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85章 衰亡律令
    “衰亡律令!”

    凌铁军的面色惨变,一身气机也沉寂到了极点。

    这是只被记叙在典籍里面的一门血脉神通——在这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一位神域魔主能掌握。

    可当遭遇之后,凌铁军就明白。书中的那些记载,没有半点夸张不实之处。

    这是完全可以与那死亡权能,相提并论的神通奇术!无论是杀伤力,还是面积,都让人匪夷所思。

    此时他与玄然还好,在吐血的同时,也将体内导致‘衰亡’的物质一并排出。可由此心生警惕,开始以自身的灵能与此术对抗。

    但他们周围的普通道兵,却都是无一例外,面色青白,仿佛沉铁!一身肌肤,也开始出现诡异的红斑,几乎所有人的气息,都在不自然的衰减当中。

    凌铁军心知此刻,他们如不能尽快将这法门破去,只怕此间三百万道军,就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刻时间内,死伤近半。

    可他很快就把注意力,又再一次往上方转移。

    只因下一刻,一位浑身紫金战甲,身躯异常魁梧的存在,蓦然出现在归真子的身前。

    这位并不做其他的动作,只是伸指往归真子一点。就好似将周围的世界,都完全冻结固化。

    那归真子也几乎无法动弹,只在最后时刻,将那枚朱红色大印,移到了他的身前。随着‘轰’的一声炸响,一团刺目的焰光,在二人之间炸裂,磅礴的气浪,随后生成。使得此间的诸多空舰,都翻滚动荡不已。归真子的身躯,则如陨石般震飞了出去。直接就在那石壁之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而那魁梧魔灵,则立在原地,几乎一动不动!

    凌铁军也直到这时,才看清楚这位的形状面目——身高三丈,脚踏魔火,额生鹿角,眉心之间,还有着一只竖瞳。

    那面目五官,明明都是很端正的,可此刻在那恢弘磅礴,无边无垠的魔息映衬下,显得无比的邪魅霸道。

    凌铁军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他已知来者是谁,那是地渊魔国之主——紫薇万象,也被称为万象魔君!

    这是时隔数千年之后,再次统一整个地渊魔国的强大魔主。

    更是几万年来,唯一一个以天域魔主之身,却将肉身修至三劫的强大战魔!

    所以这位明明出身并不高贵,却能使地渊群魔俯首。明明血脉神通不太强大,也可令地渊内的五大神域魔主甘心拥戴。

    据说本姓烈,可在统一地渊之后,就改姓为紫薇。只因‘紫薇’二字,在古代传说中,都代表着帝君。

    “阁下的冰法造诣不俗!”

    那万象魔君击退了归真子之后,却并未在第一时间趁胜追击,而是神色漠然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上空。

    手持太玄静旗的雪崖上师,此时就在距离他大约一千丈的高处,踏空而立。身周则是二十点白光缠绕,悬于身周。

    而只需任意一个在灵术一道上稍有造诣的,都可感知到那些白光之内,积蓄的惊人寒气。

    “阁下想必就是雪崖上师?很不错的修为。可今日胜负之势已分,贵宗又何需负隅顽抗,徒增伤亡?”

    此间的战局,每多维持一刻,就有数以万计的联军道兵,死于地渊魔军之手。

    就更不用说马萨伊尔的死亡权能,以及凋零魔主的衰亡律令。

    雪崖上师却不为所动,他身周的白光,已经增加到二十四颗,同时一声轻叹:“败局或难挽回!可我宗封魔神柱,岂能拱手让人?且我雪崖无能,使神渊封禁失于我手,哪里还有颜面,去见我宗列位祖师?”

    那紫薇万象不禁陷入了沉默,眉头亦紧紧一皱。

    凌铁军猜测这位,是生出了忌惮之心。

    雪崖上师的法力,固然远不如紫薇万象,更没可能是六位神域魔主之敌。可此间还有归真子,还有五座封魔神柱,以及残存的二百七十万道军。

    如果这位不吝性命,不惜同归于尽,此间至少也会有两位神域魔主,陨亡于此!

    “看来雪崖道友,是已有了决死之意!”

    紫薇万象背负着手,赤瞳之内电芒滋生:“然则我地渊魔国,也未必就是太一神宗之敌。只需今日贵宗退出地渊,割让洛阳河南十七座灵山,那么本座可与贵宗定约,百年之内绝不犯境。”

    这一瞬间,凌铁军不禁剑眉微扬,一阵心动不已。

    玄然则是面上血色褪尽,煞白一片。

    他能猜到这位万象魔君的想法,魔国大军在踏入地表之后,与其与实力犹存的日月玄宗死磕,倒不如往北面的北神玄宗、黑森海及巨蒙山脉方向扩张。更可避免在此与雪崖,两败俱伤。

    日月玄宗也能腾出手,全力应对从西面跨海而来的太一神宗——

    这对日月玄宗与地渊魔国两方,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换成是他玄然,此时多半会答应下来。明知这是饮鸩止渴,也需将巨蒙诸宗出卖,可却能为日月玄宗,争取到更多时间。

    只是雪崖上师身周的白色光点,却又再次增长到二十八团,面色亦如万古不化的寒冰:“魔君这可是在羞辱我宗?自日月祖师以降,我宗可从未有过背信弃义之事,也从没有过纵容魔灾之举!”

    万象魔君的眸中,顿时涌起了一丝寒气:“不识好歹,冥顽不灵!你真当本座,就拿你没有办法?”

    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天惊地破!整个人化为赤红色的幻影,冲向了雪崖的立身之处。

    而这一次的情绪,又与他之前击伤归真子时的气象截然迥异,之前是极致的静,此刻却是无止境的动。

    那万象魔君的周身,不但火焰烧灼,所有的物质,都在以极致的高速运动着,几乎不逊色于流光。

    当这位地渊魔皇冲撞到雪崖的身前,那就仿佛是这一整片世界,都被他轰碎开来的感觉。

    众人耳中,也只听到一阵阵‘咔嚓嚓’的声响,震到人耳膜失聪。雪崖身前凝聚的十三层寒冰壁障,都被万象魔君一举轰碎,

    而此时雪崖的周身,一切都是在静止的状态。那面太玄静旗,已被他催发到了极致,散发着冷白色的灵光。

    所以万象魔君的气势,虽是狂猛无比,霸绝浩瀚,可他的动作,却在逐渐的放缓,距离雪崖上师虽只不到三十丈之遥,却仿佛是隔着一座天崖之远。

    且动作越来越慢,在所有人的眼中,近乎于停滞,

    可就在这时,那深渊的下方,却有四杆缠满了雷电的铁枪,还有十数团赤红火光,蓦然冲出!

    不过最致命的威胁,却还是来自雪崖身后,那里有一个无形无质的身影显现,正挥动着一杆硕大的镰刀。

    随着一阵轰然爆响,这片被冻结了的世界,竟又再次开始了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