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86章 那就好办了(200月票)
    “杜克在死亡之翼的爪子里!这就是死亡之翼不用他的左爪进行攻击的原因!”温雷莎高声指出这一点。

    “呃,很遗憾,或许我们要为联盟与部落开战以来损失的最高层领导人做一个吊唁了。”法尔斯泰德叹了口气:“也许死亡之翼不喜欢龙肉,只是想留个人类当点心吃?”

    “见鬼!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在这里先掐死你!”温雷莎少有地凶神恶煞起来,吓得矮人脖子一缩。

    “不,等等,死亡之翼没有当场杀死杜克,那说明杜克对它来说有用处。对!对的!一定是这样!”这一刻,温雷莎几乎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击掌欢呼。

    矮人这时候泼了她一头冷水:“话说,马库斯阁下不是在你起飞前交给你两个彩色的东西吗?好像说什么第二个什么囊在有危险的时候打开来看看?”

    锦囊!

    温雷莎不知道为什么杜克一个大男人要弄出这么花俏的东西。追问杜克的时候,这个可恶的家伙推说这是什么猪哥亮,什么情怀,什么逼格,反正温雷莎一点都听不懂。

    但这不妨碍温雷莎闹个大红脸。

    是啊!刚才有危险的时候,自己早该拆开那个锦囊了。

    没想到自己一紧张,居然什么都忘记了。

    就在狮鹫上,顶着狂风,温雷莎从随身小包里拆开了那个用白色纱布做成的锦囊,只见上面写着这么一行字:

    “如果我被死亡之翼抓走了,请勿挂心。也有小几率是罗宁被抓走。当然,这样的话,你或许不会打开这个锦囊了。”

    看到字句末尾,那个划出来,不伦不类的笑脸,温雷莎蓦然噗呲一笑。

    “怎么了?”法尔斯泰德无比愕然。

    怎么看上去这个女精灵很美,美得像女神一样,难道其实不是女神而是女神经病?

    没有回答矮人的问话,温雷莎陷入了沉思:

    难道说,杜克一早就了解了红龙女王被俘的事情真相?难道杜克早有预料自己会被死亡之翼抓走?但这又跟那个罗宁有什么关系?

    纷乱如麻的头绪,几乎让温雷莎抓狂。

    如果不是经过一段不短的时间接触;如果杜克不是她的领主;如果他不是姐姐的爱人;如果不是他也救国她一命,说不定温雷莎会怀疑,自己刚才一直试图努力营救的人早已把他的灵魂出卖给邪恶的死亡之翼?

    “它想让你做什么,杜克?”温雷莎喃喃地说:“又或者说,它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回想起杜克在联盟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温雷莎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比起联盟副统帅因为诅咒而逝世更糟的是什么?

    那就是联盟副统帅变成不死者什么的,投敌堕落啊!

    五条上古守护巨龙,每一条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无上力量。在凡人的眼里,那已经是神力了。鬼知道死亡之翼是否掌控了可以让死人复生之类的力量。

    其实,温雷莎想太多了。耐萨里奥从来都不是那个路子的。

    正所谓关心则乱,越是关切,就越是容易想太多。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杜克醒来了。

    背上刺痛刺痛的,不是受伤,纯粹是被背上靠着的树根和小石子顶着不舒服。

    回想起来,自从自己被古尔丹坑了一把,被迫陷入生命倒数之后,自己就没哪天有安稳觉了。野营什么的是家常便饭。自从进入湿地之后,就在矮人那边安稳了两天。

    本来还有点福利的,比如每天早上醒来,可以看到温雷莎那张清秀而充满好奇神色的脸庞。哪怕明知道这是小姨子,不妨碍杜克拿她来怀念一下奥蕾莉亚啊!

    奥蕾莉亚的性子他知道,这种要强的女英雄,从不轻易动情。一旦动情了,万一他挂了,奥蕾莉亚哪怕不跟着殉情也会为他守一辈子寡。

    感受着温雷莎最近的变化,杜克发现自己也是冤孽。

    搞定大姐就算了,怎么连小姨子都惹上了?

    睁开眼,入目所见,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了。

    视界中,依然是黑夜。

    天空中翻腾滚涌的乌云,为这个世界平添了几分黑暗的气息。

    明明是位于森林当中,到处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林间也没有动物在活动,也没有夏日的蛙鸣,不,甚至连虫鸣都没有。除了那瘆人的冷风呼啸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哪怕做过心理准备,那种压抑的不祥感觉依然让杜克透不过气来。

    “哦,你醒了……我还想着有什么魔法能在尽量不伤害的前提下提前弄醒你。可惜我会的都是大范围的毁灭性魔法,没有什么适合这种状况的,这让我很烦躁。”

    死亡之翼?

    杜克转头望向前方不远处……其实睁开眼的瞬间,他已经察看过了……

    刚才空无一物的地方,有一团黑影快速凭空涌现出来。在短短三秒内形成了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像。

    眼前的这个漆黑身影,有点像不合格法师造出来的拙劣镜像分身。只不过,世间不会有任何一个分身拥有如此高纯度的黑暗力量,也不会有一个分身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标准版龙傲天的狂傲气质。

    与相貌无关,光是那泄露在外,已经化为实质的黑暗能量,就足以成为明证。

    眼前看来或许像个人类的东西继续变幻着,如同一台高速3d打印机在工作着,黑影勾勒出一个更为完整的人物轮廓。

    一张脸庞从兜帽中出现,一位深沉、英俊、自信的男子,一张看上去跟洛丹伦那些天生高贵的贵族并无二样的脸庞……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杜克*马库斯,你还好吗?我大体上确认过你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受伤。毕竟我那么大的爪子要拿捏好力量的分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算完整无损,不过话说,我回头检查到有什么受伤,我的医药费账单需要寄给你的话,可以寄到哪里去?死亡之翼……先生?”杜克皮笑肉不笑地回应着死亡之翼。

    薄薄的嘴角微微翘起,形成一个僵硬中带有刻薄感的笑容,这个化身为人形的死亡之翼笑着问:“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就好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