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42章 灵儿之邀
    又两个月后,张信悬立于空中,周身被青色的气膜包裹。而周小雪立在三十步外,脸上满是汗水。

    最近一段时间,张信都在利用自己的同门与部属,不断完善着自己的‘玄元金身’,并已见成效。

    最初周小雪,还可在十里之外对他的‘玄元金身’进行干扰,可如今哪怕是近在咫尺,也很难使这层青色气膜失控了。

    大抵任何无上级功法,并不是一开始就会完善无缺,需得初创者与传承之人,不断的去完善,去弥补缺陷。

    而此时也并非是周小雪,对‘玄元金身’的干涉完全无效。恰恰相反的是,此女近日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在这一个月内,周小雪的一身法力,就至少拔升了三成。

    尤其近日,周小雪的‘光波干涉’,已经晋升到了‘量子观测’的地步。通过人为的‘观测’,来干扰影响他身周的基本粒子,

    他曾从叶若那里,学过一些量子物理。按照‘多世界诠释论’的理论,这世界每一个基本粒子,都同时处于无穷种可能性的叠加。可一旦被观测之后,它们的可能性,就会被确定。

    而此时周小雪,就已可化身‘观测者’,影响这些基本粒子的形态,乃至未来。

    ——这个丫头,其实并不知晓这理论,可她却能凭借自身的实力,做到这个地步。

    说来无相天尊问非天的‘量子纠缠’,也是基于同一原理。只是周小雪的‘量子干涉’,远没有前者那般的霸道。

    不过只论前景与威胁,张信以为此女的未来,绝不会逊色于问非天。

    而张信现在,之所以能够从容的应对,是因他将‘玄元金身’与‘风神无极’成功的融为一体,并以精细到了极点的微操,使得周身的青色气膜更为稳固,并能以更快的速度恢复如初。

    所以仅一刻之后,周小雪就很沮丧的放弃:“不来了!根本就没有用。”

    随后她又由衷赞叹:“大哥的灵能入微,想必已是登峰造极了。”

    “你这是见识不足,对于灵能入微,我虽有信心。可这世间,却至少还有二十人,超越于我之上。”

    张信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在他的认知之中,仅是这日月玄宗之内,就有巩天来,月平潮,离恨天三人的灵能操控,可与他并驾齐驱。

    至于雪崖与归真子,无疑是凌驾于他之上的。

    只是因他身拥风灵体与雷灵体,在这方面更有优势,可以反过来胜出一筹。

    且他近日之所以在灵能入微上面,又有了些许进展,其实是凭借‘灵感’药剂。可以提前半秒,对未来的事态做出一些预知与感应。

    这对他多多少少有些帮助,大约可相当于半层战境的增幅。

    想到‘灵感’,张信就又眼含期待的,看向了百丈之外的另一个女孩。

    “灵儿你现在感觉如何?”

    这两个月的时间,叶若一共制造了三枚‘灵感’与两支‘兽罗’,一支‘血金刚’,还有一支‘罗刹’。

    后者张信准备自己使用,这也是他最期待的一种药剂,是真正能让他的实力,大幅提升的。

    其中的两支‘灵感’,张信分别给了谢灵儿与周小雪;而两支‘兽罗’,则交给了墨婷与蔺初夏服用。

    他对这四支针剂的效果,可谓是期待备至。‘兽罗’自不用说,可以大幅强化灵修的体质。

    而如今墨婷与蔺初夏的肉身,正是她们的弱点之一。

    至于‘灵感’,其实也与‘兽罗’差不多。越是修为低微之人,得益越多。

    这种药剂的效果,看似强大,可以提前预知与感应。可其实对张信这样的,战境层次高绝的神域强者而言,其实作用有限。

    只因他们的战斗思维,早已千锤百炼,临敌时的预判,也早已登峰造极。

    哪怕没有‘灵感’的效果,他们也能通过周围感知到的信息与蛛丝马迹,来判断对手的动向。

    更何况张信,还有着叶若为他设计的‘战斗辅助智能’。二者的效果,多少有些重叠了。

    倒是谢灵儿与周小雪这样的,可以从‘灵感’中得益更多。

    后者已不用提,从‘光波干涉’,进化到了‘量子观测’,就是灵感药剂的作用。

    至于谢灵儿——

    “灵儿也已将药力消化的差不多了,至于效果,大约相当于一层战境。”

    谢灵儿一边说着,一边捏了一个道诀。她深知张信之能,出手毫不客气。即时一道黑刃生成,斩在了张信的腰部。

    这模仿自张信的天元之力与‘太虚斩’,也同样是‘玄元金身’无法抵御的手段之一。

    不过张信的风神无极,却非是太虚斩能够命中。他的身影,稍稍扭曲闪动了片刻,就又毫发无伤的立在了原地。

    可在完整避开这一击太虚斩的同时,张信也不禁‘啧’了一声。

    刚才谢灵儿,分明是预见到了,他身躯所化粒子流的流向,让他感觉到了些许威胁。

    这是好事,说明现在的‘灵煞天女’,确有了成为宗门支柱的力量,已可在接下来的北海之战中,承担重任。

    “都很不错!”

    张信眼含欣赏的,看了眼前四女一眼:“今日就到此为止,你们可以退下了。距离西征之战,还有十五天左右,我希望看到你们现在的实力,能够真正稳固下来。”

    周小雪与墨婷、蔺初夏三女,当即俯身应是,陆续御空而起,离开了这处校场。只有谢灵儿留了下来,用不经意的语气,向张信问道:“信哥哥可知道日月双元?”

    “日元会与月元会吗?”

    张信看似随口答着,可心中却是警铃大作:“之前去过几次。不过近几年来,我都已与这黑市少有接触。”

    只因他的地位身份,日益尊崇。在黑市收购与售卖物资这一类事,已经完全交给左神通他们处理。

    “原来信哥哥你还亲身去过啊?”

    谢灵儿先是表达了‘意外’,随后就又开口央求:“不久之前,灵儿也收到了日月元会的请帖,可对这黑市,总有些放心不下。不知信哥哥,能否陪我去日元会走一趟,顺便给些指点?”

    眼见灵儿那水波荡漾,满怀期冀的目光望来,张信只觉是心头肉跳。他忙按住了心绪里,不知从何处涌出的躁动,只当自己是个无知无觉的木头人般,皱起了眉头:“此事我还真没法帮你!那毕竟是黑市,以我的身份,不太合适。不过我的部属左神通,倒是黑市的常客,可以让他陪你去日元会无妨。”

    之后他立时御空而起:“临战在即,我这里事务繁多,就不陪灵儿你了。”

    还没说完这句,张信就逃一般的遁向了远方。留下谢灵儿一人,不爽又不甘的挑起了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