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6 笼
    我仍旧相信,即便网络球彻底控制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江”也拥有足够的力量,直接暴力碾压一切。

    我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才会展现这种力量,也不清楚,自己是否希望它展现出这种力量。这是一种十分矛盾的感觉,一方面,强大的力量展现,会让一切加速,但另一方面,它的力量也同样是“病毒”的力量,越是强大的力量展现,就越让人感到自己的无力和被动。

    毕竟,在我的理解中,“江”和“病毒”是一体的两面。

    魔眼穿透障碍向前飞驰,能够直接用视线捕捉它身形的机会已经变得很少,黑色巨人投掷建筑制造出重重障碍,虽然无法阻挡我的奔驰,但是层层叠叠的废楼和巨大碎块却成功遮蔽了视线。如果没有连锁判定的话,说不定会失去对魔眼位置的锁定吧。我的速掠超能已经抵达正常高速,虽然对于再一次提速还留有余地,不过已经没有那么做的必要。即便不依靠高速移动,我也有在当前乱糟糟的环境下追上魔眼的办法,使魔夸克可以让我增添一对羽翼,更直接的办法,就是利用它的能力进行阴影跳跃。天空的坠物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却又不似黑夜之中那般连成一片,正是阴影跳跃的最佳环境。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和魔眼之间的距离拉大到四十米,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魔眼的行动路线正变得笔直,就像是确认了目标一路向前,而又认为摆脱了我的追踪。说实话,我对这只魔眼是否有人在直接控制抱有怀疑。它的行动并没有灵性,更像是机械化锁定追踪符合预设条件的一道程序。这种机械的反应导致明显受到它调控的黑色巨人也显得十分呆板,虽然数量巨大,但是破坏力并没有达到最佳状态。

    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正在产生的异变,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充满了压迫感的。是一种如同潮水洪流般的正面攻势,为的就是逼迫所有阴谋者不得不正面相抗,是一种十分符合网络球风格的作战方式。不过,对我来说,并不是需要花费太大精力去应对的局面。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网络球所展现的力量,远不是现在所能比较的。如今这些黑色巨人和魔眼的配对行动,看起来威慑十足,仿佛要摧毁整个钟林区的气势。但在我的眼中,还仅仅是个样子货而已。

    威力强大,却打不到人,更没有灵活的变化。即便再降低一些速度,绕过这些家伙,也就像是绕木桩一样容易。真正如同走火、荣格和锉刀那样的资深者,就算速度不如我,也同样拥有百分之百保证自己在当前情况下行动自如的手段。在同样巨大的压力下。如何判断处境的优劣,如何保证自己的行动效率。这就是划分资深者和新人,强者和弱者的分割线。

    这些黑色巨人和魔眼,虽然也可以看作是网络球利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构筑的全场防线,却并不能认为是用来排除意识行走者的直接手段。它们的作用,应该只到挖出隐藏起来的意识行走者为止,剩下的大概会交给真正的战斗人员吧。要对付意识行走者。找出他们是第一条件,只要完成这一条件,之后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两种模式:一是在正常世界中干掉对方的实体,二是在意识态世界中干掉对方的人格意识。一般而言,会选择第一种。

    意识行走者的战斗。是极为诡异,但又会在找到关窍后极为容易解决的。重点就在于,如何锁定在意识态世界锁定意识行走者,想要直接在正常世界里锁定对方的实力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因为,意识行走者施展力量时,他的正体往往会在距离事发现场相当远的地方,即便不在远处,因为一切都于意识态世界中完成,所以很难在正常世界观测到特殊的表象变化。

    意识行走者会蒙蔽他人对自己的认知,即便是本来认识的人面对面碰上,也会因为意识上的“锁”而无法意识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正因为意识行走者要施展力量,就必须在意识态世界里出手,这也就意味着对方一定会在意识态世界中露出踪迹。追踪这些痕迹,直接在意识态世界里狙杀意识行走者,或者通过追踪痕迹,于正常世界中锁定对方正体的位置,同样也是意识行走者的拿手好戏。

    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定然不是弱者,而网络球也是个战力充沛的组织,因此,在魔眼捕捉到意识行走者的踪迹后,应该会在最短的时间中,于正常世界和意识态世界中同时分派人手,力求一举尽功。

