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6 加塞
    火炬之光一行人打量着这座完全由看似特种玻璃材质建造起来的密室。密室深藏在地下五百米处,入口伪装成一栋普通的民房,仍旧处于伦敦市内,总共有十三层,每一层的长宽面积都达到两个足球场大小,除了不公开的部门之外,能够让火炬之光看到的,全都是以“研究部门”名义成立的科室。如此巨大的建筑工程,其相关建筑过程的情报却完全没有外泄,即便是伦敦本地人,也不清楚自己的脚下会有这么一大片机密区域,至于其他国家的间谍到底了解多少,就更难说了,至少,火炬之光在被猫女带来之前,完全不清楚伦敦里有这么一处地下基地。

    猫女款款而行,一路上没有任何停歇,多次通过秘密廊道和电梯进行中转后,将一行人带到一面玻璃墙前。火炬之光的人没多少费心去记住自己经过的道路,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些道路是一直都在变动的,表面上一路畅通的那些道路,不过是一种障眼法而已,而想要得到真正路径的变动密码,锁定自己想要抵达的区域,没有严格的身份检查和内部指引,是很难做到的。即便有指向性的神秘协助,成功几率也不会高于百分之五十,因为,这栋建筑本就笼罩在神秘之中。

    在过去想要从外部入侵,可能还轻松一点,但现在,所使用的神秘,有可能是来自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

    火炬之光的人完全没有做声,网络球这个神秘组织发展到了这个时期,拥有这种程度的防御措施,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而他们将这里所观测到的情况和自己的组织对比,也并不感到失落,在这方面。虽然应用的神秘不同,但是效果却是同等级的。

    猫女拍了拍手,宽敞的地面上便升起感和这里人数相等的椅子,原本空旷的这片区域,一下子就让人联想到会议室。火炬之光的人坐下之后,玻璃墙开始从内部发光。随后出现一系列的光影。这可不是普通的投影。火炬之光的人或者抱着手,或者凛姿正坐,或者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眼神却一点都不散漫,全体人都将注意立集中在这些影像上。

    这些影像有关于月球上纳粹们的移动,也有末日真理教同时于世界各地的行动状态示意图,更有拉斯维加斯的战场情况,最后显示的是这些天来,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动静情况——大部分情况都是清晰的。但是,影像末期那宛如无声电影,又如同信号不稳定般的状况,十分清晰地从侧面反映出网络球遭遇的,究竟是怎样的窥视者。

    少年高川和“江”的情报没能借助这种观测反馈回来,偶尔出现的人影和话语都是极为模糊的,而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宛如从片头突然跳跃到片尾般。原本还活着的人,还完好的建筑和防御。突然就死亡了,崩溃了,只留下曲终人散的尾声。

    影像在一片废墟中徐徐落幕,火炬之光的人终于在稍微松弛了一些的气氛中交头接耳了一阵。本该是主持人的猫女,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这些外人结束讨论。

    “也就是说。你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去完全把握不到这个意识行走者的情况?”火炬之光一行人的头儿雅克看向猫女问到。

    “是的,我们也感到有些棘手,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人数不多,不超过四个。”猫女一丝不苟地回答到。

    “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意识行走者,竟然有四个,这可真是吓死人了。”在另一边,有人用自嘲般的语气说。

    “这些人是一伙的吗?从你放出的影像上看,似乎是这样。”又有人问道。

    “这点暂时无法确定,不过,我们的判断趋向于,他们并非一伙人。”猫女仍旧是那副你问我答的被动态度。

    “那么,你们的意思是,让我们帮忙将这些家伙揪出来?”库拉冷冰冰地问到。

    “如果可以的话,在我们的交易中,你们也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干吧。”猫女说:“我们需要你们帮忙的,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了。”

    “桃乐丝计划呢?”雅克说。

    “那是交易后的成果。”猫女片步不让地说:“我们的交易,是你们帮助我们,然后,我们允许你们参与桃乐丝计划。”

    “这可不是合作的态度。”雅克的态度仍旧是那样的不咸不淡。

    “可你们也不是我们的好客人,当然,如果有了这次合作,或许我们的关系会更好也说不定。”猫女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这个人比较直接,走火的话,会从很多方面和更深的角度进行考量,但是,我才是这次谈判的具体负责人。走火既然把工作交给我,就无权干涉我的做法。所以,我的意思是,之前所说的,就是我的底线。说实话,这些不清楚情况的意识行走者虽然有些棘手,但是,也没有到了我们完全啃不动的地步。他们的存在,会让我们的进度多费一些手脚和时间,但是,中继器的完成,是无法谁也无法阻止的,先知已经明确预言了这一点。相信你们那边的先知,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你们跑过来合作吧?”

