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2 超级系交谈者
    黑色轿车沿着公路一直向前行驶,特殊镀膜的玻璃让人无法看清车内的情况,女性司机如同木偶般坐得笔直,笔挺紧身的制服勾勒着正常女性无法拥有的身段,她的帽子压得很低,几乎看不到眼睛,唯有从那异于普通人肌理的质地和弧线上,才能分辨出这个女性不像是人类。和猫女士同坐在一辆车中的警长已经陷入沉默中,他们双眼无神,好似失去了肌肉力量,仅仅凭借骨架将自己撑在座位上。严格来说,此时,这辆车中唯一还具备自我意识的就只有猫女士一个人了。

    不过,这样的场景对猫女士来说早以习以为常。

    “有什么发现了吗?”她对着电话另一边的人说到,声音十分平静。

    “第一个坐标已经设置完毕,不过想要锁定那个家伙,至少还需要两个以上的坐标。意识通道已经摧毁三分之二,剩下的恐怕有些麻烦。”

    “可以判断那些人的身份吗?”

    “目前发现的五个意识行走者中,可以确认的只有两个,剩下三个之中,有一个很强,手法粗暴又陌生,和这个家伙的同伙并非是意识行走者,但是有一些让人在意的地方。我觉得正在采用的方法,很可能无法将这两个人挖出来。”

    “两个已经被确认,一个无法被确认,剩下的两个,当前的方法是有效的吧?”

    “是的,只是需要时间。不过,找到对方的位置是肯定可行的。问题在于对方也不是善碴,一旦察觉自己被锁定,就会在短时间内更换地址。他们花费的时间,很可能比我们的人采取行动的时间更短。理论上可以捕捉到他们。但是实际可行性在百分之五十以下。”

    “这么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竟然一下子就跳出三个,怎么之前没有听说过?”

    “没有听说过正是对方强大的证明,一个合格的意识行走者,至少有三种将他人对自己的认知抹消的方法。我有五十种。”

    “我明白了,按照你能做的去做吧。你是专家。”猫女士在交流了五分钟后挂掉电话,但是,这个时候又有新的电话打入她的手机中。

    “猫女,是我。”那人在电话的另一头说到,声音听起来是男性的声音,十分低沉,宛如磨砂机的声音般沙哑。

    “情况如何?”猫女没有客套,直接问到。

    “已经确认了,昨晚进入玛索房间的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人。而是耳语者的那几位贵客。但是,无法找到他们的情报来源。”

    “他们也拥有先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不过玛索是十分重要的人,绝对不容有失,也不容泄密。”猫女士沉声说:“立刻给她换个地方,如果可以的话,和上次一样,布置更多的线索混淆视线。全部都要是真实的线索。知道了吗?”

    “该怎么做,我比你更了解。别忘了。我才是专家。”对话那头的人顿了顿,说:“中继器稳压器和分流装置的调节测试已经完成,昨晚的情况来得真及时。那位认为可以着手下一步了,不过,一旦进入最后环节就无法停止,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所需时间最多只需要一周。不过,期间的力量分流会进一步减弱,你那边确认一下。”

    “没必要确认了,我们已经准备得足够久,能够做的已经做完。剩下的就是祈祷命运。去执行吧。”猫女士说到这里,又问道:“这件事已经告诉先知了吗?”

    “是的,先知没有这方面的预言,但她感觉到,有许多可怕的东西已经来到这座城市了。”听得出来,男人说到这里时,语气有些迟疑,让猫女士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有多可怕?”猫女士的声音依旧沉稳。

    “红色警戒,正常一对一的情况下,绝对无法战胜。”男人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变得沉重,但是更沉重的还在后面,“不过,这还仅仅是第二等级的红色警戒,因为,最高等级的红色警戒已经于昨晚触发了,就在你负责的那一块。”

    “红色警戒?不能确认实体和数量吗?”猫女士的声音终于有些不安定起来,她的脸色阴沉得就好似伦敦的雾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家伙?最高等级的红色警戒,不是理论上的东西吗?而且,还在我负责的这一块?开什么玩笑?我这边可没有应付红色警戒等级的人手。对方是意识行走者?”

    “具体的情况,我这边也是一头雾水。”男人一点都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同属于一个组织的他明白,一旦这个猫女同伴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也会被牵连到。这次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行动,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无论是否做了什么,又或者没做什么。要活下来的话,就得祈祷,然后尽量做到自己的工作,让正在执行的计划圆满结束。

    “没有线索!?”猫女低声咆哮起来,“你的脑袋注水了吗?我们什么时候特别需要线索?那种给无能的家伙看的东西,随便制造多少份都行。你的感觉,我要的是你的感觉!就没有一个可能性吗?”

