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28章 洛丹伦之危(中)
    阿尔萨斯王子是对的,唯有这样做他才能拯救大部分的国民。以如此青涩的年纪行如此坚毅果断,这绝对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阿尔萨斯也是错的,因为这样一来,他无异于抛下了自己的人民,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在这个讲究牺牲与勇气、充斥着骑士精神的时代,绝大多数有足够勇武的国王会选择派遣将领,甚至亲自率军进行反冲锋,给尚未入城的国民争取宝贵的生机。

    卡莉娅公主惊愕地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一面难以置信地看着阿尔萨斯,仿佛她第一天认识阿尔萨斯,而不是相依为伴,相亲相爱了十三年的好姐弟。

    “姐姐!父王抽走了几乎所有的将领和法师!他甚至没有把任何一个城市级的冠军骑士留给我!”阿尔萨斯有点恼怒地抱怨着。

    对,再勇猛的将军也无法带领一群猪取得胜利。

    要怪就怪西线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在西面银松森林里,格罗姆*地狱咆哮的猛攻无疑是最好的佯攻。泰瑞纳斯国王被迫抽走了洛丹伦城里,除王家侍卫之外几乎每一个职业士兵。

    现在守城的士兵,除了少量的弓箭手,很多人在一个月之前还是只会摆弄草叉的农夫,连盔甲都系不好。

    “姐姐你呆在这里。”说罢,留下发愣的卡莉娅,阿尔萨斯大步朝塔楼下走,墨勒夫紧随其后。

    “墨勒夫!派一个小队王家侍卫候命,假如东门破了,立刻带我姐姐往西走,去找我父王。”

    “殿下,你呢?”

    “米奈希尔家的男人只要还没死绝,没有谁能把洛丹伦城从我们的手中将‘她’夺走。”阿尔萨斯字字如钉,声音铿锵:“传令,让所有待命的将军率领自己的部队去东门。”

    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一副略大的精美盔甲——这是他父王泰瑞纳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少年早熟的阿尔萨斯显得威武堂堂,但也仅此而已。他的身子还没完全长开,拿不起他最想用的战锤,只能一咬牙,拿起一把大号的双刃阔剑。

    当他策马在侍卫们的簇拥下赶到东门的时候,却愕然发现,城门依然没有关闭。大批从洛丹伦城周边城镇村庄赶来的国民依然还没进入城里,因为不舍得自己毕生的财产,在背后传来轰隆脚步声的当儿,他们反而更乱,拼命带着家当企图挤进去狭小的城门洞里。

    阿尔萨斯一把揪住城门官的胸甲:“我下过命令,马上关闭城门!为什么不关门?你想把三十万洛丹伦市民都害死吗?”

    城门官大声辩解着:“但他们都是我们的亲邻好友啊!我还认得他们当中的不少人,玛丽大姐,老是往银松森林跑的游商安农……”

    “他们来了!”墨勒夫惊叫着。

    顺着侍卫队长的手指,阿尔萨斯向东面看去。

    跟高塔阳台上的观感不同,在这个角度看过去,先是看到一公里外的一片小树林,然后才是更远处的湖畔。

    此时此刻,冲最快的那一批兽人已经冲出小树林了。

    兽人冲锋的速度相当快,尽管比不上最快的骏马,却跟驮马的全速差不了多少。

    阿尔萨斯从身边一个将领手上一把夺过单筒望远镜,马上他看到了让他无比吃惊的一幕。

    这些绿皮畜生的体型与人类当中最强壮的人一样,有着爆炸性的强健肌肉和巨大的野兽般的脑袋。

    但是他看不到任何大型攻城器械,除了一些他原本以为是巨大的战锤的厚重原木,以及一些看起来无比粗制滥造但长度极为惊人的长梯。让阿尔萨斯无比震惊的是,在目测当中,这些长梯的高度跟洛丹伦城的城墙高度是吻合的!

    除此之外,闯入视界的尽是一些人类基本挥舞不动的巨锤、斧头和极钝的剑,而且他也确定他们绝对有铁钩和绳索。

    难以想象的野蛮,却有着不俗的智慧。

    “啊啊啊——”城门下的民众发出了更大的惊叫声,他们发疯似的往城门洞里挤,互相推搡着彼此。越是恐慌,越是把城门挤个水泄不通。护城河的吊桥上挤满了人和拉车的畜生。一辆翻倒在吊桥上的载货马车更是看得阿尔萨斯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一个恐怖的画面闯入他和其他守军的脑海。

    用不上十分钟,那些残暴的绿皮野兽就会从这些愣是想挤入城里的蠢货的尸体上踏过,顺着因为这些家伙堵塞而大开的城门杀入洛丹伦城,把整个城市变成火海,把三十万国民推入地狱。

    “放箭!向着那些暴民放箭!”阿尔萨斯凶厉的喊声如同魔鬼。

    “但是,那些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啊!”城门官大叫着,他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下一刻,他的声音嘎然而止。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最尊敬的阿尔萨斯王子,一剑砍飞他的脑袋。

    至少有上百人目击到这一幕,每一个人都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合不拢。

    “混账!为了三十万市民的安全!我以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之名命令你们——放箭!要么就所有人陪下面这些暴民一起死!”

    如雷的暴喝,终究唤醒了发愣的弓箭手们,他们含着泪,咬着牙,开始放箭!

    正在惊慌入城的洛丹伦国民发出了更大的哭喊声,他们做噩梦都不会想象到自己国家的士兵向自己放箭的场景。几乎是瞬间,整条吊桥上再没任何一个活着的生物。吊桥边护城河附近的国民惊叫着,连滚带爬地往外逃,企图躲开这片死亡之地。

    “谁再敢靠近吊桥就射死谁!”阿尔萨斯淌着泪,高喊着:“墨勒夫,你带人去吧吊桥上所有东西推下河去,然后以最快速度升起吊桥。”

    墨勒夫照做了,他们把城门洞里每一个惊魂未定的国民拉进了城里,将大部分的尸体和杂物推到了河里,但一辆翻倒的马车却死死压住了吊桥。这是一辆运载粮食的马车,两匹驽马已经死去,然而死去的马尸和绑得太好太结实,至少有两吨重的粮食,根本不是人力能解决的。

    在以往,但凡碰上这种情况都要折腾大半天,现在要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解决,简直是天荒夜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