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2 密室杀人
    瓦尔普吉斯之夜,看不到尽头的钟林区正被黑色巨人持续破坏,原本工整的城区之景,在入目所见之处,已经彻底沦为废墟,虽然不清楚在更远的地方,是否也是相同的景象,但是,人类能够产生具体认知的,也仅有自己可以看到的范围而已。对所有在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或游荡或潜伏或交战的人们来说,自己便真正置身于一片末日般的世界里。魔眼消失之后,黑色巨人的破坏行动并没有停止,仿佛要将废墟砖瓦都砸个片甲不留,但是,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机械感却越来越强,就像是彻底失去了思考的大脑和针对性的目的,仅仅在程序化地执行它们原本被赋予的使命而已。

    对于所有藏身在这片废墟中的人们来说,来自黑色巨人的威胁已经可以解除,因为这些黑色巨人的破坏力,似乎彻底限制在建筑上。虽然黑色巨人们试图踏平一切高于地面的物体,但是,废墟之所以还能存在,自然是有其理由。在意识态的世界里,破坏和建设,存在和毁灭,从来都不是绝对的。这些被砸毁的建筑也是如此,它们的状态,被维持在“废墟”上,无论黑色巨人如何破坏,当人们的目光离开时,这些被彻底破坏的地方,便会恢复到半残废的状态。

    原本在每一栋建筑顶上都突兀存在的钟楼,此时已经并不是随处可见了,钟林区的印象,从外表看来已经名不副实,但是,在那深色夜幕般的天空下,却弥漫着一种听不见的钟声。用耳朵,是无法确认声音存在与否的。刻意去寻找这些声音,也只能听到建筑垮塌的声响,然而,当不再去关注这些钟楼和钟声的时候,那声音就会突然浮现在心中。

    咣,咣。咣……

    这不经意就能听到的钟声连绵不绝,却出乎意料的并不让人感到烦躁,反而因为声音的起伏,让人产生一种和当前不断被毁灭的,杂乱无章的景象截然不同的有序感。

    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动作,仅仅是注视着,聆听着这一切。自从魔法少女十字军的一个序列分队全灭后,并没有新的魔法少女继续补入进来,整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到底还潜伏着多少人尚且不知。但在我曾经经过,以及此时所在的地方,仿佛就只剩下了我和江。魔法少女们所隶属的组织,负责监测和管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组织,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江的动作,而主动将自己的反击步调放缓了。这种平静当然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是,更猛烈的风暴到底何时才会到来。却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

    虽然江并没有对我解释过,它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是,通过它对魔眼所做的一切,却完全可以推断出来——在意识状态下埋入一颗种子,等待着回收者触发它,激活它,然后沿着这条线索继续向深处探寻。直至找到自己的目标,某个对瓦尔普吉斯之夜核心有所认知的人士。

    相对于江真正拥有的力量来说,这么做无疑是繁琐而效率低下的,给人一种刻意的感觉,但是。如果将这种刻意视为一种必须,则可以和更多的情况联系起来。我情愿相信,江是出于某种不得不为之的因素而这么做,而不愿意相信,它仅仅是为了“让游戏变得更有意思”。在我的理解中,江虽然是源于现实真江人格而诞生的病毒人格,但是,这个人格可没有强烈到,可以将和自己攸关的事情,当作一个游戏来玩弄的地步。

    那么,该如何解释江的行为呢?那种明明可以做得更多,却偏偏周转反复,充满了自我压抑的感觉,一定不是什么可以随意打破的状态。我反复思考着,但所有的方向,似乎都指向“江和病毒是一体两面”的答案。

    也许,当“江”做了更多,就代表着“病毒”做了更多,当“江”变得直接而暴力,也意味着“病毒”同样变得直接而暴力,而当“江”彻底发挥自己的力量时,“病毒”也很可能会真正展现出碾压一切的特性。

    “江”,于人格上并不是“病毒”,但是,在存在性上,却就是“病毒”。和我亲密接触的,并不仅仅是爱人,也同样是致命的凶手。我回想着自己曾经活着的那个末日幻境,“江”的出现和消失,以及来自最终兵器的扑杀,似乎都有了一个清晰的解释。如此一来,几乎可以肯定,江为我做的一切,它至今为止的活跃,都在暗示着,“病毒”同样在蓄积着力量,积极地行动,而最终兵器袭来的时间,也已经不是太远了。

