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87章 螳臂当车
    “看来这次,是我宗赢了!”

    司空月灵的伤势惨重无比,一身肌体,都在随后的一息之内,开始溃烂。

    尽管他也可算是上位神域,可与拥有太玄静旗在手,以及五座封魔神柱加持的雪崖相比,依旧是差了好几个级数,也同样没法与对面的万象魔君比较。

    魔灵不擅法阵,可它们的血脉神通,也同样能够给同族提供额外的助力。尽管这办法,远不如灵修这般的高效,可此时冲出封禁阵的魔军,已达四千五百万之巨!

    可他的牺牲,却为雪崖上师换来了喘息之机。这位已重整阵脚,再次站到了万象魔君的眼前。

    而此时的日月玄宗,也已放出了他们的胜负手——

    “没想到,神威真君准备的,竟是这块虚空石。”

    司空月灵一边说着话,一边咳着血,可此时他的眼眸里,满含着无法压抑的愉悦。

    此时他心中,还有着诸多不解。

    他不明白张信,哪来的那么多钱财,去改造那块源自于神天上师洞府的虚空石。

    要在那上面篆刻一座法阵,从数万里之外精准的挪移至此,哪怕最保守的估计,也得需四十亿大罗玉符以上的材料不可。

    而这法阵本身,也是一个难题,作为一个经历了一千七百年岁月的神域,他深知在那块虚空石上,绘制这样一座法阵的困难,

    难的不是将那块虚空石挪移——这一点,张信在很早之前就已办到了。真正让人头疼的,是精准的方位,必须准确的将之送入到彻地神渊。

    更不用说,如今日月玄宗的两位天元灵体,都远在北海,无法参与操纵,这就更是难上加难。

    至于如何瞒过神教与日月玄宗所有大敌的耳目,这反倒是较为简单。只因这个世间,只怕没人会想到这位神威真君,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还偏偏做到了。

    可这些疑问,并没能影响到司空月灵的情绪。

    哪怕他之后一辈子都没能搞清楚这些疑团,也依旧能以极度愉悦,极度放松的心情,来欣赏这场出人意料的大胜与逆转。

    而在他对面,万象魔君的口鼻间,则是喷吐着火焰。他眼神阴翳异常,饱怀杀意的扫望了一眼重伤状态的司空月灵,以及状态同样不佳的雪崖。

    随后万象魔君的视线,才在那奋力挣扎,试图从赤红色锁链束缚中脱离的马萨伊尔身上,驻留了须臾。

    ——显而易见,这次日月玄宗的目标,就是为了这位‘死亡天使’。

    有了这块庞大的虚空石作为后手,日月玄宗随时都可终结地渊魔国的这场攻势。对方之所以迟至如今才发动,只是为引诱这位死亡天使现身。

    可笑的是,他之前一直以为己方,已是胜算在握,可这仅仅只是对手,给予他的错觉。

    万象魔君的目光,仅仅犹豫闪烁了片刻,就决然的闪身离去。当他再出现时,已是万丈之下的地渊,也正是之前北地诸宗的道兵战舰与魔军鏖战之处。

    ——他现在,不是没法保住这位死亡天使,也有足够的力量,掩护这个盟友逃离。可代价却是此间的四千五百万魔军,在虚空石的冲击之下,尽数死绝!

    此刻此刻,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为盟友的一尊战争兵器,付出如此代价!

    也就在万象魔君离开的刹那,在他们的上方处,又有一位年轻人的身影显现。这位手持着一把黑色长弓,面目英俊,黑白分明的眸中饱含着怒火。

    这位甫一现身,就已连续拉动弓弦,三道白色的长箭,就仿如流星追月一般,直指那死亡天使。

    而后者的面部,虽仍是冷漠无情,可其一双眼内,却爆发出璀璨光辉。他手中的镰刀,也在疾速的挥舞。在连续‘当’的两声脆响之后,将两道白色箭光,强行斩碎!

    可最后一枚箭,还是在这尊死亡天使逃脱之前,精准的穿入到后者的胸腹之间。这一刻,一股凄厉刺耳,惨绝人寰的哀嚎,蓦然传入到诸人的耳膜。

    那死亡天使的周身,瞬间喷出了大量的银火,迅速燃烧。

    不远处的雪崖,则是将太玄静旗挥动,在顷刻间连续打出了十道北冥神光。将死亡天使由虚转实的身躯完全冻结,并在须臾之后,凝结出了一块巨大的寒冰。

    可那银火,却并未就此熄灭,反而越烧越旺,甚至从那冰层之内穿透出来,弥漫周围百丈虚空。

    而下一刻,此间的四人,就都同时低头俯视。

    只见在他们的下方,日月联军一方的舰船,此时都被一股来源于下方的浩大罡气冲击,仿佛玩具一般,往上方抛飞着。

    在更下方处,则是一团刺目无比的白光。

    “万象魔君——”

    下面那团白光太过刺目,哪怕是以紫元真人的目力,也只能依稀望见一个万象的身影,据立在地渊的正中央处。他右手前探,似乎努力推称着什么,周围的空间,则不断的传出剧烈的爆震上,并绽放出一团团耀目光华。还有恐怖的音浪,正如墙一般向四面排荡。只是因距离较远,暂时还没有传入他们的耳内。

    而万象魔君的一双手臂,以及那脖颈面颊,所有暴露在外的肌肤,先是青筋暴起,随后就又是一条条的血管爆开。

    这情景,更似万象魔君自己所说的‘螳臂当车’。紫元深知那块虚空石在挪移过来的时候,会携来什么样的力量——那估计不会逊色于夜空中的三月之一坠落!

    而此刻这位地渊魔国之主,已经阻挡了这块虚空石,足足半个呼吸的时光。

    也就是在这半个呼吸内,那四面石壁数以百万计的魔军,都从这一区域逃遁。

    这些魔灵邪兽,或是施展天赋遁法,或是直接往那深不可见的地渊跳落了下去。

    紫元真人不由一声轻哼,心想这位万象魔君,仅就一位皇者而言,倒还算称职。不惜重伤,以一己之力,对抗这磅礴伟力。这位至少对得起这位的子民,还有那数百万为其战死的魔灵。

    只是下一瞬,紫元就又张弓搭箭,毫不犹豫的射出今日的第四箭!

    ——正因这位魔皇的出色,他此刻才更没有手下留情的理由!

    而此时紫元道人的视角余光,也望见了旁边几道白光,已经先他一步喷薄而出。

    下一瞬,他们的视界之内,就被一团巨大的黑色塞满。同时传出了惊天爆震,无数的黑色裂隙,充斥着整个地渊中段。地渊周围的石壁,也在这一刻崩溃坍塌,大量的泥石崩解而下。

    那万象魔君,已不见了踪影,而在地渊中段,那仍未来得及逃离的三百多万魔军,都在这霎那,被碾为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