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4 相对死
    异化右江的身体在抽搐,那痛苦的表情烙印在我的视网膜中,似乎能够将一种刺痛感传染过来。原本被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贯穿心脏和胸膛的异化右江,就如同人类遭到致命创伤,生命的气息不断削弱,所有的动作和表情,都给人一种回光返照的感觉,但是这种抽搐的痛苦却像是为她打了一针强心剂,她的表情越是扭曲,生命的气息反而更加强烈了。这种异常无论是站在一旁的我,还是和异化右江纠缠在一起的最终兵器十号都看得一清二楚。

    没有任何迟疑,在异化右江还陷于抽搐中,无法动弹之时,最终兵器十号将她贯穿自己腹部的手臂扭断,迅速向后脱离。与此同时,我提着双刀,朝最终兵器十号疾驰而去。不管异化右江身上产生了什么变化,她的对手都不是我,而是少年高川,而已然受创的最终兵器十号,被我锁定为目标。

    而且,她本来就是冲我而来的,如果可以趁机落井下石,我当然同样毫不迟疑。

    最终兵器十号的腹部被开了一个大洞,虽然因为它并非真正的人类,所以这种创伤并不致命,从它的动作来看,也没有对行动造成任何妨碍,但是受创就是受创,以“人形”呈现的它,即便不完全遵循人体限制,也定然不可能完全忽视人体限制。最终兵器十号一定有什么地方,因为这种伤势而出现弱化,我深信,这个伤势弱点此时不明显,仅仅是因为它很好地掩饰起来了。

    但是,在真正豁尽全力的战斗中,一定不可避免会暴露出来。

    至于少年高川到底会和异化右江产生怎样的互动。却不是我可以把握的。

    我的能力有限,所以,才必须尽可能抓住自己能够抓住的机会。

    随着我的速度提升,最终兵器十号的速度也开始提升,异化右江的变化,相对于我们的速度变得迟缓。就如同之前战斗的速度差现象的翻版。在我的眼中,除了我和最终兵器十号之外的一切都变得缓慢。

    在异化右江的变化达到一个极限前,我和最终兵器十号碰撞了三次。就在这三次交锋中,最终兵器十号的战斗方式仍旧和过去没有太大的变化,面对我挥起的刀锋,最终兵器十号凭借自己那和义体相当的身躯硬碰硬地抵御和反击。速度也好,反应也好,灵敏程度也好,它的同步提升参照选择了此时的我。然而——

    我察觉到了,在这三次交锋中收集到的数据,经过脑硬体分析,再和之前战斗数据进行对比后,所得到的结果,也证明了我的感觉——最终兵器十号的同步提升值总体出现弱化的迹象,尽管在峰值上,仍旧和我此时的数据分庭抗礼。但是,从峰值到波谷的差距明显出现增大的迹象。以至于平均值被拉低,而且,波动的频率也更为急促。这些数值给我一个明确的认知,那就是,被异化右江打穿腹部之后,最终兵器十号的能力协调性变得既不稳定。

    它之所以可以成为“高川杀手”的关键。并非它固有的基础战力,而是通过“同步提升”这种特殊能力,产生即时性的战力破格提升,但是,也正因为要达成这种“即时性的破格提升”的性质。这部分破格战力一开始就从本质上注定了其不稳定的状态。原本就不稳定的状态,在自身受创的状态下,变得更不稳定了。

    此时,它的能力数值在峰值上也仅仅达到和我相等的水准,平均值却在我之下。在我稳定发挥的情况下,除了峰值期之外,各项数据都要凌驾于最终兵器十号之上,更何况,在格外剧烈的数值波动中,最终兵器十号的能力峰值出现频繁,但却不够持久,而波谷期也到来得和峰值期一样频繁。

    虽然,完成一个能力波动周期的时间极短,对其他人来说,或许难以捕捉,不过,对于拥有伪速掠的我来说,尽管不像少年高川那样,不可理喻地,一瞬间就能将自身速度拔高到让敌人难以反应的地步,但是,要在拥有足够冲击力的情况下,将速度提升到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波动周期时间的程度,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我和最终兵器十号紧紧纠缠着,防御也好,攻击也好,只要产生碰撞,就会产生作用力,就会不断提升速度,就会让最终兵器十号那短暂的能力波动周期相对变得漫长,从而抓住它那至今为止,最为低落的波谷期。

    速度的提升,也会让我可以在同一时间内发动更多的攻击,在更多的碰撞中,将更多的作用力反馈给伪速掠。

    这是一个每一个周期都在加剧的提升循环。每一个眨眼,我都在增加攻击幅度,也都在为自己的最终胜利积蓄优势。我不认为最终兵器十号没有察觉这一点,但是,就算它想要脱离也没有办法了,没有在最开始就选择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是它最大的失误,它那利用“同步提升”偷来的力量,也同样成为禁锢它的陷阱,相同的峰值速度,也意味着,即便在峰值期,也不可能拉大彼此之间的距离。

