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96 格式化临界
    系色和桃乐丝……究竟是怎么想的呢?她们的认知,到底和高川有什么不同呢?

    高川”的愿望,其实仅仅是制造出对抗“病毒”的血清,治愈系色她们罢了。虽然,随着系色她们的病情日益严重,甚至到了当前这种身体和人格都支离破碎的地步,而不得不进一步修正,但是,对于真正的“高川”意志来说,行动核心仍旧是对抗“病毒”,而并非对抗“病院”,甚至,为了对抗“病毒”,能够治愈系色等人,能够和“病院”达成合作交易。

    但是,系色和桃乐丝的计划,更像是针对“病院”和自己被“病院”禁锢的现实,乃至于不惜去利用“病毒”的力量。

    先不说哪一个更加正确,单纯就可行性的角度,以及可行性的步骤而言,针对病毒本该比针对其他情况更加优先。

    “病毒”很强大,但是有“江”这种同等程度的对抗性存在,还有“病院”的技术力支持,一旦产生抗体,制造出血清,就能够以此作为进一步行动的基础,一层层推进。而要“对抗现实”,则建立在“夺取病毒力量”和“化超限理论为实用”的基础上,“对抗病毒”时的助力,都必须当成敌人,阻力实在比“对抗病毒”要大得多。

    理论上,“病毒”和“江”都是已经确认存在的东西,而“超弦理论”乃至于更进一步的“大一统理论”却无法得到证实,比起物理理论,更接近于数学理论乃至于哲学的范畴,虽然基于“末日幻境”,可以对高维理论进行一部分验证,但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真的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去理解高维理论,并将之实用化吗?这个末日幻境,是基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和其固有认知构成的,多少也能反应“现实”层面的科学走向和进度。而义体高川从中看不到任何高维理论的实用化可行性。

    不过,义体高川也并不怀疑系色和桃乐丝在采取这些行动时所遵循的初衷。更无法因为看不到其他人攻克这道科学理论的最终难题,就彻底认为,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想法只是无妄之谈。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并没有真正对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有所认知,仅仅是从蛛丝马迹中,推想其存在形态很可能已经不再属于人类范畴。

    比起现在的“高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更加的“非人”。“高川”,仅仅是在末日幻境中,拥有神秘的力量。其看似非人的形态,不过是一种映射性的扭曲。于“现实”层面和心理层面上,高川最多也只算是一个精神病人而已。而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似乎已经拥有了在某种限度内限制“江”的活跃性的力量,也可以视为拥有了一定限制“病毒”的力量,这种力量通过“封印江”这种描述来展现,完全可以视为“现实”层面的“神秘”。

    科学,是至少可以用数理来推理,并进行理解。而神秘,则是更超前一步的无法理解。却行之有效。

    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似乎正站在一个科学和神秘的临界点上。

    义体高川比任何时候,都想要和超级系色或超级桃乐丝联系上,并不是为了质疑她们,而是,想要确认她们的想法。想要确认,她们是否真的知道,少年高川和“江”的存在性质。以及,她们对于自己的行动,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少年高川。有可能是最接近高川本源意志的存在,而“江”也不能单纯视为“病毒”的变体。他们的行动,已经可以确认为一种选择,在两种选择具备的情况下,在这处于悬崖边缘,无法在等待更多的机会的情况下,该如何判断执行那一种选择,应该采用比战斗更温和的形式。

    在自己和对方的计划发生冲突的情况下,义体高川希望能够通过说服的方式,无论是自己这一边被说服,亦或是少年高川一方被说服,亦或着达不成共识,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先进行面对面的直接沟通,传达彼此的想法和目的,而并不是直接展开行动上的交锋。而这样的想法,也是他在感性的驱使下所做出的判断。

    如果是在脑硬体还能进行强制干涉的情况下,这样的想法恐怕是不会从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吧?义体高川不得不这么思考着,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责怪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他始终相信,她们的所作所为,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深思熟虑过的,是遵循于她们自己的意志的,只要如此,他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应该——反过来说,基于自身的角度去思考,带着强烈的自我意志去执行,哪怕过程和结果并不完美,但是,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好”的证明。

    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活得很好,她们正在进行自己的思考,在自我意志下去达成目标,并切实而强硬地踏出每一步,这便是“活着”的证明。无论她们的存在形态变得如何,仅仅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她们比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要活得好,比只是一个病弱少年的高川活得更好。也由此证明了,她们是真正拥有希望的。

