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96章 道消身亡
    当这道金光袭来,白帝子本能的就将本命剑器招出,眼含警惕的看向了来者。随后却见那金光之内,赫然是一个与光辉天使略有些相似的身影,同样是近乎完美的面孔,身后则是一对金黄色的羽翼,不断的往外发散着赤金光辉,辉煌耀眼。

    白帝子在眼神微凝之余,却也暂时放下了警惕,他已知此人的来历,并未是他们的敌人。

    “吾为鸿钧座下,东皇太一!”

    那金翼人以赤金色的双目,扫了在场诸人一眼:“道主均令,那天穹法器只系于张信一身。所以此战汝等无需心忧,道主与神尊自有手段,使那神威真君道消身亡!”

    风轩辕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眼含欣喜的与在场诸人互视了一眼。

    他虽对东皇太一所说的,能够让神威真君道消身亡的‘手段’半信半疑,可至少已从此人的口中,得知那两位准备介入战局的态度。

    ※※※※

    当张信返回到舰群之时,军中五十万因织命师入梦术而晕迷的弟子,都已全数苏醒。

    可此时全军上下,并无任何轻松欢快的气氛,反倒是一片愁云惨雾,哀声四起。

    这是因彻地神渊那边的消息,已经传至此间,全军上下都已得闻。

    此战日月玄宗可谓大胜,可从纸面上,却是很难展示出来的。很多人只看到这一战,光是日月玄宗一家,就战亡了十四万人。

    尽管这一次他们诛灭的邪魔,也达千万之巨,可如果考虑到地渊之下封禁破碎,这在任何不知情的人看来,都是一场可以撼动玄宗根基的大败。

    联军中的诸多高层,倒是清楚真相,知道此战中日月玄宗稳据胜势。可问题是,这时候从他们口里面说出的话,怎么听都像是故意宽慰人心之语,当不得真。

    幸在他们在北海这场未完成的神域之决中,确实是大胜而归。联军上下的军心,倒还算稳定。

    所以张信,并没有刻意去解释纠正,不管彻地神渊那边胜负如何,日月联军一方战死三十万道兵,总是事实。

    便是他现在,其实心情也一样伤感异常,并没有多少大胜之后的欢喜之情。

    这一战,他有好几位熟识之人,陨于彻地神渊,其中就有当初接引他进入天柱山的王封,还有已晋升第十道种,刑部司主的李光海。

    当那份详细的伤亡名单,通过真君印玺传到他这里的时候,张信当即就枯坐原地,久久不能言声。

    大军征战,难免死伤,日月玄宗要屹立北方,不坠传承,也总免不了有弟子牺牲。

    可此时战死在彻地神渊的,却是他接触过,活生生的人。

    张信终究是身经百战之辈,已经锻炼出了一副铁石心肠,只用了小半刻时间,就已将自身的心绪调整过来。

    而就在他刚返回独霸号不久,就从甄九城处,拿到了一张神秘的信符。张信将此物拿在手中,只权衡了片刻,就又在所有人知觉之外,悄然离去。

    直到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张信才再次出现在独霸号的甲板上,而此时他的唇角旁,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笑容。

    “感觉主人你现在的心情,很轻松呢!明明之前不久,还是很伤感的。”

    “自然轻松。”

    张信确实心情甚佳,从容答着:“有了这一纸密约,至少可让我日月玄宗,减去至少百万弟子的伤亡,岂能不感愉悦?”

    叶若忧心忡忡,凝眉道:“可主人你对那个人的承诺,就这么信任?如果那人毁约了怎么办?”

    张信闻言笑了笑,语声自信的回复:“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可我对那位,从始至终都谈不上信任,真正信任的,只是当前的时局。”

    “时局?”

    “时局所迫,对那位而言,还能有多少选择?”

    张信目中光泽闪动:“且本座可从未说过,要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他,这次势必需做两手准备。所以两家究竟是否有携手合作的可能,还是得看那人之后的所作所为。怎可能只凭此人的几句保证,就轻易将既定的战略改弦更张?”

    “原来如此!”叶若顿时长舒了口气:“我就担心,主人你会轻忽大意,被那人给骗了。”

    张信哑然失笑:“不妨对你主人多点信心!这个世间除了我那师尊,还从来没有人能骗过狂刀的这双眼。”

    他说到这里,又语声一顿:“其实我倒是真心期冀,他能遵守承诺。否则这神相宗境内的百姓,未免太可怜了。我更不想在灵龟岛,再添亿万杀孽。”

    “杀孽?我倒觉得主人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主人你拖到现在才攻往灵龟岛,其实也有给神相宗时间,让他们将百姓撤离的打算吧?”

    叶若不以为然的说道:“至于可怜二字,更无从谈起。据我所知,日月玄宗现在的灵税,只有十税一的税率,这是整个北地最轻的灵税。而神相宗这边,两年前就已是十税四,许多人都活不下去了喵。按照古人的说法,主人你领军西征,是以有道伐无道,吊民伐罪——”

    张信听到此处,不禁哭笑不得。心想那神相宗之人,可未必是这么想。如果不是日月玄宗的威胁,神相宗何需定下这么高的税率?

    这次日月玄宗的西征,也是**裸的侵略之举,可与‘大义’什么的,扯不上关系。

    就他本心而言,其实是很不愿意的。相较于‘吞并’这种霸道极端的手段,他更喜欢融合与同化。

    之前日月玄宗的前辈,也是这么做的。日月玄宗的八百群山,可不全是自家所有。

    在他看来,一家顶级的宗派,绝不能只片面的追求体量,向心力才是最重要的。

    昔日雷神的东征之战,可以为前车之鉴。那虽是让日月玄宗,多出了四家上院,可也埋下了七千年后,几乎覆亡的祸根。

    要不是他在临死之际,遇到了叶若,此时的日月玄宗,想必已土崩瓦解。

    之后他再没理会若儿的这些奇葩言语,只因此时,大军之内诸部首脑,已经陆续奉他之命前来独霸号参与军议。

    之前的密会,他从某人的口中,得知了一条出人意料的消息。而此时联军的战略,也势必需要改变不可。

    就在军议开始之前,已经端坐于帅位的张信,再一次以若有所思的眼神,看向了灵龟岛方向。

    太一神宗的九十万道军,还有让他道消身陨的手段——

    此时的张信,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竟对即将到来的灵龟岛大战,生出了几分忐忑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