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55章 玄元金身
    那座阵盘从黑膜张开到传送的过程,可谓是短暂迅捷到了极点。仅仅一瞬,张信就已带着身下的庞然大物,突入到了七源岛内。

    这刻张信的意念之内,立时浮起了一阵晕眩无力之感,一身灵能在这一刻,损耗了将近九成。

    这一方面是因这阵盘,那重达质量一千五百吨的重量倒在其次,真正的难题是那些用来替代灵脉的神脉石,在后者辐射冲击下,张信光是调和灵能,就耗尽了力气。

    另一方面,则是因七源岛内的法阵。因神相宗的刻意针对,这里的防护阵,也有着拒止天元之力的功能。

    ——甚至如非是巩天来,在另一座阵盘上的牵引与助力,此时的张信,能否成功传入到这座岛的防护阵内,都是个问题。

    而这位天元战圣,也同样是他的后路。那座小型阵盘,随时可与张信内外呼应,将他接引到七源岛外。

    “果然还是法力不足——”

    张信微一摇头,心中只觉侥幸。

    刚才只差些许,他的一身法力,就将被抽空,那外层的黑膜也几乎就维持不住。

    不过下一刻,那藏在袖中的造化金莲,就有大量的灵能,源源不断的向他涌来,

    这正是他的造化金莲,成功晋升神宝之后,获得的神通异能之一——这件神宝,确实无法为他提供更多的法力,可张信却发现,他能够将自己平时多余的灵能,储存于造化金莲的莲叶之内。

    此时再加上数千水月蛊,张信只顷刻间就又恢复到了全盛状态。而就在这一刹那,他就见眼前的黑膜,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随后须臾,就已寸寸开裂。

    张信见状,却是无动于衷,他可以确定的是,这座七源岛内,绝没有第二位神域级的天元霸体。对方之所以能打破这层黑膜,只是依赖法阵之助。

    所以他依旧从容不迫,一方面在修复黑膜的裂痕,一方面则是全力启动自己身下这座阵盘的另一功能。这用不了多久,仅一个呼吸之后,又有一波青色的气膜,将他整个人与阵盘,都笼罩在内。

    而就在这刻,那黑膜彻底粉碎开来。首先展现在张信眼前的,就是一道肉眼难见的犀利白芒!

    张信不禁眼神微凝,他第一时间就辨识出,那是一道剑器,且是由御剑术等级,堆积到至少一百二十级以上的剑修所发。

    ——加上此间法阵的助力,这一剑的威能,已经攀登到一百七十级的绝巅!何止是分割原子?便连原子核都能一并斩裂!

    此外这一剑之后,更有浩瀚如海般的灵光涌现。那是一发发的远程灵术,水火风雷,包罗万象。无不都是高于九十级以上的存在,威能磅礴浩大,足可开山裂石!

    还有数以千计的剑器,以及各种弩箭等等,也都在法阵的加持之下,增加了数十个等级的威力。

    在这之后,则是六百架十六级攻山弩,三千面十五级阳炎神镜,三千面十五级冰魄神镜,正在蓄势待发。

    张信看着眼前这一切,却依然毫不动容,神色冷漠的望着前方,除了口诵灵言,一双手继续以极致的速度,结出一个个玄奥的手印之外,就没有半点其他的动作。

    他坚信自己,以及身下这座阵的能为,定可应对眼前的场面有余!

    而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施展出他正在准备的这门神通**,以锁定战局!

    其实此术,张信早就可以做到无印施展。可今次的规模的略大,损耗的法力略多,这手印与言灵之术,多多少少可以为他缩短些时间,节省些气力。

    同一时刻,在四面天空,都已各自积蓄好了杀招的几位神域,却都同时皱眉,眼中现出了怪异之色。

    其中闾丘雷严等人,更是生出了不妙的预感。

    他们并不认为筑云崖的这一剑,能够斩上张信。后者的遁法,已驰名当世,那绝非是威力浩大的招法能够解决!

    可这一剑,却足可破坏张信身下的阵盘而绰绰有余!

    让他们奇怪的也正是这点,为何这位神威真君,全无任何回护的动作?

    也就在下一瞬,众人就已知道了答案,随着那阵盘之前,发出一声‘铮’的震响,那道白芒瞬时倒卷而回,同时间无数碎散的剑气,斩向了四面八方。顷刻之间,就将附近的几座灵山,斩出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

    ——高达一百七十级的御剑术,哪怕只是一些余波,也足以斩破这些法域灵山外的防护!

    可更让人吃惊的,却是他们眼中的那座阵盘,以及阵盘上屹立的那个人影。

    那狂涌而至的灵术潮,正以将整个世界都淹没般的气势,将这二者吞噬。可下一须臾,这些水火风雷之属,就以更快的速度,纷纷飞散弹开。庞大的火云,遮蔽天际,碎散的雷电,冲卷四方。所有针对张信,以及他脚下那座阵盘的攻击,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反弹开来。

    随着那层青光,越来越耀眼凝实,周围的地面与山体,都纷纷轰然震鸣,火光闪现。随后又有一道道反弹飞射的剑器,将四面八方的灵山,打到千疮百孔!

    此时不但整个七源岛上,开始灵潮动荡,那五座十七级的防护大阵,也都被激发到了极致。使得这方圆三千里的大型岛屿山,笼罩着五色灵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坐镇于一座灵山之上的神相宗天域窦龙甲,不禁眼神茫然,面色怔忡。他愣愣的看着己方近二十万道兵打出的灵术,都在那层青色的气膜面前反射而回,无法撼动张信分毫!

    反是己方的灵修,被那毫无规律的反弹灵术轰击,在这顷刻之间,伤亡近千!

    再当那些攻山巨弩,以及数以千计的阳炎神光与冰魄神光,都被纷纷折射而回之后,窦龙甲更是倒吸了一个寒气。

    据说那些身拥天元霸体者,都可在法域之后所向无敌,以一人之力,对抗一家一等的宗派!

    可他眼中的张信,却并未再动用天元之力。而他们神相宗聚集在此间的战力,便是抗衡十年前的一家玄宗,都可办到!

    “风法?灵术反弹?”

    闾丘雷严也同样愣神,他看出张信的这门术法,也是风系一脉!却完全无法洞察,此术的原理究竟。

    只望见这七源岛内,十七万人的道军,三千位神师,五十九位法域圣灵,都在那层青色气膜面前,铩羽而归,不能将之撼动分毫。

    这到底是什么功法神通?为何自己此前,从没有听说过?

    难道说,又是这位神威真君,自创的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