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2 野馆
    这家汽车旅馆规模不小,一共有五十多个房间,夜幕还没有降临,环绕旅馆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但是从国道抵达旅馆的一路上没有一条正规的道路,需要旅客自行跨越这片荒郊平野,甚至于连路灯,也仅仅修建在旅馆周边百米范围之内。义体高川登录网络后,也没有找到这家旅馆的详细信息,就连走火这样的本地人,也是第一次听说,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这么一家“经营独特”的汽车旅馆。就以上所述情况,已经足以体现出这家汽车旅馆的“怪异”,即便是普通人,也能从这些信息中,本能抗拒前往这样的地方,然而,另一个让人惊疑的地方,就因此被反衬出来了——汽车旅馆里的客人绝对不再少数,当走火和义体高川等人抵达的时候,空余的房间只剩下了五间,正好就是网络球和耳语者五人的数量。

    在当前敏感的气氛下,这种巧合无法不让人在意。想要质问火炬之光,大致也是不可能得到太多的情报的,“这家汽车旅馆是火炬之光的下属产业”这样的想法,并不仅仅是少数人的想法,但是,同样也无法得到确认。至少从火炬之光等人的行动中,完全看不出端倪来。

    虽然情况有点特殊,遭遇的时间和地点,都充满了诡谲的味道,但是一行人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讨生活的好手,在自身那充满了神秘危险的经历中,类似的状况不知道已经出现过多少次。他们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该做些什么,该提防些什么,但是恐惧和排斥,却绝对不会在这种程度的诡谲下。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来自神秘的危险,并没有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旅馆经营繁忙的景象,都是普通人所熟悉的样子,如果真有什么不妥,普通人的戒心也早在看到人来人往的一幕时褪去了大半。只是。因为一开始就有所警觉,所以,普通人品尝不出来的,那种悬浮在空气中的异味,对于走火和义体高川来说,就如同下水沟的气味一样清晰。

    对网络球来说,在这个敏感时期出现这样的情况,无疑是需要进一步确认的,不过。走火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就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般。他需要考虑许多东西,火炬之光选择在这家旅馆落脚,自然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但是,对方也是在等级和规模上,和网络球十分接近的顶级神秘组织,虽然早年的世间乱象。让它们倍受打击,但是就存在时间来说。却比网络球更加久远。它们已经修养生息如此长的时间,再度以高姿态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眼球中时,网络球也绝对无法真的将它们当作纸老虎来判断——也许,对方的实力,真的没有表面上的姿态那么强横,但是。一旦两个顶级神秘组织发生碰撞,在无法真正确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也无法想象自己这边完胜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火炬之光到底在谋算些什么,网络球也只能在爆发之后才见招拆招。提前破坏彼此之间的和平默契,所产生的后果和责任,没有人想要背负其身。义体高川觉得,即便是走火这样的高层人员,也不会因为区区一家诡异的旅馆,第一时间就以强硬的态度,将矛盾摆在台面上解决吧?不过,走火到底会怎么做,义体高川并不能十分肯定,他只是有一种,走火已经有所决定的直觉。

    旅馆的外观,以及周围环绕的路灯,款式上都十分普通,除了因为风吹日晒而显得陈旧之外,没有半点阴森。往来的车辆和旅客很多,有甜蜜的情侣,平和的一家人,独孤的背包客,也有正在吵架打骂的家伙,纷纷嚷嚷的氛围,全是习以为常的日常。一行人在雅克的引领下停好车,就马不停蹄进了旅馆,司机在走火的示意下,到前台去办理入住手续,看来今晚会在这里渡过的几率十有**。

    走火和耳语者的三人,则跟随着雅克一行去了他们的房间。房间出乎意料的大,是一个普通的四人间,有独立的卫浴,却没有分隔出来的单间,四张床并排放在一列,占去了房间一半的面积。住在这个房间中的雅克三人中,库拉是唯一的女性,但是她看起来并不在意。k回到房间就如同回到自己的家里,顺手开了空调和电视,库拉打开咖啡壶,似乎要泡咖啡的样子,雅克则招待走火、义体高川、咲夜和格雷格娅坐在床上,这里虽然空间够大,却没有足够的座位。

    “有点拮据了,火炬之光的经费不足吗?”走火的话听起来有点儿嘲讽的味道,但从他的表情上却完全看不出来。

    “是啊,我们可没有网络球那么大的产业。”雅克不以为意,笑了笑说:“就连出差的时候,费用也只能报销一半呢。”

