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8 前情后继
    森野和白井已经死了,在原来的世界中,和我们一起构建其耳语者的战友,在这个偏差的世界里,早在高中时代就已经死去,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加入耳语者。原本,我们应该在大学时代才认识彼此,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我、咲夜、八景、森野和白井,却是同一个高中的同学。一切都发生地太早,让人怀疑,是否正因为太早而让一切都变得无可挽回。我站在森野和白井的墓碑前沉思着,两人仍旧是一对情侣,却命运多舛,末日真理教对亚洲,对这个城市的侵蚀也比原来更早,在八景成立耳语者之前,森野和白井已经落入它们的毒手。

    “在官方调查中,白井服食了太多的毒品,精神出现问题后刺杀了已经同居的森野。”八景说:“不过,在调查报告中有许多疑点,尤其是白井的尸体,腐烂得太快了,根本不符合正常情况。我们当初调查过,线索指向一个地下组织。”

    “山羊公会,迷幻剂‘乐园’。”我在她说出前,就已经猜出了答案。

    八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不知道阿川你为什么突然翻回这个案子,但是,具体情况大约就是这样。我听咲夜说了,现在的你,是从其他世界线中跳过来的高川?”

    “具体情况十分复杂,但是,用这种方式理解的话,暂时没什么问题。”我平静地看着咲夜打来一桶水,擦拭森野和白井的墓碑。

    “那么,我们所熟悉的那个高川呢?”八景用尖锐的口吻问道。

    “还是我,其实,改变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我说:“你就当作我失去了现在这个世界的大多数记忆。这样比较方便。”

    八景沉默了片刻,脸色重新放轻松下来,不以为然地说:“就这么办吧,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除了你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之外。我并没有找到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我,高川就是高川。”我认真地看向八景,说:“相信我,无论是怎样的高川,你们都是最重要的。”

    “哼,还真是和过去一样,明明是个不浪漫的家伙,却总是一本正经说起这些让人脸红的话。”八景偏过头去。

    “我们……找过凶手吗?”我一边问着,一边在咲夜站起身之后。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两人的墓碑上。森野和白井是一对情侣,他们死后也葬在一起,墓碑是紧贴病历着的,在这个墓园中相当显眼。而且,重要的是,双方的父母竟然没有意义,明明在世人眼中,是“堕落的白井杀死了自己的情侣”。正常情况下,双方的父母根本就不可能认同这种葬礼。就我目前所知。他们的后事是刚刚成立的耳语者负责处理的,显然,当时的我们利用“神秘”做了一些手脚,也算是完成了森野和白井生前的心愿吧。

    “山羊公会在这里的分会已经被剿灭了,不过,它们还在其他城市有许多据点。就算是这个城市,依托各种暗地里的营生,例如酒吧什么的,总还有他们落脚的地方——而且,它们提供的那种迷幻剂实在太强力了。虽然副作用很大,但是,总有人是需要这种虚幻的力量的。”八景摇摇头,坦诚道:“虽然这个城市是我们的,但是,我们没有能力涉及到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是的,在缺少近江的情况下,耳语者缺乏强有力的技术支持,无法掌控这个城市的网络系统,也无法真正转型为我心目中的那种纯粹的神秘组织。现在的耳语者,是名副其实的“小组织”,性质和欧美区的那些神秘组织没什么不同,我们也同样需要正常的营生来掩饰自己的组织性,并为自己的生活和行动提供足够的经费。

    “一转眼,已经将近十年了。”咲夜忧伤地看着森野和白井的墓碑,在这个世界的高中时代,虽然森野和白井两人并没有加入耳语者,甚至和我与八景都不太熟悉,但是,森野却是咲夜的好友。而森野和白井之间发生的惨事,也波及到了咲夜,而我和咲夜的关系,成为我和八景涉入这起事件的契机,也是耳语者最终成立的契机。

    “对山羊公会的清理一直都在进行吗?”我问道。

    “当然,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不是我们的清理,这个城市早就变成另一个样子了。”八景理所当然地说:“清理这些下水道里的老鼠,本就是我们的日常工作。阿川,你已经休息几天了,从今晚开始,得开始工作了。”

    “交给我吧。”我平静而坚决地回到到:“我现在,可是巴不得大开杀戒。”

    八景将一直夹在腋下的文件夹递给我:“根据内线的报告,有一个大臭虫在不久前抵达,这一次,山羊公会似乎有打算完成它们在过去没能完成的事情,要小心。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是,估计还是和恶魔有关,它们这些年的潜伏,看来并不是完全无用。到底该如何处置,你看着办,如果是我们无法独立处理的情况,就算请求欧美区的增援也没关系,算是正常的业务往来吧。”

    “这是你根据预言作出的判断吗?”我反问,八景的话中隐藏的信息,似乎在暗示对这次剿灭行动的不看好。如果,这种“可能不顺利”的判断,是基于预言的话,那就真的是大麻烦了。和原来的世界一样,如今的八景仍旧是先知,预言能力一如既往的准确。

    “不,只是有点感觉罢了。”八景说,“但是,在前线的你,在直觉上比我更准确,不是吗?”

