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49章 平潮完劫
    三日之后,月平潮在距离日月本山七千四百里的五行山,如期引发劫雷。

    不同于雪崖上师与司空月灵的神域劫,都有地利可借。月平潮的五行轮转**与天崩地坏**,在日月群山的范围内,没法寻到能够帮助他渡劫的地点。

    不过宗主归真子,又额外花了数亿资金,在日月本山的附近,建了五座人造山峰,并引来五行地脉,形成了一个规模巨大,包括正逆五行在内的循环法阵。

    ——这就是所谓‘五行山’的来由。

    而当月平潮的第一道劫雷来临之时,不但日月本山的数十万弟子赶至旁观。便连周围的附庸宗派,也有不少人前来。以‘观礼’为名,来观瞻这一场超天柱级天域的神劫。

    这些人限于各自修为的不同,立身于或远或近的方位。使得五行山周围灵潮澎拜,气机杂乱。

    这正是月平潮本人,刻意要求的。

    原本灵师圣劫,是最忌被无干之人围观。保持渡劫地点的清净,维持灵能的纯一,一直都是灵师渡劫的第一要务。

    可月平潮与寻常灵师不同,不但不惧旁人观瞻,反倒是要求周围的闲杂人等越多越好。

    这是因他的五行轮转**,本就擅于梳理杂乱的灵机,并从中借力。而汇聚此间的六十万灵修,正是他的绝佳助力。

    张信则与归真子,巩天来,司空月灵四人,各自据守一方,为月平潮护法。

    尽管全程都是平安无事,可其实在那水面之下,有着无数的暗流汹涌。

    张信就感应到了好几道神域的气息,在窥视觊觎着此间,蠢蠢欲动。

    不过有包括他在内的四大神域级战力震慑,这些人虽是在五行山附近潜伏了数日,却一直都没动作。

    月平潮选择的渡劫时机,可谓是仅次于司空月灵,恰是神教与开天道,还未能恢复元气之时。

    张信自己估计这位的劫期,只需再延后半个月,这日月群山之内,只怕就又要爆发一场规模旷世的神域大战。

    无论是太一神宗,还是地渊魔国,只要有能力,都绝不会坐视日月玄宗的力量,进一步壮大。

    ——至于神教与开天道,就更不用说。

    张信料到这些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绝不会贸然动手。故而他并没有将太多精力,放在这些外来神域的身上。

    绝大多数时间,张信都在仔细观睹着月平潮的神域劫,神情专注,不肯错过任何细节。

    说来他已是第三次近距离观睹神域级天劫了,应该见怪不怪才是。

    可月平潮在得到诸多上古药剂之后,已经跻身为超天柱级的天域。根基之深厚,只逊色于现在的他一到两筹,这位完劫的过程,比之雪崖与司空月灵二人的更有借鉴意义。

    而张信现在,毕竟已经是五级神师,九级战境。不但灵能总量突破二百万,总战境更是高达十三层。此时距离法域劫,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他想,就随时可以引发劫力。

    此时的他,对天劫的了解越多,越有益于他日后的应劫,

    不得不说的是,月平潮面临的神域劫,与司空月灵绝非是同一级数。只是那劫念,就胜过后者的神域劫四倍以上。而那白色的风雷,赫然覆盖数百里,将整个五行山都覆盖在内。

    那劫力不但气势恢弘磅礴,更复杂多变,水火风雷等等自然之力,交相变化。甚至到最后,月平潮周围的虚空,都开始扭曲。

    可后者却一直都如磐石一般,稳坐在那五行山的中央处,岿然不动。

    而近乎十二层圆满的战境,使得月平潮一直都能应付裕如。哪怕周围水火风雷,再怎么变化,都在其掌控之中。

    “看来这位事前,还是有所保留的。说什么只有七成把握,可这都完劫在际了喵,全程都没有任何波澜。”

    当月平潮的劫期,持续到第三日,叶若就笑着在张信的耳旁说道:“以目前若儿收集的数据来计算,主人你渡劫的成功率,也应高达九成以上。”

    可张信闻言,却微一摇头:“若儿你收集的数据,只是根据雪崖,月平潮,巩天来,费长明,司空月灵等人的天劫吧?这其实不足为凭,若儿你的话,还是别说的太满。”

    叶若闻言,却不禁面现疑惑之色。

    她收集的数据,并不只是这五位神域级的强者,还有近年日月玄宗陆续渡劫的十几位天域与法域。

    所以叶若自问,已经把握住了这所谓‘天劫’的强弱阶梯,不会出现太大的错算才是。

    可随后她就哑然无声,只见三十里外,在那五行山周围缠绕的白雷,忽然转化为黑紫颜色。

    那五座高达三千丈的人造山峰,也在一瞬间崩垮坍塌。而周围三百里内,几乎所有的灵修,都同时七窍溢血。

    骤然拔升了近倍强度的劫念,使得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而此时那奔溃的五行山中央,更有一丝丝五色光刃生成,在月平潮的周围,来回扫荡盘旋。

    张信的元神,才刚经历过劫念层的洗练,所以并不受那磅礴的劫念影响。他依旧目不转睛,看着月平潮的身影。

    可惜的是,此时那无穷无尽般的紫色雷海,已经完全阻绝了他视线。而张信的风感与雷感之术,也被这雷海截断在外。

    外间的诸人,只能通过那不断汇聚过来的劫力,判断月平潮依然平安无事,依旧在抵抗着这神域天劫。

    此时的张信,干脆把注意力又转向了周围那些潜伏的神域。之前月平潮从容不迫之时,这些人不敢动手。可此时天劫异变,这些神域却未必还会坐观。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紫色的雷海终于消退,月平潮那略显狼狈的身影,再次显露在诸人的眼前。张信与此间诸多天域,才纷纷心神微松,不约而同长吐了一口浊气。其中又有大部分人,都现出了喜意。知晓这位,已经度过了劫期中,最艰难的时段。完劫之刻,就在不久之后。

    果然之后一整天的时间,月平潮都是无惊无险的度过。

    再当最后一丝劫力,在此间消散无踪,那代表着‘天道意志’的劫念,也全数退去。月平潮便换过了一身白袍,径自拔空而起,气度雍容儒雅的向归真子方向步空而去。

    “乾坤大象一阴阳,离坎精华日月光;功深德厚天孚佑,玉籍标名骨自仙。”

    当‘仙’字这一声落下,这位就朝着归真子方向一礼:“月某不辱使命,今日终于得证神域。成道之德,铭感五内!”

    归真子闻言,亦是满意的抚须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