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92章 溃败之局
    此时展现在张信眼前的,是一副恢弘浩大的奇景。红云道人以虫蛊之术,身化亿万,其中一部分,甚至已潜入到了深海之下,可林天衍却是以亿万斩亿万!分化出的剑气数量,几乎直追红云操纵的蛊虫。而那片本是遮天蔽日般的血云,就仿佛是雪遇骄阳,只顷刻间就被消融大半。

    之后当月平潮出手,也同样是神威赫赫,那天崩地坏**,直接就使残余的所有蛊虫,全数崩坏溃散,将那片天际间残余的血红色,都一举荡平扫灭。之后更是将周围风轩辕等人的剑器与术法,强行拦截在了周围的百里之外。

    ——哪怕是筑云崖手中那口十七级剑器,只需被月平潮注视片刻,也有崩坏之忧。所有的金属离子,直接就从内部的原子层次,开始崩塌。

    不过最终将红云逼至绝境的,却是张清源与龙观象。这二人的剑器,固然远不如林天衍的威势,可却远比后者,更狠辣凌厉!而若剑阁与太渊阁经历的常年征战,更使二人的剑术,经历千锤百炼!

    当这两道剑光凌至,就直指红云本源,在空中与深海之下,爆出了一连串的火光与震鸣,接二连三,仿佛雨打芭蕉,连续不绝。之后仅仅片刻,那深海之内就传出了红云的怒吼声。

    ——就仿佛是濒死的凶兽,充斥着绝望之意。

    张信一直都未直接对红云出手,只是借助‘乾天无极雷狱阵’的增幅,施展诸般雷法,向其余的神域狂劈而去!

    显而易见的是,即便是雷法造诣强横如他,在以一敌众的状况下,也没法奈何得了这些实力强横的神域强者。

    可他的本意,也就只是稍加牵制而已。只需配合月平潮,加上陆续回过气力的小吞天及盘古,玉明皇几位,以及那一百五十尊‘天神审判’与‘死星炮’,在十呼吸之内,让这些人无法全力对红云施以援手就可。

    而月平潮与林天衍等人展现出的斗战之能,也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惊喜。

    根本没到十个呼吸,仅仅是几个弹指的时间,那红云就已被这四位,逼到了绝境。残余的气血与神念,都被困锁在一片不到百丈方圆的狭小空间内,再没有了任何的转圜余地。

    张信当即毫不犹豫的出手,一片浩大的炽阳,在那处所在轰然爆发!

    他直接就施展了自身最强大的杀伤性无上神通‘灭世劫阳’,务求不给这红云任何的生机!

    至于那鸿钧道主,是否能如神尊一般将红云复生,又是两说。

    张信现在只觉庆幸,毒蛊之术的威胁,其实并不在死亡权能与入梦术之下。只因他掌握的雷法,刚好有一定的克制之能,若儿的生物科学,也凌驾于此世之上,才能够将这些蛊术强者压制。

    可日后一旦自己不在,这红云却可轻轻松松以蛊毒,使大量的玄宗弟子倒闭。

    之前他只是判断这位红云道人,可能也一如他的前辈玄池蛊母,伪盘古以及十二巫神一般,有着某种破绽,所以选择此人,作为第二个下手对象。没想到却是误打误撞,将这一潜在的威胁解决。

    而当感知到红云的灵机,已彻底寂灭之后,张信就又用狼一般的视线,盯上了风轩辕。

    这位虽也是神域,却是借助神宝之力达成,实力比之那位被他视为第四目标的第一太子,还要逊色一线。

    只是在红云也落入到绝境之后,对面包括问非天,烈玄空在内的诸人,都不约而同的退离到了百里开外。那位太一神宗的斗部掌令,更是在数息之内,连撤三百里之遥!

    这也是前者在不到十息的时间内,就道消身亡之因,这些神域强者没有一位甘冒陨落之险,全力对红云施以援手。

    此时即便那织命师,也从‘沉睡’中苏醒。这位已浮出了海面,在冷冷的扫了一眼张信等人之后,就直接飘然远去,毫不作任何停滞。

    张信见状,不禁唇角微抽,眼中再次现出了惋惜之意。这位织命师的灵觉,大约是所有人中最强的。

    这时候他如果看到机会,会毫不犹豫的舍弃掉风轩辕与那位玄空太子,将织命师转为他们的第一目标。

    他甚至在红云身死之前,就开始在海底之下布局准备。只等时机合适,万事俱备,就对这位神教副主施以致命一击。

    可惜的是,此人太过灵醒,还未等他的布局完成,就选择了主动撤离,没给他半点的机会。

    即便那风轩辕,他也没能将之留下。

    张信选择这位的另一目的,是为逼迫太一神宗的诸多神域出手救援。可此人倒也无愧智者之名,撤离的干脆利落,顷刻间就已不见了踪影。

    最终也只是被林天衍斩了一剑,又被张信送了一记‘灭法神劫’。估计伤势不轻,没有一枚十七级以上的神丹,怕是很难在三五个月内恢复。

    之后是撤离速度最慢的太一音仙向祁翊,也被玉明皇斩了一剑,后者含恨而击,也让这位受伤匪浅。

    随后月平潮的一击天崩地坏,巩天来的一记风元爆,更是令向祁翊的小半边躯体直接粉碎,几乎就无法从这片大洋之上脱身。伤势之重,尤胜风轩辕与之前就被重伤的天元战灵吴道子一筹,完全是依靠筑云崖的‘冰镜返无’之术救助,才争得了一线生机。

    至于那位地渊魔国的第一太子,遁逃之速,还在风轩辕之上。早在红云死前,就已远离战场近四百里,算是在此役中全身而退。

    只有问非天留下断后,这位的无相神遁,虽不如天元霸体迅捷,可也同样难以阻截。

    张信等人,只能眼看着这位,从他们的面前扬长而去。

    而此时的张信,已是后悔莫迭。在他感应中的向祁翊,灵机分明已至油枯灯尽的状态,当时只需有任意一位神域腾出手,对向祁翊施以攻击,就可使后者饮恨在此。

    他估计此人,应是之前的旧伤未愈,只是借助秘法压制,才能维持完整战力。而在遭遇月平潮与巩天来的联手强袭之后,使此人旧伤复发,几乎陨落于此。

    关键应该就是那一击天崩地坏,月平潮修习的这门无上**,最擅于从内部破坏人体。

    可惜的是,他被向祁翊外强中干的外表所迷,错过了这次绝佳的机会。

    巩天来也同样为此遗憾不已,在大战了结之后,就跑到了张信的身边,一脸无奈的看着远方:“这次真是可惜,如果能将这向祁翊拿下,之后无论是接下来的灵龟岛之战,还是之后与太一神宗道军交锋,我方都可再添五分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