    “所以才选择了这里,因为是自家的产业,所以可以节省一点经费?”格雷格娅毫不客气地点出了之前谁也没提的事情。

    雅克认真看了一眼女孩,才说到:“节省经费的确是目的,不过,这里可不是我们的产业,我们在伦敦没有产业,这里是熟人介绍的。感觉不错吧?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正常的酒店可不是什么好的居住环境。”

    “这话走火也说过。”格雷格娅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不过我可没感觉,住在五星级酒店的感觉要舒服多了,也没必要担心突然就死个人什么的。”

    “问题就在这里。”雅克没有任何不耐,一本正经地说:“当你的敏感被正常的环境消磨时,就会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要知道,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神秘不出现,并不代表它远离了我们,仅仅是潜伏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而已。”

    “照你这么说,当兵的就得活在战场上?”格雷格娅反驳到。

    “你的意思我明白,虽然在我看来偏激了一点。不过——”雅克饶有深意地笑了笑,“大致就是这么回事,军人很少出现退役后几年又回到战场上,还过得风生水起的例子,这么做的家伙,大多会在重返战场的第一场战斗中就被人干掉了。这样的老家伙的死亡几率,和新手不相上下。而且,我也不觉得,你现在说的,是你真正的想法。为什么要做自己不习惯的事情呢?耳语者的新人。”

    格雷格娅似乎被戳中了要害般,板着脸没有接话。义体高川打岔道:“达达在这里吗?”

    “达达?高川先生认识她?对了,我想起来了,的确是熟人,在五十一区有过共事的经历。”雅克说:“达达正在处理尸体。要我把她叫过来吗?”

    “尸体?”走火在一旁问到,这时,咖啡机嘎吱嘎吱叫起来,声音尖锐刺耳,让人本能就想按下停止键。

    “该死的,库拉,别在逗弄那个该死的老爷机了!”k在一旁大叫起来,“隔壁房间就有一台新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库拉身上。但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没有半点动摇,全然没有一点自己给他人造成干扰的想法。只是专注地盯着那台惨叫的咖啡机。隔壁的人开始用力拍墙,砰砰砰!“丑女人!你又在搞什么飞机!?”女人尖叫着,声音都快要压过咖啡机的噪声了。众人面面相觑,k无奈地摊开双手,雅克也不好意思地看向走火和义体高川等人,似乎在说自己也没办法去阻止。

    “三秒。”k突然说了一句。“时间到。”

    “什么?”格雷格娅还没有领会意思,房间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了,一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肥胖女人气喘吁吁的在走廊上怒瞪进来,她的体型让人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存在这样身材的人类,仿佛用夸张的文笔修饰的角色,从小说剧本中跑到了现实,给人视觉和心理带来的冲击,是仅仅通过阅读无法比较的。“我不觉得她能进来。”格雷格娅宛如心有余悸,门口外的滚圆肥胖女性,全身上下充满了一股蛮牛的气势,让人不禁觉得,就算五六个橄榄球员构成的防线也无法抵抗她的冲阵。

    然而,她的体型,无论高宽都似乎都塞满了门的面积,想要看到走廊,只能从她的胯下和肩膀以上,与门之间的夹缝处窥视,而现在,就有好几双脚从夹缝里晃过,还有两对小腿停了下来。

    “你这个没脸见人的臭婊子!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肥胖女性的尖叫,正是之前从隔壁传来的声音。她努力向前挤了挤,格雷格娅则微微向后缩了缩,不过,那女人终究没能进来,后边有人拍她的肩膀。她忍住再一次的怒骂,转过头瞪了身后一眼,她的脖子竟然可以转动这么大的角度,同样也是个难以想象的奇迹。

    “抱歉,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看不见人,却有熟悉的声音响起,是之前去前台登记的司机。格雷格娅给咲夜递了个眼神——这家伙可真是不走运。

    “你的房间?”肥胖女性倒是有耐性地问了这么一句。

    当司机有点结巴地回答“是,是的,这是……?”的时候,他的下场几乎房间里的每个人都预料到了。先是沉闷的响声,在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中,同样站在肥胖女人身后的另一个男人,挥拳击中了司机的脸颊,那刚猛的力量,几乎全部倾泻到了司机那张总是被鸭舌帽的阴影遮挡的脸上。司机当然不是普通人,但是,面对看似没有半点神秘,只是普通重拳的一击——虽然这个重拳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整个人的脖子都快要被扭断了,身体打着旋横飞出几米,重重砸在过道上,又是一阵沉闷的撞击声。