    “有!”男人没有生气,顿了顿,回答到:“不过,我说不出来。”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猫女闻言,不由得气急生笑,“还有你说不出来的东西?等等,是你说不出来,还是不敢说出来?”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猫女并没有催促,尽管对面的人提起这个话题时遮遮掩掩,但她们到底搭档了很长的时间,对彼此的行为拥有足够的信任。从他的回答变得含糊起来时,猫女就察觉到异常了。在神秘的世界里,有些无法说出来的异常,会让人感到万分头疼。她将选择权再一次交还对方,通过对方的回应方式,来确认此时他们将要面对的异常。到底是怎样类型和强度。

    “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男人的声音终于传来了,就好似每一个字眼都灌了铅一样,他没说几个字,猫女这边就听到了他那剧烈的吸气声,仅仅从这种声音判断,就能确定他的身体情况正在恶化。即便如此。猫女仍旧没有阻止,因为,身为亲身接触了“不能说的异常”这种神秘状况的人,还拼着压力尝试说出来,至少证明由此带来的伤害,仍旧在他能承受的范围内。

    这就如同拉伸测试,当知道了材料的拉伸极限在什么地方,那么,在抵达极限点前。就算会让材质性能发生变化,也能继续拉伸下去,而不用担心它会突然断裂。

    猫女明白,话筒对面的人,正在用自己的身体,去试探这种神秘力量给自己的压力极限,在快要接近极限的时候,他自己肯定会停下来。既然现在还打算说下去。就证明,他觉得是还可以说下去。

    猫女信任他的判断。并同时在心中估测对方的情况,以此衡量自己所要面对的神秘力量到底达到了哪种强度。

    只听那人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仿佛嘴巴里含着水,依稀说到:“666……人造恶魔……”随后,有什么东西碰得摔落,电话便断开了。

    “末日真理教、纳粹、666、人造恶魔?”猫女咀嚼着这几个名字。自己的同伴费劲心力,才说出这几个字眼,自然相当重要。仅仅听到名字,就有一种强烈的不祥感,仿佛有一股神秘力量跨越时空。从冥冥中压迫着她的神经。虽然有些担心说出这些字眼的同伴,但是,她也同样信任自己的同伴的能力、意志和判断力,坚信他不会因此搞出大问题。

    虽然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是暂时来说,难以翻越的庞然大物,但自己的组织和对方纠缠了半个世纪之久,多少明白对方的一些底细。这两个组织的名号,是无法给她产生这种奇异又强大的压迫力的,因为“神秘”的力量,来源于认知,是一种认知越少,程度就越高的力量,而这两个可怕又庞大的组织,在她来说,已经相当熟悉了。直接交锋,间接交锋,合作,试探,干涉等等行动,从组织成立以来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这个世界是和平的,却也是不和平的,呆在一个角落中的人,很难明白,在另一个角落里怎在发生何等宏大的战争。对猫女来说,自从自己投身于组织后,就从来都没有一刻见过事关末日真理教的战争,有停止哪怕一秒的时刻。

    因为是最直接的,最重视的敌人,所以,末日真理教也好,脱离末日真理教,隐藏了半个世纪的纳粹也好,都已经处于“神秘”的边缘,仿佛跨前一步,就会彻底揭开包裹他们的面纱。

    如此一来,这种跨越时空,冥冥而来的压迫感,究竟是出于何处就再也清晰不过了。

    “666,人造恶魔……”猫女喃喃自语,用力捏着自己的大拇指,“人造恶魔的意思很清晰,但是666?”666这个数字,在神秘学中有着极为丰富,也极为不详的寓意,如果将神秘学中的词汇就其综合含义层面划分一个档次,666无疑位居第一列,几乎可以和“神明”和“神秘”划上等号。

    绝对无法直面的禁忌,绝对无法生还的危险,各种绝对意义上的可能性,都汇聚在这个数字之中。虽然意义十分广博,但是,将这些意义罗列出来,就会发现,它们指向的,是一种共同的本质——无法用人类现有的语言来描述,但是,却能深刻感觉到,那就是一切恐惧的集合,一切恐惧的顶点。

    如果是在意识态世界中,这种最直接的,最本质的恐惧认知,恐怕会凭空制造出可怕的怪物吧。因此,这种认知,在神秘学中是最危险的禁忌。不能去想,不要去深究,当作一个笑话来看待,出问题的几率就会大为减少,但是……猫女意识到了,自己的同伴所要面对的“不能说的异常”,究竟是何等的危险。

