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81章 临战之变
    张信也抬起了眼,往烈玄空的方向看了过去。

    “莫非玄空太子,是打算为弟复仇?”

    “确有此念!可看来不太容易。”

    烈玄空一边说着,一边往身后那‘盘古’的方向看了过去,心想这无疑是今日这一战,最大的变数。

    正因这尊伪盘古的存在,这场决战还没开始,他们就折损了两大战力,且都是这场神域之决的关键人物。

    不过烈玄空并不怎么担心,没有了神圣战傀与天元战灵,只是失去了封锁张信等人逃离的可能。

    可他们后方的织命师,依然是对方势在必得的目的。而无光海内,太一神宗大军逐渐迫近的形势,也迟早会让对面这位天元战圣,失去所有转圜的余地。

    在此间决战,是对方唯一的选择。

    而就实力来说,他们这边依然有着十二位神域级。

    所以——

    “此时要将神威真君斩杀,想必是难如登天。不过我可确定,异日神威真君的死因,必缘由于今日!”

    “是么?那本座就拭目以待。”

    张信哈哈一笑之后,就懒得再与对方废话。

    此时双方都未再动手,处于遥相对峙的状态。神相宗的一方神域,固然是在打算拖延时间,等待那两尊‘盘古’赶至。可日月玄宗这边,也不打算立时开战。

    巩天来在努力恢复着伤势,而其余诸人,也都在做着各种样的准备。

    需知他们这一方的整体实力,终究是处于劣势。而玉明皇与张清源等人,更非日月玄宗的直属,只是雇佣与盟友的身份。

    ——这三人虽愿参与这场神域之决,可前提是不会将自身置于死地。

    所以在决战之前,一定程度的保命之法,是很有必要的。

    所幸在场的两位天元灵体,都在日月玄宗一方,更有张信这个断后的绝佳人选,各人的安全,其实都有着足够的保障。

    这使玉明皇几位,都战意十足。他们都是新晋不久的神域,在性命无忧的情况下,与同阶的交手,是颇为难得的机会。

    张信也乐得趁此时机,将他的这套‘乾天无极雷狱阵’,继续往外拓展。他从袖中拿出的一块块子阵阵盘,看似随意的抛入到了海面之下,可其实方位都极其讲究。无不完美的牵引灵脉,融入到雷狱阵中——

    仅仅须臾,那些子阵阵盘的数量,就已增至二百。

    张信知道对面,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容许自己将这座阵,提升到十七级的。可十六级的上品与中品之间,其实也有着颇大的威能落差。

    总之他已打定了注意,在对方主动打破沉寂之前,把这‘乾天无极雷狱阵’,无止境的扩张下去。

    可就在下一刻,之前一直在关注吴道子状况的风轩辕,忽然开口:“神威真君还不打算动手,莫非是准备将彻地神渊弃而不顾?再有两位阁主,如果今日能够弃暗投明,倒戈相向,我太一神宗愿为若剑阁及太渊阁,各自奉上五十亿太一天金!”

    当他这几句道出,巩天来当即就一阵愣神,那张清源与龙观象二人,也都是眼现惑然之色。

    便是水剑仙玉明皇,亦不禁面色微沉。

    前面三位,是因之前全力搜寻织命师的方位,并不知彻地神渊的情况;后者则是早就得知了详情,已经忧虑于心,而风轩辕为龙张二人开出的天价,更使他心惊不已。

    玉明皇对太一神宗的财力毫不怀疑,需知这家神宗光是为了强化神相宗的防线,就已动用了数百亿的财货!

    他如今唯独庆幸的是,这两家与日月玄宗,早就定有灵契,可能会保留实力,甚至半道而逃,临阵反水却不太可能。

    可真正让玉明皇不安的,正是前一种可能——

    对面的魔国第一太子烈玄空,也同样为之一阵愣神,玉明皇能够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心中有数。

    要让张清源与龙观象二人反戈,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五十亿的太一天金,远远不够这张龙二人违背灵契后所需付出的代价。哪怕是一百亿,都未必能够使其动心。

    不过以他的聪明,只是念头一转,就已明白了风轩辕的用意。

    随着神圣战傀的重创,天元战灵的重创,太一神宗的这位斗部掌令,明显是有了避战之念。

    这位已经没有把握,在这场神域之决中,以微小的代价取胜!

    所以与其逼迫张信决战,倒不如瓦解张龙二人的斗志,使得这位神威真君,不得不放弃这场西征之战么?

    烈玄空心中鄙薄之余,又扫兴不已,可他却依旧笑道:“如此岂非正好不过?今日便是我地渊魔国,再次君临北地之始!本王也奉劝两位楼主,在动手之前,再慎重考量一二。这危如累卵的日月玄宗,是否值得你等投下重注?”

    “好一个君临北地之始!”

    张信的眼内,先是目芒微闪,随后却又哑然失笑:“有梦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实现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大袖一拂,瞬时就有一对狂风形成的羽翼,自身后伸展开来,同时有大量的雷暴,蔓延百里,其中一部分,赫然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两行矫若惊龙般的苍劲字迹。左面是‘笑驭狂刀戡日月’,右面则是‘剑削八方镇星河’!气势雄浑,声威浩大。

    “汝等当知,我狂刀自出生之后,便从无败绩,就不知今日能否例外?不过话说回来——”

    语声至此,张信更以轻蔑嘲笑的目光,睨视着对面的诸多神域。

    “你们太一神宗,这是不打算为地渊魔国,火中取栗了吧?都还未取胜,汝等就已是同床异梦。这场神域大战,汝等真有胜算?其实都无所谓,这北海之战你们赢不了,彻地神渊那边也是一样。倒不如全心全意在这里与本座战上一场,看看有无机会,让本座折戟沉沙!”

    可当他语声落时,烈玄空却是不屑的抽了抽唇角,完全不打算理会。风轩辕亦是目光微敛,完全不为所动,他仍打算等彻地神渊那边的结果出来之后,再做打算。

    总不可能这次让地渊魔国成功突破封禁,进入地表,他们太一神宗,却在这里与日月玄宗两败俱伤,死伤惨重。

    明明继续等待下去,就可轻松获胜,又何需急于开战?

    今日他们只需将张信等人逼退,其实就可轻松收获五十万日月玄宗弟子的性命了。

    至于那‘火雨天灾’,可日后再想办法不迟。

    此时只有藏身远处的白帝子,蓦然间心头肉跳,心想张信在彻地神渊那边,莫非还有着什么安排,能够逆转战局?

    是另有神域级的人物,还是其他的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