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48章 异度空间
    张信当即收束起了神念,并借助己身的天元之力,覆盖住了那已被隐藏于某处曲率空间的‘造化金莲’,并遵循那符阵的轨迹循环流转。

    不过片刻,一个完全独立于这方世界的空间,就被映照在他的神念之内。

    在空间壁垒的隙间开辟虚空,自成一界,正是他与上官彦雪,赋予‘造化金莲’的能力之一!

    可在张信的感应中,这片被命名为‘造化虚空’的小世界,其实小的可怜。平面直径,只有大约一百五十里左右,高则不到二十里。

    在这处空间内正中央盘踞的,是新生的战神兽‘盘古’,正闭目凝神,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严肃无比,气度威严。不过其身高只有四尺不到,仿佛孩童般的形状,看起来就好似一个小大人。

    而其余二十四只战神兽,则是散落在四方,三五一群,天真无邪的彼此嬉戏玩耍。

    此外这个小世界的周围虚空,正有一座由星辰组成的大阵,在散发着微光。一方面在抽取着这方小世界的灵能,一方面则是扩张,使得这片百五十里的虚空,不断的往外扩大范围。只是成果微乎其微,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也只不过让这方虚空,只扩增了不到一厘。

    “果然——”

    张信只遥感了片刻,就不禁发出了一声苦笑。

    心想开辟虚空,果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他心念之内映照的这处所在,只能算是‘天元之障’的大号版本,也就是一个宽达一百五十里,整体形状,仿佛煎饼般的曲率空间。

    这里没有天与地,自然也没有大海与河流,云空与群星。

    ——这虚空周围的那些星辰,只是能量的集合体而已,并非是实物。

    这样的环境,其实根本就不适合生灵在内生存。也只有战神兽这样的存在,才可以在这处等同真空般的地方悠然自得。

    此外造化金莲的能力,也没达到他预想。

    理论而言,只要这件神宝炼成,他就能拥有近乎无穷尽的法力,再不用为自身的持续力而发愁。

    可结果这朵造化金莲,虽是成功的从狄拉克海中,不断抽取能量。可其中的绝大多数,都被用于维持这片空间本身。

    空间的扩张也不尽如人意,似这样的速度扩张下去,一百年后,能不能达到三百丈方圆,都不好说。

    看来短时间内,这处小世界都只能作为一处避难所与庇护所。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一声叹息:“若儿,帮我先准备一些食物进去——”

    那些战神兽,固然能够在这里面存活。可这处空间,却没法为它们提供足以维持生存的能量。所以还得另行为这些战神兽,准备吃食。

    且普通的食物还不行,这些战神兽虽是一出生,就拥有法域级的实力,可他们的身体结构,也异于寻常兽类。

    张信要把它们养活,并顺利成长,需得巨大而纯净的能量。

    在这方面,就只有天穹大陆最顶级的各种天材地宝,以及修为十四级以上的灵兽,才能提供它们日常所需。

    可相较于这些东西,叶若合成的能量补充剂,无疑更合适的多。

    后者对于战神兽的研究已有数月,并有能力合成最适于这些战神兽成长的各种生长要素。

    所以张信,对自己的这朵‘三十六品造化金莲’,依然充满期待。

    这不单是因这些战神兽的未来,更因这件本身,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成长型神宝。在他与上官彦雪设计之初,就为这造化金莲,留下了巨大的成长空间。

    此外它的能力,也远不止是开辟小世界而已。除此之外,这件神宝,还具有着其他的神通威能。

    比如这造化金莲本身,就可相当于一座移动的十七级大阵——

    正当张信,准备尝试演练这尊神宝的其他能力时。他却忽然神色微动,看向了眼前。

    只见宗主归真子与离恨天等人,此时正悬空在数百丈外遥目看着他,且都是面含惊疑之色。

    张信见状失笑,当即散去了法力,也暂时收起了继续验证自己这件神宝的念头。

    “不知真君你那朵金莲何在?”

    神月峰主施洛神,首先用探视的目光,上下看了张信一眼:“刚才劫念层中动静浩大,甚至引发劫力,真君这莫非是在炼宝?”

    语声至此,施洛神就不禁神色微动,她已经发现了张信的一身灵机,与数月前参与太上长老会议的时候,大不相同。

    这与天地浑融一体之感,只有真实战境进入到某个层次之后,才有可能办到。

    这个家伙,才仅隔数年而已,居然就又进入到第九战境?

    “炼宝?诸位师兄误会了,小弟只是在借助法器,修炼一门秘术而已。”

    张信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道出实情,反正巩天来也不在,此间的诸人,根本就瞧不穿他的虚实,也没法洞察造化金莲的所在。

    “劫念层中,小弟难以收束法力。惊扰了诸位,实在抱歉!”

    此间诸多天域闻言,不禁都面现释然之色。

    他们也都已察觉,张信在战境修为上的提升——这想必就是那所谓秘术之功。

    这家伙本就有着神宝御天环在手,再炼神宝的可能性,确是微乎其微。

    而此时诸人,都不禁生出了好奇之意。心想这究竟是何等样的秘术,可以让张信在晋升第八战境不足两年之后,就再进一步?

    只有归真子、离恨天与初晋神域的司空月灵三人,对张信之言是半点不信。

    方才张信周身,虽是白光萦绕,辉煌耀眼,让人无法视物;又有劫雷盘旋,阻断了大部分灵修的神念感应。

    可以他们的战境修为,还是能够感测到一些虚实的。

    他们可以断定,那无量光华之内,确有一件神宝在孕育。其体量浩大,灵机磅礴,远超它的同类,可见此物的不俗。

    此外张信,也确实在窃取劫念之力,在为那金莲状的宝物洗练真灵。

    就不知这家伙,为何要在他们面前,刻意隐瞒此事。

    不过以三人的智计城府,自不会当面拆穿。即便心存疑虑,也不会在这时询问张信缘由。

    后者也暂无解释之意,直接就转过了话题:“诸位不更应该关心月师兄?三日之后,就是月师兄的渡劫之期。”

    众人闻言,顿时神色一凛,果然都被张信转移开了注意力。

    此时月平潮的神域劫,的确是日月玄宗的诸多门人,最关心的事情。

    虽说这位,自称有六、七成的把握,可这神域天劫,哪里可能有一定之说?

    若是人人都能准确估算到自己渡劫的成功率,那么这世间的法域、天域与神域,也不至于如此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