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82 手持钥匙的人
    平静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星期,以往总需要在夜幕降临之后进行的工作,已经暂时中止。耳语者和政府部门达成合作协议后,对整个城市的监控力度有了极大的提高。遭受自从进入这个城市以来最为严重打击的山羊公会已经销声匿迹,虽然不能证明它们已经彻底于这个城市中消失,但至少没有做出任何昭示自身存在的行为。义体高川通过“共感”从另一个高川处获取的情报,被耳语者用来和政府部门进行交易,虽然仅仅是方向性的指示,却让政府部门对山羊公会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强。因为山羊公会的最强者已经被耳语者歼灭,所以剩下的虾米,即便是政府部门的普通人部队也能加入清剿活动,虽然山羊公会残存的鬣狗仍旧给政府部门造成一定的损失,然而大体来说,政府部门的行动,仍旧充满了摧腐拉朽的气势。

    虽然,将所有的一线战斗都交给耳语者,理所当然会减少自身的损失,而耳语者也不介意帮上一把,但是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出于政治上的考量,并不愿意将已经相当于收尾工作的战斗,全权交托给耳语者。甚至于,以一种相对强硬的态度,拒绝耳语者的帮忙,宁愿用普通人部队的损失,来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

    虽然耳语者和政府部门的磨合仍旧在进行,但八景认为,在清理了山羊公会之后,如果末日真理教没有进一步侵攻,当前的磨合程度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很大的变化。政府部门仍旧主导这个城市的正常社会运转流程,而耳语者在没有战事的时候,无权插手这方面的工作,简而言之。就相当于中央公国用一个城市资源,供养着闲暇无事,只是正常操持表面公司运营的秘密机构而已。而这部分资源,在正常情况下和战时情况下的配给也是不同的。

    不过,耳语者的成员实在太少了,仅仅是正常情况下配给的资源。也已经丰富到大部分处于闲置和给政府托管的状态。在政府部门全力协助的情况下,耳语者的成员们也并不需要通过非正常方式去获取吃穿住行之类的生活用度,作为掩饰身份的快递公司即便放任不理,也能良好运转,根本就不需要争取业务之类。

    排除最初几天总是需要和政府部门派来的中间人开会磋商,但在大部分的协定已经进入正常运作轨道之后,八景、格雷格娅和契卡等人也真正闲暇下来。在这个国家中,懈怠工作和人事效率低下的情况时有发生,总给人一种“臃肿迟钝”的感觉。但是,一旦将某些工作视为重点,就会出现令人瞠目结舌的效率——这个国家的公民,只要不是智商低劣,思想偏激的人,都会意识到,当社会运作出现问题,而政府部门没有处理或来不及处理。并不是因为无法处理,仅仅是因为。这个问题在政府部门的各种决定中,并不列为重点而已。

    不是做不到,而是出于各种原因含糊其辞,在保存底力的同时,将力量重新分配,看起来有些衰弱。在自毁城墙,但受到刺激的时候,却又惊人发现比预想中的衰弱更加强大,对人心和领土的支配力,完全没有削弱的迹象。

    这样的态度所带来的模糊不清的力量感和支配感。也被人视为“中庸”的诠释,对于一个占据亚洲五分之四土地的庞大国家来说,或许是一种自然又成功的支配方式。毕竟,这种态度贯彻了这个号称星球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那长达几千年的时光,在大部分古老国度已经消亡,新生国度茁壮成长的时代,中央公国始终屹立在大地上,多次的衰落都没能让阻止它步入繁盛的巅峰,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奇迹之一。

    不好不坏,不上不下,不偏不倚,就是最好的——这样的思想哲学,和欧美地区的核心思想哲学有些格格不入。因此,在双方的国家进行往来时,总会产生许多源于思维方式上的摩擦,在科技发达到几乎将全球都变成一个村子的时代,这种摩擦仍旧无法消除。难以理解,也无法看透,无论是使用暴力还是使用宣传,都宛如锋芒插在棉花上,而这也是末日真理教和诸多欧美区神秘组织,即便想要进入亚洲,也只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在亚洲外围徘徊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耳语者在世界范围中展示自己的存在时,之所以受到欧美区神秘组织的关注,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没有耳语者作为跳板,欧美区的神秘组织要进入亚洲,将会是十分棘手的事情,而在亚洲神秘组织只公开现身了耳语者这一个的时候,耳语者的身份背景及其代表的意义,就更加令人深思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耳语者已经不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以强调自己的存在感,反而是退一步更有助于和政府部门的合作。而末日真理教也没有因为在这个城市的失败进一步加强对这个城市的侵蚀,因此,在这个星期的后半部分,耳语者的所有成员都度过了一段轻松的假日。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这仅仅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一段短短的时光而已。