    她突然看了一下手机,日历上清楚显示出“2012”这个数字,当她的目光移到月份、日期和时钟的数字上时。猛然一阵眼花,那些数字在模糊中,仿佛在来回跳跃着,不是从1到11,也不是反过来,而是毫无顺序地跳动。猫女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冲击自己的大脑。仿佛要把自己从头顶到脚底劈成两半。

    不过,这种瞬间的痛苦,在视野又一次摇晃后,渐渐消失了。她突然意识到,时钟的指针,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像是快了,又或者是慢了,但是。用于参照的记忆,却好似遗失了,让她一时间有一种深深的失去时间的错觉。

    如果,可以的话,她一点都不想在这个异常中深究下去。

    “2012,666,世界灭亡?”猫女咬着下唇,冷艳的五官扭曲起来。“真是个又冷又有趣的笑话!”即便这么说,她却无法真正将之当作一个冷笑话去看待。因为,她和其他人之所以结集在同一个旗帜下,正是因为,他们相信先知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

    被预言的事情,将会是注定的结果,但是。这种结果,有可能拥有一种在描述上的片面,基于这种片面性,依旧可以做许多事情。举个例子,当预言到。你将会失去什么,那么,也许是你被动地失去什么,亦或着主动地丢弃什么,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性质的不同,也会产生其它的意义和可能性。

    网络球,便是基于这个理论而行动的组织。说拯救世界未免太过空泛,但是,一定有什么是可以在世界灭亡之后延续下去的。他们观测着,准备着,等待着,目睹这个世界如何从混乱变得更混乱,而这些混乱又如何从阴暗中走向阳光之下,足以让每个人认知到,这个世界正在滑落深渊,但是,即便如此,猫女也从来没有一刻,仿佛站在和世界末日只有一线之隔的地方,如此深刻地感应到它的存在。

    相信那个男人也感觉到了吧,末日的征兆,猫女在心中想着。

    “可恶,竟然是在现在,这种要紧的时候。”她紧张地思考着,想要找出计划中一切可能被攻破的弱点,但是,她只是再一次确认,所有能做的,都已经做完,剩下的,就只有随机应变而已。

    敌人很强大,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在猫女的认知中,他们所产生的负面效果,并不是对网络球的破坏力,而是在这起计划的冲突中,延伸出来的末日可能性。这几乎就是在说“因为网络球做了这些事情,执行了这个行动,所以才让末日降临”一样。

    “看来,必须去一趟先知那儿了。”猫女自言自语着,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丘比?是我。对,你那边准备得如何了?可以投入多少战力?抱歉,情况有变,而且,我也觉得,你那边也是时候展现一下自己的价值了。多少人?你在开玩笑吗?当然是有多少要多少,敌人?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这个世界上,有能力成为敌人的家伙,就只有那么多,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全都来了……是吗?我知道了,听你的好消息。”

    通话结束后,她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不断将一行行文字、数字和代码公式调换位置,不时进行补充,又或者删减,这些文字、数字、代码和公式本身并不具备意义,因为,看起来正常的它们,仅仅是一串串的加密块而已,被加密而隐藏其中的力量,具备一种连她也不清楚其实质的宏观性,通过她所不了解的渠道对这个世界进行干涉。那非是意识,也非是物质,亦或着,既是意识又是物质,形容起来很矛盾,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却又连系着这个世界——这是她所具备的神秘力量,和她的称呼“猫女”、“猫女士”没有任何关系,只有先知和强大的意识行走者,才能感应到这种力量对这个世界的干涉,并确认这种力量的存在,由此,被他人命名为“高维之手”,其意义是,从更高维度拨弄这个世界所在维度的手。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于人类认知中最为强大的本质力量之一,但是,也因为太过高等,而无法进行有效操作。猫女能做的,仅仅是输入自己的想法,然后让神秘力量自行产生反应,而这种反应有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即便是有,也可能产生偏差,充满了不确定性,却意外地和量子力学的描述有一些相似。

    而猫女因为这样使用力量的方式,也被人称为“可以和世界交谈的人”,在知道其存在的人眼中,是位于神秘世界个人力量顶点的强者之一。而她手中用以施展力量的平台,一个平板电脑样式的物件,也有一个名字,叫做“超级系”。(未完待续。。)

    ps:话说,今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圣诞,所以,祝大家又一年生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