    无论是借助环境因素,还是借助对方的力量,前者它的水准至多和我相仿佛,而后者,我才是真正的专家。

    无论自身因素,还是外在因素,都不会给它摆脱我的机会。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只能是来自少年高川和异化右江那边,但是,这个时候,那两个人仍旧在牵扯不清,有一些奇怪的,或许在完成后,就能彻底左右局势的变化,在两人之间发生了,但是,那样的变化也是需要时间的。

    我的速度越快,相对时间也会愈加充分。即便变数的产生,只需要一秒钟,但只要速度够快,这一秒钟足以完成原本十秒才能完成的事情。

    我的伪速掠相比起速掠超能,限制极大。但是也并非没有优点。相对完美地利用波及自身的矢量冲击,已经成为我在伪速掠状态下的本能。我对自己可以战胜最终兵器十号没有任何疑问,因为,结局在这一次交手的开始,就几乎是注定了。

    最终兵器十号的能力波动,不仅在波谷期的速度变慢。身体强度也同样被削弱。我的攻击越来越躲地可以击中锁定的位置,而针对同一个部分的叠加攻击,也在不断放大它的身体在波谷期的弱势。

    斩断它的脖子,是至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有效的击杀方法。最终兵器十号当然知道对自己而言,什么才是致命的,它对要害的防护,变得相对明显,不过。波谷期的状态,让它无法完全避免这种针对性的攻击。

    我频繁的攻击,也终于让双刀的材质疲劳度达到了极限,视网膜屏幕一直锁定着这个数值,在脑硬体的控制下,义体的所有行动,完美与数值达成和谐。达到武器强度极限的一击,也正是最终兵器十号的又一次能力低谷期。之前那重复的,毫无技巧的。如同机器一样运作的攻击,利用最终兵器的“同步提升”特质,完美引导了它的战斗方式,让它产生了一种直来直往的惯性。

    我一个窜步,错开最终兵器十号的攻击,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强制扭转自己的关节,作出了堪称“自损”的技巧。在这一瞬间,左脚的残废已经成为事实,但是,也换来了最终兵器的动作失衡——为了弥补慢一步的反应。它作出了机械化的反应,而正是这种机械化,让它的人形结构成为了扩大失衡的因素。

    仅仅是一瞬间,也可以说,只需要这一瞬间。能力的低估,失衡的动作产生破绽,破绽又在极快的速度中,相对性被放大了。最终兵器十号的身体倾斜,防御也好,闪躲也好,都无法到位,在视网膜屏幕的锁定中,我的左手刀如同毒蛇吐信,击中在它的后颈。

    我尽了全力刺出一击,身体的速度,通过肢体传导的力量,在出手的一瞬间,全部击中在这一点上。无论是视网膜屏幕的细节观测,还是从手心传来的反作用力感,都让我对这一击的效果产生了明确的认知——还不够!

    是的,只靠这一下,要刺穿最终兵器十号的脖子,还是不够。

    在作用力的反馈中,左手刀发出清脆的响声寸寸断裂,只剩下刀尖的一部分,仍旧嵌在最终兵器十号的后颈上。

    但是,这个情况本来就在脑硬体的预判中,相对应的方案,早就已经有了。

    在这一刻所发生的事情,都在攻击开始前,就完成处理方案。左手刀的碎裂,最终兵器十号试图利用这一次攻击,将身体调整过来的举动,就如同“预言”一样,分毫不差地于我的视网膜上呈现出来。

    没有丝毫犹豫,不需要犹豫,也没有思考的时间。在这仿佛被“预言”了的变幻中,义体借助第一击的反作用力,再次提升速度,我们之间的方位,在这一瞬间,相对凝固下来。

    然后,如同穿越时空的闪电,借助旋转身体的力量,我刺出了右手刀。

    刀尖没有任何意外地击中了镶嵌在最终兵器十号后劲上的刀尖碎片。

    这是我最常用的技巧,也是最擅长的杀招。第一次的攻击让目标陷入瞬间的疲损极限,利用第二次的叠加,突破这个极限,造成实质性的破坏——如果最终兵器十号的身体强度,和之前一样稳定的话,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所会的,少年高川也会,我所擅长的技巧,少年高川也同样擅长,在坠入红月的过程中,同样的招式,对最终兵器使用了不止一次,但是,即便借助坠地的冲击力,也没能收到决定性的战果。