    我所看到的,我所经历的,从来都没有脱离一个巨大的循环。我的敌人,一直就在我的身边,从未远去。我看着坐在身旁不远处,盯着高大的黑色巨人痴痴呆呆的真江,当她再一次于我身旁消失的时候,就是“病毒”正式来袭的时候吧?我很清楚,自己失败的下场。对于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尤其是和“病毒”如此接近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在末日幻境中死亡,和在“现实”中死亡根本没有区别。

    过去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于末日幻境中死亡了,也无法在“现实”中活下去,“病毒”对身体的侵蚀,既会从“现实”的身体层面影响到末日幻境的意识层面,也会从末日幻境的意识层面,影响到“现实”的身体层面。我在“现实”中的死亡,早已经被末日幻境中的死亡所注定。

    我思考着,可能摆脱这个绝望轮回的方法。然而,我实际上并不清楚,“江”和“病毒”互换的时机、原理、过程,以及发生这种情况之后,各自的状态。“病毒”从来都没有将正体展现于我的面前,“江”总会莫名其妙地消失,随后出现的最终兵器,究竟是“病毒”,亦或着。仅仅是“病毒”的力量呈现?虽然,在理论上,“江”拥有取代“病毒”的可能,但是,“江”和“病毒”的交锋,又是在什么地方。以怎样的状态产生呢?我希望自己的力量,能够成为江的力量,但是,如果连观测和接触都无法办到,就根本谈不上什么一臂之力。

    也许,是应该去见见系色和桃乐丝的时候了。我在心中对自己说到。我无法观测的情况,大概是受到高川的特殊性以及注视角度所影响,“江”存在于高川体内,“病毒”的活跃。自然也会从高川的体内开始,从高川的位置观测“江”和“病毒”,其实一种自我观测的状态,但是,自我观测,往往却是极为困难的。但是,系色和桃乐丝的话,应该会有办法做到吧。因为,她们的特殊性和注视角度。和高川是不一样的。

    从义体高川的情报中,我大致可以了解系色和桃乐丝两人的状况,但是,要见到她们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的存在,本就是一种特殊性,而这种特殊性。决定了我的活动区域,受到极大的限制。当我想要处理的问题,超出自己的活动范围时,一切都只能寄望于另一个我,那事实上才是此时真正的“高川”的义体高川。

    我并没有主动取代他的想法。在人格意识层面上,一旦发生冲突,就会变得十分麻烦,暴力往往是无法解决所有事情的,也无法带来最好的结果。但是,我希望自己所释放的信息,能够被隔离在另一边的他接收到,更希望,我们的步调可以变得一致。我很清楚,“高川”的敌人,可不是精神分裂般的,各行其是的“高川”可以战胜的。然而,目前的问题在于,每一个“高川”虽然都有着共同的意志核心,但是行动和思考的方式却各不相同。

    同样身为“高川”的我,一直都相信,无论产生多少分歧,最终都只有一个“高川”,只有一个意志,但是,只希望这个时间,来得更快些,而完成这个结果的过程,可以缓和一些。

    那么,你会怎么做呢?义体高川。

    一直在注视黑色巨人的真江突然站起来,她朝一个方向看去,却似乎并不在看那边的任何东西,那是一种穿越了时空般的视线,让那茫然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深邃起来。她在看什么?是在看这个末日幻境的正常世界?亦或着,在注视着“现实”?我如此想着,朝她走去。我希望自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然而,我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在她的身旁。

    义体高川猛然从一无所觉的沉眠中醒来,没有渐渐苏醒的过程,而是直接从无知无觉的黑暗深处,突然就变得直觉敏锐,仿佛一直都没有睡着般。他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但仔细去寻找,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他想做的梦,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

    晨曦从窗帘处渗入,在靠窗的角落,洒下一片金沙般的光泽,为这肃穆森严的宅邸,增添了一种鲜活的感觉。他翻身坐起,试图从周遭的寂静中找到什么信息,但是,除了睡衣和被子摩擦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他十分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自己的状态如何,昨天和今天的衔接,没有因为睡眠产生任何隔阂,那是不需要刻意去想,就能自然而然明白的情况。但也正因为如此,并未能让他产生“新的一天到来了”的感觉。他的时间感,宛如就是一条平滑的,没有过渡的直线。

    敲门声响起来,咲夜翻了个身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外面的人喊道:“快起来,高川,出事了!”听声音是格雷格娅。义体高川看了一眼时钟,清晨六点三十分,外面的天气相当好,并不是伦敦常见的雾天。格雷格娅的再三催促,让咲夜彻底清醒过来,两人都明白,在这个时间点,真的发生了一些让人感到急迫的情况。

