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76 泥泞倔强
    在那一瞬间,他依稀回到了“现实”中。他看到了自己在短短的几秒内,身体变成了和浸泡溶液相同的lcl,看到了“阮黎医生”站在容器外的身影,他还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即便只是隔着容器的半透器壁,在这短短几秒内的资讯,也远比他自意味的要多。多到他想要全部记住,但是,崩溃来得如此迅速,如此猛烈,一点余地都没有。

    他再次跌入黑暗之中,一种深沉的恐惧和绝望掐住了他的心脏,他从来都没有像此时这般体验过这样的情感。

    末日症候群晚期的患者,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坠入深渊的吗?每一个症候群患者,都有如此清醒地,感受这一切的经历吗?一定是吧,因为,这种感觉,就如同从心灵的深处迸发出来,是一个生命异化和凋零时,本能的哀鸣。就算神智变成疯子,**进入弥留,也绝对无法逃避这种宛如末日当头般的反馈吧。

    坠落,坠落,没有梯子,没有搭手的地方,在掉落悬崖的一刻,就连悬崖本身都消失了,能够意识到的,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变成lcl,对于义体高川来说,几乎就是梦想破灭的宣告。仿佛,在这坠落中,无数高川曾经的努力,自己所做过的任何计划,本身正在执行的任务,和自身前进的道路,都已经彻底湮灭成无意义的空白。

    那是多么的恐惧,绝望,没有人可以拯救自己,也再也无法拯救别人。

    义体高川发不出声音,他的脑海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虽然,对这样的可能性早有准备。但是事实发生的时候,他仍旧无法忽视那汹涌而来的悲伤,痛苦和沉沦感,他质问一切,却发现,根本没什么是自己可以质问的。仿佛这就是命运,一种残酷的命运感,将他霎时间吞没。

    无论自己做了多少,想象得多好,有多努力,命运却捉弄人般,在看到终点的时刻,将一切都抹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却只有一个苍白的答案——

    不为什么。它就是这么发展的,如同早已经注定的剧本。

    义体高川可以发出声音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时间感。而他听到自己的哀嚎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或者说,自己这个人格,竟然还没有结束。他无法回想起自己在黑暗中坠落的任何情形。但是,他十分清楚。自己所意识到的,“高川”于现实中变成了lcl,并非一种幻觉。

    他几乎忘记了黑暗中下坠时,那种蜂拥而来的情绪,但是,那并非是那些负面的感觉已经消除。而是因为它们实在太多了,几乎阻塞了所有的情感通道。他觉得自己变得无比迟钝,义体就像是生锈了一般。那些在心灵中淤积的东西,让他不知所措。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体验。

    尽管一直都有心理准备。前一个高川重新登入末日幻境的时候,“高川”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病院”已经强调过,之后的任何紧急措施,都只能拼拼运气。但是,当最坏的结果出现的时候,他仍旧觉得太过突然了,太意外了,太不合时宜了。

    义体高川颤巍巍地抬起手,那种恐惧和痛苦,不知何时已经消退,但他的脑海中却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开什么玩笑!

    “高川”从生理意义上死亡了,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以生理学来说,已经不再是人类,所谓的“还活着”,仅仅是指理论上的“人格于lcl中漂浮”的状态而已。而可以从lcl恢复过来的先例,则完全没有。基本上,对于“病院”来说,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就等于默认放弃。

    自己,也变成了这样吗?现在的自己,终于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完全只是漂浮于lcl海中的人格投影了吗?自己,已经彻底融入了末日幻境,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了吗?义体高川有些茫然,明明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了最坏的情况,但是,对末日幻境中的存在方式来说,却似乎没有半点影响。

    义体还是义体,脑硬体也没有任何不妥,构成如今自己这个存在的齿轮,一如既往地旋转着,咬合着,工作着,没有一丝懈怠,没有一点迟钝。那种虚弱和迟钝的感觉,就像是从更内层,更深处,更本质的地方翻涌上来的。

    义体高川想要集中精神,但是,一种强烈的空虚感,似乎贯穿了身体和灵魂,让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实感。直到察觉到有人用力摇着自己,他才用力甩甩头,努力让视野焦距起来。

    然后,他看到一片惨淡的景象——变身灰烬使者的咲夜,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用力摇晃他;格雷格娅瘫软在地上,地面湿了一片;近江勉强扶着一旁的仪器,用一种奇异的目光审视着他。

