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86章 虚空石至
    “螳臂当车!”

    那周身已经结出了一层玄冰的万象魔君,蓦然再次睁眼,以嘲弄的目光,看了对面的雪崖一眼。

    随后他的整个人,就好似爆炸开的火山,再次由极静转至极动。周身那些比之最顶级的灵兵,还要更坚固几分的的冰层,瞬间炸裂成了片片冰粉!

    而此时雪崖的面色虽毫无变化,可他整个人,却似苍老了数十年。在万象魔君再次及身之前,那二十八团白光蓦然蓬勃而出,化为整整二十八道北冥神光,直击那地渊之下。

    同时他的身周左右,也连续出现了四面冰盾。

    可这情景,看在凌铁军与玄然眼中,却都只觉苦涩不已。

    都看出雪崖,终究还是输了一筹。这二十八道北冥神光,都未能聚积到极致,威能比他们意料的要小二成左右。最多只能将下方的那两位神域魔主暂时冻结,却无法取其性命。

    至于雪崖上师施展的‘冰神返无’之术,虽是冰系无上神通,可却也是仓促而为,此时能发出六成威力就算不错。能够挡得住那死亡天使的镰刀,也能抵御住下方的火焰与铁墙,可又如何能够挡得住这位魔国之主?

    也就是说,雪崖上师现在,连同归于尽都已无法做到?

    果然下一瞬,当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后,雪崖身前的那面冰盾,就蓦然支离破碎,崩散成了冰渣粉尘。这位被所有联军将士,视为支柱的神域圣灵,也一如归真子一般,被万象魔君轰入到了旁边石壁之内,掀起了漫天烟尘。

    后者的目光,并未在雪崖身上做任何停留,他直接就转望向了那最上方,五根灵光萦绕的巨大石柱。

    在万象与这五大封魔神柱之间,已再无任何的阻碍。此时只需再蓄力一击,就可将这镇压了地渊数万载的封禁,彻底打破。

    “此间可由我与陶梦然道友等人断后!”

    玄然不禁垂下了眼睑,掩住了眸中的晦暗之色。他已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心想哪怕是天资高绝,神机妙算如神威真君,终究也有力不能及之时。

    “只望贵宗精锐退出地渊之后,能够一如既往,遵守承诺,尽力阻止魔灾在巨蒙山。也请凌道友,能够尽力保全我宗道统!”

    他深知彻底神渊封禁被打破之后,这北地依然只有日月玄宗有足够的力量,与地渊魔国抗衡。

    要说未来有什么势力,能够解除这场魔灾,那一定是日月玄宗无疑!

    此时为这家北地大宗保存足够的力量,就越有益日后北地,尤其是巨蒙山的形势。

    这也是一份恩德,日月玄宗不得不还的恩德。

    哪怕以后天梦宗被地渊魔国攻破,也不至于断绝道统。在日月玄宗的庇护下,仍有复起之能。

    凌铁军心中一悸,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劝说,却又哑然无言。地渊之战败局已定,甚至宗主归真子与雪崖,都有陨灭之劫,此时他无论说什么鼓动人心之语,都已无济于事。

    他想要说一同断后的话,却又深刻的明白,此时如能保存下地渊的这份精锐战力,对自家宗派的意义。

    “我日月玄宗,足感高义!”

    这句话,凌铁军几乎是一字一句,艰难无比。

    不过就在此刻,他却见上方处,那归真子赫然再次显身。这位却并未阻拦万象魔军,而是手结符印,在身前凝聚出了一个‘缚’字。瞬时无数赤红色的灵能锁链,往那死亡天使马萨伊尔的方向纠缠过去。

    而后者的形体虽是虚幻,却并无法将这些同样介于虚实之间的锁链摆脱。虽是极力的闪避,又舞动镰刀,将至少三分之一的锁链斩断,可仅仅须臾之后,他的身躯依旧如粽子一般,被纠缠包裹。

    凌铁军却疑惑无比,不解归真子的用意。后者既还有着余力,为何不阻止万象魔君毁弃封魔神柱,反而是对这死亡天使下手?

    后者的死亡权能,对此间的联军,固然威胁巨大。可此时那封魔神柱,才是胜败的关键。

    而此时他的耳内,更传来一个异常熟悉,却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声音。

    “诸部听令,即刻起全舰上升,尽快撤离!违者后果自负——”

    这短短二十几个字,都是语气强硬无比,充满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而此时不止是凌铁军惊讶,便是玄然真人,也不禁眼现匪夷所思之色。

    “月灵上师?”

    可这位不是已统帅道军,前往摇光要塞坐镇?为何会出现在此?

    他相信地渊魔国与神教之人在发动这场大战之前,必定已确定过司空月灵的踪迹动向。

    二人的心念内,都不禁精神微振。司空月灵的到来,还远不足以扭转战局。

    可至少这里的三百万的道军,有一大半人能够逃生。雪崖上师与归真子,也必将生还。

    唯独让他们奇怪的是,方才这位神域圣灵的吩咐,是全员撤退,并没有安排任何断后之人。

    以司空月灵的智慧,本不该出现这样的疏漏。

    可很快凌铁军那高人一等的灵觉,就已察觉到这彻地神渊内出现的异常。在他下方的那片广大空间,忽然仿佛是膨胀的气球,不断的往外扩张,边缘处更是动荡扭曲,形成了无数的虚空裂隙。

    似乎那里正在被撑开,界域之外,也似有什么东西要强行挤入进来!

    而仅仅只是这前奏,就已在这一瞬间,使得下方上百万的魔军,都被碾碎撕裂,无数血雾在半空中爆裂!

    “这是——”

    凌铁军依然是一头雾水,可一股名为‘喜悦’的情感,正在他的胸膛内疯狂扩散,须臾间就流淌全身,几乎就让他的四肢与口舌麻痹。

    可他随即就勉力克制住了这股惊喜,大声怒吼!

    “上升!上升!传令各舰,给我全速上升。”

    此时正怒吼的,更不止凌铁军一人,周围各部舰群的首领,也都在声嘶力竭的咆哮。

    “收起防护阵,法阵激发最大状态,备用动力启动!”

    “不用顾忌下面,也不用在乎死伤,给我全力脱离接触!”

    “都这个时候了,还担心什么阵型?”

    “船上的风系灵师何在?尽快施法,以最大程度用风力助推——”

    此刻就在他们的上空,又是一声雷鸣般的震响传出。

    那司空月灵的身影,已出现在了万象魔君眼前,而二人的交手结果,是前者驾驭的神兵,在万象的拳锋之前,毫无悬念的溃败。司空月灵的本人,亦是形象凄厉,七窍五官,都已溢血。

    可此时的万象魔君,却是不喜反怒,面色青白冰冷,似如万古不化的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