    “是的,我们也相信,中继器是必然会完成的。”雅克没有受到撩拨,仍旧平静地说:“我也可以为这次组织上的态度做主,这些的合作,并不仅仅是我这支队伍的权宜之计,而是攸关你我双方的未来利益的决定。”

    “那么,我已经足够坦诚了,那么,你们也爽快点吧。干不干?一言而决。”猫女的态度十分强硬,“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物资和情报上的支援,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派出那些魔法少女十字军从中协助,她们怎么做,完全听你们的。之前的影像你们也看到了。这支部队虽然刚刚才加入网络球的战斗序列,但是她们的战斗力、经验和态度,都达到了专业人士的水准。为了抵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我们为这些新鲜血液投入了极大的精力。”

    雅克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合作是肯定的。如果你们坚持,我们也不反对参与对这些意识行走者的围剿,但是,说实话,你们的这支魔法少女十字军,虽然在战斗力上达到了平均水准,但是,却没有足够高端的战力人选。她们是精锐的士兵,却很难对意识行走者造成干扰。影像里已经反映出这个情况。如果你们的人手资源只是她们的话,我们也很难说可以取得怎样的成果。你得知道,哪怕只是差了一个等级,意识的神秘也会对其它神秘达到碾压效果。这些魔法少女是批量性质的神秘制造出来的,不存在对那些意识行走者的威胁性。”

    “是的,真正做事的,还是你们的人,而这也正是一个测试和考验。”猫女目光炯炯地盯着雅克。说:“我们网络球对朋友的筛选只有一条最重要的规则,那就是态度。你们要和我们合作。就必须要表现出相应的态度。”

    雅克扭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人,似乎在交流什么信息,半晌后,回过头来对猫女说:“成交,不过,我们这边。希望可以得到耳语者的协助。”

    “耳语者?”猫女倒是愣了一下,但又若有所思。火炬之光这次提出来的要求并不在猫女的设想当中,火炬之光和耳语者从来都没有深入接触的先例,双方的关系最接近的时候,一是五十一区。那是达达和义体高川在短暂的交流中搭建起来的骨架,脆弱无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双方彼此之间有深入了解的意思,之后就是昨晚的旅馆事件,火炬之光还充当了不太光彩的角色。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意外之言”,有可能真正暴露出了火炬之光一系列动作的真正根由。

    他们在意的,不是网络球,而是耳语者?这样的想法在猫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立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这个想法反溯,却可以找到许多理由去证明这种想法的真实性和可能性。耳语者有足够的重量,让火炬之光不得不在意,在网络球的内部战略情报中,这个来自亚洲的唯一神秘组织的重要性早就标注得清清楚楚,火炬之光既然是和网路球同等级的老牌组织,那么,有相同的眼光和类似的看待物事的角度也不奇怪。他们会注意到耳语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情况。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开始接触……?猫女觉得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秘密。

    “耳语者那边,我只能说尽力去交涉,他们是独立的组织,有自己的行动纲领。”猫女谨慎地说,她也不确定,充当桥梁为火炬之光和耳语者搭建关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而且,耳语者虽然也是网络球的盟友,而且,也很少反对网络球的提案,但是,并不代表对方就是个步步紧逼的老实人。

    耳语者的人,一旦火爆起来,可是很可怕的。网络球中有许多关于那个组织事迹的情报,他们的人数虽少,但做的事情,却都是顶级的。真正算得上大事件的情况,几乎没有他们不涉足的,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涉足了,而且一直保持人员的完整。义体高川也好,灰烬使者咲夜也好,都是网络球内部战力评估中,被红色标注的核弹级人物。

    不仅地位超然,而且自身实力坚硬,这样的神秘组织,网络球也不想因为己方的一丝轻慢,就破坏了双方之间的关系。对于网络球来说,拉拢耳语者的优先度,还在修复和火炬之光的关系之前。