    真是惨淡的景象,他记不起来任何关于这个场面的过程,但是,视网膜屏幕上,已经开始回放这个过程,就像是拽着他,不让他逃离。这一幕幕影像还没放完,他已经肯定了,自己也好,其他人也好,所遭受的痛苦,全都是“江”带来的,潜伏于“高川”体内的“病毒”,终于完成了一个阶段的变化。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强烈到就连自己的身体,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所布下的封印,都无法彻底隔绝。

    在一片乱码的视网膜屏幕中,义体高川看到了自检后的自我形象,外在的轮廓和气色,并没有因为心灵上的冲击而产生变化,但是,唯独左眼,已经彻底变成了深红色——该如何形容这种深红呢?它一点都不透明,也不热烈,反而无比的浑浊。让人感到无比的肮脏,让人觉得构成这个颜色的成份,已经复杂到了无法辨析的地步,就像是去到被严重污染的水渠边,看到那些深色而艳丽的水色,在艳丽的底下。是致命的污秽。

    还不仅仅如此,这片深红色,每当转动的时候,往往会勾起一抹光华,就如同燃烧的尾焰。

    它在燃烧。

    形如地狱的火焰。

    义体高川感到恶心,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想要将这颗眼球挖出来,远远地扔到一边。因为它,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因为它,自己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对“高川”而言,还有什么比在“现实”中变成lcl更绝望的事情呢?义体高川想不出来,他知道的是,能够在“现实”中保持形体,是执行任何计划最基础的条件。

    他一直有紧迫感,就是因为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失去这个基础。而现在。一切可能都已经无法挽回。

    即便在这个时候,他仍旧用“大概”。“似乎”,“可能”这样模糊的形容,并非他觉得真的还有几率,而仅仅是,这是他唯一可以在这无比深沉的黑暗中,看到光的方法。他无法表述自己此时的心情。他能够体会出,任何因为绝望而自杀的人们的心情。即便如此,他仍旧不能够就此倒下,因为——

    咲夜将他搀扶起来。

    他,最终。还是在女孩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因为,还可以站起来,所以,就不能倒下——这样的意志,几乎已经变成了“高川”的本能,在义体高川可以回想的所有时光中,他都一直被这样要求,也这样被她们要求着,支持着,改造着。“高川”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些人都是女性,唯独“高川”是男性,所以,身为这个团体中唯一的男人,就必须拥有最坚硬的意志和担当。

    谁都可以期待被拯救,“高川”不可以。

    谁都可以逃避痛苦,“高川”不可以。

    “高川”,必须是拯救他人的人,必须是战胜痛苦的人,必须是能够被他人依靠的人。

    在不知道多少次苦痛、折磨、悲伤和失败中,这样的信念早已经烙印到了他的脊髓中。

    所以,只要还能站着,不,哪怕是还有爬着的力量,就绝对不能安然坦荡地倒下。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声音,在最绝望的淤泥深处,如同幽灵一般钻了出来。

    “自己必须振作起来!”这样的念头陡然浮现,好似电流一般,贯穿了他的每一条神经,再次让他的脊椎,又有了挺直的力量。他环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咲夜、近江、格雷格娅——他抬起视线,仿佛看到了更多的人——八景、玛索、系色、桃乐丝……视野中的每一个人,是他一直为之挣扎,试图去拯救的对象。

    在自己之前……义体高川想着,在自己之前,已经有更多的“高川”为了这个愿望,付出了许多许多,如果,这样的付出,在自己这里中断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的诞生和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收获,注定绝望的付出,有意义吗?这样的问题,义体高川直到现在,才有了自己的答案——有的时候,付出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如果,英雄的愿望,就是为了什么人,付出自己的一切的话,那么,无论再如何凄惨绝望,英雄,也不应该在这里倒下!

    绝对!不能!被自己想要拯救的人,看到自己的绝望和倒下!

