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78章 无可奈何
    虚空之中,那刀剑旋飞交错,却并未向空中那恢弘剑芒迎击过去,而是直击百里之外,筑云崖所在的方位。

    张信任由那剑芒,轰在了自己的头顶。浩大的剑力,瞬时斩开了云空,分割了大海。随着诸多原子被斩裂,更有无量的炽白光焰与气潮,席卷四方。可此时他的整个人,与脚下的阵,就如一块坚硬的顽石,在原处巍然不动。在张信的左右两侧,尽管有着滔天的海潮倒涌而上,深达一万二千丈的大海都被强行破开,甚至在海底之下,也被斩出了深沟,可他的身体,却是毫发无伤。

    随着那青色的光华流转盘卷,赫然将所有加诸于他身上的外力,都反弹卸开。那口剑器,也在‘铮’的一声震响之后,直接被弹飞到了远方空际。

    此时远在百里之外的筑云崖望见这一幕,不禁一阵胃疼,唇角抽搐不已。之前在七源岛的时候就是如此,任是他剑力强绝,也还是无法撼动这家伙的玄元金身。

    可这次张信,难道还打算以这种方法,来硬抗此间的诸多神域?

    筑云崖无瑕细思,只因张信的一对刀剑,已经反攻而至!

    论到御剑术,他筑云崖毫无疑问可入当世前五之林!虽比不得过往岁月中那些绝代剑仙,可对手哪怕是换成林天衍,他也不会有落败的可能。

    而他眼前的那个家伙,无论是战境造诣,还是御剑术本身,都逊色他一到两筹,按说他该有胜无败才是。

    可问题是,对面仗着那不破金身,完全不闪不避,一对刀剑,则只攻不守,就如毒蛇一般无孔不入,见缝插针。使他一时间窘迫之极,郁闷到了极致。

    如果是正常的斗剑,张信这样的做法,早就被他砍成渣滓!可奈何他今日的对手,完全不能以常理看待。

    幸在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就在附近,随着这位单手一指,瞬时有两束雷光,蓦然直指那月沉刀与星殇剑而去,顿使这二者的斩击速度,为之一滞。

    “雷焱天君?”

    张信的唇角微挑:“在本座面前,你也敢用雷法?”

    在这刹那,他的身侧瞬时凝聚起了数十竿雷矛,朝着那二人所在的方向轰击而去。并在百里之外炸裂开来,散作漫天雷网!

    随着这雷网的散开,此时这一片天空,就只剩下张信轰出的这些紫雷。

    无论是闾丘雷严打出的先天离合神光,还是筑云崖操纵的剑器,都是威能大减。

    张信操纵的一对刀剑,也再次恢复了自由,在云空中飞舞盘旋,带出了一道道让人惊艳的轨迹。

    “两仪都天破法神雷——”

    此时的闾丘雷严,也是脸色阴郁无比,目光冷凝的看着张信脚下的阵坛。

    后者在雷法上的修为,无疑也是登峰造极,几乎不逊色于他。可没有这座法阵的辅助,此子绝没可能将他压制。哪怕这家伙,修的是最顶尖的两仪都天破法雷诀也是一样!

    真不知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在短短不到三十息的时间,就布置出了一座规模如此宏大的法阵,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又是怎样,将一座本该广达数里的符文阵列,凝缩在了一百块方盘之上。

    他念动之间,又一个闪身,避让到了数十里外,遁出了两仪都天破法神雷覆盖的距离。随后信手一招,使得十数条赤红色的火龙,从云空中冲坠而下,直击张信。

    可结果就如他的预料,所有的炎力,都被那青色的气障阻隔在外,更将那高温‘反射’出去,使得周围的大海,开始沸腾。

    张信那边亦未就此罢休,在打出雷矛之后,他又在百里之外,引发了数十团强烈的光焰。‘风元破’接二连三,猛力轰击着那一片地域。

    之前在七源岛的时候,他要准备‘灭世劫阳’之术,就只能以玄元金身等术,硬顶着六大神域的狂轰滥炸,无法反击,所以只能支撑三十个呼吸。

    可今日不同,张信虽仍需坐镇阵坛,却有了足够的余力,对这几位神域施以反击!

    而此间的乾天无极雷狱阵,对风系术法,看似没有多少增持之能。可其实所有的灵术,都是基于灵能,基于神念,也就是脑电波。强大的电流,也能更轻易地压缩原子,牵引原子核,产生核聚变。

    这使得他施展‘风元破’,几乎达到了每分钟二百发的速度!在远方云空中不断的引发爆响,一团团炽红色的焰光,追逐着二人的身影炸裂,气势狂暴绝伦,似乎要将这片天地,也轰至粉碎!

    “这个家伙,哪里来这么多的法力?”

    筑云崖在避了整整四十个呼吸片刻之后,面色更加的难看起来。百里外的那家伙,几乎每一次轰击的威力,都是高达一百二十级,且是无上‘绝式’的级别。

    而按照这频率,哪怕是天域圣灵,灵能也该见底了才是。

    ——至少在筑云崖过往的经历中,还从没有人是这样战斗的。圣灵一级,往往都是秘传与真传级别的术法与剑术等等应敌,再趁机参杂一些极招绝式,用于决胜。

    可那位神威真君,却是众所周知,都是百级以上的无上极招,或者无上绝式,从未停歇,似无有穷尽。就依靠着这些霸道无匹的术法,将双方境界与人数上的差距,几乎抹平。

    使他们二人,空有高出对方两层的战境造诣,却偏无用武之力。

    所以筑云崖疑惑,这混账到底是哪来的这么多的法力?明明都没证法域圣灵。

    这刻他对不久前,闾丘雷严与向祁翊的警告,总算是心服口服,张信此子,确非是常理能够度之。

    真要在公平的情况下单打独斗,他筑云崖哪怕是已证天柱神域,也未必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再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丢脸面是小,坏了他们事先定下的大计,后果才是最可怕的。

    那边的巩天来三人,已在阵法助力下,突破到附近不到三十里。那边以红云道人为首的四位,未必就能够阻截得住。

    思及此处,筑云崖不禁一声轻哼!

    “闾丘师兄!不知能否替我阻拦他一二?只要三个呼吸就好——”

    闾丘雷严闻言,不禁侧目以示。他明白筑云崖的意思,后者精通冰剑二道,按道理是能够克制张信那门玄元金身的,却只因此间酷热的炎力,无从施展。

    不过这位,还有一二极招,可以破敌,只是需要一些准备时间。

    可他略一思忖之后,却微一摇头:“无需如此,那几位距离此间,已经极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