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81 日常幻景
    尽管提议对政府部门派来负责联络事宜的高级负责人“s君”进行试探,但义体高川并不打算刻意行动起来。考虑到当前耳语者和政府部门的合作关系才刚刚开业,并不合适进一步刺激性的行为,毕竟之前的行动所使用的毒气,已经给予政府太大的刺激。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即便对方真的是高等级的魔纹使者,也不足以让义体高川拥有威胁感。

    而且,考虑到体内的人格肿瘤和“江”的存在,为了能够在将来从两者虎视眈眈的环境下夺取精神统合装置,义体高川觉得有必要准备一部分优秀的“弃子”为自己打掩护。诚然,这些“弃子”都拥有各自的谋划、思想、决心和职责,不可能真的老老实实听从他的吩咐,不过,太多思想不同一,却又拥有强大而优秀的能力的人们,却可以制造混乱——当许多拥有强大背景和能力的人为了同一个东西发生争端的时候,他就可以将自己的行动隐藏在这些混乱中,而当另一个高川和“江”插入争端的时候,同样要面对这种混乱。

    当自己的敌人很强大的时候,在短期内无论如何都无法依靠自己阻止,而又无法争取到更有力的盟友时,制造一个让这个强大的敌人也感到麻烦的战场,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对于义体高川来说,虽然这种麻烦的战场,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比敌人更麻烦的境地,却不觉得,这种麻烦会超过自己一人面对另一个高川和“江”的景况。

    上一个世界线中,网络球向耳语者发出了照会邀请,并自承这场照会将会有许多神秘组织,乃至于官方组织参加。是一个将会改变当前世界格局的历史性会议。而表面上的目标,则是诞生于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具体的与会人员究竟有哪些,义体高川并不清楚,不过,网络球作为欧美区仅次于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组织,自然不会邀请上不了台面的组织。这场仅仅从对方的身份和口吻就能感受到的重量级会议,对耳语者正式踏入“世界圈”是拥有相当重要意义的。而且,“网络球”这个名字,虽然在过去的情报中,仅仅是名为“梅恩”的先知,表面身份为世界知名学者、慈善家和冒险家的这名老妇人个人发起的沙龙,但是,从最初听到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和梅恩女士初次打交道的时候。义体高川还没有诞生,是前一个高川于大学生涯最后阶段的经历,不过,全方面继承了前一个高川的记忆资讯和人际关系的义体高川,却能明白,高川在知晓这个名字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到底是如何让人感到不解、矛盾和纠葛。直到“网络球”以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身份出现在义体高川面前时,义体高川才真正明白。这种复杂的感觉,到底是缘何而起。

    一定是。在过去的某个高川所经历的末日幻境中,“网络球”作为一个特殊的神秘组织,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如今的末日幻境,虽然和过去的末日幻境有许多差别,但是义体高川相信,作为能够主导末日症候群患者所构成的意识世界发展历程的“剧本”。是不可能彻底颠覆改写的,或者说,要真正制作一个和过去的末日幻境完全不同的新世界,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并从作为世界构架的“人格意识”上产生不利影响。这些因素都会成为“病院”研究的巨大阻碍,除非已经到了别无选择的境地,安德医生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因此,末日幻境之间的不同,应该仅止于“世界线改变”这种程度。而无论“世界线”如何更改,作为引导历史的重要节点,一定会保留下来,例如末日真理教。在义体高川能够查询的高川记忆资讯中,并没有太多关于“网络球”的情报,但是,那种听到名字时就产生的感觉,让他相信,网络球同样也是这样一种重要的节点。

    因为,是这么特殊的存在,所以,无论是为了和它进一步接触,还是为了夺取位于伦敦的精神统合装置,义体高川都在期待着这场即将到来的照会,并且,无比期望与会者的势力和实力足够强大,强大到一旦他们产生争执时,能够让另一个高川和“江”都感到麻烦的程度。只有如此,才能在有可能被引导产生的混乱中,夺走精神统合装置,再不济,也不能再像拉斯维加斯那时一样,被“江”夺走最终的果实。

    当然,到底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义体高川无法进行预判,而八景也没有给出相应的预言。不过——

    “末日真理教、统治局、纳粹、大国政府、还有足够多的神秘组织……这种世界性规模的话,或许可以带来一些惊喜。”义体高川躺在床上,枕着手臂静静地想着。

    “江”虽然强大,拥有无限潜力,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能够做到何种程度,还藏在不为人知的暗面,但是,这种藏于暗面的行为方式已经证明了,至少现在,它现在还没有能力,以压倒性的姿态正面出现于这个世界中。它就是角色扮演游戏中,被封印的大魔王,如果要战胜它,在它真正摆脱枷锁,发挥出真正实力前,完成所有决定性的行动。