    然而,最终兵器十号终究不是我所估计的那样——绝对没有损伤值概念,无法通过叠加损伤造成实质性伤害——之前的每一次冲击,都的确让她受到伤害,只是,无法让其产生足够的波动,而异化右江的贯穿一击,成为了彻底引爆这种能力波动的引信。

    叠加在刀尖碎片上的力量。让这个碎片再次深入最终兵器十号的颈脖,然后,右手刀也破碎了。

    最终兵器十号的行动终于因为右手刀的追击产生了迟滞,而这个迟滞,让它彻底无法跟上我的动作,防御姿态彻底瓦解。

    这一刻。它就如同让我予取予夺的木偶。它的反应,能够作出的动作,在视网膜屏幕中预先呈现。在它的身体于影像重合的一刻,我凶猛地挥出一拳,再一次击打在刀尖碎片上,只听到“嚓”的一声,刀尖碎片从最终兵器十号的咽喉处钻出一截,而它的身体也因为冲力向前跌倒。

    在它的身体刚刚倾斜的时候,我又一拳打在刀尖碎片上。这一次,不再是贯穿性的伤害。被打得横切的刀锋,一下子就斩断最终兵器十号的半边脖子,发出“啪”的一声,飞旋着扎入一侧的岩石中。而最终兵器十号彻底失去平衡的身体,也在这一击中,于半空打了个旋,吊在半截颈脖上的脑袋。就像是失去了骨头一样耷拉着。

    我用力抓住这颗早就已经血肉模糊的脑袋,以其为支点。拖住它的身体,转身摔在地上,然后再转身摔了向另一侧,如此反复着三次后,被我整个儿砸在不远处的岩石上。

    最终兵器十号的身体嵌入岩石表面,而它的脑袋。则掉到了地上。

    ——击溃确认。

    视网膜屏幕中,被锁定的最终兵器十号,彻底失去了活动迹象。

    我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将最终兵器十号的头颅拾起来,正打算远远扔到其他地方。以免出现“愈合”的可能性。但就在这个时候,曾经承受过的强烈冲击,猛然击打在我的背脊上。那种全方位来袭,无法通过伪速掠借用的力量,如同无形的巨手捏住了我的身体,狠狠拍击在地面上。我紧抓着最终兵器十号的头颅没有松开,但是,自损而断裂的左脚,却在冲击上产生了明显的变形。

    脑硬体压制着所有的负面感觉,却无法让义体反抗这股越来越沉重的压制力,重新站立起来。我的身体不断下陷,但是,连锁判定却观测到了这一击的源头——异化右江从之前就开始异常增长的生命气息达到了一个峰值,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是,我相信此时可以得到详细数值的话,一定比她在刚出现时的最佳状态还要高。

    现在的异化右江,以“人类”为基准进行评价的话,已经达到了一种蜕变式的强化。但是,这种强化却是在一种诡异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我不觉得,是异化右江本身固有的异常,而是少年高川动了什么手脚。

    少年高川并没有把刀刃从异化右江的心脏中拔出来,两者凝固的身影,一直持续到我和最终兵器十号分出胜负的现在。即便异化右江濒死反生,又持续增强,生命气息超越了原本的自己,也没能脱离这把刀刃的桎梏。她就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贤,被动等待着一种超越本质的升华——这是我通过连锁判定的观测所产生的感受,但是,我觉得,这一定就是异化右江的异变本质。

    而这样的感觉,让我产生了一种预感。

    这是……少年高川背后的“江”……

    在想法彻底成型前,异化右江的五官仿佛承受不了压力般流出血液,随后,肌肤也如同被挤压破裂,更大量的血液一下子就从她的全身上下喷了出来。浓郁的血雾以一种充满了生命动感的姿态,以异化右江为中心鼓动,收缩,彻底掩盖了她的身躯,最后,变成了红色的裹尸布一样的东西。

    以异化右江为基础的人形,被血红色的裹尸布密密实实地卷起,而产生在我身上的压力,也随之快速减弱。当我爬起来的时候,看清了那“裹尸布”的模样,那并非是布料,无论质地还是色泽,都完全是稠滞的液体,只是呈现出“层层包裹”的视觉感。

    我下意识知道了,当这层“裹尸布”解开的时候,里面的异化右江,就已经是另外的一个东西了。

    但无论那东西怎么变化,有一点是绝对可以确认的——

    那仍旧是“江”。

    而且,绝对不再是之前那个异化右江那么有人性的“江”。

    这个“江”,也定然是站在少年高川背后的那位。

    少年高川早在异化右江全身喷血的一刻,将刀刃抽了出来,喷溅的血液,没有一滴留在他的身上。那深红色的风衣,却如同凝固了太多的血,而变得沉重。

    “真江——”我听到了,他的低语。

    没错,我再三确认了,少年高川呢喃的名字,正是“现实”之中已经死亡了的那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