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0 据点
    咲夜固执要执行预订计划,对山羊公会于本城的部分据点进行侦测。自从高中时代,耳语者挫败了山羊公会的计划后,后续近十年的时间里,山羊公会在本城的活动一直受到耳语者的打压,而这种针对性的扫荡,也是耳语者常规行动之一。只是,伴随着山羊公会的潜伏,这种扫荡的机会越来越少,山羊公会的组织结构就如同阿米巴原虫一样,对恶劣的环境拥有极强的适应力,其发展借助“乐园”这种高强度的迷幻剂,又具备极强的传染性。

    耳语者虽然可以在表面上彻底压制山羊公会的活跃,却很难将其彻底从本市拔出,甚至于,山羊公会的许多暗地里的行动,也是很难被监测到的。在这个城市发展的时间越长,就算他们不正大光明地做些什么恶事,只要拥有“乐园”,就能逐渐渗透城市运转的方方面面——总是有许多人被迫或主动地寻求“乐园”所带来的效果,那是一种从精神到**,都能进行强化的诱惑和快感,当然,作为毒品,它同时也在破坏人类的身体,然而,仅仅是“让人变得强大”这一点,就足以让许多人忽略它的副作用。更何况,一些几率,会造就一些特别的适应者。

    当服用“乐园”的人口基数增大,那些表面上已经适应了“乐园”,而在**生理方面得到强化的人就越多——这些人是山羊公会主要战力,也是抵抗外部围剿的主力,耳语者在扫荡山羊公会的时候,总得面对数量越来越多的这种人。他们的寿命和潜力,乃至于许多正常机能都受到药剂副作用的损害,但是。他们的死亡,大多是在战斗中,而并非被药效副作用缩短的寿命到了极限。

    这种认知进一步让“乐园”服用者生出希望,觉得自己会比其他人更加幸运,只要不是在战场中非正常死亡,就可以一直强大下去。然后改变自己认为错误的一切——而这个思考方式,也是山羊公会特别强调的。

    就如同传销一样,在亲身体会到好处的人现身所说,配合一系列洗脑手段,山羊公会就算被会被打压,也无法被根除。耳语者对此感到苦恼,但也没有太多的手段,没有足以彻底包围整个城市的情报系统,就不可能揪出刻意低调隐藏的山羊公会成员。也无法斩断他们输送“乐园”的渠道。

    原本,在义体高川所诞生的原来那个末日幻境中,拥有近江这个疯狂科学家的耳语者,的确获得了彻底控制这座城市的实力,但是,在这个偏差的世界线里,没有机会吸纳近江的耳语者,被情报能力方面的弱势大大拖了后腿。即便八景一直注意在本城拓展人脉,也无法彻底防御山羊公会的侵蚀。毕竟,在技术上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对方拥有的资源比耳语者更多。

    能够将山羊公会逼得如同臭水沟里的老鼠,将上风维持近十年之久,对比起末日真理教和山羊公会的组织性庞大,已经是近乎“奇迹”的事情。对于山羊公会的重新崛起。耳语者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而峦重的到来,让人不得不感到,情势的延续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不过,就算用上全力。也很可能无法阻止山羊公会的复苏,耳语者也不能束手就擒,什么都不做,就让它们顺顺利利地完成这个过程。因为,对于耳语者的核心成员来说,山羊公会和末日真理教,就是天然的仇敌。

    尤其对咲夜来说,森野和白井的惨剧,本就是迫使她不得不成长起来的关键因素,对于造就这一切的山羊公会,无论多么坚持去打击,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在这个偏差的世界线中,似乎只有森野是咲夜的朋友,而高川和白井在战斗中有所交集,而对八景来说,两人都仅仅是不怎么熟悉的校友身份而已——这种从高中时代就产生偏差的人际关系,在义体高川回到总部的几天中,就已经十分彻底地问询过了,虽然用“失忆”或“其他世界线的来者”这样的解释在普通人眼中,都是十分拙劣的借口,不过,咲夜和八景却十分自然地就接受了前者。

    咲夜执行计划的固执,不仅仅是专业意识,也同样体现了,她对山羊公会的厌恶,或许,还有着比厌恶更强烈的憎恨。不过,义体高川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咲夜将“憎恨”这种强烈的情绪流露在脸上,无论是在原来的世界,还是在这个偏差的世界,都没有过这样的记忆,在行动中,她一直都保持着“按照计划完成进度”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因为情绪波动而去做发泄的事情,所以,义体高川很难想象,憎恶某样物事的咲夜,到底是何种模样。

