的先知。”走火将一张名片递给我。名片上的图案十分眼熟,正面最显眼的就是位于中心那颗网线构成的球体,借助标记上的虹膜技术,能在光线和角度的双重作用下营造出立体感。我把玩了一阵,充满立体感的网络球在改变光线角度时,仿佛在旋转一般,设计概念大约来自地球仪和经纬线。球体周边有“nog”三个风格独特的名词缩写,脑硬体过滤诸多名词后,最终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了“网络球”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只是相关的记忆太过偏僻,我从脑海中挖掘出相关资料时,走火说到:“具体情况可以进入网址查询。”

    我下意识翻过名片,背后在角落处印有一条不怎么显眼的网址。

    我想起来了。那是在上一个高川的时代所发生的故事,故事所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正是高川和近江初次见面的契机。当时,高川还没有正式从大学毕业,也还有着是不是要进某个企业工作的想法,当时收到了不少企业的应聘邀请。但在赴约之前,却被心理学系的教授叫去参与一场论文发布会,与会期间,会有一个国际知名心理学大师做演讲,那位大师和教授有不错的交情,名字应该是叫梅恩,是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了,但身体和心理却比许多年轻人都有活力。

    这位梅恩女士口头邀请高川前往德国深造心理学,不管是出于教授的情面。还是真的觉得当时的高川是可造之材,但出于种种原因,高川当时就拒绝了,之后,梅恩女士留下了一张自己的名片。虽然具体的式样和当前这张名片有细微的差别,但风格却是相同的,尤其是这个显眼的图案“网络球”。

    事后不久,出于好奇心的缘故。高川调查了这位梅恩女士的事迹,结果发现了相当多的疑点。如今。这些疑点因为走火递出的这张名片,终于串联起来,形成了一道道蛛丝马迹。

    “是梅恩女士的沙龙?”我问道。自从开战至今,走火第一次露出沉稳又意味深长的笑容,他说:“梅恩女士,是我们的先知。”

    果然如此。脑硬体从那些蛛丝马迹中推断出的答案被确定了。

    “沙龙过去不都是在德国吗?”我说。

    “这一次有些特殊。”走火说。

    既然是特殊的集会。自然是针对不同寻常的情况,就我所知,近期的英国伦敦若有什么惊人的变化,那就只有一个——丘比和魔法少女们的起始之地,英国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我不由得看了一眼在和魔法少女们交流的丘比。它似乎感应到我的视线,带着天真又疑惑的笑容转过头来。我和它对视一眼,便转回视线,看走火隐晦的说法,显然并不想在这里提及那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事情,不过,周遭的人应该不只有我们两人清楚这件事,至少,丘比是站在荣格这一方势力联盟中的。

    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丘比带着三名魔法少女离开了那里,远渡重洋来到拉斯维加斯,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我并不清楚,不过,既然存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那么,进一步考虑存在中继器和精神统合装置也是理所当然的。即便没有走火的邀请,我也不会忽略这个线索。

    “我会去的。”我点点头,承诺到,将名片塞进衣服口袋中,“就是这样?我以为你会让我去做一些和拉斯维加斯有关的事情。只要不是让我们冲进中继连接系统中,多少都可以考虑。”

    “不,不需要。”走火说:“虽然反击计划不得不推迟,不过,五十一区的基本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些纳粹为了制造中继连接系统,暂时没有对周边势力进行清剿,但也是迟早的事情。这个基地迟早会暴露,成为一处战场,当然,拉斯维加斯地区被选作持久性战场,这是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所以,现在的情势并没有超出控制,援军会陆续赶到,而我们这里,也有在短时间内增加战斗力的方法。说句不客气的话,高川先生的耳语者是十分珍贵的力量,你们如果留下来,会让我们在细节方面的战术有更多选择,但没有意愿的话,勉强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对总体战略方面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是吗?”我点点头,没有任何想法地说:“那就真是太好了。”

    “我会派人将你们送出去,离开的时候小心点——”走火说:“需要为你们准备交通工具吗?可以用车辆将你们送到最近的军事基地,然后乘坐直升机抵达最近的航班区。”

