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43章 提前布置的后手
    “嗯,不错的圣光,卡莉娅,你合格了。”

    “那……”

    杜克笑笑:“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不是不讲道理或者无视一个美好祈愿的人。你想摆脱王宫里这种让你窒息的生活吗?”

    摆脱这种窒息的生活?

    在卡莉娅漆黑的精神世界里,蓦然有一道蔚蓝色的惊雷闪过,几乎耀遍了她整个心灵。

    对!

    令人窒息的生活!

    别看周遭无数人羡慕自己,可谁又知道,自己吃过的苦,受过的罪?

    从小到大,自己接受的是最严格的宫廷礼仪训练。笑不露齿,挥手限定角度,走每一步都必须符合礼仪规范,脖子笔直,眼睛平视,还要天天穿着那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束胸衣……

    为了身材,再好的美食也仅仅能吃一点点。

    “卡莉娅,你是要嫁给一个未来君王的。你必须要以最严格的要求来要求自己。”母后每天都这样说着。

    每天像木偶一样活着,各种课程一项跟着一项,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要被复数的目光盯着,何曾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

    自己迷上了杜克,是真的单纯迷恋一个英雄?还是说自己内心渴望着那种安全与自由?

    卡莉娅的眼睛霎时间通红了。

    “我……我真的可以么?不会给杜克你带来麻烦吗?”

    有那么一秒,杜克有点罪恶感,觉得自己就像那种用一根棒棒糖诱拐小萝莉的坏叔叔。但想到历史上泰瑞纳斯在第二次黑暗之门战争结束后那些龌龊事,再想到就是泰瑞纳斯放纵了兽人,让兽人有机会再度崛起,杜克什么负罪感都没了。

    反正洛丹伦很大几率还是要跪,与其让这位单纯的公主殿下到时候流离失所,倒不如我杜克**好心,提前收养无家可归的公主……咳咳!

    杜克一面正气地鼓动着麦迪文传承下来的节操,脸上尽是一面比圣骑士还要圣骑士的圣洁。

    “可以的,卡莉娅,每一个人都有追寻自由的权利。如果终其一生都像一个木偶一样,被血缘和规则束缚着,那还算真正活过么?”

    卡莉娅的心防完全被击溃了,连自己什么时候激动得双手握住杜克的手都不知道,更没有意识到,在这个角度,杜克可以一览高峰。

    “那我的父王母后还有我的弟弟……”卡莉娅突然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不管有没有你,阿尔萨斯都将加冕为王。洛丹伦依然会是世上最强大的王国。”明知道历史走向的杜克睁眼说瞎话。

    “那也是……”想起了洛丹伦的强大,想起了弟弟出色的王者之资,卡莉娅忽然安心了:“那什么时候带我走?”

    “我愿意冒风险带你离开这个囚笼,带你见识更广阔的天地。但不是现在,现在联盟和部落的战争尚未结束,我不可能做出任何分裂联盟的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卡莉娅双眸中的神光也黯淡了。可杜克下一句话又让她的双眸燃起了希望之光。

    “今年之内,战争大概就会结束,最晚不超过一年。”

    “真的!?”

    “骗你的是小狗。”

    卡莉娅公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杜克也闪人了。在离开王宫的时候,杜克瞥到了伊露希亚。在家族和国家遭逢大变的时候,这个巴罗夫家族的长女,依然低眉顺眼地追随在他身边。

    杜克悄悄叹了口气,如果没有记错,当这场战争结束,泰瑞纳斯就会借口艾登*匹瑞诺德国王勾结部落,背叛联盟,以联盟盟主的身份对奥特兰克的领地下手了……

    作为一首促成联盟的泰瑞纳斯,从抗击部落这一点上,他是无比伟大的。但这份伟大其实是基于两个方面。一是部落的威胁的确足够大;二是泰瑞纳斯想趁着有外敌入侵的机会,一统七大人类王国,重新建立以洛丹伦为核心的新阿拉索帝国。

    泰瑞纳斯当初的出发点完全是想扩大洛丹伦在联盟的影响力,可是随着战争的推移,那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银松森林被打个稀巴烂,很快提瑞斯法林地也要遭殃。现在刚刚洛丹伦城差点陷落,泰瑞纳斯王暂时还没功夫想那些事,等缓过一口气来的时候,估计他就要面对国内的惨况,以及来自国内强大的贵族联盟的逼迫。

    赈灾要钱。

    重建要钱。

    人民在挨饿。

    贵族在诉苦。

    偏生打赢部落这个外来户,联盟几乎一点好处都捞不到。部落都特么是一群该死的光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这场战争结束,注定了各国大多只能默默地如野兽一般舔自己的伤口。

    哪怕强如洛丹伦,也会瞬间从富翁变成穷鬼。各国更是因为实际的困难而不鸟洛丹伦。到时候穷疯的洛丹伦,想对奥特兰克下手也变成了非常自然的事情。

    更别说,巴罗夫家族封地所在的凯尔达隆和达隆郡,还跟洛丹伦的领土接壤……

    这么方便,还有着完美的借口。不吃你奥特兰克吃谁?

    当然,这是洛丹伦的角度看问题。

    对于杜克来说,他是很不爽的。联盟打部落,家家都亏钱死人,半点好处都没,凭什么就你洛丹伦一家领土暴增。

    在心里,杜克暗骂着:“洛丹伦玩大国主义就算了。既然大家都是一路货色,就别装什么圣母了。直接点岂不是更好?嘿嘿!泰瑞纳斯,如果你吃相太难看,我不介意让你哭一场。”

    既然穿越了,又知道接下来大体的历史走向,杜克如果这都不布局,那就是太傻了。

    没有一个人知道杜克早在战争结束前就布置了这么多后手。

    人们只知道,勤勉的副统帅阁下连续拜访了好几国的领袖,再次协调好各国的部队。

    然后,第二天洛萨就到了,勇猛的洛萨,是骑着狮鹫到来的。

    “杜克——”没有多余的话语,洛萨直接上来一个熊抱,死死地抱住杜克。

    辛苦了。

    没有说出来,但眼眶业已湿润的洛萨就是这个意思。然后莱恩也上来了,一君两臣死死地抱在一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