    真可怕呀,那种怪物,就在自己的体内。义体高川辗转着,思索着。如果没有“真江”的人格部分,没有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联合限制,单纯以侵蚀性“病毒”存在的这个怪物,一定会毁灭世界吧。并不是因为它有“毁灭世界”的思想,而正是因为只作为“病毒”的状态下,它不会有任何思想束缚,只是依循存在本能行动,而这种本能,对这个世界来说,充满了侵略性。尤其对人类,充满了毁灭性——人类,无法代表世界,而目前为止所了解的情报中,“病毒”也没有出现在除了人类之外的其它生物身上,但是。因为这种“病毒”的存在形态,完全超出人类的理解能力,由此产生的未知恐惧,让义体高川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由它带来的“毁灭”,仅仅禁锢在“人类”的范畴上。

    “不过,至少一切都还没有扩大化,不幸仅仅降临在一部分人身上,而被感染的我们。仍旧有一丝希望。”义体高川再一次对自己强调着,他每个晚上,都会如此对自己强调“还有希望”,并举出各种正例,例如“江”的存在,高川的存在,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所知道的世界,还在运作着。只要还在运作,就不代表死亡。如果不这么告诉自己,他害怕如今已经不会再有脑硬体控制负面情绪的自己,会在终局到来之前就崩溃。

    他再这一次次的自我审视中,察觉到了,自己到底是如何脆弱的一个人。或者说。正是这种脆弱、苦恼、恐惧和纠结,让他明白,无论自己的形态如何发生变化,在人格意识层面上,自己仍旧是一个“人类”。

    这个过程。屡屡产生痛苦、迷惘和无助感,然而,却也能让他感到平静。他依靠自己所知道的心理学去剖析这些矛盾的状态,但是,在种种理论都用尽之后,他只看到了一片无解的空白。人类的心理学,终究是有所极限的,而这个极限,连人类心理本身都无法穷尽。他有时会觉得,如果自己选择的是哲学,而不是心理学,说不定会好一些。

    义体高川睡不着,和过去由脑硬体主导机能的情况不同,原生大脑的消耗很大,需要通过睡眠补充精力,然而,这些日子里,他却屡屡失眠。距离击溃山羊公会最后的反扑,已经过去三天了,对山羊公会的围剿,已经根据协议,交给政府部门负责。这也意味着,耳语者在这个城市,乃至于这个国家的地位,已经真正得到巩固和认可。八景仍旧有许多组织性工作要处理,作为她的副手,格雷格娅也是整天忙得脚跟沾不到地,契卡作为两人的保镖,并没有这么繁忙,但也需要陪在两人身边跑来跑去,只有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个负责一线战斗的成员,真正闲暇下来。

    在没有工作的清闲日子里,咲夜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平常状态下的她本来就不是多么主动的个性。不过,对义体高川来说,却有点儿身体发霉的感觉。并不是想要找事,但是,在他的计划中,有太多事情还待处理,有太多的未知和不解,让他无法真正松懈下来。所有回到过“现实”层面的高川,都会和他一样吗?他无法作下断言,但是,自己就是这样,宛如换上了战场综合征一样。幸好,脑硬体的存在,以及自我心理诊疗,多少能够让他按捺下来,等待着大幕拉开的一刻——至于究竟何时才会开始,却已经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无论身份上多么特殊,对于一个由集体意识构成的庞**真的世界,单单一个人的意志,是相当渺小的。

    就在义体高川无法入眠,反复坐起,眺望夜景,躺下,辗转反侧的过程中,时间一点点流逝。床上的咲夜和八景相拥在一起,睡得很熟,被义体强度保证的激烈而丰富的夜生活,让正常状态下只是普通人的她们,比男人更需要更充分地补充体力和精力。当义体高川的目光落到两人的脸上时,温柔地为她们梳理垂落面庞的发丝。

    “一定会拯救你们的,一定。”他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两人说着。每当这个时候,心中的迷惘、痛苦和无助,就会如潮水般消去,让他得到片刻的安宁。

    上一个世界线中,在近江的帮助下,为咲夜使用了人格保存装置,而在这个世界线中,这个结果似乎仍旧继承下来,尽管,在过程上发生了些许不同。不过,总算是没让义体高川感到白忙一场。如今,他于上一个世界线的拉斯维加斯得到的战利品,于这个世界线中,同样以另一个不同的经历,将成果变成既成事实保存下来。这意味着,虽然没有得到精神统合装置,但又一枚人格保存装置落到他的手中。

