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88 捕鸟笼2
    走火的态度很明确,无论我如何证明自己是高川,他都不会相信。在这个末日幻境里,这些人所认可的高川只有一个,而我不过是一个利用了“神秘”从某个旮旯里钻出来的冒牌货。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的认知是正确的,不过对我来说,却没有什么意义。我明白自己过去是什么,现在是什么,而未来又会变成什么。过去的我一直都在思考诸如存在的意义,以及生命的意义之类的哲学,但是,如今的我却已经不思考了。在经历了如此多的冒险后,我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自我认知已经无比明确,已经没有回头的道路,也从未想过再走上另一条道路。

    尽管,我仍旧无法肯定,自己是否正确,但是,即便前面是南墙,我也会一头撞上去。而这也已经不再是觉悟,而是一种信念。我相信自己所走的道路,所以,已经不需要再去思考道路,只需要竭尽全力往前走就足够了。更无需和他人辩驳,求取他人的认可。所有的辩驳和认可,都仅仅是因为想要看到更多的道路,想要找到更好的道路而已,而我已经不再需要。

    我已经看不到除了自己脚下的道路之外的道路,我也看不到任何的同伴,也不需要人陪着我走在这片黑暗之中。我相信,即便只有自己,也已经可以走到尽头。所以,这个时候,只需要沉默就足够了。

    我挂掉了走火的电话,放下行李箱,坐在上边。我没有刻意去打量周围的人们,即便如此,他们的一举一动,仍旧细致入微地倒映在我的脑海中。连锁判定的展开。已经不再需要刻意的维持,它就像是深入骨髓的本能,无论是否意识到,它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运作着。接续死亡前的状态,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知不觉中更为深化了。

    我一直都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异常和神秘,都是“现实”层面的人体异化的表现,“病毒”并不是简单地破坏人体生理机能,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唤醒千万年来,沉睡于人体中的那些“无用机能”,在某种意义上,末日症候群患者其实处于一种“负面进化”的状态。那些机能本就是为了适应环境和成长。在自身进化过程中封印起来的,它们并非无用,而仅仅是不适合。在生物学中有这样的说法——人类对自身的利用程度只站它全部机能的三分之一,如果可以开启全部机能的话,人类就会“进化”——因此,便出现了各式各样试图强制激活这些机能的人体实验和研究。

    然而,这样的说法,真的是正确的吗?那些“无法使用的机能”究竟是它们自己在保持沉默。还是人类自身,强迫它们保持沉默?它们的沉默。到底是让我们更适宜于生存,还是阻挡了人类的进化?当它们全都以苏醒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而这种苏醒,是在一种外力的高强度刺激情况下,强制性的苏醒,又会发生什么?

    “病毒”的存在。由此引发的连锁状况,都正在试图解开这个问题。而在这个末日幻境,更能直观地看到仿佛“预兆”般的现象,统治局也好、末日真理教也好、网络球也好、恶魔也好,各式各样的异常和神秘也好。如果提高到“全体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生理和意识变化”的角度,进行宏观的观测,不难发现它们所暗示的“意义”。而这种“意义”目前尚不明晰,但一直观测,重复地观测,应该会在某一天,变成一个确切的“答案”吧。

    然而,我不需要这个答案。

    我所体验的一切,所认知到的可能性答案,都是负面的。也许,有一天,会出现某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凭借自身的生理本能,适应这一切负而看到最终的答案,但是,那一定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因为,我等不了那么久,我不确定,这个最终的答案会在什么时候到来,而我所爱着的人,已经面临着绝境危机。

    我不需要这种科学真理般的最终答案,我只想要,我所爱着的人,都能够正常自由开心地生存下去。哪怕是在她们的整个生命中,都看不到所谓“进化”的曙光,都没有关系。

    每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都不是主动去接受这些变化的,所有人都很痛苦,很害怕,和无助,但这就像是“天灾”一样,无论怎么难以接受,都必须接受自己所面临的情况。他们的挣扎,贯穿着他们的生理活动和意识意志。而这些挣扎,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是成功的。

    我所看到的末日幻境,正是这种无可奈何的挣扎的倒影。

    我想结束这一切。哪怕是结束的方法不是最好的,哪怕是以大多数末日症候群患者都会在这个结束的过程中,无法得到理想的归宿,也想要尽快地结束这一切——要赶在我所爱着的人,成为这种“负面进化”的祭品前,结束这一切。每时每刻,我的脑海中,都有着这么一股火焰在燃烧,烧得我的血液,完全没有停止沸腾的一刻。

