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47章 包围
    奥格瑞姆的双手因为这次打击和心中压抑着的狂怒而颤抖着。

    胜利距自己也就一步之遥!

    本来在心目中,顶多再打几天他就能占领这座联盟最重要的城市,击溃整个联盟的抵抗意志,让他们变成遇见部落就溃散的丧家之犬。

    现在,机会再也没有了,胜利也变得愈发渺茫,可是在他心中,荣耀永远是第一位的。

    失去荣耀的兽人一文不值。

    击杀敌人是荣耀!

    拯救同胞是荣耀!

    诛杀叛徒也是荣耀!

    这些一个都不能少。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急于诛杀叛徒先呢?

    奥格瑞姆看到了小酋长们眼睛里的畏惧与犹豫。

    畏惧?犹豫?他们还是兽人吗?

    奥格瑞姆刚想发飙,却蓦然看到洛丹伦东城门上升起了一面长宽有城门那么大的巨型旗帜——又是那个该死的杜克*马库斯的蓝色暴风旗。

    大酋长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他明白了!

    这是他逢杜克不胜的恶果,在多次累积之后的大爆发!

    兽人大都是单纯的!没那么多弯弯道道,他们也不懂得什么叫战略撤退。他们只知道自家大酋长对上那面蓝色暴风旗的主人时,一次都没赢过。

    又或者说,赢了还是当输。

    他在奎尔萨拉斯不肯攻城,再次被认定是他怕了杜克。又或者说,这些吃透了杜克苦头的小酋长,对打赢杜克已经不抱希望了。他们宁可去对付看起来也相当诡异的古尔丹。

    奥格瑞姆感到一阵憋屈。

    “明天全军进发,攻打人类城市北面的大营!如果谁对我的命令有意见,那就【玛克戈拉】解决!如果没有的,那就给我去准备!”奥格瑞姆强行用大酋长的权力通过了这个进攻计划。

    在吩咐完各个酋长和副手的任务之后,只留下奥格瑞姆一个人。

    第二天,尽管始终没收到来自奥格瑞姆的具体指令,但格罗姆看到了从洛丹伦城另一面升起的狼烟。

    “一远两近,三股狼烟,嗯,进攻的信号没错。”

    狼烟是简单的通讯手段,只能用于传递简单的信号,发现人类并没有阻拦自己攻城,格罗姆下意识认为是奥格瑞姆那边给予了人类更大的压力。

    从一开始,格罗姆就几乎是全军压上猛攻。

    不到半个小时就传来了好消息。

    “我们就要拿下城门啦!”一个兽人咆哮着,格罗姆*地狱咆哮粗犷的脸上露出笑容。

    胜利就在眼前!

    虽然在此之前,不论他派多少战士也不能啃下那条在银松森林和提瑞斯法林地边境的厚实的防线,但情势已经逆转。

    在通过那条被人类丢弃的防线时,格罗姆亲眼看到了大量会喷火的铁疙瘩被丢弃在路边。

    对于兽人来说,搬运那些沉重的东西显然不是什么问题,但人类要用马车在狭窄的森林泥路上搬运这些大家伙,估计会够呛。

    很显然,奥格瑞姆从东面进攻了联盟的主城对这些人类造成了很大的恐慌。在多天的进军当中,格罗姆看到了大量被丢弃的辎重,甚至还有绝望自杀的伤兵。

    人类慌了。

    格罗姆如此认定。

    其实他的判断并没有错,在回到洛丹伦城之前,如果没有杜克的计策,整支洛丹伦大军恐怕会因为遭到部落西部军团的追击而溃散一半以上。即便没有溃散,除了莫格莱尼的血色十字军团外,其他的洛丹伦军团也不会有多少战力。

    现在,城门在兽人先锋不懈的撞击之下已经严重变了形,一旦攻破城门,他的战士们就能涌入城内,杀光剩下的守卫并铲平这座城市。

    有了这里作为据点,他们可以迅速占领这片大陆的其它地区,将人类驱赶到海边并把他们推到大海里去。最后这块大陆将属于部落,他们也会结束这场战争并开始新的生活。

    憋屈了这么久,格罗姆总算看到了希望。

    他扛着自己那把闻名联盟与部落的巨斧【血吼】,看着自己的士兵向城市大门再一次发起了撞击。

    如果那些双头食人魔在这里就好了,格罗姆不禁如此想着,那些大家伙应该可以爬上城墙并用它们的武器在厚实的石头上凿出几个大窟窿来。不过他很奇怪,为什么城市对面的喊杀声像是从城市北面传来?

    要让人类首尾不相顾,不是该打东门更好吗?

    但正是这个时候,远处的城墙后竟然传出一阵汹涌的呼啸声。

    风?

    哪来的大风?

    远远看去,一大片金色云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城门上空汇聚起来,然后伴随着一道金色的闪电劈中撞击城门的兽人,突如其来地,不知何时飘到护城河上的黑油被点着了。

    烈火冲天而起,几乎是瞬间就将那些正在过河,以及攀附在城墙上正在爬墙的兽人烧成一个个人形火炬。

    火!?

    居然又是火?

    越聚越大的金色雷云继续向兽人方向飘来,几道闪电落在兽人巨大的攻城器具上,正好顺便在那些聚集在攻城器后面、躲避箭矢和标枪的兽人步兵之中炸开。

    轰隆几声巨响,人群中顿时血肉横飞。

    格罗姆的心在滴血。

    那些可是战歌氏族的精锐啊!他们身经百战,经历过银松森林的火焰洗礼,又身穿着全部落最厚实的盔甲,结果就这样被电死了?

    金色的雷球在地上开了几个可以埋上几十人的大坑。被炸得乱飞的石头、兽人的残肢,飞溅出来的盔甲铁片再对周边造成二次杀伤,一时间惨叫连成一片。

    这时候,兽人大军的北面,西面,南面同时升起几个巨大的红色烟花。

    忽然,嘹亮的号角声从这三个方向同时响起。

    那些在三、四公里外,之前一直看上去是树林的东西突兀地模糊一片,随即展现在兽人面前的是一排排身穿银白色盔甲的人型物体。

    银色的浪潮呈半月形牢牢包围住兽人的部队,那感觉上是数不尽的人类士兵,他们的数量早已超越了兽人的数学能力可以计算的范畴。

    普通兽人只知道,人类很多,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