    不仅仅是义体高川,其他人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司机飞起来时,双脚离地消失,头部悬浮在肥胖女人和门之间的夹缝中的一瞬间,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噢,雪特!”k骂了一句,但声音怎么听,怎么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臭小子,我的大d好不好吃呀?”低沉的戏谑声从挥拳的男人口中发出来。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个男人有着和肥胖女人相当搭衬的体型,但并非肥胖,而是一种横向的强壮感,络腮胡绕嘴巴糊了一圈,和发鬓连成一片,整张脸都毛茸茸的。让人觉得其余的五官中,那对凹深的蓝色眼珠子,变得更加醒目了——像是反光的玻璃球,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又像是觅食的恶狼,阴沉而冷峻。只是第一眼,就能让人生出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善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暴力分子。

    两人看起来。不是亲戚就是夫妻。

    肥胖女人发出尖锐的嘲笑声,回过头看到雅克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立刻再次用乡间俚语的粗鲁言辞骂了起来,她的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打得格雷格娅忍不住按住耳朵。咲夜和格雷格娅都没听懂肥胖女人到底在骂些什么,但是,她发出的声音,比咖啡机的噪音还要让人难以忍耐。雅克走上去的时候。被肥胖女人用力推了一把,不由得倒腾几步。即便如此,这个男人也只是一副无奈的苦笑,没有半点掏出武器,挥起拳头,或者使用神秘的暴力,将对方驱赶的意思。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这个肥胖女人,以及站在她身后,一拳击飞司机的男人。并不是火炬之光的成员。

    “……你想动手吗?你动手啊!我忍了你们好久了,你以为我们像其他人那么好欺负?……”噼里啪啦的嚷嚷声中,义体高川真正用自己耳朵听出来的,也就这几句话而已。视网膜屏幕倒是罗列着翻译,但是其中的情报就只有一个:对方表示,自己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没有人前来劝话,旅馆的服务人员根本就不打算上来这层,走火和义体高川等人也不打算上前插手,k一副乐于看热闹的样子,库拉则是充耳不闻地继续盯着那台咖啡机,只有雅克一个人好似小丑一样,被人看热闹。肥胖女人用萝卜粗的手指戳着雅克,拼命想要挤入房间,雅克则狼狈地夺了几下,连连道歉却不反击。

    突然,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出现了司机的身影——他的身体在其他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融化在走廊的阴影中,又从房间的阴影中浮了起来。“真是倒霉呀。”他压了压鸭舌帽,发出的声音吓了格雷格娅一大跳:“你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没等对方回答,又凝视着男人的脸说:“把帽子拿来,让我看看,你好似没受伤?”

    “女士,请见谅,这顶帽子才是我的本体,可不能拿下来。”司机倒是十分好脾气,语气轻快地回答到。

    “啊!那个家伙!”肥胖女人这个时候,也猛然发现了司机的存在,指着他尖叫起来。她就堵在门口,自然不能理解,这个刚被狠狠揍了一拳的家伙,怎么就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房间里了?她的表情好似果冻一样蠕动了一阵,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恐的表情,气焰一下子就消退了大半。

    “嘿,亲爱的,怎么了?”身后的男人说到。

    “一群衰鬼!”肥胖女人又瞪了房里一眼,但之前那嚣张的气焰,却彻底低落下来。她后退几步,扯住体型同样宽大的男人朝外边走。就在男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诅咒你们!你们死定了!你们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就在这个时候,咖啡机的噪音猛地定格,房间中彻底陷入凝固的沉默中。过道上,其他房间里,也没有传来半点声音。

    “所以……这是个什么事儿?”半晌后,格雷格娅打破沉默说到。

    没人回答。

    “你们这里天天如此?”格雷格娅十分明确地对雅克问到。

    “不,只有这次,只有这次。”雅克笑得有些尴尬,上前将房门关上,却发现门锁早在被踹开时就损坏了,又不得不对房里人说:“我去叫服务生。”然后就出了房间。

    “……不会是装的吧?”格雷格娅小声对咲夜说。

    咲夜默默微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回答。

    “你们谁要喝咖啡?”库拉问到。

    没有人回答,走火主动说到:“看来你们是无法马上做出决定了,我们先去看看自己的房间。具体的情况,只要有磋商的诚意,都是可以解决的。我等你们的好消息。”说罢,递给义体高川众人一个眼色,示意大家离开后,自己就先出了房间,司机连忙跟了上去。义体高川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跟库拉和k道了声歉,亦步亦趋出了房间。

    “看来,今晚不会太平静呢。”咲夜悠闲地伸了个懒腰,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