    “如果可以的话,谢谢。”我并没有客气,虽然义体的伪速掠可以比寻常的交通工具更快,但是,即便孤身上路,高速奔驰这么长的距离也不是件轻松活儿。更何况,这次撤离还带着两个普通人,就算有咲夜帮忙也不能否认是件麻烦事。

    走火提出的交换条件比我想象的简单太多了,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工作人员通知有重要通话。他对我们打了个手势,退到一边。一直聆听我们两人对话的其他人,也撤掉了针对我的专注,和训导者接续之前的磋商,大概是觉得关于我的事情,已经不会再产生其他的变化了吧。既然是注定马上就会离开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利用和交涉的价值。有些冷漠,不过,情况就是这么一回事,有像走火、席森神父、荣格和锉刀这样看重我们这个亚洲区神秘组织的人。自然也有不认为需要和我们扯上关系的人。相比起近在咫尺的纳粹威胁,以及将要战场化的拉斯维加斯,一个来自亚洲的神秘组织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我和咲夜同样没有理会这些陌路人,回返到锉刀那边后,锉刀小队的所有成员都带上了轻松的笑容,他们之前一定觉得这场交涉会引起很多冲突吧,锉刀也说了:“走火的表现真是令人惊讶。”

    这时魔法少女小圆带着丘比走过来,她也已经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深深对我鞠躬说:“这阵子受到您的照顾了,高川先生。十分感谢。”她这毕恭毕敬的样子,和中央公国十一区,日本特区的风俗一模一样。

    “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我说。

    “就叫我小圆好了。”少女露出阳光的笑容说。

    “你在英国居住?”我问。

    “不,我和晓美、学姐她们只是去英国旅游而已。”小圆的表情有些愕然,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说起来。发生这么多事情也是从来都没想过。丘比啊,瓦尔普吉斯之夜啊,还有魔法少女什么的,一直都以为是在漫画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呢。”

    “学校和家里没有问题吗?”我问到,小圆、晓美和学姐三人和其他后来才成为魔法少女的人不同。她们身上充满了高中女生的气息,一看就知道,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前,根本就是个没有接触过神秘的普通人。从她的回答来看,大致是因为某些原因,去往英国旅游后,遭遇了丘比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才一路来到拉斯维加斯,期间很可能连中央公国的老家都没有回去。

    “没问题,我们现在是公费留学生,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小圆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有丘比在,一定没有问题。和爸爸妈妈也一直有联系,虽然瞒着他们变成了魔法少女,但是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吧。”小圆振作精神,坚定地回答到。她也是有着英雄梦想的孩子呢,我在过去和她们接触时,就已经感觉到了,现在更是确认了这一点。虽然晓美没少针对丘比,但似乎也从来都没有提出过退出。被两人称作学姐的少女,也是如此,尽管她无论从身材、心理还是行动方面,都显得比两人更加成熟。

    对于同样做着想要拯救什么,想要成为英雄的梦想的前辈,我知道她们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也明白她们的结局很可能会不会如她们自己所想,但是,在立场本质上,却无法让她们不要再继续下去。即便对她们说,她们当前的处境有多危险,未来有多不可测,也没有丝毫意义。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后,她们的经历必然比大多数普通成年人还要艰辛,即便如此,现在她们不是也没有丝毫动摇吗?

    “有没有想过加入耳语者?”我问道。如果说,在不违背自己计划的情况下,我真的要为她们做点什么,大概就只有提出这个选择了,尽管,我十分清楚,她们的回答是什么。

    “高川先生……”小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丘比则仍旧那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纯真表情,随后,小圆再次深深对我鞠躬,充满了歉意地说:“抱歉,高川先生是个好人,但是……”

    果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拒绝了。小圆是这样的回答,晓美和被称为学姐的少女,想必也是同样的答案吧,尽管那两人看起来都比小圆更加成熟,但这个团队,却明显是以小圆为中心的。而且,我也不认为。这样的团队构成,是丘比的存在起着最重要的作用,应该是她们之间的情感,促成了这样的结构。

