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57章 不破之身
    “飞扬跋扈,目空一切?”

    张信冷笑:“本座就目空一切,将你等视如无物又如何!”

    随着他大袖一挥,那神宝‘御天环’立时悬浮于空。此物能掌风控雷,且能在一定程度上干涉时序虚空,正是他的绝佳助手。

    同一时间,他脚下的阵盘,也陆续闪现出一个个赤红色光团。那正是埋设在阵盘内的神脉石,被激发到极致的征兆。

    只这一瞬,那层青色气膜内粒子流,就加速了一倍以上!那层雷网,也在这瞬间往外蔓延了三丈左右!

    对面的冰剑双绝筑云崖,固然也有着一座十七级‘九阴绝极大阵’的助力。可张信脚下,这个由上官彦雪亲手打造的阵盘,在极限状态下对他的加持,也不在一座十七级大阵之下!

    而此时立于远处广绝山巅的筑云崖,则是面色铁青,眼神凝然。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轻松将这层青色气膜破解的。可此时那位神威真君展现出的法力与战境,居然都不在他之下。

    此情此景,也使筑云崖一阵失神。

    哪怕是在抗衡二十万道军,数十位天域法域,以及红云,两大巅峰强者的情况下,这位居然还有余力,与他抗衡么?

    他虽料定张信,最多只能在这情况下,支撑不到三个呼吸。可心内却仍是一阵寒气滋生,侵噬他的肺腑百骸。

    那个家伙,可还没到神域之境!甚至还未渡法域劫!一身灵术,居然就有如此恐怖的造诣——

    此等能为,自己居然还想独力将之斩杀,真是异想天开!

    “所以我宗无论如何,都必须在他真正登顶之前,将之斩杀不可!”

    向祁翊的目中,闪烁着冷冽的光泽:“师弟无需忧心!别忘了此间,还有我等。”

    在向祁翊语声落前,就已经出手。他号称太一音仙,最擅长的自然是音系法门。

    随着一个个分身化体,不断的出现于那漫天火云的周围,将一道道无形的音纹,打向了张信方向。

    这正是‘神音天照’,只是那音震的频率,却迥异于之前数次与张信的交手。

    张信也不禁诧异的,看向那向祁翊的方向。这音纹的频率其实极小,小到根本没法对哪怕任何一个五级神师构成威胁。

    可就是这音纹,使得那青色气膜内的粒子流,也随之震荡共鸣。与红云的虚空斩,筑云崖的极寒之术,闾丘雷严的紫电交相呼应!使得他原本绝无破绽的‘玄元金身’,终于出现了些许裂隙——

    幸在张信的准备,不止如此。

    那太上神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张信的身后。随着这位高约两丈的魁梧身影结出手印,一层钢铁堡垒,瞬时环绕在这阵盘之外。

    那是一个圆球形状的‘相变盾’,正将所有外力冲击,都全数转为能量。偶有损伤,也会在顷刻之间愈合。

    这‘相变盾’的能力,可能远不如他的‘玄元一气虚空返照**’,可作为后者的补充,却是绰绰有余。

    “就只有如此么?”

    张信睁开了眼,以讥诮的目光,透过那红云一般的焰海,注目那六位当世强者:“二位如再不出手,那么这座七源岛,本座便却之不恭!”

    只是他的语气神态,虽是狂傲自负到了极点,可心中却未放下警惕戒备。

    眼前这还未出手的无量天尊与织命师二人,才是真正最让他忌惮的存在。

    果然下一须臾,他整个人就被切割成了数十片。问非天的无相神斩,一出手就霸道绝伦,毫不讲道理的将张信的躯体分割斩碎!

    只是此间,并未有任何血液溢出,随着张信的那些身躯断口处微风环绕,这些‘伤势’,就已复原如常。似乎原本就是如此,毫无变化。

    在这一霎那,二人间的交手其实远不止此。无相神斩变化万千,问非天掌握的量子纠缠,远不止是‘斩’这一种形式。而张信身躯所化的粒子流,也在顷刻间分分合合,极力的避免被那位无相天尊干涉。

    张信并不求自己能够毫发无伤,在关键之时,也不惜弃车保帅,只需确保自己的元神核心,以及蕴藏他那庞大生命能量的本命精血,不被这那位‘重创’,甚或‘修改’就可。

    毕竟他的战境,终究是只有十三层,逊色数筹。此时之所以能够勉力支撑,更多是仰赖叶若的辅助战斗智能。

    无论是掌控‘玄元金身’的粒子流,还是自身的‘风神无极’,都是依靠叶若的能力。

    便是那尊太上神卫,其实也是后者在操纵。

    而此时的他,更有着诸多的破绽,只是因交手的时间有限,还未暴露在这六位神域的眼前而已。

    所以张信绝不吝于牺牲,只求将时间再拖延到他施展出这门‘灭世劫阳’之刻。

    只是那问非天的性情,却是果决异常,在二人交手不到十分之一个弹指之后,这位就又决然果断的把目标,转向张信身下的阵盘。

    在‘风神无极’上更进一步的张信,固然是难以被斩杀。可这座阵盘,却只是一件死物,既没法化为狂风,也不能变化雷电。

    张信见状,却不慌不忙。

    此时的西海,唯独这位无相天尊最让他忌惮。在临来之前,又岂能无备?

    “吞天!”

    随着张信这一声轻喝,一只体型硕大的雷角魔犀,立时从后方虚空中踏出。身披着紫金鳞甲,脚踏魔焰。

    而仅须臾之后,就有一波肉眼难见的光膜,将这座阵盘笼罩在内。也使得问非天的斩击,都似如泥牛入海。

    ——而今的小吞天,已经能够做到将狄拉克海,延伸于外!

    而与此同时,张信的心念之内,蓦然又是‘轰’的一声震鸣,就仿佛是一口犀利无匹的剑,斩入到了他的脑仁之内,令他刺痛难当,几欲晕厥!

    十三层的战境,坚实牢固的元神,在这意念冲击之下,就仿佛是沙做的堤岸,不堪一击。

    在张信看来,哪怕是那日他在八万五千丈云空中面临的劫念,也远远无法与之相较!

    ——那位织命师,是在场六位神域中,唯一没有法阵加持的存在。可仅仅数月不见,此人的念力造诣,就已超绝到可将他这样的神域级强者,一击震晕的地步。

    这虽是在他余力不多之时,却也可见这位的战力,是何等的可怕!

    这刻张信,已是七窍溢血,形状凄厉之至。可他随后却不惊反笑,唇角旁的那抹笑意,越来越是张狂,越来越是放肆。

    他知这已是六位神域,能够在这三个呼吸内,所做到的极限!可这还不足以达到让他的崩溃的境地。

    相反的是,自己筹备已久的无上神通,已经到了最后的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