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54章 七源六神
    “玉兄这句话,我等早在两天之前,其实就对他说过。”

    月平潮苦涩一笑:“不过神威真君,却已将在下说服。不得不说,这位在道法上的天赋,确是天下无双!”

    “哦?”

    玉明皇讶异的一挑眉,随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张信身下的那座阵盘:“莫非此阵,别有玄机?”

    说来这座阵盘,确实有许多地方,让玉明皇看不懂。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阵盘上镌刻的许多符文,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玉明皇甚至猜测,这很可能是新造不久的符箓,功用未知——

    “这与神威真君,刚修成的一门无上神通有关。”

    月平潮说到这里,却没有再继续解释下去:“具体的详情,玉兄稍后就知。何况——”

    他说到此处,又向另外一座小型阵盘斜视过去:“有巩兄在此,即便真君的战法失败,也无性命之忧。”

    就在月平潮目光所视之处,巩天来已很是不耐的一拂袖:“既已万事俱备,那就速速开始吧!怎么磨磨蹭蹭?”

    张信闻言,哑然失笑,随后就手结法印。随后就有一层黑膜,在他的体外生成,并在顷刻之间,就将他的整个人连同阵盘,都完全覆盖在内。

    ※※※※

    就在稍早一些时间,在七源岛内,临向东面海岸一侧的武灵山,筑云崖也已发现了对方舰群内的异常。

    不过却并非是依靠目视,而是那片天地间,正在翻卷的灵潮。再等到那雾气消散时,那边的情景,就纤毫毕见的展现在他与在场诸多神域的眼前。

    日月玄宗以幻雾之术,将自家舰群藏了整整三天,让他们不明所以,一度以为是对方打算以此术,故布疑阵。准备分兵他顾,转移主攻的方向。

    直到今日,才真相大白,对方只是为欺瞒他们的灵觉,只为组装那两座阵盘而已。

    若非是阵盘完工之后掀起的灵潮,再无法掩饰,筑云崖估计对面,会一直瞒到这阵盘发动之时。

    而此时的筑云崖,正在仔细审视着,阵盘之上的那些符文结构,猜度这东西的作用。

    “这个家伙,难道是打算连人带阵,都直接传送进来?他是要寻死吗?”

    “看来确有此意!”

    太一音仙向祁翊也是万分疑惑的,与自己的两个同门对视了一眼:“不过此人既敢这么做,想必是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我看他是狂妄到了没了边——”

    红云一声冷哂,眸子里透着丝丝杀机:“一向听闻,此子不但自号狂刀,更有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之语?我今日倒是想要看看,这家伙该怎么戡日月,镇星河!”

    “不至于如此!”

    筑云崖微一摇头:“我想此间六位神域合力,便是公认为你们天穹大陆第一人的罪恶天城之主命焚天,也得横死当场。”

    此间五座十七级的大阵,足可将他们这些神域的战力,在原本的基础上,再往上推升一到两倍。

    他想那位神威真君再怎么狂妄,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出来。

    即便那张信真的愚蠢如斯,此人的同门又岂能不作劝诫?

    闾丘雷严则对红云之言,却完全不作理会,径自目视着问非天与织命师:“不知二位以为如何?以我之见,不管此子意欲何为,都可令岛内各部道兵,略作准备!”

    “此事无需阁下提醒,我自知之——”

    问非天依旧语无波动,言简意赅:“至于眼下,不妨静观其变!”

    诸人闻言,不由扫望了周边一眼,发现无论是神相宗的本部弟子,还是那些附庸道兵,此时都已陆续就位,神色警惕戒备,显是早已接到了问非天的指令。

    那织命师声线嘶哑:“那座阵的符文,我此前从未见过!似乎是风灵一类,又结合了天元之法,作用未知。”

    “此事可疑!”

    太一音仙向祁翊不由蹙起了眉头,织命师之言,也正是他在担心的事情。

    他在阵符之上的造诣,勉强也可算一个宗师,可此时除了知道这座阵盘,可以整体传送之外,其他就完全看不清楚了。

    比如那些符箓,有将近六成看不懂。

    “我竟不知,你等对这个区区小儿,居然忌惮至此!”

    红云继续冷笑:“不管他的目的如何,难道在场诸位,连在这七源岛中诛杀他的把握都没有?接下来,无非就是水来土淹,兵来将挡。”

    诸人闻言,顿时一阵沉默,无一人开口答话。

    闾丘雷严也是暗暗自嘲,心想此间诸人,又怎可能没有诛杀张信的自信?

    有五座十七级大阵为主力,便是他闾丘雷严一人,也有在这七源岛内,独自将张信诛杀的信心。

    可这位神威真君,威名累累,战无不胜。神相宗,神教与开天道数次稳操胜券的战事,都被这位翻盘,胜的轻松写意,毫不费力——这又岂能叫他不戒惧,不慎重?

    即便面对弱者,他们也需得拿出狮子搏兔的态度,更何况眼前他们的对手,是一位数次将他们挫败的存在。

    总之在没有搞清楚这家伙的意图之前,绝不可大意轻心!

    也就在这刻,闾丘雷严的意念之内,传来了筑云崖的语音:“稍后如有机会,能否让师弟我,与这位神威真君,单独战上一场?”

    闾丘雷严不由白眉微扬,向筑云崖看了过去。他知道自己脑海里面的声音,正是出自于后者的灵感之法。也知筑云崖与太一剑圣古千岁素为好友,因心伤后者之死,所以对张信恨之入骨,心心念念想要亲手为自己的好友复仇。

    说来古千岁之死,亦是他心中之痛。若非是败亡于张信之手,此时的太一神宗,必定可再增一神域。

    可随后闾丘雷严,就又深吸了一口气:“筑师弟的心意,愚兄明白。可以愚兄看来,哪怕是在这七源岛内,这世间,能够独力将张信诛灭者,都绝不超过一掌之数!而筑师弟你绝不在此列。所以这次如真有机会,闾丘雷严必定会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将之除去!也奉劝师弟,如有这样的时机到来,万万不得心生妄念,否则筑师弟你必定会后悔终生。”

    筑云崖不由一阵愣神,他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兄,对张信的评价如此之高——

    他筑云崖好歹也是神域之前,就已拥有伪神级战力者。自信在这天穹大陆,亦只**人可堪为敌!在冰系灵术上也是登峰造极。

    可在闾丘雷严的眼中,自己哪怕有五座十七级大阵襄助,也没法斩杀张信么?

    也就在这刻,筑云崖的神色微动,望见对面那座金光辉煌的阵盘,已经被一团黑膜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