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95章 战后之谋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师弟你无需在意!”

    当向祁翊气机稳定了之后,就神色淡然地挥了挥手:“今日若不如此,我恐本宗再无踏入北海之机。”

    筑云崖却没有这么容易说服:“可以师兄你现在的状况,即便是使用了这门秘法,只怕也仍是外强中干,支持不了多久——”

    他想张信那些人,既已知道了向祁翊的状态,那么在下次动手时,对方必定会全力以赴的针对向祁翊。

    且以后者的伤势,如果再不作调养,日后必定会后患无穷!

    哪怕是现在,他这师兄也折损了五十载以上的寿元。

    向祁翊则微微一笑,并不争辩,径自从袖内取出了一枚朱红色丹丸,服入口中。

    之后仅仅瞬息,他的脸上就现出了潮红之色。

    而筑云崖见状之后,眼中则是阴霾更增,手臂青筋暴起。

    只是向祁翊,并未对他多作理会,转而望向了前方的诸人:“上面的情形,究竟如何?”

    就在这甲板的后端,风轩辕,烈玄空,问非天、织命师、白帝子、闾丘雷严等人各自据立一角,且都是无一例外的在仰望苍空。

    “我这里是毫无所获。”

    风轩辕闻言之后,不禁一声轻叹:“完全无法辨识那些疑似先天离合神光与三昧离火神光的术法,究竟来自于何处。就不知织命师道友与闾丘师弟,有何收获?”

    他说的这两位,正是在场诸神域中,感知能力最强的。

    可织命师毫无反应,闾丘雷严则是凝眉不语,显然这二位,也是一无所获。

    “大约五年之前,我教的天雄神子高元德,就已发现那位神威真君以所谓的摘星术,在星穹之上布置疑似法器,却与那些太古机械相似的机关造物。之后我教就孜孜不倦,对这些机关造物施以打击,清理星空。”

    白帝子一边说着,一边脸色苍白的低下了头:“我原本以为,那位的摘星术,威力会大幅减弱才对。”

    可事实与他预料的相反,张信在他们的知觉之外,又布置了一套杀伤力更为巨大的‘法器’。

    而这一次,哪怕是神域强者,也难以捕捉到它们的踪迹。

    “这就难办了!”

    烈玄空亦面现苦恼之色:“有这些东西在我等的头顶,真让烈某寝食难安。接下来的战局,烈某不太看好。”

    事实上,今日这一战他们之所以会遭遇溃败,正是因这些隐在星穹当中的法器。那百余道疑似无上级先天离合神光与三昧离火神光的术法,便是神域亦难撄其锋。

    而即便之前,他以为自家人心已散,败局已定的时候,也从没想过己方,会遭遇此等惨败之局。

    在烈玄空想来,这一战至不济,也就是一二人重伤的局面。绝大多数,都能够从战场全身而退。可就因天穹之上,那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所有人措不及防,也导致了光辉天使乌利尔,在交手的第一时间就被重伤。

    烈玄空不敢想象,当决战到来之时,他们被那一百五十道无上级先天离合神光遥指时的情形。

    “灵感之术确已无效,不过我有办法,预知它们的方位,可这需要时间——”

    织命师的言语,使众人的心内焰火滋生,可随后又寂灭了下去:“要清除这些法器,可能得半年,甚至一年之后。”

    “这是远水救不得近火。”

    风轩辕苦笑着摇头,随后又凝声道:“可我现在,却更担心灵龟岛!”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往问非天方向看了过去,却见后者神色木然,仿佛那位太一神宗的掌令,说的不是自家的事情。

    可众人却知,灵龟岛一旦陷落的后果,那意味着北海之战的终结。

    “此时北海强弱之势,已经逆转。那位神威真君,已再无顾忌!”

    白帝子紧闭着双眼,呢喃着道:“我若是他,此时必定会领大军直趋灵龟岛前。只需摧毁了灵龟岛的三座神域灵山,便可后撤至西庭山一线坚守。并以游兵出击北海,施以焦土之策!”

    那个时候,太一神宗的东渡大军,即便来的再多,也将如无根浮萍。

    没有稳固的据点,也无法从北海当地获取补给。日月玄宗大可在西庭山一线,一步步耗尽太一神宗的气力。前者稳据地利,近年更是英杰辈出,只需一定的时间,这家宗派定可成长为盘踞北方的庞然大物。拥有足够的力量,将太一神宗逼退。

    “——也就是说,我方只能选择在灵龟岛前决战。可如今无论是道军兵力,还是神域层次,我方都远不如对手。”

    此时白帝子的语声,已沮丧到了极点。早在那一场大战之前,他们就没有信心从神域之决中获胜,更何况是现在?

    “道军方面,倒是无需担忧。”

    风轩辕的目光闪动:“我神相宗九十万道军,已经在三个月前跨过无光海,此时就藏在极光岛附近。”

    当他这句道出,在场除了太一神宗的几位,其余如烈玄空,白帝子,都不禁愕然的看向了这位太一神宗掌令。

    太一神宗已有部分道军提前数月进入北海,这是他们完全未曾意料到的事情,之前也没收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情报。

    之后几人,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问非天。发现这位依然没有表情,可一双大袖却在微微颤动。

    白帝子见状,顿时了然于胸,眼中也不禁现出了几分怜悯之意。心知这位神相宗主,多半也是不知情的。

    至于太一神宗,为何到现在才肯将这支道军摆上台面,缘由也不问可知。

    这家对那位神威真君的天灾火雨,同样是忌惮异常。并不打算以自家弟子的性命,去硬抗张信的摘星术。

    所以就将神相宗那几十万弟子,作为牺牲者么?

    这就是小宗派的悲哀,太一神宗与神相宗两家名为盟友,可似风轩辕等辈,又何尝将后者放在眼中?

    而此时他眼里,也透出了一丝怒火。

    那一百七十万联军当中,可也有着二十万神军存在。

    可风轩辕却毫无异色:“问题是天穹之上的那些法器,依然无解。神域级战力,也逊色数筹。除非有其他的力量介入战局,否则我方难挽败局。”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拿眼看着白帝子。后者则面色冷漠,毫无反应。要说现在,唯一能够改变北海局面的,就只有神尊与那位鸿钧道主。

    后者与他无关,前者却是他现在效力之主。可白帝子不愿,也不敢代神尊做出任何承诺。

    在他看来,如今的恶劣局面,完全是太一神宗咎由自取。

    也就在这刻,远处蓦然一道光华霍然掠空而来。只是瞬息之后,就已抵达这艘舰船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