    至于危机和平和之间的临界点,应该就是“网络球”发来照会的邀请函时。八景已经通过各方面的情报网尽量收集关于“网络球”的情况,不过,大部分情报仅仅是关于这个神秘组织的表面身份——一个由梅恩女士发起的沙龙而已。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耳语者也并没有多大的惊讶,毕竟对方可是在末日真理教肆虐的欧美区,真正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正面相持的神秘组织,如果没有这种程度掩饰自身的能力,想必早就被末日真理教捕捉并突破了吧。梅恩女士是公认的已知先知中的最强者,有了八景的耳语者能够做到的事情,网络球理所当然可以做得更好。

    “阿川,阿川。快过来!”戴着红色草帽,身穿长裙的咲夜遥遥招手,义体高川和提着竹篮的八景相视一笑,快步赶了上去。三人攀上城郊的青山,在山腰半坡的草坪上驻足。再往前二十米就是悬崖,站在险峻的峭壁上。能够眺望到城市外围和郊外公路的风景。这座城市夹在两座山脉的中心,另外两侧,一边是大湖和江河,另一边则矗立着铁路和高速公路,不过,站在这座悬崖峭壁上,能够看到的仅仅是高速公路的一段而已。

    虽然已经进入夏秋交际的时节,但这片地域的温度,除了晚上之外。仍旧残留着浓烈的夏季气息。因为昼夜温差很大,而入冬之后,甚至有一段短短的雪期,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春城。对于在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高川、八景和咲夜来说,却觉得这里的气候,哪里都比不上。他们喜欢这个城市,喜欢这里的季节,喜欢在城市和青山中漂浮的。人工科技与自然气息的暧昧。自高中时代相识起,三人突然在某一天察觉。自己去郊游时,最喜欢也最经常去的地点,竟然也是一样的,仿佛就彼此的结识是命中注定一般——以高川的角度来说,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感觉是相当正确的。

    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就是他们不约而同喜欢上的地方,但又并非是什么大众认知的景点。此时此刻,前来这个地点郊游的人,也只有他们三个而已,而且在大多数时间里。也并没有其他人到来。因为,要到达这个地方,需要越过一条野林丛生的山涧,没有人工开辟出来的道路,地面也相当湿滑,到处散发着太过浓郁的土木气息而显得太过野生,阻止了大多数游客刻意走这条路线,若是有人穿行,大多数是喜欢徒步越野的驴客而已。

    咲夜将背包放下,将塑料袋于草坪上铺开,义体高川和八景帮忙将竹篮里的食物一一摆放好。咲夜摘下草帽,用力伸着懒腰,向后倒在草坪上,没片刻就惬意地滚动起来,不消片刻,衣裙和头发上都沾满了草屑,但却无法按捺住她的兴致。

    “果然,这样的日子,就是要来这个地方。”咲夜自言自语般说着,躺在地上眺望着万里晴空,澄澈得似乎比往时更高的天空。义体高川和八景在做完手头的事后,也先后来到她的身旁躺下,用同样的姿势眺望着同一片天空。

    “如果今后的这个时节,也都能这样三人一起,我的一生就毫无遗憾了。”咲夜露出孩子气的笑容。

    “如果仅仅是这个时节的话没问题,但是,如果每一天都这么休闲的话,我的骨头都会生锈吧。”八景虽然表达着不情愿,嘴角却露出同样轻松的微笑。

    “现在还能来这里,都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义体高川说,比其他人更明白这个世界发展方向的他,虽然平静,却同样有一丝遗憾。他就像是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病人般,贪婪地呼吸着这一刻的空气。

    “太悲观了,阿川,太悲观了!”咲夜柔柔地鼓起腮帮,转过头凝视着义体高川的脸,“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幸福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大家不都一直在努力吗?怀着同样的心情和目标,努力地生活,努力地战斗,于是,就连我也和过去大不一样了。我很感谢神明让自己碰到了大家,虽然也有让人不舒服的回忆,也有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已经想象不了,如果自己不走上这样的命运,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一定是,对比起现在的记忆,会更加痛苦和空虚的生活吧?”