    “是的,我会处理好的。”我一边说着,将文件翻开,第一页的左上角,粘贴着一个青年的头像,这个家伙就是八景口中的“大臭虫”。已经被确定是山羊公会隔了近十年,再次分配到这个城市的干部级人物,名字叫“峦重”,初步判断,他将统合这个城市中所有潜伏的山羊公会据点,全权主持接下来的一系列行动。参照欧美区神秘组织的经验。这种由干部高层负责的行动,往往会带来市镇级别的冲击,一个弄不好,一夜之间就出现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森野和白井死去的那年,正是这个城市的山羊公会据点打算执行这种规模行动的时候,两人的惨剧,也算是当时计划的一个引子,只是,在山羊公会的计划展开之前。就已经被刚刚成立的耳语者剿灭了。后来在和欧美区神秘组织的交流中,才知道如果当时我们慢上一步,这个城市就会迎来一场巨大的破坏,并成为末日真理教进驻这个城市的契机——我们的出现和伸手十分及时,简直就像是命中注定末日真理教必须推迟对亚洲的侵攻一样,不过,我们当时的行动,的确是基于八景的预言。

    我没有当时行动的记忆。不知道当时到底触及了哪些关键要点,但是。山羊公会的确就此一蹶不振,末日真理教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情况的演变的确符合八景最初的预言,这个城市获得了近十年时间的平静。

    直到现在,又一个“大人物”被指派而来。我们对山羊公会和末日真理教的认知,基本上沿用欧美区神秘组织的认知概念,山羊公会只是末日真理教的一个较为知名的外围机构。负责统合山羊公会具体地区据点,并执行重要计划的人物,被统称为“干部级”,而这些“干部”,是直接由末日真理教指派的。并非由山羊公会组织内部选出。在末日真理教中,拥有负责培养这种干部的机构被称为“疯人院”的,不清楚其内部结构和具体位置,但已经被确认其的确存在。

    这个叫做“峦重”的干部级人物和我们的年纪差不多,而且,在这份文件中明确指出,他甚至和我们是同一所高中的校友,并接触过森野和白井,有可能是导致两人发生惨事的幕后黑手之一。当时,耳语者虽然已经对其有所怀疑,却没能将他揪出来,因为,他在耳语者展开行动的时候就已经失踪了。经过了这么多年,他再次回到这个城市,也正因为他是“熟人”,所以,才在第一时间被八景的内线截获相关的情报。

    至于这个内线究竟是何许人也,我是不知晓的,耳语者的情报机构一向是八景负责全权处理,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正式成员从不过问。实际上,真正时常和这种类型情报打交道的,就我和咲夜两人,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两人搭档着,全权处理一线的具体行动。耳语者的成员稀少,但在任务分配上却从一开始就十分明确。

    只是,虽然八景是先知,也有管理情报系统的经验和能力,但是,在相关技术上,却没有足够的支持。耳语者至今为止都没有找到这方面的人才,因为我们不需要正常的情报人员和技术员工,而神秘侧的相关人士,却是相当罕见——果然,没有近江的话,耳语者拥有相当大的缺陷。

    我一边想着,一边合起文件,所有的资讯,都已经记录到脑硬体中,这里所知的已经是近期内八景可以提供的情报。具体的情况,仍旧需要我和咲夜近距离观测。

    “八景,帮我查一个人。”我已经决定尽快找回近江,但是,在这个偏差的世界中,近江只惊鸿一瞥般出现在我们大学毕业的那段时间,之后便彻底沉寂下去,此时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事情。不过,我相信,近江一定并不安分,只是她此时太过远离我们耳语者的视线罢了。虽然如今的末日幻境世界在许多细节处发生了改变,但是,近江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有太多的变化,原来可以和她打上关系的线索,如今也一定存在着——就我所知,在原来的世界中,为她提供研究资金的人士和组织一共有三个,一个是我们耳语者,一个是真正的不知名人士,而另一个,则是玛索。