    在真江已经死亡,咲夜、八景和玛索人格崩坏,高川随时都会崩溃成一滩lcl的情况下,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状态,比最初预想的,还要好得多。

    这就够了。

    总比所有人都失去动力,失去自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更强。

    所以,不需要去责备,也不需要去恐惧,在如此困难的环境下,没有比确认自己所爱的人是带着如此炙热又坚强的意志而活着更让人感到喜悦了。哪怕是,她们执行自己意志的基础,是建立于自己的痛苦上也没有关系。

    少年高川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动,而义体高川,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责任。

    义体高川,并不为自己受制于脑硬体的那一段时光感到懊悔和愤怒。如今找回了感性。变得更是一个正常人类的他,也不打算用强硬的态度,去拒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计划。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是带着牺牲自我的意志而降临于这个世界上的。他只希望,自己的牺牲。能够更有价值。

    是的,过去的自己,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义体高川的内心,比过去被脑硬体限制情绪时更加平静和通透。自己的价值,早已经得到认可,自己需要做的,仅仅是遵循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完最后的一段道路,争取一个更完美的谢幕。

    无论少年高川和“江”在谋划什么,已经做了些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哪怕是他们夺走了精神统合装置,也没什么好紧张的。无论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在谋划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也同样不再重要。哪怕是她们的计划,充满了未知。因为。最重要的,是大家究竟是出于何种初衷,产生了这些想法,展开了这些行动。

    义体高川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信任着众人彼此之间的羁绊。从理性出发,这种信任不存在足够的基础。但是,从感性出发的话,就算无法了解所有的情况,也能做出让自己认可的判断——这就像是,末日幻境中神秘力量持有者们。总是相信自己的感觉。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因感性而生的判断,正是对人们心与心之间距离的衡量吧。没有这份感性,就无法作出这样的判断,也就无法真正去信任一个人,无法拉近人心之间的距离,无法体会深藏这份距离中的温暖。即便身体化作lcl而结为一体,没有这份感性的冲动,人格意志就无法真正接近彼此,也许,这种感性,也是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被孕育出来的原因,也是最终精神意志一体化,也就是所谓的“万众一体”的可能性所在。

    而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末日症候群的病变结果,就是为了达成“万众一体”的话,如果,就是为了吃掉“万众一体”的话,就是同时拥有冷酷理性和炙热感性,矛盾又一致的人类,的确是“病毒”最好的载体。而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也比想象的,更有可行性。

    既是最宝贵的东西,最不可或缺的成份,未来的希望,却也同时是致命的弱点,堕落深渊的可能性。感性,真是复杂的东西呀。

    义体高川细细品味着这份深邃的苦涩、甜美、希望和绝望,在这个时候,他反而没有了任何的急躁、不安、忐忑和畏惧。因为,这份感悟,带给他的,是一种超越性的视角。借由过去高川的记忆,他仿佛在俯瞰着“高川”们所经过的每一个抉择的瞬间,以及,曾经的自己,所经过的每一个抉择的瞬间。

    视网膜屏幕上,人格资讯融合进度,已经悄无声息地接近了百分之八十。与此同时,咲夜和格雷格娅也已经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餐,汇同义体高川走出了酒店,如同心存好奇的普通游客那般,踏上了前往大本钟的道路。

    义体高川并没有因为内心的变化,而再度陷入失神状态,许多的事情,在他产生心念的一瞬间,就已经确认无疑。如果转化成数据,那当然是极大的信息,但是,不依靠脑硬体进行处理,而是当作一种感性的闪光,这庞大的资讯,却如同被一个隐形的饕餮,一口就吞吃进心灵的最深处。

    视网膜屏幕中,数据在流淌着,但是,义体高川已经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些数据上。在数据化的视窗中,不时有一些如梦似幻的记忆片景覆盖了在街景上,往往在这一瞬间,仿佛他自己就是这份记忆中的主角——某个高川。他踏出的每一步,仿佛就是在这片记忆幻觉和正常街景中踏入踏出。

    那是难以描述的感觉,如果是普通人,或许会彻底迷失在某一段道路中。但是,义体高川并没有迷失,他介于一种身临其境,却又居之于外的状态中。观测着每一个片段,然后,这些片段,就如同变成了一张张书页,叠合起来,装订成书册。放在内心深处的书架上。

