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巨星 >正文 第924章 首败
    中场休息过后,由于高小冬的红牌,纳尼的伤势太重,曼联进行了人员调整,用斯科尔斯上场替换下纳尼,继续保持攻势。

    高小冬虽然是现在曼联的新核心,但曼联的攻守有自己的体系,斯科尔斯上场之后,曼联的中场依然可以保持正常的运转,只是由于斯科尔斯的跑动能力不足,曼联防守的力度和前插射门的能力下降了一些。

    不过可中可边的主力后卫卡拉格红牌罚下之后,利物浦后防线不稳,曼联进攻也能够从两个边路形成突破,制造不少威胁。

    下半场比赛进行到第70分钟,替补上场的埃尔南德斯头球攻门为曼联扳回一球,不过曼联刚刚看到扳平的希望,库伊特就利用苏亚雷斯的任意球补射打进第三球,击碎了曼联扳平的梦想。

    曼联随后发起了猛烈的反扑,但始终无法再次敲开利物浦的大门,最终利物浦在主场3:1击败曼联,打破了曼联的不败金身。

    比赛结束,曼联球员非常的沮丧,没有人愿意在场上看死敌庆祝,一个个阴沉着脸回了更衣室。

    弗格森正要起身离开,利物浦国王达格利什满脸喜色的走了过来,紧紧握着弗格森的手,道:“爵爷承让。”

    弗格森气得胸闷,不过却并不想在老对手面前失去风度,他冷笑道:“这场是我输了,不过这无关大局,最后我们还将拿到第19个联赛冠军。”

    达格利什笑眯眯的道:“我来的晚,也没有别的想法,赢一场就不错了,不过小冬高恐怕也禁赛三场,希望曼联能够挺住。”

    弗格森冷笑道:“不劳你关心,其他队不会像利物浦这么粗野。”

    说完,弗格森松开达格利什的手,拂袖而去。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弗格森痛斥利物浦踢球粗野,同时也表达了对主裁判菲尔。多德执法尺度太松的不满。

    “我不想为输球辩护,没有哪支球队永远不输球,我们的发挥不如对手,输球很正常,不过利物浦是来踢球的吗?他们一直在用非常粗野的动作恫吓我的球员,并且踢伤了纳尼,小冬被罚下也是因为卡拉格的挑衅,他才21岁,在队友被铲伤,对手向他吐口水的情况下,失去冷静也是有情可原的,我们打算为小冬的红牌上诉,不是想取消红牌,而是希望减轻对小冬的处罚。”

    达格利什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球队踢得粗野,他认为卡拉格的动作是有点大,但并没有故意废人的意思,而高小冬却先当胸给了卡拉格一拳,接着又给了卡拉格一记耳光,像高小冬这种极其恶劣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停赛三场太少了,应该追加处罚。

    在网上,高小冬被红牌罚下这件事受到了球迷的热议,并且引发了利物浦球迷和曼联球迷的撕比大战。

    有曼联球迷认为高小冬打得好,太解气了,对卡拉格这种球员,就应该打,哪怕吃一张红牌也值得;也有球迷认为高小冬作为场上队长,为队友出头时对的,但出手打人就不应该了,如果曼联因此崩盘,失去冠军的话,高小冬的罪过就大了;还有球迷认为高小冬的做法太鲁莽,打一巴掌固然很爽,但曼联因此失去了扳平的希望,并且高小冬还将受到至少停赛三场的处罚,这个代价实在是有点大。

    利物浦球迷则一水的怒骂高小冬,认为高小冬就是一个来自落后国家的野蛮人,像高小冬这种球员,不仅要红牌禁赛,还要在球场上被人铲断腿。

    曼联球迷和利物浦球迷各为其主,而中立球迷支持高小冬的更多,他们认为高小冬虽然鲁莽,但为队友出头,够霸气,有担当,是曼联最合适的队长人选,比曼联的前队长基恩和坎通纳更讨人喜欢。

    比赛结束之后,曼联的球员回到酒店,弗格森把高小冬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冬,现在心情平静下来了吗?”

    弗格森让高小冬坐下,温和的道。

    高小冬在弗格森面前坐下,有些羞愧的道:“抱歉,boss,是我太冲动了。”

    弗格森摆摆手,道:“没什么,没有人职业生涯一次红牌不得……”

    高小冬听了,心情稍宽,但弗格森接着又道:“但作为球队核心,场上队长,随便被人激怒,吃红牌下场,合适吗?如果这是欧冠决赛呢?如果这是世界杯决赛呢?”

    高小冬一听,冷汗下来了,他苦笑一声,道:“boss是我太冲动了。”

    高小冬这次的道歉就真心多了。

    弗格森道:“首先,英超比赛的动作比意甲大,裁判的执法尺度松,几个每个赛季都有球员受到重伤,你必须适应这种变化。其次,你是球队的核心,对手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防守你,其中包括激怒你,踢伤你,你必须想好对策,第三,你要明白你肩上的重任,斯科尔斯老了,下个赛季就可能退役,你是曼联的新核心,你不是野球场踢着玩的,不能任性而为。”

    “我明白了,boss,看到卡拉格想废掉纳尼,又朝我吐口水,我没有压住火气,下次我一定会用胜利来回应他们。”

    看到高小冬虚心认错,弗格森的心里舒服了一些,道:“小冬,上一场打国米,我让你戴上了队长袖标,这次打利物浦,我又让你戴上了队长袖标,你知道为什么吗?”

    高小冬心里一动,故意装糊涂道:“难道不是因为里奥大哥和维迪奇无法上场吗?”

    弗格森暗自摇头,心道,这个狡猾的小子,还想套我的话,他神情严肃的道:“里奥和维迪奇不能上场,场上还有埃弗拉、弗莱彻,鲁尼,我让你戴队长袖标,是想锻炼一下你,看看赛季结束后,你能不能胜任队长之职,但你今天表现的如此浮躁,如果这个赛季结束让你当队长,队友和球迷怎么会放心,怎么会心服。”

    别看弗格森批评的时候,高小冬老老实实的认错服软,但涉及到具体的利益的时候,高小冬却一点也不谦虚,他连忙道:“头儿,球迷说我浮躁就罢了,我这是为队友出头啊,队友怎么能怪我,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一定不会了。”

    弗格森道:“你为队友出头又怎么了,反正你吃了红牌,你影响了球队的成绩,这就是给其他人把柄。”

    高小冬道:“头儿,那总得给人改过的机会吧,我才21岁啊。”

    弗格森看到高小冬如此惫赖,脸上绷不住了,拍了一下高小冬的头,道:“就因为你年轻,我才让你带队长袖标试试的,你踢球这么久,这是第一张红牌,还能原谅,下次一定不能如此冲动啊。”

    高小冬赶紧打了个立正,“放心!头儿!我一定不会再这样。”

    弗格森点了点头,道:“回去休息,明天媒体和球迷肯定会狠狠的批你,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我就当他们放屁。”

    高小冬跟弗格森告辞,笑嘻嘻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