    义体高川下床打开门,就看到格雷格娅全副武装地站在门外,还一边转头看向身后恭身而立的女仆。

    “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等格雷格娅开口,他先一步进入正题。

    “有人死了。”格雷格娅深呼吸了一下,严肃地说到。

    在这个对网络球而言具有某种特殊意义,必然做好了尽可能的防务工作的宅邸中,还是有命案发生了。而且,看起来死的可不是普通人,由此将会引发怎样的乱流,宅邸里的每一个住客都心知肚明。虽然格雷格娅只是个神秘组织的新人,却也在这种异常上,具备相当的敏感性。

    “你起得可真早。”义体高川并没有急匆匆询问具体情况。而是微笑着轻轻打趣了一下格雷格娅,“昨晚做了一个好梦吗?”

    格雷格娅好似吓了一跳般,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半晌才说:“你不是睡糊涂了吧?高川,有人死掉了,就在这个宅邸里,这可不是什么能让人轻松下来的情况。”

    义体高川点点头,却一点都没有格雷格娅预想中的紧迫感,只听到他说:“这是网路球的地盘。格雷格娅。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必须交给网络球处理,我们只是客人,只需要配合主人的行动就足够了。”

    “高川先生说得很对。”又有人走进来,抢在格雷格娅之前说到:“如果大家都没有要紧事的话,可否到大厅集合呢?”

    耳语者三人看向来者,那是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性,似乎身有残疾。坐在一张自动轮椅上。推着他进来的是走火,不过。似乎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这位先生是?”义体高川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然后将目光移到走火身上。

    “轮椅人,网络球的意识行走专家,也是这个宅邸的意识态防御体系的构建者。”走火的表情十分沉稳,虽然在情理上最不应该发生异常的宅邸里。出现了一些麻烦,似乎还是相当棘手的麻烦,但是,从他的态度上感受不到太多的紧张感。

    “很高兴认识您,轮椅人。”义体高川朝轮椅人点点头。对站在房间里的众人说:“我需要一点时间——”

    “我们在外面等您,高川先生。”轮椅人礼貌地点点头,被走火推出了房间。

    “见鬼,真是无法理解你们的态度。”格雷格娅抓了抓头发,“这难道不是很严肃很紧急的事情吗?”

    “正因为是很严肃很紧急的事情,才不需要自乱阵脚。”义体高川揉了揉格雷格娅的头发,和咲夜一起走向卫生间,一边说到:“镇定一些,格雷格娅,这个宅邸,是情理上最不应该出意外,但是在理论上,却是最容易出现意外的地方。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多么出乎意料,不是吗?”

    “好吧,你才是头儿,你怎么说就怎么办。”格雷格娅没有反驳,赌气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不一会,等在外边的走火和轮椅人等到了耳语者三人走出房间,女仆则留在房间中继续自己的工作。格雷格娅紧闭着嘴巴,她知道的情报,只有“有人死了”这个大致的概念,但是,对于具体的情况,却并不了解多少。一行人边走,边听着走火进行案情描述。基本上,若是放在正常社会中,这次的命案可以归入密室杀人的行列,不过,掺杂了“神秘”元素后,所谓的密室杀人就没有了那种诡谲的意义。有太多的神秘,可以在一个彻底密闭的密室内杀死一个人。只是,死者的身份并不简单,是同样暂住在这座宅邸里的某个神秘组织的意识行走者。

    “意识杀人?”义体高川问到。

    “不清楚,但是,我没有在意识宅邸中找到凶手痕迹。”轮椅人说解释到,他以这座宅邸为基础坐标和模型,制造了一个意识宅邸作为宅邸的意识态力量防御体系。一旦有人在宅邸中施展意识力量,进行意识行走,就会强制进入意识宅邸中,虽然意识能力非凡的人,可以自由出入这座意识宅邸并在其中行走,抵抗其中的反击力量,但是,除非是拥有彻底压倒轮椅人的意识力量,否则是无法彻底抹去自己在这个意识宅邸中的出入和行走痕迹的。

    问题就在这里,即便在神秘世界中,要杀死一名意识行走者而不透露任何风声,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名死亡的意识行走者,拥有在**死亡后,在意识态世界中继续维持一定活动时间的能力,是行动力极为强大的意识行走者。但是,意识宅邸中,同样没有找到这名意识行走者的痕迹,而这名意识行走者却也是不可能彻底抹消自己行走痕迹的类型。这意味着,这名死亡的意识行走者,由始至终都没有使用自己的意识力量。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无论是不进行反抗,还是来不及进行反抗,都是极为特殊的情况,因为这名意识行走者,并不是弱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