    耳语者值得重视的地方不少,但是,重视的核心却相当好锁定,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少了。猫女也明白,这个神秘组织最关键的人物,其实只在于最初的三名元老——义体高川、灰烬使者咲夜和先知八景。其他的人,都只是无关轻重的小卒子而已,哪怕是有点潜力,一度是“命运之子”人选的格雷格娅,还是雇佣兵背景的契卡,都还只是没有威胁的新人。

    那么,说是重视耳语者。其实,真正重视的目标,也就是高川、咲夜和八景三人。猫女揣摩着,这三人对火炬之光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一边等待着雅克的答复。

    “我听说。你们也邀请了他们加入桃乐丝计划,这是个好机会,不是吗?”雅克微笑起来:“一起共事,一起承担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挫折,本就是建立友情的最佳途径。我们会有很多的时间来理解彼此,也相信,他们对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那些意识行走者不会没有一点兴趣。我们都知道高川先生的情况,他的意识,被那些意识行走者中的某个人做了手脚。正感到头疼。”

    “你打算帮高川先生解决这个问题?”猫女不动声色地环视了其他人一眼,说:“恕我直言,你们的这些人,似乎达不到这个层次。对高川先生下手的那名意识行走者,成功抵抗了**的力量,这证明对方的能力,至少不在**之下。知道吗?我在得知那天的情报后,就一直怀疑。你们带那些亚洲人来这里的目的,而那些亚洲人中。竟然有被**控制的家伙——告诉我,雅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偶然吗?你们火炬之光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随便了?那些亚洲人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呢?如果没有相应的好处,我可不相信你们会为他们做担保。旅馆事件的演变,你们是早就知道了吧?**的真正主人是谁?”

    “你看。”雅克一副无辜的表情。摊开手说:“我们真是被那些家伙摆了一道,不是已经亲自把k交给你们做赔罪了吗?当然,我知道这样还不足够,所以才千方百计想要接触耳语者,为他们干点事情。毕竟,我们也不想得罪他们呀。”

    “**的力量,是你们的测试。”猫女并没有理会雅克的表态,反而是一副完全肯定的语气说到:“你们和**的真正主人合作了。”

    “看,这全都是你自己的猜测。走火比你聪明,想得也更深,是他允许了我们现在的谈判,不是吗?”雅克面不改色地说,“我想,这已经足以说明我们之间的分歧,没有任何的意义。你想用这样的借口来破坏这次谈判,想必也是无效的吧。”

    猫女表面上无动于衷,但她心中清楚,情况正如雅克说的那样。火炬之光的人能坐在这里,本身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她不待见这些人,因为清楚这些人别有目的,表面上的妥协和善意,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合作就不是与虎谋皮,也正因为情况复杂多变,所以才觉得棘手。而分配给她这个棘手任务的走火,也自然是她背地里抱怨的对象。只是,身为网络球的重要干事,她明白如今的时机,对网络球来说有多重要。比火炬之光更可怕的敌人,早就在一旁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了,可是,自己这边,阵营却仍旧没有统合起来,实在是内忧外患。

    这次的机会,不仅仅是网络球的机会,对整个世界局势走向来说,也是迫在眉头的必然趋势——如果被打断,那么,对包括网络球在内的许多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哪怕是稍微有些不对付的潜在敌人火炬之光,也是如此。

    走火大概是从这个角度做出谈判的决定的吧?当时听说他一脸杀气地出门,结果却做了这样一个决定,猫女想象着当时的情况,尝试将自己代入走火的身份,去思考更多的事情。

    “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们有把握对付那个在高川先生的意识中动了手脚的意识行走者?不管你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哪怕是借助**的力量。”猫女又在话语中留下了陷阱。

    “相信你们也有这样的猜测——对高川先生动手的意识行走者,就是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意识行走者之一。”雅克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到:“这样的敌人如果可以解决,那就是一举两得。先不提我们有没有办法对付那个家伙,既然我们答应了,就会竭尽全力,但是,你们这边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考虑到敌人是复数,并且,都有可能拥有**等级的力量……”他在这里卖了一下关子,才在猫女的注视中继续说到:“甚至于,那些意识行走者中,就有**的真正主人。你们不觉得,这是个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吗?我觉得是,而且,我也觉得,你们一定也同样想到了,并且还做了相应的准备。告诉我们,和我们合作,让我们一起结束这一切,然后成为全球神秘联合的常任理事组织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