    义体高川用力推开咲夜,他知道自己的表情和动作有多么僵硬;他知道,有太多的问题,有待自己的回答,但自己却无法回答;他知道,自己所看到的未来,有多么的黑暗,却不能让他人知道这样的黑暗。他必须,自己承载这一切。

    “如果,这就是要成为英雄的代价——”义体高川突然对自己轻声说到,声音轻得,就连近在咫尺的咲夜,也没有听清,“我愿意承载。”

    “阿川……”咲夜的灰烬使者迅速褪去,就像是遭到了过度的打击,而再也无法支撑灰烬使者的变身。

    “我没事,你们呢?”义体高川冷硬地回答到,他巡视着咲夜、格雷格娅和近江的表情,脑硬体的乱码状态。仍旧没有恢复正常,但是,他的大脑,已经重新开始运作起来了。

    咲夜可不觉得自己眼前的男人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她却无法开口。去追问这个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十分清楚,高川是怎样的人。虽然,现在的高川,在性情上似乎和过去的高川截然不同,但是,本质仍旧是一样的——高川,绝对不会开口,去抱怨和解释。他人所无法承受,无法解决的事情。所以,如果高川不开口,那么,定然是自己这些人听了,也只能一筹莫展的事情——咲夜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

    自己无法为高川做更多的事情,这是咲夜一直以来耿耿于怀的事情。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无论如何都不做到的话。也就只能相信那个“坚持自己一定能做到”的人了。

    这样的她,是如此爱着这样的高川。她完全无法想象,没有高川在身边的日子。

    咲夜凝视着义体高川的眼睛,她自然也看到了男人左眼的异常,但是,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她想要做的,她能够做的,她早就已经一清二楚——我就在你的身边,无论何时何地,呆在你的身边。注视着你,这就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发,发生了什?”格雷格娅终于也缓过神来,她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关注自己尿湿的裤子,不可置信地喃喃:“高川,到底……你到底……”

    “除了一点问题,之前有说过,一名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在我的意识中动手动脚,结果被我排斥在另外一边。”义体高川重复着老借口,“你就当我在自己的意识里铸造了一堵墙壁,连我自己都无法过去墙壁的另一端,对方也无法过来。但是,在刚才,那个家伙,在墙壁上凿开了一个大洞,我差一点就要被侵蚀了。”

    “就是这样?”在格雷格娅还无法转动思维的时候,状态更好的近江,按着自己的胸口,脸色有些不好,却饶有兴致地盯着义体高川问到。她一点都没有被恐惧侵蚀的样子,但是,义体高川却觉得,本就该如此。最初,他觉得近江有可能,是“江”的一种人格体现,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想法,却稍稍有了些偏差。

    如果近江真的是“江”的一部分,那么,在刚才的爆发式冲击时,近江要不就应该大受影响,要不就应该毫无影响,像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负面状态,反而让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对面前这个奇异存在的理解,并不完全正确。

    “就是这样。”义体高川的声音放得柔和了一些,之前的冷硬,只是因为情绪的缘故,但是,他不想让当前已经足够僵硬的气氛变得干干瘪瘪,“没事的,格雷格娅,不用担心,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你只是被吓了一跳,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事,不是吗?”他转向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格雷格娅说到。

    格雷格娅深呼吸了好几下,突然觉得自己的胯间一片湿凉,这才察觉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尴尬羞耻的情况,她垂目盯着湿嗒嗒,还在不断滴水的裤裆,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燃烧起来了,火焰似乎要将她的脑汁都变成蒸汽。

    她想要做点什么,可是,手头完全没有可以挽回或掩饰这个悲惨境遇的工具。这样的尴尬和羞耻,让她几乎忘却了,自己之前的质问。好半晌,她才抬起头,对仍旧一脸理智冷漠的近江说:“有更换的衣物吗?”

    “跟上来。”近江点点头,毫不拖泥带水地继续前行,“别再搞这样的岔子了,耳语者的高川先生,让女性丢脸可不是什么绅士行为。”

    “只是一场意外。”义体高川也歉意地看了格雷格娅一眼,对方几乎是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就立刻扭转了视线,一脸便秘的脸色。

    我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眺望着那灰蒙蒙的天空。我感觉到了,某种变化正在发生,不仅仅是因为,有一股无比庞大的负面情绪,从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很接近的地方,朝我席卷而来,而是因为,这种改变的感觉,让“身体”的感觉变得更加实质起来——在这个意识的世界中,我是有形的,但是,真正形体的实感,却并不仅仅是看起来有形而已。我十分清楚,到目前为止,自己仍旧是一个游荡于意识态世界中的幽灵,甚至不是一个独立的人格,而仅仅是附着在另一个高川人格上的肿瘤。

    可是,此时此刻,这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似乎在告诉我,一切,都将要改变。

    我觉得,自己要出去了,回归到那物质化体现的正常世界中。而这样的变化,一定是由“江”带来的。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一件彻彻底底的好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