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62章 秘密潜入?(逝去得青春 万赏)
    曾几何时,杜克已经忘记了死亡的恐惧,忘记了灵魂腐化带来的不安。

    看着视网膜上的提示,杜克还是有点儿茫然。

    “严重警告,宿主你身上的【萨格拉斯怨念诅咒】正处于激活状态。你会以每日一年的速度流逝你的生命力。此效果带有未知不可逆状态,如果你无法解除诅咒,你将会在31天22小时之后彻底死亡,无法复活。”

    “宿主你的灵魂之力也以每天10点的速度损失,预计38.5天损失殆尽。”

    之前从麦迪文手上继承了灵魂之力是385,人性230%,这倒是比较充裕的。不过命都没了,还不能复活,有节操剩余也没什么卵用啊!

    归根结底还是要尽快救出红龙女王。

    面对这状况,杜克也是哗了狗似的。‘历史上’的红龙女王的确获救了,但那是联盟正面战场已经搞定了部落主力,进入扫荡战时期的事了。

    在那个时间节点上,大部分联盟的沦陷区已经光复。特别是囚禁阿莱克斯塔萨所在的矮人要塞格瑞姆巴托,尽管要塞还在龙喉氏族的控制下,但整个湿地大部分地区是光复了的。

    在那片糟糕的沼泽地上,不光有兽人,同样有着各式各样的人类解放者。比如来自洛丹伦的白银之手,又比如来自铁炉堡的矮人部队。当然更多的是翱翔于天际、来自鹰巢山的蛮锤矮人狮鹫骑士。

    现在呢?

    那里连前线都算不上,是不折不扣的敌后啊!

    敌后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那里还隔着一整个阿拉希高地,那里还有超过二十万兽人驻扎。要想进去救红龙女王,难度何止大了十倍?

    杜克之前才把人家整个龙骑兵团在奥特兰克王宫上空坑掉了。在会战时没看到龙吼氏族的酋长祖鲁希德。不用说,肯定是跑回去格瑞姆巴托,催着红龙女王早生贵子去了。

    说是早生贵子,其实并不恰当。

    为了满足战争需要,兽人需要大量的飞龙作为坐骑,以供驱使。

    可惜创世泰坦在赋予了巨龙无与伦比的强大身躯的同时,也削弱了巨龙的生育能力。巨龙真正意义上的子嗣,实际上少得令人发指。

    在历史上,战争后期那些被兽人拿来当坐骑的红龙,实质大多是其她雌性巨龙强行排出来的未受精的卵,嗯,跟人类女性每月一次的排卵差不多。只不过,阿莱克斯塔萨被逼着用魔法将这些未受精的卵催化成为可以战斗的飞龙。

    由于先天缺陷的关系,这些红龙永远都无法成长为千年以上的青年龙。

    对于部落来说,这一点都不重要。管你是什么基因缺陷还是魔法造物,反正能骑,能在空战中对付狮鹫,能在对地攻击中用龙息洗地,那就够了。

    现在杜克若是让库德兰率领狮鹫骑士大队过去,以库德兰的性子绝对是一口答应的。

    但杜克不能坑了人家啊!

    矮人是人类的好兄弟,就这样让人家亡国灭种,杜克还真过意不去。

    杜克跟温雷莎短暂分析了一下之后,不光温雷莎,连莱恩他们都眼神黯淡了。

    说实在,杜克也觉得有点无奈。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改变世界的进程越多,就越注定了自己将要对抗的乃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又或者是来自命运长河的惊人修正能力。

    有种注定要失败的不祥预感。

    可是,当杜克环视四方,看到活蹦乱跳的莱恩,看到佩戴上暴风王国徽章的风行者三妹温雷莎,看到本该悲剧掉的加文拉德和伊露希亚赫然列席,杜克又能感到一种淡淡的温暖感觉。

    他们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杜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杜克叹了一口气:“明天,若是明天还没有奥蕾莉亚她们的消息,我就直接出发了。而且麻烦你们,哪怕要囚禁奥蕾莉亚,都不要让她追上来。我怕她会做傻事。”

    “不,杜克你不了解大姐,她一定会追上来的。”

    “那就告诉她,我有60%的把握活着回来。”杜克斩钉截铁。

    “60%?这么高?”不光是温雷莎,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愣了。

    在他们看来,不管杜克这次带着谁,要深入敌后,必定是九死一生。谁知道,杜克竟然说有六成把握?

    “我知道,对于我,对于联盟来说,现在都是相当大的危机。但我依然可以使用我的魔法。通过卡拉赞里阅读的一本历史书,我知道是什么囚禁了阿莱克斯塔萨。最关键是我知道解决这次事件的契机所在。这是你们所有人都不具备的。唯一的问题是,我需要脱离联盟指挥部相当长一段时间。”

    安度因拍着胸口保证说:“这就简单了,军事上的事,你就交给我吧。我会尽可能在正面给部落施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的。”

    莱恩也接着道:“军情七处能调配的人手我都给你。”

    杜克摇摇头:“我不需要盗贼。”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凡妮莎眼睛里的光芒黯淡了下去。杜克笑笑:“我答应了你的父亲好好照顾你的。如果你父亲功成归来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因为一次更冒险的行动而丧命,我哪怕死了都会不安心的。”

    凡妮莎不说话了。

    杜克接着道:“这次,我想想,只需少数几个人跟我就行了。”

    安度因紧张地掏出小本子准备好记录。

    “跟我去的是加文拉德和温雷莎。”

    加文拉德一听,顿时两眼发光,脸上一阵坚毅的表情。

    温雷莎……首次单独被委以重任的温雷莎更多的是一种跃跃欲试的表情。她不是第一次战斗了。然而好像这样,脱离了两位姐姐,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这还是头一遭。

    杜克说出来的第三个名字,却让大家有点懵:“我还想在达拉然里面找一个叫罗宁的年轻的大地法师。我觉得他会给我带来幸运。”

    杜克若是没有失去施法能力,杜克本身就已经够强了。为什么他会指名一个大地法师当随行人员?

    好吧!神神秘秘的杜克,一如既往地让人看不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