    魔眼并不是进行直接攻击的武器,所以,它所有的攻击性,都应该视为摆脱攻击和拖延时间的手段,而并非是为了直接和意识行走者进行对战。

    我相信,如今已经有网络球已经派出一批专业的问题处理部队进入了当前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而另一批处理部队,也正在正常世界中,依照魔眼传输过去的信号前往某个意识行走者的藏身之处。

    而这些处理部队的战斗能力,至少是团队战斗能力,应该要比之前驻守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那些防御者更加强大。换句话来说,之前被我和其它神秘组织的人员杀死的网络球成员,可能只是被当作弃子使用,真正的目的并不在于阻止入侵者,而是为了在入侵者身上打上标记。

    虽然听起来很冷漠,但是,网络球一向就是这样的风格,比起偏向个性化的其他神秘组织,网络球就如同军队一样的严谨、冷酷而专业,只有真正有实力的人,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如鱼得水。但也正是这种略显残酷的风格,让网络球能够得到各国政府的公信,成为对抗末日真理教的一面旗帜。

    在我诞生的那个末日幻境中。网络球虽然强大,也很有效率,得到了各国政府的支持,但也同样被人诟病这种行动风格。在末日真理教的威胁下,很多神秘持有者和神秘组织并没有选择网络球作为自己的依靠,而是自行成立了一个名为“黑巢”的松散联合。虽然比起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这两个庞大组织,无论是组织规模上,还是成员彼此之间的联系,都处于劣势中,就如同一个无法捏紧拳头,但是,它仍旧被看作是除了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之外的第三大组织。而在三者之下,也再没有可以与之比较的组织了。

    在我死亡之前,黑巢正在席森神父的领导下进一步统合起来。并从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玛尔琼斯家的地盘上,割出了一块肥肉,设立为黑巢的据点,据我所知,那是黑巢第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总部的地盘。当然,当时的玛尔琼斯家才刚刚完成天门计划,从时间线上算起来,应该和当前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掌控末日真理教的时间点差不多。

    在我的推想中,当前的末日幻境。正是在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出现了不同,确切的说,应该比另一个玛尔琼斯家的行动更加顺利,才形成了这个和我诞生的末日幻境有着很大差异的格局。网络球在当前,还没有正式将自己变成正面对抗末日真理教的旗帜,而黑巢更是不清楚在什么地方。席森神父。还在和网络球共事,他和网络球的先知梅恩女士是老朋友,这一点应该没有太大的变化。

    接下来的局势发展,网络球的崛起已经成为定式,即便是末日真理教也不太可能完全将其打压。因为,网络球已经在逐步显露出自己已经掌控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事实,它会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为中继器,就如同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和美利坚的五十一区那样,获得一个真正有意义的根据地。再加上已经和各大国家政府培养出来的良好合作关系,网路球的发展在得到联合国的支持下,走上过去的轨迹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至于在网络球正式踏上世界的大舞台后,是否还会有其他神秘组织势力独立出去,构成黑巢联合,席森神父是否会脱离网络球,成为黑巢的领导者,而黑巢又能否执行自己的“天门计划”,获得一个让自己立足于世界的根据地。在我的推测中,也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性。

    尽管时间比我所诞生的那个末日幻境要晚,但是,在局势演化上,大概最终还是会达成类似的格局。这也可以看作是世界线收束理论的呈现。唯一能够加速或阻断这一演化的,就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病情的影响,毫无疑问,经过那么长的时间,末日幻境都已经崩溃并重构过一两次了,末日症候群患者即便仍旧是lcl状态,其用来构筑末日幻境的人格意识,也必然有着更为深入的变化。

    “病院”的研究,“江”的活跃,都已经证明了“病毒”并没有沉睡,只要“病毒”没有沉睡,对患者的侵蚀和干涉就不会间断,不管是以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方式,还是用肉眼无法看到的方式。

    而且,因为可以在近距离观测并参与“江”的行动,所以,我认为这个末日幻境的演化,其实是在加速的,而且,这个加速度值正在不断上升。“病毒”越是活跃,末日到来的时间就会越快逼近。有可能,会在末日真理教、网络球和黑巢三强并立的格局到来前,这个世界就会因为这种加速产生更具毁灭性的异变,能够僵持,维系稳定的三角形会直接崩溃。

    所以,即便可以用自己曾经的记忆作为参照,去判断这个末日幻境的格局走向,但是,提供我进行闭门造车般推测的情报,已经越来越少了。无法离开意识态世界,无法接触正常世界的我,就如同一只笼中之鸟。