    虽然也觉得峦重的到来,会让山羊公会的计划加速,但是,在没有真正获得对方的计划和目的的情况下,却也无法猜测,他们发动的时机到底会有多快。即便秉持尽快进行的准则,但在这个晚上已经发生太多异常的情况下,义体高川也不觉得有必要让刚刚摆脱异常的咲夜加入这场行动。

    义体高川本打算在劝说咲夜回去休息后,自己再回返这个地方仔细搜索一番,他可不相信,自己梦游到的这个地点,会什么线索都不存在。尽管不明白自己的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坚信,一定是受到了少年高川的影响。而少年高川无论是出于怎样的想法和计划,引导了这次的异常,但是,义体高川同样坚信着,排除计划的不同,两人的最终目的和达到目的前所要面对的敌人,都是相同的。

    因此,自己梦游到这个地方,便有了“协作”这种考量成立的理由。比起“少年高川在暗算自己”,义体高川更偏向于“少年高川在提示自己”这样的思维方向——所以,这里一定拥有对自己和少年高川都足够重要的线索,可能涉及的东西,在排除“精神统合装置”这个不太可能的目标后。就只剩下山羊公会这个目标了。

    峦重的到来,会利用山羊公会发起一些恶质的计划,而这些个计划,会让这座城市,乃至于耳语者陷入险境。义体高川并不怀疑,自己所知晓的情报。少年高川也会知晓。少年高川作为一个高川,最低限度,也不可能忽略咲夜和八景的安全,进一步思考,他有可能想要通过阻止这次危机,通过和峦重的接触,来达到某些目的——在主观的引导下,脑硬体罗列出了可以证明这种主观判断正确性的各种理由和几率。

    义体高川的思维条理清晰,又不缺乏感性的驱使。从而对自己的推断有着强烈的自信。这次的行动,本就不可能中止,而咲夜的强硬态度,加上对她的身体数据进行检测后没有发现不正常的地方,终于还是说服了义体高川,同意和她一起将武力侦测计划执行下去。

    “我知道,阿川是打算让我回去后,一个人悄悄跑回来吧。”咲夜用仿佛可以看穿人心的目光凝视着义体高川。“但是,比起我来。阿川的状态才是真正不妙吧。我一直都看在眼里哦,刚才还一副死人的样子。要回去休息的人,应该是阿川才对,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就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一起去。”义体高川无奈地说,如果咲夜在拿自己之前的异常说事,自己可找不到什么好借口。他站起来拍拍屁股,说:“线索就在这附近。”

    “但是,这里和情报里的地点不相符。”咲夜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回想这个地点在城市地图中的位置,“要和八景联系一下吗?”

    “八景的情报是通过线人得到的,线人有可能会被误导……山羊公会的核心一直很难被渗透,这么重要的情报,线人不可能了解得那么清楚。反过来说,如果真对他说对了,那才更是坏事。”我说着,从衣服口袋中取出手机,打给八景。

    “说的也是。”咲夜也不再坚持,在配合义体高川的时候,她从来都不扮演做决定,或者扭转决定的那个人。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八景有些急切的声音传来:“阿川?”

    “是我,没事了,咲夜在我这里,计划照常执行,不过地点临时更改了。”义体高川平静的声音,让话筒那一边的呼吸声也快速恢复了平稳。

    “明白了,反正那个情报也不可能完全正确,如果你有头绪,自然是更好。”八景并没有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如同往常一样,提醒我们要小心行事,“虽然不知道那个叫做峦重的家伙有什么本事,不过,如果他自己没什么战斗力,就一定会有强大的跟班,如果没有跟班……”

    “那就证明,他比那些强大的跟班更强大。”义体高川说出了她想说的话,“战场烈度评估为精英巫师左右的等级,我会注意的。”

    “很好,希望这次有所收获。”八景说:“你们的坐标定位了,作战地图已经输入,在无法隐蔽战斗的情况下,你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受到打扰,当然,和之前一样,请尽量避免伤害扩大化。上次你们拆了一栋写字楼,收尾可是很麻烦的。”

    “上次的对手可是恶魔哟。”咲夜探头过来,对着话筒说。

    “这一次的对手也有可能出现恶魔。毕竟,来了一个大头目呀,防御等级和隐藏力量,就算没有那么快就整合完毕,但也一定和平时有所不同。算了,总之,你们尽力就行,重要的是你们自己的安全,就算整个城市都被破坏掉也没关系。”八景说到。

    “没问题的哟,八景。”咲夜说:“阿川会像刺客一样,谁都不惊动地解决所有问题。”

    “上一次你也这么说。”八景这么说着,将电话挂断了。

    “所以?”咲夜抬头看向我。

    义体高川耸耸肩,用数据线将手机数据接口和自己的后颈数据接口连上,将八景发来的详细地图输送到脑硬体中。这份地图在精度上,可是市面上的任何地图都比不上的,按照过去的作战经验,所有可能会涉及战斗的要素。都会尽可能标注出来。

