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59章 平七源岛
    红云很快就收束起了杂念,略有些气沮的询问:“敢问师尊,接下来弟子该如何行止?”

    “当然是继续!”

    似看透了自家弟子的心思,那苍老的声音淡然道:“神相宗的形势越是艰难,就越需帮他们维持住均势。无论如何,都需坚持到你的几位师兄师姐出关之日。”

    红云却是眉头紧皱:“可如那竖子,召唤流星火雨呢?自开战以来,那位神威真君至今都没有从天空召下一颗流星。可越是如此,弟子越觉不安。”

    之前他对这位神威真君的能为,其实是半信半疑的。可如今的的感观,却已截然迥异。心中对张信的忌惮,已难以言喻。

    “你能想到这点,可见还不算呆笨。”

    那苍老的声音欣慰的一声轻笑:“无需担忧,太一神宗的底蕴,不止如此。神相宗的灵龟岛,也没那么容易被攻下。神教更是早在三年前,就将三十万神军托庇于神相宗,借地训兵。所以老夫料度,此番北海,必定还有一番精彩大战。且即便真有什么不测——”

    此时他的语声,已经转为低沉:“总之你师尊,绝不会坐视。”

    ※※※※

    张信在发觉七源岛的残余道军,正在陆续撤离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径自返回到了自己的旗舰独霸号。

    这并不是他想要手下留情,而是已无能为力。

    在那六大神域面前苦撑三息,不但使张信的元神肉身,都处于重伤的状态,也将他一身元力,耗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便是那数千水月蛊,也在织命师的意念冲击之后,处于萎靡的状态,再没法为张信提供灵能。

    总之他现在,已经再没有了与这几位神域再战的余力,更无法再打出‘灭世劫阳’这样的无上极招。

    而此时七源岛上的五座大阵,虽被张信摧毁近半,可其中的大部分符禁,还是在灭世劫阳的无差别打击下保存了下来。

    此外这七源岛周围,还有四座距离不到一千二百里的小岛。那问非天等人,仍可依托这条岛链的阵法体系,获得不逊于之前的战力。

    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绝不是冒险追击,扩大战果。而是要挥舞大锤,将这层已经有了缝隙的壳,完全敲碎!

    甄九城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在其号令之下,日月玄宗二百七十万大军结阵而行,稳步推进,以雷霆万钧,锐不可挡之势,扫荡着前方的一切法阵残余!

    这七源岛的防护体系,很快就在这重压之下不堪重负,第二波的溃散瓦解,也随之而生。

    张信对甄九城的用兵之道,还是极其信任的。所以当返回旗舰之后,他便万事不问,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舱室,全力养伤。

    此时他手中的顶级伤丹,已多达数十余种,叶若那边,也有着十余支专用于疗伤的针剂。

    常理而言,无论什么样的伤势,他都可迅速恢复过来。

    可张信却一直静坐疗伤到第二日的午时,才感觉体内的元气,恢复到了三成的模样。

    而在醒来之后,张信就不禁暗道侥幸。这六大神域的实力,确是非同小可。

    这次他们交手的时间虽短,可仅这三个呼吸时间,就让他几乎油枯灯尽。也让他这次的谋划,濒临失败的边缘。尤其在最后的时刻,巩天来那边已经激发了阵盘,准备将他强行接引出七源岛。

    此举固然能保证他性命无忧,可如此一来,也会令他前功尽弃,功败垂成。

    “主人你的基因链,这次都快完全奔溃了喵!若儿预计主人的这身伤势,至少得十天以上,才能够完全修复。”

    叶若说完之后,就忧心忡忡的看着张信:“我早就说了,主人你这完全就是乱来!主人你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吃上大亏的。”

    “这怎么算是乱来?外面不是还有巩天来接应?即便输了,也无非就是重伤而已。”

    张信毫不在意的,收起了对自身的内视感应。

    “话说回来,如果胜势在我,我上官玄昊何需以命相搏?正因势不如人,才不得不行险取胜。我日月玄宗,在那太一神宗面前,犹如螳臂当车。若本座连搏命的勇气都没有,哪里还有取胜的可能。”

    “可是——”

    叶若想要再劝,却说不出话来。

    张信则再没理她,径自长身立起,开始以太清仙体的法门,展动起了筋骨。

    等到张信感觉自己的状态,又略略恢复了几分,就又往督战台的方向行去。他的灵觉,已经感应到甄九城与月平潮,巩天来这一众人等,正汇聚于此。

    而当他走出到独霸号的前甲板处,聚于此间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他注目。

    绝大多数,都是饱含着钦佩与崇拜;也有几位,是敬畏之余,略含戒惧。

    张信将这些目光都视如不见,依旧大马金刀,走到自己的帅位之上端坐:“不知诸位在议何事?可是又生出了什么变故?”