    感觉上,有点像当年刚刚脱离厕所怪谈的冒险,获得了魔纹力量,却又因为各种因素,不得不留在城市中继续充当一名优等生的时候。空有搏击长空的力量,却无法飞出去。只能在笼子中叫唤,即便,这个笼子是如此的安全,没有一样会让自己受伤的东西。

    我很想出去,但是,却无法剥夺义体高川的存在性。如果利用“江”的力量。即便自己仅仅是一个人格肿瘤般的存在,也能反客为主吧。但是,我并不讨厌另一个高川,或者说,我认可他的存在。他的所作所为,在我看来有些欠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是高川。具备着高川应有的素质和意志。他的欠缺,仅仅是缺少时间而已,而且,在他的身上,肩负着系色和桃乐丝的努力和想法。

    即便理念不同,对自己行动的成功率也有不同的判断,但是,也许我是想看看。做出了另一个选择的自己最终可以做到什么地步的吧?所以,不想刻意去针对他。如果他因为获得了时间,成长到足以战胜我和“江”,那么,自然可以去战胜“病毒”,如果做不到,最终也仍旧会死去。

    无论是现在的这个我。还是义体化的另一个我,一定都希望可以证明自己的正确,尽可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下去吧。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所以,也喜欢这样的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我。你能感觉到吗?我的信念,我的想法,以及我的坚持。

    我,就在这里。

    一定,会有那么一刻,需要我们一起,去面对同一个强大的敌人。

    所以,强大起来吧。

    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如此宽广,魔眼的移动维持了五分多钟,虽然听起来时间不长,但是,保持高速的移动,却一下子就将追逐开始的地方,落到看不到踪影。黑色巨人仍旧在持续破坏周边的建筑,而一直在试图阻止我的那些黑色巨人,也已经被远远抛开,并恢复到正常又机械化的破坏行动中。明明我是一名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入侵者,但是魔眼和黑色巨人都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这反过来也证明了我的判断——魔眼并不是进攻的制造者,而是目标的锁定者,黑色巨人也不是进攻的制造者,而是逼出敌人的清路工。

    魔眼锁定了我和富江,就完成了一次任务,紧接着,会去追踪锁定下一个目标。为了避免目标汇聚在一起,成为歼灭战的麻烦和变数,必须拥有极高又灵活的行动力,去摆脱目标者的反向追踪。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我觉得真正执行歼灭战的特殊部队,应该被投放到这个意识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了。他们不可能在正常世界中锁定我和富江的实体,因为,“江”的情况特殊,而我则是真正没有实体,或者说,我的实体,是正常世界的义体高川。如果引导他们行动的意识行走者足够强大,或许会找上义体高川,但是,我不觉得找上门去会讨到好处,意识能力对现在的义体高川完全没有效用。更何况,我不觉得,魔眼对我和富江的锁定和追踪力量,能够穿透分割我和另一个我的“膜”。

    “出现了!”富江突然说到。

    我朝她示意的方向头去视线,只见天空中出现一群飞舞的小点,有的真正是在天空飞翔,有的则是踏足在黑色巨人头顶上长距离跳跃。他们的方向和魔眼的方向一致,一边前进,一边斜着拉近和魔眼之间的距离。只是,他们的目标,似乎不是我和富江,而是更前方的某个目标。

    虽然为了避免被魔眼感知到,而一直选择障碍物足够多的地方,仅仅通过连锁判定来锁定魔眼的位置,而且,在富江提醒的同时,我已经更加小心地转入阴影中。不过,来者竟然真的没有直冲我和富江而来,不得不让我怀疑他们得到的引导,有着巨大的局限性。

    “要去干掉他们吗?”富江问,“总觉得他们的打扮,让人提不起下手的干劲呢。”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可以用肉眼辨析这些靠近者的装束了——轻飘飘的缎带,轻飘飘的裙子,轻飘飘的帽子,虽然是军制服的线条,却没有一点沉稳厚重的感觉,但是,毫无疑问,充满了粉色的华丽,这种充满了漫画中典型魔法少女风格的衣装,大概只有十五岁以下的女孩才会穿吧,然而,此时穿上了这种魔法少女风格战斗衣装的,却是一群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和女人。

    魔法少女十字军?我在义体高川的记忆中,找到了这支猜想中部队的名字——一个由神秘的迷之生物“丘比”针对瓦尔普吉斯之夜而创建的战斗部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