    我静静地坐在行李箱上,注视着自己的燃烧,由心底滋生出来的巨大热量,不断咆哮着,驱使我发泄出去,但是,我仅仅是安静地坐在这里。我观测着自己,我发现,这种安静和沉默,不完全是理智使然,也同样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情绪。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本能地积蓄着这股力量,直到可以燃尽一切的时候。

    房间里的工作人员好似窒息了一样,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什么动作都极度轻微,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在恐惧着什么。我觉得,他们也许在害怕我,怕我疯狂起来,将这里变成一个屠宰场。他们之前对我的分析,应该不缺乏这种担忧的答案——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他们无法彻底抛却这种可能性,他们为这种微茫而可怕的可能性担忧着。恐惧着,打心底战栗。

    即便不用正眼去关注他们的表情和动作,我也可以感觉得到,因为,这股气息就好似乌云一样密布在房间中。我想,他们一直在猜测。为什么我还不走?我还需要什么?我在等待什么?也许,这种恐惧突然让他们变成了傻子,忘记该如何理智去分析,理智地去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答案。

    其实,答案很简单,我之所以等待。正是因为,我觉得在那通谈话之后,走火会做出正确的决定。走火身为网络球的高层指挥官,他的态度一直是很强硬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总是蛮横地强硬。我不觉得,这个世界的走火,会和我过去认识的他有太大的区别。无论两个世界中的他在自己的人生中遭遇了哪些不同,但既然如今他们都站在同样的位置上,那么,他们的思维也必然和他们的命运交集点一样,有着共通之处。

    走火会退一步。正如,我也退了一步。不是每个人都会做出“退一步”的决定。但是,我一直相信,面对有可能去作出“退一步”的人,只要自己首先释放出这样的信号,对方也不太可能得寸进尺。

    因为,得寸进尺的人。绝对不会去想“退一步”。

    我相信着,不管末日幻境如何变化,网络球都会维持始终如一的风格,因为,“网络球”扩大到整个末日幻境的本质。就不仅仅是“某些人联合起来的组织”,而有其更深刻的,也绝对而必然的意义。而作为网络球的意志代表,也绝对是这种风格的代表。过去,我会加入网络球,正因为我认同这种风格,即便我不觉得这是绝对正确的,但至少,这不是错误的。既然我如此看待网络球,网络球也必然会如此看待我,正如中央公国的某位古代文人所说的那样: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网络球会做出任何富有攻击性和阴谋性的决定,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不觉得,在进行沟通之后——哪怕是现在这种短暂又没有共同点的语言沟通——对方还会坚持原来的做法。

    因为,我用来宣告自己存在的,可不仅仅是嘴巴而已。

    要离开这个位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基地,就必须通过网路球严密设定的出入口。我已经找到了这个出入口,但是,出入的权限和密码,却仍旧掌握在网络球的手中。我在这个基地中的行动一直势如破竹,但我一直都不觉得,这种轻而易举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里可是网络球的地盘。那种监视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消退,拥有调整防御体系的某个人,正在某处已经布置好的陷阱旁,注视着我的行动,试图将我引诱到陷阱中。

    如果我用粗暴的态度,强迫这个房间的人为我设定传送地点,就有可能一头栽进那个陷阱中。而离开这里另寻离开这里的办法,更是一件麻烦事儿。尽管我一直都相信,自己不会被困在这里,但是,能够避免麻烦的话,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如果走火自己做出“退一步”的判断,那么,接下来的情势发展,就会温和顺利许多。

    不一会,在这片寂静得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胖子军官从地上爬起来,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动作,就像是一条死鱼一样,看起来就像是被傻了,可我一直都不觉得,他是个傻子或无能之辈——在神秘的推动下,网络球中是不可能有疯子、傻子和混饭吃的人混到长官位置的。

    无论这个胖子长官的外在表现多么狼狈不堪,他的心中,一定有着另一种坚强。

    我转过头,和他对视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沉静。不是那种勇敢的沉静,而是一种军人般决不违背命令的觉悟。我想,走火已经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他了。不止是他,恐怕这个时候,整个基地都已经接到命令了吧。