    他因才刚结束疗伤,还没来得及看‘真君大印’里面,由内外情司给他发来的消息。不过军中这诸多神域天域,在七源岛战后依旧聚集此间,想必非是无因。

    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甄九城开口道:“我等在此聚议,是为接下来的我方军略。不过——”

    他说到此处,又不禁一声轻笑:“难道真君就没有半点自觉?昨日七源岛之战,真君以一己之力,力抗六大神域,又一举击溃数十座大小法阵,力压五大天域灵山。如此能为,不但震撼全军,便是我等,也是振奋不已,至今都难以平复。”

    所以他召集的这次军议,才刚开始,就被关于张信的话题带偏了。

    而张信旁边坐席上的巩天来,则是眯着眼睛问:“听说你那门功法,是名唤玄元一气虚空返照**?”

    “不错!不过我至今为止,只将此法推演到了第十重境界,还未圆满。”

    张信说到此处,不由眼含深意的看了巩天来一眼:“这门功法的根基之一,是我自创的十二重大风诀。先习得风神无极,才能成就玄元金身。”

    巩天来闻言,不禁‘啧’了一声,面现出几分不甘遗憾之色。

    就如张信的猜测,他是对这门玄元一气虚空返照**心动了。

    昨日七源岛内,张信那强顶着数十万道军,六大神域而悍然不退的情景,让他至今都震撼不已。

    若只是万法难伤,万物不侵,巩天来的天元之力,也能够办到。可如果是在神相宗那座法阵内,他却万万不敢似张信这么做。

    就先不说那岛内的法阵体系,本就是针对他们天元霸体而布置,光是那六位神域本身,也不是没有突破天元壁障之能。

    此外在那时空黑膜内,固然是安全了,可他的施法能力,也同样会受到几分限制。

    可昨日的张信,却只凭着一层青色气膜,不但扛住一整座岛屿的狂轰滥炸。更将那些术法与剑器,全数反弹。

    在巩天来看来,七源岛内的法阵体内,固然是有小半,毁于‘灭世劫阳’的摧残。可也有将近一成的符禁,是毁于张信那所谓的‘玄元金身’的反弹冲击。

    而在他的记忆中,这世间绝无任何一门无上的高阶风系,能够与张信自创的这门**比较。

    即便是他现在修习的‘遮天一气**’,也是远远逊色。

    这甚至让他有了放弃了现在的高阶功体,随张信转修那门‘玄元一气虚空返照**’的念头。

    反正他巩天来的面皮厚如城墙,绝不会在意他人的看法。如能使自身的法力更进一步,他管别人是怎么看的?

    可如果是连自己的基础功诀也要改动,那他需付出的代价,就未免太大了,已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真君神威,在下亦深为敬服!”

    玉明皇是在场诸人中,少数几个对张信心生敬畏,忌惮有加的人物之一。不过此时他的面上,却没有半点异色,只有叹服之意:“想必那灵龟岛,也挡不过真君一击之力。”

    张信哑然失笑,心知这又是试探。不过他此时,却没半点谦虚隐晦之意,直言不讳:“如果能靠近灵龟岛一千里内,本座确有把握将之击毁。可问题是,神相宗与那几方势力,未必能让我等如愿。”

    这句话,顿使在场众人的神色一凝。而此时张信,又转望甄九城:“既然是在议军略,可有所得?”

    甄九城当即朝张信微微一礼:“我准备用十天时间,在这四座天域灵山的基础上全力梳理灵脉,重修法阵。并在事后分兵三十万,在此地驻守。结果在场近半人,对此议不能苟同。”

    “重修法阵?”

    张信不由若有所思的,扫望了前方一眼。

    只见他旗舰前方的这座七源岛,虽是一片疮痍,可依旧还有四座天域灵山耸立。

    昨日他的‘灭世劫阳’,只是摧毁了九座法域灵山,与首当其冲的灵州山而已。

    其余四座天域灵山,还是留存了下来。尽管都各有暗伤,却不是不可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