    玛索,和我、咲夜、八景一样。是轻易不会受到扭曲的特殊存在。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亲人”的人格碎片映射了,但是,每当提到这个名字,那种温暖亲近的即视感却没有半点消退。

    她、咲夜和八景三人,是“高川”必须去拯救的对象。在原来的世界里,我和玛索的碰面只在近江的那场“时间机器”研讨会之后有过一次。之后,她成为了近江的时间机器研究的赞助者,时常和近江通过网络进行联系。正因为从联系中确认了,她的生活相当正常且平静,所以,才没有主动去和她产生进一步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这些神秘侧的行走者,就像是灾星一样,每到一处。必然伴随着神秘性的灾难,并牵扯到亲密的,和无辜的人们。当然,从“末日”这个最终结果出发,所有人的下场都没有不同,但是,既然对方的生活还平静且安全,那么。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我们当然也会尽量避免过早将其牵扯进来。

    不过。现在已经是“必要”的时刻,只有通过玛索,才有可能重新找回近江。我想,虽然细节上出现了变化,但是,玛索和近江的关系。大概也已经建立了。

    “找谁?”八景诧异地问道。

    “玛索,一个比我们稍微大上一些的女性。”我向八景描述了一下印象中玛索的形象:有着漂亮光滑的巧克力肌肤,容貌足以用丽人形容,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供职,是一位业余的心理学研究者。喜欢“时间旅行”之类的科幻题材。而且——“当你看到她的样子时,一定会有这种熟悉感和亲近感。”我如此说到。

    八景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若有所思地说:“明白了,我会尽快找到这个女人——你从哪里知道这个女人的?对她有什么想法吗?”

    “她或许可以让我们联系上近江。”我说:“我希望她们都能够加入耳语者。”

    “是熟人?听起来,总有种熟悉感。”八景皱起眉头说道。

    “差不多也可以这么认为。”我说:“在另一个世界线里,她们和我们的关系密切。”

    “所以,现在你希望将人员补完?”虽然是反问的句式,但八景却是用着肯定的语气,她并没有反对,只是问道:“那么,近江是什么人?”

    “一个疯狂科学家。”我如此回答到。

    “一个专门研究时间机器的天才!”咲夜在一旁接口道:“网络上关于她的话题一度很流行呢,很多人都认为,即便世界线理论不是她创造的,也是这个理论最为重要的倡导者。”

    “啊,是‘斯坦因’那个家伙吗?”八景果然想起来了,在原来的世界里,在网络化名“斯坦因”的近江在早期掀起了不少风浪,可谓是科幻圈子中的知名人物。常年和神秘学打交道的我们,自然不可能对科幻圈子里的事情一无所知。而在这个世界里,至少近江的这份过去,是没有太大变化的,“斯坦因的命运石之门,真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她的真实身份叫做近江?”

    “八景大学毕业的时候没和我们去参加那场研讨会呢,她来过我们学校。”咲夜补充到。

    “如果是这个家伙的话,倒是挺有趣的。”八景点点头,说:“通过玛索可以联络到这个家伙吗?你确定?阿川。”

    “九成的几率。”我点点头,“我们耳语者需要对玛索提供保护,也需要近江的技术。”

    “看来你倒是比我更像是神棍了,阿川。”八景打趣着说到,将墓园中弥漫的哀伤和沉缅的气氛冲淡了一些,“走吧,我不喜欢在这样的地方久呆,森野和白井也不愿意我们过多打扰他们的两人世界吧。”

    这么说着,八景十分干脆地率先离去,我和咲夜最后看了一眼森野和白井的墓碑,也转身离开了。

    逝者已矣,生者还必须沉默前行。

    回到耳语者总部之后,我和咲夜开始为晚上的出行做准备。这次要面对的是重新整合起来的山羊公会据点力量,虽然在过去,他们就如同下水道里的老鼠,一副苟延残喘的样子,但是,背靠末日真理教,又有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就算再被耳语者不断打击,也不可能真的没有一点进步,何况,这个世界的耳语者没有足够的触手去覆盖自己的地盘。

    在得知这次的干部来人是“峦重”的时候,我就不由得生出一种即视感,让我直觉感到,这一次的战斗,很可能不会再像之前的扫荡那么轻易。

    在什么地方,不仅仅是在这个世界的“高中时代”,而是更加难以描述的时空中,某个“高川”曾经和这个家伙打过交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