    在和耳语者的长期较量中,一直落于下风的山羊公会经常转移据点,当一个据点被扫荡后,就会新开另一个据点,而这些据点的选址,总会有一些可以参考的特性和要点。所以。为了更好地把握它们的活动范围,这个城市中所有可能会被山羊公会选为据点的地方,都会被罗列出来。在这份战术地图中,义体高川第一眼就看到了评分为“六”的地方,这个评分数值,已经达到了“只要有所怀疑就值得花费精力却确认”的程度。

    身旁的咲夜,也在手机上看到了这个标识。义体高川将手机递给她,说:“不换个装束吗?”

    咲夜一边接过手机,一边将面具重新戴上。而激射而出的灰丝,呼吸间就彻底将她包裹起来。灰烬使者的变身,无论看了多少次,义体高川都觉得很有型。紧身的装束,本该将咲夜抓在手中的手机一起裹住,但是,在变身之后,咲夜拿在手中的手机却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看不到半点轮廓。

    不过,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却亮起了咲夜的通讯头像。看起来,虽然配置有些不同了,但是原本世界里的一些技术效果,却通过另一种方式保留下来。而且,咲夜在看到义体高川的后颈数据接口后毫无反应,也让义体高川不得不怀疑。也许在这个偏差的世界里,咲夜所认识的高川,很可能也发生了义体改造这种情况,毕竟,这里的耳语者。比原来的耳语者,更早接触了统治局遗址。

    在某种意义上,耳语者的战斗力,说不定要比原来的耳语者更强。只是,缺乏技术支持,所以不够全面而已。义体高川这么想着,咲夜已经将灰丝弹射到身旁建筑物的顶部,抱住义体高川,借力几个起跃后,两人如同蜘蛛一样,落入夜幕的阴影中。

    在城市中,虽然义体高川拥有伪速掠,比得上一辆超级跑车,但是谈到灵活性,还是能够借助灰丝,如同蜘蛛一般,自由在立体空间活动的咲夜更强。

    咲夜比义体高川所认知的那个咲夜更加主动,他不由想到,是因为经历了更多的神秘事件,更早地得到了灰烬使者变身能力的关系吗?变身后的动作和经验,比原来的世界线中的她更加成熟,也许现在的咲夜,的确不能纯粹当作一个辅助性的副手来看待。

    义体高川没有过多主导行动,任凭咲夜发挥,借此进一步评估咲夜于此时的战斗力。咲夜带着他一路穿行,进入缺乏路灯,稍显阴森的角落中。这一带的房子,并没有大街上的商店那么光鲜,尽管,它同样也坐落在这片商业区的范围内,却仅仅隔了几条巷道,环境气氛就大不相同。在战术地图的标注中,这里即便在白天,也是十分僻静的地段,不过,这个地方却因为因为这样的环境,发生过太多的犯罪事件。

    就像是被屏蔽了一样,喧嚣的日常都市生活,和这个地方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一带的商店都是些贩卖日用品的小商店,租金不高,生意只能说还过得去,提供的服务,大多数时候都面向附近的居民区——一个小小的城中村。

    破旧的街道,路面的水泥都破碎了,许多地方坑坑洼洼,积水混着青黑色的泥土,散发出一股尿骚味和生涩的青味,楼房最高也只有七层,看起来至少有了二十年的历史,甚至还有平房样式的红砖楼。这里的房子,大多数属于自建,被房主出租给打工者,在这个城市的租房中,算是极为便宜的一类,而真正的房主,是不住在这里的。虽然附近的警局工作悠闲,没有什么犯罪事件的报案,但是,这种平静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犯罪发生,更可能是,这些事件都被深深的隐藏起来了。

    不过,这样容易被刻意忽视的生活底层区,却并非山羊公会的理想据点。咲夜收回目光,如同猫一样,沿着楼顶墙边快速移动,山羊公会可不会故意让自己的成员活在这么底层的地方。寒酸的据点,不可能给人足够的好印象。所以,他们所在的地方,安静有可能的,却一定不会被底层区围起来,而是介于底层区和繁华区之间,看似普通,容易忽视,但却不缺乏个性和时代气息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里了。”咲夜停下来,对义体高川说。两人俯瞰着脚下的巷子,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构成巷子一面墙壁的写字楼,虽然只有六层,略显老旧,但的确挂着许多公司的招牌。在巷子的中间,并列着一些看似不常开启的铁门,像是仓库,但周围的垃圾桶,却满到垃圾袋都堆在桶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