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70 另一种重逢
    义体高川明白,网络球有自己的打算,他们并非对自己放出的信息视而不见,也不是在故意敷衍,他们清楚知道,自己所说的意识行走者,和他们正在面临的麻烦有多大关系。对于网路球这个庞然大物来说,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去对每一份情报做足分析,而在当前这个敏感时期,他们更是绝对不会疏忽自大。网络球所面临的压力,是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神秘组织很少会遭遇到的。他们主动承载这份压力,想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到最好,就必须对每一个消息都保持严谨的态度。

    因此,虽然走火的态度看上去像是在拖延,但义体高川清楚,事实是,尽管他们并不清楚“江”的情况,但是,他们已经足够重视这个看不见的对手。更何况,义体高川已经意识到,也许这个地方,甚至是桃乐丝计划本身,就很有可能是一个针对这个对手的陷阱。他们并不清楚自己要面对的,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东西,但他们已经尽量将这个敌意存在的能耐估测得足够高,以至于他们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既然这个敌意存在在高川的意识中做了手脚,哪怕是高川自己说没有大碍,也是不能相信的,但也不能贸然和对方接触,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遭遇,已经证明了,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只凭借魔法少女十字军等级,乃至于瓦尔普吉斯之夜自身的防御机制,是无法阻止这个对手的——谨慎地考虑一下,这样的对手,可以瞒过高川的感知,通过意识通道观测正常世界的情况,有这样的可能吗?

    以上的考量。是义体高川设身处地,从网络球的角度猜测他们的顾虑。而这样的想法,几乎是百分之七十以上可以成立。义体高川已经通过暗示的方式泄露了足够的信息,让网络球可以通过自己的情报网和分析部分,将这些碎片线索串联起来,完成一个初步的模型。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完善这个模型,然后根据这个模型布置行动,最后再祈求运气。

    那么,这个桃乐丝计划,到底是真的想要重启,还是更倾向于将之变成一个引诱这名神秘敌人的陷阱呢?义体高川已经仔细思考过,并认为更倾向于后者。不过,即便这个陷阱没能捕获猎物,也并不妨碍桃乐丝计划的继续执行。这项计划在走火的口中,已经带上了浓重的政治意义。

    从网络球对这项计划的方向控制来看,网络球本身并不将希望寄托于耳语者、雇佣兵协会和火炬之光身上,如果三者可以带来好消息,那自然最好,即便不能,也将可以通过这项计划,在会议成功结束后。将一盘散沙的神秘组织切实有效地凝聚起来。

    由网络球牵头,共同参与一个拥有重大意义的项目。对于规范即将成立的全球性联合组织,以及提高网络球自身的地位都是极有帮助的。

    网络球考虑得很好,每一步都尽量获取多面的利益,这就是世界级顶峰组织的风范,耳语者在这一点上与其相比,无疑是萤火争辉。只是。义体高川在这个时候,仍旧有着重重顾虑,这样每一步都经过精心计算,从表面上看几乎无懈可击的神秘组织,可以渡过这次难关的几率有多大呢?同样是神秘组织。网络球的性质和耳语者并不完全相同,所以,无论是义体高川、八景和咲夜,都无法从耳语者的经验上,去判断最后的结果。而对“江”更详细的判断和了解,无疑是让义体高川更倾向于一种不算很好的预感。

    义体高川沉默着,聆听走火向这里的其他人介绍桃乐丝计划的大概。这项计划起源于这个世纪前半叶,最初是由席森神父带来的消息,那时席森神父刚刚脱离末日真理教的第一次追捕,尝试用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计划”争取网络球的帮助。席森神父并没有真正脱离末日真理教,他直到现在,仍旧以末日真理教一员的身份活动,他受到末日真理教的迫害仅仅是因为他反对玛尔琼斯家而已。玛尔琼斯家在过去仅仅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但是,在世界大战结束后,已经名符其实地成为了末日真理教的主人。如今的末日真理教,已经可以和这个以家族名义成立的神秘组织划上等号,反对玛尔琼斯家却不反对末日真理教的做法,无疑是一种“守旧顽固派行为”。

    网络球在经过仔细地考量后,接受了席森神父这名“守旧,顽固,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旧式末日真理教干部,并从交易中,获取了大量的情报。席森神父知道的东西,并不算多,但也不在少数,虽然一直都被末日真理教追捕,但是,可想而知,能够在一个超级神秘组织的手中活下来,自身实力,以及在末日真理教中的渠道,都有其独到之处。