    咲夜和格雷格娅手挽手在前方走着,在义体高川的眼中,格雷格娅有时会消失一阵,而咲夜则在不同于伦敦街景的某个地方,或是一条街道,或是一处山间,或是一栋房子里,或是草地上,或是火海中。每一个场景中的她,都带着不同的表情,做着不同的姿势,有时很清晰,似乎可以听到她在说些什么,有时,却仅仅宛如一道黑白分明的剪影。

    不仅仅是咲夜,还有八景、玛索、系色和桃乐丝。乃至于真江音容笑貌也会在义体高川的眼前闪过。那些本来陌生的地名,变得可以记得起来。本来陌生的面容,变得无比真切,那些陌生的人,变得栩栩如生。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末日幻境,只存在于认知中的“现实”,全部都染上了一层“过去”的色彩。不该存在的记忆,从脑海中,一点一滴地浮现出来。

    ——高川人格资讯融合进度,百分之八十,达到进一步强制格式化的最低限度。是否进行格式化?

    ——否。

    如果现在就进行格式化的话,说不定少年高川会和自己一起消失吧?义体高川如此想着,因为,少年高川,是基于自己这个人格意识而存在的另一个人格意识。当自己被强制格式化,对方不可能不受到半点影响。但是,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一定都不想在这种时候消失。无论是自己这个高川,还是另一个高川,都有着自己留恋此间的理由,以及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所以,再等等,还需要一段时间,自己还没有确认玛索的情况,无法确定咲夜和八景的安危,还没有找到近江,让她完成人格保存装置的配置,就连人格保存装置也没有准备好足够的数量,精神统合装置更是没有得到一个。退一步来说,缺失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超级高川是否可以形成也还是未知数。这个计划的前置条件实在太过模糊了,至少,要等到可以和超级系色与超级桃乐丝对话的时候……

    如果自己仅仅为了排除少年高川,针对少年高川而采取行动的话,本来已经看到的希望,有可能会反而会消失。身为一个“高川”,自己的敌人,从一开始就不是“高川”,也不是“江”,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弄错了。

    “阿川,这边这边!”格雷格娅在商店橱窗边招着手,咲夜正被她扯着要进入店内。

    义体高川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来自高川记忆的幻觉已经消失了,眼前的伦敦街景,再一次变得真切起来。他对眼前的景象,突然产生了一种像是怀念,又像是留恋的感觉,仿佛在很久以前,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格雷格娅和咲夜的声音,她们的动作,和行人的身姿,乃至于商店的轮廓和装饰,都给他一种发自内心的温暖。

    明明才诞生两个月左右,却像是渡过了无数的时光。义体高川的微笑,带上了一丝沧桑而显得更加柔软了。

    “怎么回事?”在和义体高川对视时,咲夜敏锐地察觉到了眼前的男人,一瞬间的形象变得有些模糊。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却没有更多的感觉,仿佛,那一瞬间的变化,仅仅是自己的错觉般。

    “这家店很有名呢。”格雷格娅自顾自说着,指着挂满内衣的店内说到。

    “这种店有必要叫我过来吗?”义体高川环顾四周,不少行人正对格雷格娅的活跃侧目而视,连带着自己也被打量着。不过,就在刚才,有好几组男女搭配走进了店里。想来,引人注意的地方,并不是在于男人站在内衣店前这个情况,而是格雷格娅这种大声嚷嚷的态度吧。

    格雷格娅完全无视路人的目光,煞有介事地说:“我认为,这次行动期间的所有花费,总部应该全都予以报销。既然是公费,所以在使用的时候,需要副社长你进行确认。”

    “买内衣和行动有什么关系吗?”义体高川反问到。

    “当然,这是变装和行使美人计的前提条件。”格雷格娅左右看了看,在义体高川的耳边悄声说:“女人是会因为内衣款式而发生变化的生物。”

    “这话跟咲夜说去。”义体高川抓住格雷格娅的脑袋,将她的脸扭向咲夜那侧。

    “所以,咲夜你也同意吧?”格雷格娅连忙对咲夜说到。

    咲夜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格雷格娅的同时说到:“如果对大本钟那边的事情没兴趣的话,你就先在城里逛逛吧。不去现场的话也比较安全。”

    格雷格娅有些犹豫,有些纠结地接过信用卡,半晌后似乎做出决定,对义体高川问道:“真的可以吗?”

    “去吧。”义体高川一作出回应,格雷格娅立刻撒腿冲进了店内。

    “真有活力。”咲夜在一旁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