    “真亏你能把这么羞人的话挂在嘴边呐,咲夜。”八景略带嘲笑地说:“就这点来说,你的确和最初认识的时候大不一样了呢。”

    “啊,八景欺负人!”咲夜的脸一下通红,似乎因为被戳中最不好意思的地方,猛然羞恼起来,翻过义体高川的身体,试图压在另一边的八景身上。不过,八景在她有所动作的时候,立刻先一步朝旁边滚开了。虽然在没有进行灰烬使者变身的时候,咲夜也通过一线战斗获得了良好的身体素质,但此时温和安宁的气氛,却仿佛吸走了她的体力。让八景逃过了最初的扑击。不过,下一刻,向后缩起身体的八景就被她抓住右脚。

    咲夜发出“哎嘿嘿”的笑声,活动着五指,纵身而起,在八景的腰间挠动起来。再如何扮严肃。说警告的八景,也再也无法反抗地发出略显痛苦的笑声,将身体蜷曲起来。

    两人的笑声和嬉闹,让义体高川感受到属于日常,远离战斗的平静,但是,来自计划的压力,以及从“现实”层面带来的压力,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像她们那样轻松下来。只是。为了不让两人担忧,所以才一直在嘴边挂着松懈的微笑罢了。他多像将这一刻凝固下来,持续到遥远的未来,但是不行,他需要背负的,并不仅仅咲夜和八景两人,等待他的人,也并不仅仅是这个末日幻境中的咲夜和八景。

    高川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咲夜和八景。但是,这些咲夜和八景。于“现实”层面来说,无论她们多么像是一个完整的人类,却也仅仅是真正的她们的一个片段而已。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本就是为了她们才需要夺取。如果只是高川自己的话,虽然每死亡一次,都会更换一次人格。但是,并不需要进行整个,因为,“高川”总是完整的——即便,是如今在人格意识上产生了“肿瘤”的情况。义体高川和另一个高川人格,也不是毫无干系的两个,更像是从一个枝干上,长出了不同朝向的枝桠而已。

    无论双方的作为如何对立,其本质核心,却仍旧是“高川”。

    “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这样的名字,对于需要它们的人,才是有意义的。而从这种意义层面上,也能多少可以判断出,究竟谁才需要它们,以及它们为什么会诞生于末日幻境之中。lcl,作为滋生和保存人格意识的黄色湖泊,却在本质上,更趋向于同化和统合这样的特性。之所以能够通过其中宛如游鱼一样活跃的人格意识构成末日幻境,正是因为,它们的“集体潜意识”和“集体无意识”正在剥离表面的覆盖物而直接呈现出来的征兆吧。

    在吸收了大量高川的记忆资讯后,又亲身经历着末日幻境的转变过程,即便不是拥有丰富医学知识的研究者,义体高川也已经可以察觉到许多变化的表象和内在了,尽管,无法详细地用言辞描述,仅仅是一种感觉,就能滋生出许多,让自己感到靠谱的猜测。

    这个世界线的咲夜和八景,虽然经历了丰富多彩的神秘世界,并不为其中遭遇的痛苦而动摇,但是她们的内心深处,一定是期望着世界和平吧,希望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能幸福吧。这样想着的义体高川,就不由得打心底生出歉意,而歉意又化作更加浓烈的动力,驱使着他忍受着计划所带来的痛苦,而伸出抓住希望之光的手。

    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浮现了一些类似于碑文的语句,那是如此的悲伤,却在悲伤中充满希冀的语句:

    “目标理想乡的人们呦,顺流而下寻找钥匙。

    顺川而下走到尽头,终会到达“里”之所在。

    在这里寻找两人开口之岸。

    此处沉眠着通往理想乡的钥匙。

    手持钥匙的人们啊,应遵循以下所记出发前往理想乡。

    第一夜,奉上钥匙选中的活祭。

    第二夜,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第三夜,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第四夜,剜头杀之。

    第五夜,剜胸杀之。

    第六夜,剜腹杀之。

    第七夜,剜膝杀之。

    第八夜,剜足杀之。

    第九夜,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夜,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

    歌颂吾吧,吾将赐予四件宝物。

    一件复苏所有死者的灵魂。

    一件复苏曾经死去的爱。

    一件使魔女永眠。

    一件愿汝安详沉睡。”

    义体高川顺从着感觉,吟诵起来,旁边打混嬉闹的咲夜和八景,不自觉停下动作,聆听着飘散在风中的话声。

    “真好听,是诗歌吗?是阿川做的吗?”咲夜支起身体问道。

    “不像是阿川能够做出来的呢。”八景也站起来,回到塑料布上,拿起水瓶为三人倒上茶水。

    “嗯,不是我做的,只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义体高川咀嚼着这突如其来的灵感,仿佛能够从这些词句中感受到某种奇异的气息,“大概,是神明的预言吧。”他开玩笑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