    这枚人格保存装置虽然已经预定给八景使用。但是,没有近江在身边,而这个世界线中,咲夜使用人格保存装置的过程也含糊不清,因此,至今为止仍旧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对于近江的搜索。从回到耳语者的时候就开始了,但是,并没有真正有用的信息,让人觉得,近江的存在,被什么人刻意屏蔽了。在上一个世界线中,在加入耳语者之前,近江就一直被有心人关注着,为她的“时间机器”研究提供资金。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那最初的唯一资助者到底是何人,也从来都没有刻意去寻找过。

    在那个世界线里,“江”侵蚀了纳粹持有的中继器,激活了核心部分的精神统合装置,才发生了此时类似于“世界线跳跃”的状况。某种程度上,和近江所期望制造的“时间机器”所能产生的效果是相同的。

    亲身经历了这一幕,仍旧保留着自己当时记忆的义体高川。不由得觉得,近江的研究或许在某一方中继器的建成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考虑时间上的吻合,最有可能的,原本是五十一区,但是,五十一区的中继器之所以能够完成,末日真理教和以正式身份涉入更深的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完了过球”。同样扮演着重要的促进作用,根据只言片语的情报,可以认为,是它们为五十一区提供了足够的研究资料和素材。而两者之中,末日真理教完成中继器的时间。应该不差纳粹太多,没必要再对近江的研究进行关注,如此一来,“网络球”的可疑程度上升到最大——“网络球”以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为理由,召开世界性神秘组织会议,其领导者“梅恩女士”,以知名学者的身份,在高川的大学做过论文发布会,而同一时间,近江也在同一个大学多功能厅举行了关于时间机器和时间旅行的研讨会。

    太多的巧合,构成了线索,令其不再像是巧合。

    如果说,梅恩女士就是最初资助并一直关注近江的研究的那个人,而“网络球”对中继器的了解,是通过近江的研究引申开来的,并且,在五十一区成功完成中继器的建立后,决定开**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那么,看似零碎的事件,就相对合理地串联起来了。

    从这个方向进行思考,有可能在如今这个世界线,隐藏近江的就是“网络球”,很有可能,因为“梅恩”女士比上一个世界线更为主动的某些行动,导致近江已经正式和“网络球”接触过了,甚至有可能已经成为“网络球”的一员。

    没有近江的话,人格保存装置即便到手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不过,至少已经准备好了三分之二,为了还没相见的玛索,还需要一枚。有了上一个世界线中,个人的关系认知,义体高川觉得,这些事情,有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伦敦照会中,全都集中在一起。如此一来,这一次参与“网络球”主持的照会,其重要性就再一次大幅上升。

    真是越来越令人期待了。这样的想法,渐渐于脑海中隐去,义体高川躺在摇椅里的身体前后摇摆着,他终于得以进入深沉而无梦的睡眠中。

    日光洒入窗帘中,被晨风拂开的窗帘,让一部分日光漏在义体高川的脸上。

    “阿川……阿川……醒醒……”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让男人的意识从黑暗的深海中渐渐上浮,他原本会更警醒些,在被呼唤的一刻,就会立刻恢复到全力迎战的状态。不过,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太温暖了,舒适的感觉,让义体的运转变得迟钝。义体高川在意识中睁开双眼,看到了宛如被日光穿透,波光粼粼的水景幻象,他就被这光包围着,被海水推攘着,平静而自然地向上浮起。

    随着越来越接近水平面,粼粼的波光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密集,到了最后,已经连成一片,让他感到刺眼。义体高川伸手挡住脸前,适应了有些强烈的光芒,视网膜屏幕中勾勒着视野中的景状,在咲夜和家具的旁边,列出大量的状态数据。

    “阿川……嘻嘻,睡得真熟呢,真叫人羡慕。”咲夜背着水手,俯下身来,鼻尖几乎和高川挨在一起。

    “白天了?”义体高川直起身体,醒来前看到仿佛梦,但又感觉不是梦境的海中幻景,让拥有脑硬体和义体化的他,却如同普通人刚苏醒一般朦胧。咲夜走到门旁,对他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八景呢?”义体高川甩甩头,终于清醒过来,这才真正注意到,咲夜的身上只穿了围裙,手中拿着分餐夹子。

    “已经上工了。”咲夜说:“今天还是我和你两人,要去哪儿逛逛呢?总之,先来吃早餐吧,我已经和八景她们吃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