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75章 第一太子
    “这么说来,日月玄宗的联军,还在后撤?到现在都没有回头的意思?”

    就在同一时间,在北海的上空。一艘银白色的空舰上,一位四旬左右的紫衣中年,此时正是背负着手,踌躇满志的往北面望着。

    “如此说来,这位还真非是传言中的张狂自大。我一直以为,他会无所畏惧,毫不犹豫的扑上来。结果彻底神渊那边已经危如累卵,这家伙都能够巍然不动。”

    “那只是伪装而已,他一向谨慎,谋而后动。只有与张信真正交锋过,才能知他的棘手难缠。我现在都怀疑,此子可能已经有化解那边危局之法。”

    回答这位紫衣中年的,是位置在更前方的白帝子,此人在舰首船栏之后凭栏而立,尽管神色还算轻松,可眸光深处,却是凝重异常。

    “若没有如此智慧,这位神威真君也不至于在数年间,就横扫北地,将我神教强行驱逐。”

    “我想即便是蠢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军决战,太吃亏了。”

    这从后方传来笑声略显轻浮,却使在场的二人同时回望,只见来者脚踏魔焰,头生羊角,面容气质,俱都邪魅异常。

    “不过以你们二位的布置,想必这决战之时,已经不远?所谓北地不败的神话,看来今明两日之内,就将终结。就不知小王能否有幸,见证那位盖世英杰的陨灭之景。”

    紫衣中年眉梢微扬,仔细看着这明显是魔灵一族的青年:“看来玄空太子对我等,似乎是极有信心?”

    他的眼前,正是地渊魔国的第一太子——烈玄空。

    紫衣中年对地渊魔国的情况不甚明了,却知被张信斩杀的魔国第十九太子烈武阳,同时具有极光魔体,金刚不坏身与冰魄魔体三大灵体于一身,在与张信遭遇之前,曾经在中原纵横无敌,同辈中绝无对手。

    可这样的人物,却只在地渊魔国位列十九而已。由此可以想见,这位第一太子烈玄空,有着何等样的实力。

    此外还有传闻,这位是那地渊那位新任魔皇的血裔,且已担任第一太子,达一百二十年之久,至今都没有人能动摇他的地位。

    “该说是寄以厚望才是!”

    那烈玄空的唇角斜挑:“此地云集了北地与太一大陆的两大顶尖智者,且光是北海,就有总数达十二位的神域参与,若还不能胜过对面的那位神威真君,你等岂非是无能废物之至?”

    “说的也是!”

    紫衣中年微微颔首:“我很希望今明两日,能够看到那位神威真君与天元战圣的尸体。不过此时我等首先要做的,就是逼迫对面决一胜负,或者是让那位,用掉他的天灾火雨,否则一切休提。”

    他说到此处时,已从烈玄空的身上,转移开了目光:“而这所有一切的前提,是贵国能够成功突破地渊封印。”

    烈玄空哑然失笑:“我不敢说此事,已经稳操胜算,可至少到现在为止,都一切顺利。不信你们太一神宗,对那边没有关注。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多一个时辰内,我那父皇必定可将封禁破除。”

    “一个时辰?嘿!希望能如太子之言,我期待那位神威真君,得知此事的表情。”

    “我会转告父皇,尽量不要辜负风掌令的期待。”

    烈玄空的目光微闪:“可按照事前的协议,贵方与神教发动时间,当是在我地渊魔国突破封禁之前。希望这次汝等的筹划,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毕竟那位天元战圣的遁法,也是超尘绝世。虽不如张信,可在神域当中,仍可排入前二十之列。想要逃生,还是很容易的。”

    紫衣中年闻言,顿时一阵狂声大笑。而当笑声渐止之后,他接下来却并未做出任何保证,只是神色自负:“那就请玄空太子,拭目以待!”

    道完这句,此人就已直接御空而起,只是须臾之间,就已消失在那雷光闪烁的云层中。

    烈玄空神色漠然的目送着这位离去,直到这位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他才将视线收回,转而看向了白帝子。

    “我看白兄一直都紧绷着脸,如临深渊一般,可是对你与那位风掌令定下的方略,没有自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若连你们这些定策之人,都不看好这一战,这叫我等这些奔走出力之人该怎么想?”

    白帝子微微蹙眉,再次回过了身:“玄空太子多虑!在下虽数次败于神威真君之手,可却从未放弃过击败那位的心志。而这一次,白某自问已将我方每一分的力量,都已用到了极处。”

    “每一分力量,都已用到了极处?“烈玄空的眼中,透出了几分嘲意:“也就是说,如果这次败了,并非是你的责任,而是我等的力量不足是吗?”

    “太子可以这么理解,却并不完全。我这句的意思,其实是把我自己也包含在内。这一次,我在北海串联各家,设谋定策,广邀强者,封锁消息。已将自身的能力与智慧,也用到了极致。”

    白帝子的语声,却在此时转折:“可对面那位,并非是常理能够度测的。与他为敌,再怎么谨慎小心都不为过。”

    “非是常理能够度测?他难道就不是人?”

    烈玄空语声淡漠的反问:“我不问其他,只问你自己内心的感觉,今次究竟有几分胜算?我烈某,可信不过一个畏首畏尾的智者。”

    白帝子并未立时答言,而是深深的看了烈玄空一眼,良久之后,他才蓦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在紧紧的一握拳:“九成!就常理而论,我方绝无失败的可能。之所以是九成,只因他是神威真君!”

    此时的他,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己方会落败。

    这几天以来,他曾反复推演计算过这次计划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每一分力量。确保己方,哪怕是在那神威真君保留有大量底牌的情况下,也仍能稳操胜券。

    自己甚至为了这一战,将高元德死死的按在了中原。只因他心底,对此人依旧心怀疑虑。在决战到来之前,他不愿任何人,知晓他的通盘计划。

    自己都已做到了这个地步,又怎么可能会输?不能因连续摆给那家伙的阴影,而影响自身的判断。

    ——这一次,他白帝子将亲手导演这一神话的终结!

    “不错!白兄总算未令我失望,曾经名震天东的白帝子,就该有这样的心气!”

    此时烈玄空,又一声轻笑:“既是如此,我便信你一次!一起同行如何,我们先去取天元战圣,巩天来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