    “请帮我打开传送通道,我要离开这里。”我平心静气地对胖子长官说。

    胖子长官没有表示,只是走到一台仪器前开始操作起来。他的行动,让淤积在这个房间中的沉郁气氛缓和了一些,就像是严实的沙子,被水冲刷后松软下来。很多人的喘息声变大了。汇聚在一起,就像是呼呼的风声,不少人扯了扯自己的领口,甚至有人微微松开了紧抓武器的人。

    大概是胖子军官的操作,让一个个新开启的投影屏幕浮现在半空中。有一些持续流动着纯数据,有一些则伴随着画面——我很快就注意到。有这么一幅影像,不起眼地藏在这些画面中。

    那是另一个工房般的场所,又给人一种超常规的生物实验的味道,这么形容,是因为我在早些年,和富江、席森神父等人结识的时候,在那个古怪而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时,席森神父告诉我,那个地方叫做“末日幻境”。我如今觉得,那个称呼,或许并不是对那个地方最确切,最公认的描述,但其实是有另一层意义的——在那里的地下迷宫中,也曾经有过类似的仪器。

    我所经历的被命名为“末日幻境”的巨大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个数据对冲空间中的“艾鲁卡”、“魔物”和“死体兵”,在如今的世界里。有了新的名字和细节上的差别,但是。就本质来说,应该是一脉相承的。我可以理解过去的世界,所以,我也不对融入这个世界,抱有任何的抗拒。

    只是,或许是习惯的缘故。我更倾向于原来的称呼——尽管,那个“末日幻境”的名字,已经有了更加深刻的意义——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称谓上冲突,才造成了名称的改变吧?毕竟。我已经回归过所谓的“现实”了。

    从“现实”角度观测到的末日幻境,远远要比居于“末日幻境”中观测到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末日幻境”更加深远。

    如果,我接受了“整个世界都是末日幻境”的看法的话,是否就意味着,原来我所诞生的那个世界,已经不再是我的故乡。而我也已经将自己当成是那个世界的过客,而在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异乡故客的单纯记忆的追溯了呢?

    也许,我坚持原来的名称,仅仅是因为,我排斥这样的感觉。那个世界的分量,在那个世界所遭遇的人们的分量,一直都在我的内心中,占据着最重的比例吧。

    我注视着那个唤醒自我审问的画面,然后,我看到了“她”——呆在容器的女孩,有了一个特写,其身材和容貌,和我记忆中的她有些区别,但是,那种沉睡中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一模一样——隐藏在柔弱中,有一种可怕的狰狞。

    “桃乐丝?”我不由得站起来。

    “你知道?”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没有回头,知道是那是胖子长官。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和他的外表感观不太相符。但是,或许才是他的本质——十分沉稳,又给人一种无时无刻都在探究的感觉。

    我没有回答。我已经确认了,那个漂浮在容器中,仿佛等待孕育而出的女孩,就是桃乐丝。说起来,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桃乐丝的确是网络球的“最终兵器”,对应着末日真理教以“富江”为代表的“最终兵器”系列。不,应该说,是只针对“真江”的存在。

    虽然,广泛来说,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是一个系列,但是,其实在那个时候,“最终兵器”并不单纯是一个系列,其编号人员中也有男有女,而且并不全是人造人,也不缺乏魔纹使者。只有系列编号999的富江,才拥有公认的“最终兵器”的称谓,而富江,也不过是最终兵器999的一个人格罢了。

    网络球的“桃乐丝”,就是针对这样的一个最终兵器999所诞生的。

    她的特性,和最终兵器999有些相似。而最明显的区别,在于“桃乐丝”的多人格分裂状态处于“强制收束状态”,就像是将不同颜色的橡皮泥揉成一团,十分浑浊。而最终兵器999的真江她们,则是彻底的,离散性的人格分裂。

    我的抚摸着右眼,这里的眼睛,本该是她的。

    原来,这个世界里,网络球的桃乐丝计划……还没有完成吗?

    “那是桃乐丝计划,有兴趣过去参观一下吗?”胖子长官突然在一旁问到。

    我回过神来,所有散布在空中的投影画面,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变成了从各个角度对“桃乐丝”的观测,大量的即时数据在滚动着,就像是有一种无穷的魔力。从远方传来的呼唤,更加明显了,我按住左眼。

    “不,不需要。”我用力地拒绝了,我现在更加确信,等待着我的陷阱,就在那个地方,最靠近“桃乐丝”的地方。我也同样相信,桃乐丝一定会苏醒的,我们也还有再见之日。

    另一个高川,另一个我,此时此刻一定就在那里吧,在桃乐丝的身边。

    这样也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