    网络球很快就相信了席森神父的情报,因为,在很多时候,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要抵抗当时已经发展壮大的末日真理教,必须进行赌博。他们赌赢了,换来了大发展,并依托于末日真理教的一些技术情报,逐步构建处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其中,“桃乐丝计划”就是脱胎于“最终兵器”,由网络球自行摸索的成果,只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针对性仿造都有可能成功的。“神秘”莫测,但也有其固有原因,桃乐丝计划因为缺乏最为核心的东西,在进入最后阶段后,就再也没能再往前一步。在期间,网络球并不是没有投入人力物力,但是,在判断继续倾向性投入所可能带来的收获,要低于暂时总结计划,加重其他方面的投入后,他们果断冻结了这项计划。直到这次世界性神秘组织照会的计划概念被提及后,才被人重新列入计划表中,而执行方式,以及相关负责人员。已经截然和过去不同。

    “现在的负责人是?”锉刀问。

    “一名年轻的天才。”走火一直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你们很快就能见到她,在我看来,她是这个世界上对神秘方面的研究,最有天分和实力的专家。”

    “这样的说法真有趣。”锉刀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神秘可不是科技,科技是超越现实五十步,而神秘则是超越科技一百步。你我都知道,‘研究’神秘,到底是多么可笑的说法。那不过是习惯性的说法而已,没有人可以研究出神秘的秘密,只能从步步摸索中,掌握一部分的应用。”

    “是的。在见到她之前,我也有这样的想法。”走火平静地说:“但是,她的表现实在太令人吃惊了,仿佛她本身,就是站在神秘那一边的。换句话来说,她比现存的人类,都要超前一百步,对我们来说。超前了一百五十步的神秘,对她来说。正好只是超前五十步的科技而已。”

    “天才而超前的科学家?”锉刀玩味地咀嚼这个词汇。

    “除了这个,找不出任何处于理性认知中的形容。”走火说:“如果不这么看她的话,那么,只能说,她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神秘。”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说:“尽管,从医疗检查来看,她无论什么方面,都和人类无异。”

    义体高川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完全肯定。走火所说的“她”,就是近江。

    走火对近江的这个形容,在他刚刚诞生的时候,在那个神秘又危险的统治局里,同样出现过。那是上一个世界线所发生的事情,而在这里又走上了同样的轨迹。

    “我们可以请她协助处理一些私活吗?”义体高川问到。这样的考虑,当然是当面说出来比较好。背地里去接触一名如此被网络球看重的研究者,无疑是一种很难看的行为,虽然对义体高川来说,所产生的坏处微不足道,但是对耳语者来说,这些坏处却会成百倍地放大。

    在义体高川看来,坦诚和利益,就是让双方的合作变得更紧密的两条腿。

    不出他所预料,走火仅仅考虑了没有半秒,就点头说:“只要她同意,我们这边不会阻止,只是希望我们也可以得到一部分相关资料。”

    “这一点没有问题。”义体高川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这位负责人?”锉刀问:“她对这项计划的了解,比你更加深入,我也好做一分评估报告提供给组织里。”

    “等等,还有朋友没来,人到齐后——”走火正说着,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传来了新的资讯,有一批人从另一侧进来了。

    网络球的这个核心区域很是古怪,连锁判定的效果并不稳定,即便在这个工房里,所形成的观测领域,也并非是平时那种圆形的感觉,仿佛有某种力量扭曲了物理性质,以至于整个连锁判定所能遍及的区域,呈现出一种扭曲古怪的形状。而来者,正好处于这个领域向外延伸最远的地方。

    单凭这些人是从其他入口进来,就足以让人下意识认为,彼此之间来到工房的道路,并不是同一条。不过,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种下意识的论断,仅仅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来的人是火炬之光,义体高川的判断,配合着连锁判定的信息,脑硬体的处理,在视网膜屏幕中迅速勾勒出清晰的人像,在其他人用肉眼看清对方之前,对方的情况就已经变得十分清晰起来。

    雅克和库拉都在,熟人中还有网络球的猫女,以及曾经在旅馆大闹一场的彪悍肥胖夫妇,陌生人一共六个,即便都是火炬之光的人,也仅仅是和锉刀小队的人数持平。万一有冲突,加上耳语者的三人,自己这边无疑站在上风——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些人像不断被打上标记。

    站在走火身旁,曾经在旅馆和肥胖夫妇有过争执,还小小丢了一下脸面的司机,轻轻压了一下自己的帽檐。要说不介意旅馆中发生的事情,似乎是不可能的,尽管只是轻微的小动作。但在义体高川细致入微的视网膜屏幕中,并不会有任何疏漏。

