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67章 一面正直的杜克
    指导一个历史上差半步就成为法神的旷世大牛是怎样一个感觉?

    很爽!

    真特么爽!

    这就像穿越到过去,教爱迪生怎么做发明,怎么去思考人生,教唆他为自己的发明申请专利一样,充满了恶质的成就感。

    如果罗宁是女的,那么就跟教唆一个相信有圣诞老人存在的小萝莉去秋名山看老司机开车一样糟糕了。

    幸好罗宁是公的。

    就这样,杜克的营救小队成立了,承载着整个联盟的意志与希望。

    这个形容一点都不夸张,因为塔兰尼斯在正面的强攻,给联盟的压力很大。本想集结大军一口气反攻,首先收复阿拉希高地,结果二十多万大军硬生生被一条上古巨龙卡在索拉丁之墙,不得寸进。

    如果不是蛮锤矮人的狮鹫骑士表现出足够凶厉的战斗意志,塔兰尼斯很可能直冲索拉丁之墙后面的军营,用龙息洗地。

    天空霸主,就是这么霸道。

    杜克、加文拉德、温雷莎、罗宁,还有一个被硬塞进来的玛丽安*火翼。这个五人小队看似很低调,却集合了相当之多的大牛。

    一个联盟副统帅,一个初代圣骑,一个游侠将军,一个未来的**师,还有一个银月议会议员。

    “为什么你要来?”杜克问过玛丽安这位风情万种的女高等精灵法师。

    “为了联盟的未来啊!好像杜克你这么年轻有为的联盟要员,如果死在什么糟糕的诅咒下面,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也是对奎尔萨拉斯和联盟关系的损害。太阳王和议会一致认定,唯有你才是我们跟联盟交流沟通的最佳桥梁。”

    说到这里,玛丽安眼波流转,继续道:“而且把美丽的女王从邪恶肮脏的兽人手中拯救出来,这不是一个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的标准模板吗?我热切地希望成为传奇故事的一部分也有错?”

    玛丽安说得理直气壮,正气凛然。

    “那也不用赔上一个银月议员啊?”

    “难道就该赔上一个联盟副统帅了?”她是如此有道理,杜克居然找不到反驳的余地。

    “我们现在是去深入敌后,没有人会伺候你的。”对高等精灵法师,特别是银月议员的糜烂生活早有耳闻的杜克先打个预防针。

    “这是我自愿申请加入的,我哪怕死在湿地里,也是我个人的事。银月城里多的是窥觑我位置的家伙等着我死在那。放心,我可以照顾自己,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杜某人只能捏鼻子认了。希望玛丽安不会是一个拖油瓶吧。

    杜克不是不相信玛丽安的实力,而是不敢肯定她的做派啊!

    五人小队就这样出发了。

    因为整个阿拉希高地和海对面的湿地都属于前线,直接坐狮鹫飞过去格瑞姆巴托只是一个笑话。经过一众联盟大佬和参谋们的研究,决定先骑狮鹫飞到巴拉丁海湾对开的暴风王国舰队上。然后再趁着入夜,用小船在湿地西海岸登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杜克没想到要么就是自己人,要么来自天南地北的组合,居然也可以有矛盾。

    杜克赫然发现,只要是玛丽安在场的地方,温雷莎必定坐到他身边。从骑狮鹫开始就是这样了,温雷莎死活要跟他一只狮鹫,结果让玛丽安跟加文拉德一只狮鹫了。

    坐船更是如此。

    嗯,就像只保护幼鸟的鸟妈妈,张开翅膀,紧盯敌人,异常警惕。

    “温雷莎,都是一起进行任务的同伴……”

    “不,杜克你不懂,这种女人就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祸害。我要代我姐姐看住你。”温雷莎当着玛丽安的面这样说,同时给予对方一个挑衅的眼神。

    “……”

    玛丽安却毫不在意:“这是风行者对银月议会的误解。”

    “不,杜克,玛丽安可是银月沙龙七姐妹之一,出了名的交际花。如果我事先知道她也是队员,我会坚决反对的。”

    “看来你对我的成见很深,我们在沙龙里可是讨论高雅的艺术,包括诗歌和音乐……”

    “编!你继续编!”

    “况且马库斯阁下甚至没有跟你的姐姐定下名份。我哪怕要追求他,也是堂堂正正的。”说罢,玛丽安咯咯笑着,挺起了自己的胸脯。那是一套胸口镂空了一个心形的、很有性感韵味的法师袍。就这么一挺,立马展现出那条深邃的沟壑是多么惊人。

    “你……”

    “而且就算有名份又如何?我们高等精灵是最不注重所谓的礼节的。一夫多妻,又或者是一妻多夫,也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继承长辈地位和名誉的只有一个而已。所以说,就算是你——温雷莎,你也可以偷你姐姐的男人啊!”

    “你不要脸!”温雷莎气坏了。

    特别是温雷莎一转头就看到罗宁有点眼睛直直的,被她看到才不好意思地脸红红地收回了视线。

    加文拉德……这个贵族浪子出身的圣骑士更是毫不掩饰他对玛丽安的欣赏,以吹口哨的形式。

    本来,有那么一瞬,温雷莎都对杜克的定力绝望了。

    可是,两位女士都愕然了。杜克很淡定,他看着玛丽安那对峰峦,平静安宁,没有激动,也没有窘迫,就像是欣赏一件还算可以的艺术品。

    “杜克,你为什么……”温雷莎愣了。

    杜克眨眨眼:“这是很平常的打扮啊。”

    对啊!这种程度的露出就想我这个拥有10tb爱情动作片的老司机激动流鼻血?你未免太小看人了!

    这种程度,连小学牲都不会鸡冻好吧!

    嗯,脸上的正直,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污。

    没错!就是这样!

    正好麦迪文的节操还剩下不少,杜克现在看起来就是个圣徒。

    温雷莎心中是有点儿小惊喜的。

    为了避免惊动部落,船只选在深夜靠岸。一艘快艇在夜色之中把五人小队送到了海岸边上,位置大概就在后世的米奈希尔港附近,然后一队水手将他们和他们的马匹送上岸。

    下了船,踏上卡兹莫丹的海岸,小队将进入一个地上兽人满地走,天上巨龙到处飞的环境。

    所以在船上还稍微斗嘴了几下,一下船,所有人都安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