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63章 念压百万
    半夜子时,本是在静坐修养神魄的张信,却忽然被叶若唤醒。随后他就一个闪身,来到二十里外。

    甄九城因担心灵潮太盛,引发劫力来袭,所以在行进之时,将大军分为前后左右中五路。而张信立足之所,正是左路军四千四百艘战舰所在的方位。

    只是这里,却正静谧的可怕,舰船上的四十六万道兵,此刻竟未有半点声息。

    而此时在张信的感应之中,那些船上,已经很少有站立着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躺在地上。都是双眼紧闭,陷入到了昏迷沉睡的状态,神色则或悲或喜,或怒或哀。也有一部分,并未完全失去意识,都是尽力睁眼,面露挣扎之色。

    张信以风感之术,迅速扫荡了一番全船上下。发现那些攻山舰还好,有法域圣灵镇压,船上晕迷之人,不到十分之一。可其余的日,月二型战舰,却都是重灾群,所有神师以下,几乎全数晕迷。而哪怕神师境,也有不少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在张信身侧,陆续有人到来。

    “这是怎么回事?”

    巩天来是第二个,赶至此间的。此时他的脸色异常难看,目光森冷的扫望着下方,而仅仅一息之后,他就浓眉微皱,语含疑惑的自语:“入梦,难道是那织命师?”

    在他的记忆中,对面能够使人大规模晕迷的,就只有这位了。

    几年之前,就有彻地神渊中的数万幽都军被其迷惑而不自知,有许多人在那位编造出的世界中,生活了数年之久。

    便是强如幽都军主凌铁军这样的人物,也是直到事发之时,都未能察觉任何的异常。

    而此时织命师的能为,较之数年前,又有了巨大的提升。一身实力,已能比肩神域,是当世之中,他与张信最忌惮的几个人物之一。

    不过巩天来也未敢确定,只因眼前的情景,实在过于夸张,左路军四十六万道兵,在这一夜之间,晕迷了将近九成!

    张信却并没答话,而是先微眯着眼,往自己的身后方向看去。当发现那大军已开始变势,而前后两路,则仿似张开的蟹钳,对这左路军的舰船形成环护之势,张信这才神色微松。

    甄九城并未第一时间赶来,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此时这左路军数千战舰,无疑是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对方一旦从这个方向发动袭击,轻易就可让这数十万道兵全军覆没。

    “我猜也是这位,可暂时还不知他是如何办到——”

    张信随后又一个闪身,来到了一艘舰船上。随着他周身灵能鼓荡,周围那些昏迷的玄宗弟子,都纷纷浮空而起。张信则据立其中,凝神感应。

    而片刻之后,他就又紧皱起了眉头:“是灵能共振!”

    对方竟是以灵能共振之法,强行迫使这数十万人的脑电波,与之处于同一频率!

    此外他也感应到了熟悉的灵能波动——张信已与织命师交手数次,这次更被其所伤,对于那人的灵能特征,是再熟悉不过。

    巩天来也同样认了出来,顿时语声沉凝,杀机毕露:“果然是他!”

    随后赶至的月平潮,已是倒吸了一口寒气。似这等的手段,完全超越了他的常识。简直就与神迹无异,给人的震撼,完全不逊色于十几天前,张信独力打破七源岛的那一幕。

    而张清源与龙观象二人,则是下意识的面面相觑了一眼。以他们的城府,此时竟都无法压抑住脸上的惊意。

    他二人都蕴养着本命剑器,在灵能共振上的造诣,极为自负。

    可涉及数十万人,如此大规模的共振,简直骇人惊闻。

    “这真是——”

    玉明皇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干脆也探手一招,将一位昏迷的玄宗弟子招在眼前,仔细以灵感术探查着。

    片刻之后,玉明皇却是眼现无奈之意:“我有办法将他们强行唤醒,可后果难测,很可能会毁掉他们的道基。我听说贵宗的李思海上师,也擅长心灵术法,不如请他看看?”

    他毕竟是以水冰二法称尊,并不擅于此道。

    神思峰峰主李思海,之前就坐镇于右路军。此时亦是赶至此间,而这位仔细看过船上几人的状况之后,神色已凝冷如冰:“此人在心灵术法上的造诣,超越思海百倍,登峰造极四字,都不足以形容。我倒是能在不损伤他们元神的情况下,助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脱离梦境,可最多只能让他们清醒一时。”

    “清醒一时?这又是何意?”巩天来不由奇怪的问着。

    “这些人即便清醒过来,也会受到灵能共振的影响。如果不想再次陷入沉睡,就只能与那织命师对抗,这会使他们筋疲力竭。”

    李思海不厌其烦的解释:“所以我最多能够让一些神师境修为的弟子,清醒一到两个时辰,可这对他们而言,未必就是好事。”

    “可如果让他们一直昏迷下去,也很不妥。”

    神静峰主归源真人,是日月玄宗之内,第二位在心灵术法上,小有造诣的天域。可这位,亦是愁眉不展的状态。

    “不知诸位发现了没有?他们的一身灵能,正在沉寂。”

    巩天来的面皮,顿时一阵抽动,这点他也发觉了。这些弟子的灵能频率,要较常人平缓的多,死气沉沉,且情况还在不断的恶化。

    一旦这些人的灵能反应,彻底归于死寂,他们也就离死不远——

    而以现在的趋势,最多一两天之内,就可完成这一过程。

    换而言之,那位织命师无需露面,就可以取去此间四十万玄宗弟子的性命。

    也在这时,他发现张信的脚下,忽然一大片的雷网散开,遮蔽住了数十里空际。将整个左路军四千多艘舰船,完全覆盖。

    “雷天神寂?”

    巩天来的眉眼一挑,神色总算轻松了些许:“这倒也是个办法。”

    他发现周围这些昏迷弟子的状况,正在好转。虽无醒转之势,可一身气机,却稍稍活跃了数分。

    以巩天来的估算,张信此举,大约能为这几十万弟子,争取十天左右的寿命,将他们死去的时间,拖延到十二天后。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寻到破解之法。

    “稍后可让人将他们,尽量聚集在一处吧。”

    此时张信一边苦笑着吩咐,一边凝思:“此等神通,确实是匪夷所思,惊世骇俗。可我想那织命师,也没可能不付出代价。她要与我宗这数十万弟子的元神,共振同频,那么她自己本身的灵能,就也需处于同样的状态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