    义体高川也曾经考虑过,当时这对夫妇的出现,是火炬之光的一种手段,此时这个想法已经被彻底验证。当时,火炬之光到底要达成怎样的目的。却有多个可能性,而这些可能性,也可能全都成立。

    不过,这并不是义体高川在意的地方,无论对方到底有什么想法,如今彼此的位置,却靠得很近,像是同盟更多过敌人。

    火炬之光能够站在这个工房中,已经足以表明网络球的态度和策略。双方都是顶级的神秘组织,一旦联手起来推动这次的会议,就已经让会议失败的风险性大幅度下降。最有可能的威胁,已经不再是内部的分裂、推攘和混乱,而是更有实感的敌人——末日真理教和纳粹。

    毫无疑问,网络球的计划,正一步步走上自己的轨道,或者说。一直都没有偏离这个轨道。

    “又见面了,高川先生。”雅克带着善意的微笑向义体高川点点头。“我们没有错过什么话题吧?”

    “我们也是才刚到一会。”锉刀说。

    “这位是……”雅克有些迟疑,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锉刀。义体高川也不清楚这样的态度是真是假,神秘圈的范围并不大,能够长期存活的资深者,都拥有相当响亮的名头,锉刀这样的人。如果说不是众所周知,那便是不知者是才刚刚加入这一行的新人。但是,雅克理所应当不是新人。

    “锉刀,雇佣兵。”锉刀回答到,她对雅克的迟疑没有任何表示。

    “啊。久仰大名。”雅克客气地说,又一一看过雇佣兵们,“我是火炬之光的雅克,这支队伍的负责人,很高兴看到诸位,也很高兴和诸位展开合作。我们火炬之光欢迎所有善意的朋友,以及商业上的来往。”

    锉刀点点头,用同样商业化的口吻说:“彼此彼此,还请多照顾我们的生意。”

    “寒暄就到这里吧。”猫女打断对话,和走火交换了一个眼神。走火按住耳朵,嘴唇掀了掀,似乎在说些什么,却没有传出任何声音。而在这段时间,火炬之光的人看向容器中的桃乐丝女孩,似乎也被那诡异的磁性吸住了。

    “哇哦,真是个惊人的发现。”六名陌生人中的其中一个夸张地叫了一声,顿时,其他人都回过神来。

    “这就是桃乐丝?”

    “这个小女孩?”

    “看起来是卡在意识层面上,只差最后一步。”

    火炬之光的人,除了雅克和库拉,其他人可没有那么稳重冰冷,纷纷交头接耳着。

    走火放开捂住耳朵的手掌,对众人说:“已经通知负责人了,抱歉,她最近有点忙,所以——”

    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夹杂着电子味道的声音打断了:“我已经到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声音来处,只见另一个方向,距离桃乐丝容器只有十米远的地方,地面已经裂开缝隙,构成一圈螺纹,而平台就从中旋转上升,一眼就足以让人明白,这是一个电梯类型的传动装置。

    充满了机械科技味道的旋转、分解和咬合,在这个上升过程中,就如同裸露在外的手表内部结构,充满了一种刚硬精密的美感。

    从筒装电梯中走出的女人身穿科研白大衣,双手插在兜里,大衣的襟内,可以清晰看到女士西装的轮廓,还扎着一条深红色的领带。这个女人很高大,个头将近一米八,如同模特一般,身材在收束的大衣款式下,也分外显得成熟。从气质上看,明明白白就是一种科研狂人的感觉,黑色边框的眼镜,无法遮住镜片后如同手术刀般锐利的目光,这双眼睛,几乎可以让她脸上的其它部位黯然失色,尽管,这张脸的五官轮廓,也是一个十足的美人,但是,她的眼睛,却太过耀眼了。

    虽然在气质上和自己的印象不太一样,但是,并不缺乏相似之处,而那个样貌,更是没有任何变化,义体高川在心中念着这个女人的名字——近江。

    “介绍一下,这位是桃乐丝计划的负责人,近江女士,也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神秘研究者。”走火伸手为众人引荐到。

    近江雷厉风行地走上来,环视着这里的每个人,义体高川在心中念着她的名字时,突然察觉到,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顿了一下。虽然仅仅是不到一秒的时间,但足以让视网膜屏幕分辨出来。尽管,无法从这一瞬间的目光中,找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近江的目光,一如手术刀一样漠然,但是,义体高川一直都认为,或许在这个世界线中,彼此之间也仍旧存在着某种联系——这种联系,是世界毁灭都割裂不断的。

    终于又见面了,近江。义体高川在心中说到。

    “很高兴见到您,近江女士。”雅克在一旁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