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40章 反攻的序幕
    什么?

    古尔丹出卖了奥格瑞姆?

    这对于大多数联盟高层来说,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好比有人告诉他们,杜克出卖了洛萨一样,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荒诞且可笑。

    同出一脉,而且一直以来合作亲密无间。

    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可是眼前的影像,让他们不得不信。

    “这是我的部下达尼尔冒死传来的影像。”

    首先映入一众大佬视野的是巨大的海,以及一个苍凉的海滩。

    大部分人对这片海滩有点发懵,索拉斯*托尔贝恩国王认出了这海岸。

    “望海崖?”

    “对!”杜克给予肯定的答复。

    望海崖就是辛特兰了。海在诸人的视野里变大了,向远处望去,可以看到近岸处有一些船正在出航。那是垃圾船一样的难看款色,大家一眼就认出是部落的运输船。那些把可恨的部落从另一块大陆带到这里的船。

    尽管库尔提拉斯和隶属暴风王国的血帆海军将它们当中的大多数击沉在无尽之海的海底,但剩下的半数依然为联盟带来了大量的毁灭与死亡。

    一大票兽人们或者在海滩上,或是脚没入浅水当中,他们全力拉着长桨移动船只。每只船中间都坐着一个食人魔,敲着代表用力节奏的鼓点。兽人们跟着节奏用力拉着,将船送入了大海。

    看到这里,已经有将军发声:“他们的大酋长在率领大军打洛丹伦城,他们却在辛特兰。嘿嘿。”

    看到这里的时候,诸人嘴角已经浮现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这时候只见一条红色的飞龙掠过,大家都认出那是部落的红龙骑兵,他驾驭着红龙在空中盘旋,似乎在观察下面的情景。

    顺着红龙逼近的方向,大家在第一艘船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半神级术士古尔丹。

    不管联盟是否愿意承认,这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家伙。至少这家伙有过在南海镇跟安东尼达斯拼个两败俱伤的战绩。在杜克反复强调,这家伙就是当初跟麦迪文合谋打开黑暗之门,把上百万兽人送来的罪魁祸首之后。古尔丹在联盟的敌首名单当中一直是比大酋长奥格瑞姆更可怕的危险人物。

    这时候,杜克招了招手,一直呆在杜克身后的伊露希亚站出来了。

    那个兽人龙骑兵控制住他的坐骑,飞到那艘船的前方向古尔丹吼了一句兽人语。

    伊露希亚当即翻译出来:“你用这些船干什么?”

    龙骑兵继续让自己的坐骑跟着船只,同时挥舞着他空闲的那只手。这位术士之王看上去被搞糊涂了,迷茫地举起了双手。龙骑兵让龙飞的离船更近一些,又吼了两句。

    伊露希亚继续翻译:“调转船头回去!大酋长的主力在洛丹伦,不在海的那边!”

    龙骑兵再次喊道。古尔丹仍然用手势表示他听不清。这次当那个家伙直接飞到了船顶上,离术士只有不到三十米的时候。忽然古尔丹的手猛地向前伸出,两道绿色的射线,一道射向龙骑兵的胸膛,一道射向红龙。

    剧痛同时在那一人一龙身上爆发。

    龙骑兵周遭的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黑色,那是一个巨大的黑**法能量球体,很显然,这球体高速吸取着他们俩的生命。

    当龙骑兵从他的鞍具上掉下来时,那家伙已经是一具干尸。而那头红龙也好不了多少,庞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只是在坠入海中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巨大的投网捞住了。

    几个巨大的双头食人魔将几乎无力挣扎的红龙捞上来,一棍子敲死,然后熟练地在甲板上分解着红龙的尸体。显然他们这种事没少干。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伊露希亚乖巧地退回到杜克身后,杜克开口:“这是今天早上一早的影像。事实上,从这支军队从奎尔萨拉斯撤出开始,我就一直让库德兰的人远远地跟着他们了。”

    蛮锤之王点了点头。

    杜克脸上浮现的,尽是成竹在胸的笑意:“对于部落来说,这种行为就是不折不扣的反叛。当然,古尔丹是否反叛,我们还没得到最后的确切消息。但我们可以确定,在接下来围绕洛丹伦城的战斗中,部落不会得到任何的魔法支援。对!没有术士!没有可怕的双头食人魔法师!有的仅仅是一群只懂得挥舞斧头棍棒的肌肉混蛋!”

    “哈哈!太棒了!我就看那些家伙不爽了。终于可以杀个痛快了。”略为粗野的库德兰用矮人特有的大嗓门大笑着。

    “如果能把这两支部落主力干掉,激流堡就有救了。”索拉斯国王长舒一口气。

    莱恩较为内敛地紧握着拳头,事实上,对于消灭部落,他比谁都热切。暴风城的沦陷,是他心中永远的痛。部落一日不击溃,作为位于南部大陆的暴风王国旧一日别想复国。

    当然,最开心的是泰瑞纳斯!

    陷入围城战,最苦逼的就是他了。洛丹伦广阔的领地都将被隔断,然后各地不知会糟蹋成怎样。

    泰瑞纳斯还是老成稳重:“那好,我建议紧急召唤洛萨总帅来商讨这件事。”

    “这是自然,我建议以巩固城防为前提,等候洛萨总帅的到来。”杜克的发言,自然被认为是正理,得到了一致通过。

    散会之后,在会场外面,杜克却等到了一个意外的人——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

    “马库斯阁下,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杜克略为犹豫,还是点头了,在一个偏厅里坐好,阿尔萨斯有点像发泄闷气一般,把事情说出来。

    “在我抛弃三千平民的那天晚上,我就收到了父王的训斥长信。他骂我还没学会怎么当一个国王。国王应该以人民为本,虽然我认为父王说的都是对的,但我依然认为我那天的决定没有错,三千平民和三十万人的生命之间,没有可比性。”

    杜克声音平静:“你爱你的父王,爱你的姐姐吗?”

    “当然!”阿尔萨斯不假思索。

    “那万一敌人抓到你的父王和姐姐,逼着你只能选一个活下来呢?”

    “不!我绝对不会让这种必须二选一的事发生!”阿尔萨斯陡然愤怒起来。

    “那就对了,身为一个王者,你首先要避免最糟糕的事态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