    其实,在某些程度上,魔法少女三人情况。和我们耳语者当初还是大学社团时差不多。

    “我们打交道的时候,大多数是对手的情况呢。”我的平静语调,让小圆有些惶恐。

    “没,没关系,因为高川先生真的很厉害,也告诉了我们许多东西呢。”小圆这么说着,微笑起来,“而且,高川先生不是都没认真吗?虽然一开始有些气氛。也很不甘,但是,前辈的话,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尽管她的话有许多地方表达得十分含糊,但是意思却很真挚。原来她们是这样看待我的吗?我不禁想到。过去和她们交手的时候,究竟是不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脑硬体的运作一直都是极为有条理。却冰冷如机械,即便因为感性而下意识放水。对脑硬体来说,也无足轻重,不值一提,根本没必要重新挖掘出来的东西。

    “这样的话……”我将耳语者的名片递给小圆,“有事没事都可以联络一下,说是我的朋友就行。”

    “啊。谢谢,高川先生。”小圆有些雀跃地结果名片,却对我说:“其实,高川先生已经给我们名片了。”

    是这样吗?不记得了,不过。应该是有过的样子。

    “不过,我们却没有名片,因为还是小人物呢。”小圆先是有些沮丧,但下一刻就振作起来,“下次见面,我们就能给您名片了,丘比说的哟,请期待吧,高川先生!”

    小圆真是个情绪化的少女,不过,说不定正是因为这样的特质,所以才是三人团队的核心,也才会被丘比看中。单纯从起始战斗力来说,三个从未接触过神秘的女高中生并不是什么好选择,但丘比却在那么多备选者中选中了这三人,如果说全部都是巧合,那一定是骗人的。其中必然有某些机制,让丘比锁定了三人。单从如今魔法少女队伍的扩张来看,这个奇怪的生物,就连原本就掌握有神秘的人都能将之转化为魔法少女,如今的队伍,也仍旧以原本的三个少女为核心。而从这些魔法少女至今为止的成长和力量来看,也并非每一个人都一般强大,究竟是和丘比的契约有问题,还是这些人在成为魔法少女的潜力上有所不同呢?

    尽管丘比看起来一副无害可爱的模样,但其本质却十分隐晦,用人类的心理学是无法进行解析的,对于拥有脑硬体,习惯于理性解析的我来说,那些掩饰在无害表面下的东西,却十分值得警惕。小圆三人团队之中的晓美,似乎也有着类似的看法,但是,却无法扭转小圆的行为。毕竟,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后,在一定程度上,她们的力量,她们的可能性,都已经和丘比密不可分了。纯粹因为抗拒隐藏在丘比深处的东西,而拒绝魔法少女的道路,也同样是否定了成为魔法少女后自己所做的一切,以及当初成为魔法少女的心情和初衷,这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无论晓美如何针芒相对,都不可能改变什么。

    “下次有机会的话,欢迎和耳语者合作。”我用公式化的态度对小圆说到,小圆的心情相当振奋,随后,我对丘比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别这么生硬地问话呀,高川先生。”丘比操着可爱的语气说:“我是丘比,无论高川先生要问什么,答案都是一样的。”

    “所以,丘比到底是什么呢?”我紧逼着问到。

    “丘比就是丘比。虽然还有各种各样的定义,但是,我觉得只有这个回答是最有诚意的。”丘比说。

    我知道,再揪着这个问题说下去,也只会像是魔比斯环一样没个完了。真是没意义的对话。我这么想着,对它说:“我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的,在英国伦敦,你的诞生地。”

    “嗯,嗯。”丘比一副开心的样子点头说:“我很期待再次和高川先生碰面哟,也许那时就是圣战的时刻了。”

    我正准备结束谈话,却没想到它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词语:“圣战?”

    “哎呀呀,说漏嘴了吗?”虽然这么说,这个奇怪的生物却一脸懊恼的样子都没有,根本就像是故意说漏嘴的,“总之,到时高川先生就知道了,现在就请暂且期待吧。”

    这时,小圆却插口到:“丘比的意思是,到时会有许许多多的魔法少女出现哟。高川先生。”

    “哎呀,小圆,现在就露陷的话,到时不是一点惊喜都没有了吗?”丘比用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小圆,少女“哎嘿”一声,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然后蹦蹦跳跳地告别了,“下一见面,一定会让您大吃一惊的,高川先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