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39章 西征困局
    “感觉主人你在作死哦喵!”

    叶若在张信视界里面出现,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张信:“她居然也修成了光波干涉的手段,好像正好能克制主人的玄元金身呢!”

    张信也是一阵无语,他才刚信心百倍的修成这门自创无上**,就遭遇了克制的手段。

    眼见那玄元金身越来越不稳定,张信便略一弹指,使得周围的冰层,寸寸瓦解。

    所谓树挪死,人挪活,他已不打算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

    所谓的光波干涉,就是两列或两列以上的波在空间中重叠时发生叠加从而形成新的波形的现象。

    这原本是用来证明光的波动性的依据,可周小雪却通过这种手段绕开‘玄元金身’,来干涉他体内的电磁波。

    不过她的手段,也有这极大的局限性。因此女修为不足之故,目前还只能干涉固定的目标。

    所以他只需能以一定的速度活动起来,就可避开‘玄元金身’破碎之劫。

    不过接下来,张信却见自己周围,无数的石巨人拔地而起。一只只庞大的石手,不断的碾压而至。更有一团团的沙尘,冲卷而上,依循着特定的轨迹高速转动,使得张信,完全无法自如的施展风遁。

    此外地面也是在不断下陷,周围的土层,则是不断的拔高,就仿佛是要将张信整个人,完全埋在地层之内的气势。

    远处的雷照,则似笑非笑。

    “被师弟你如此轻蔑,为兄岂能没有一点表示?”

    张信不由眯起眼,看向了上空中,正操纵着一丝丝黑色丝线,往他身上延展的谢灵儿一眼。

    这个丫头,要将他轰落地面,原来是这个目的?

    说来灵儿她的能为,也越来越不凡了。这些黑色丝线,正是天元之力!竟以狄拉克海的特性,获得部分天元神体的能为。

    张信发现自己,此刻赫然已是‘山穷水尽’。

    风遁之法,被雷照限制;而天元之力,也被谢灵儿干涉;至于雷遁——别看蔺初夏一言不发,可此女从始至终都在干涉他的雷遁与术法。

    那雷脉神禁,几乎是无时无刻的向他照射,这使他施展瞬影雷身的难度,激增到了极点。

    关键是周围,包括左神通在内的诸多神师,也纷纷反应了过来。都默契的改弦更张,不再使用攻击术法,只以束缚类的法门,阻止张信移动。

    此时原空碧,则高高拔空而起,目光冷厉的望着张信。

    “虽说现在,我应该唤你一声师叔才是!可你这家伙,果然是怎么看都让人不爽!”

    就在霎那之后,一道白练般的剑光,默然从上方劈斩而下。就在击中张信的瞬间,蓦然无量的雷霆,从那剑器之上爆发!

    而在场所有有幸目睹此剑之人,都不禁神色骇然。

    似左神通等人,只是为原空碧这一剑之威而震惊。可雷照与谢灵儿,这些日月玄宗的核心弟子,却都无一例外,认出这是宗门秘传,《上霄神雷无量剑》中记载的无上极剑‘剑灭三千界’!

    《上霄神雷无量剑》乃是由他们日月玄宗的日月双祖之一,玄月祖师传下的剑诀。

    层次高阶,位阶无上!

    而这位玄月祖师,亦是公认剑道造诣,还在赤月剑仙之上的绝代剑者。曾经独闯彻地神渊,以一人之力斩杀四位神域魔主,奠下日月玄宗的基石。更曾,饱受后辈弟子敬仰。

    只是这门《上霄神雷无量剑》,也是公认的难以入门。而‘剑灭三千界’,正是《上霄神雷无量剑》第六重天境之后,才能掌握的无上极剑。

    ——这位当今的第一天柱,一身修为,竟已至如斯境地?

    ※※※※

    次日当神玄峰上的太上长老会议召开时,张信再次沦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只因他眉心的那道红痕,实在太过显眼。且昨天发生的那场风波,众人都已有听闻。

    巩天来甚至主动与张信开着玩笑:“不知原师侄这一剑的滋味如何?”

    “哈哈哈——”

    张信无论如此说不出‘不过如此’这样的话出来,只能回以干笑。

    昨日的原空碧那一剑,被她斩破了他的玄元金身,更将他的整个人,直接剖为两半。

    幸在他现在的修为,也到了滴血重生之境,须臾之后,就恢复如初。却只唯独原空碧斩入他体内的这丝剑意,萦绕不散。

    说来尴尬,此时张信的战力,虽远远凌驾于原空碧之上,可论到战境层次,双方也只是持平而已。

    再如只论真实战境,原空碧借助诸般上古奇药之助,已经无限接近第十层‘天人合一’!

    这意味着原空碧的元神修为,也同样远在他张信之上!

    这也就导致张信没办法将原空碧留下的这丝剑意迅速驱逐,也不得不暂时在眉心间,遗下这一线红痕。

    眼见巩天来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张信忙施展开乾坤挪移**,转移话题:“西征在即,不知神相宗那边反应如何?巩师兄一直主掌北海大局,应当对神相宗有所关注?”

    巩天来‘嘿’的一笑,深深的看了张信一眼,可到底还是没继续挖苦下去。

    这是因昨天张信本身展露的能为,也让人不禁咋舌。不动用神宝,不施展遁法,不做任何反击,只任由二十多位最顶级的神师攻打,可却能支撑一刻时间,都毫发无损。

    再如非是周小雪,恰好掌握了克制张信的法门,只怕原空碧为首的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张信的功体破除。

    而据说这门能为不俗的无上级神通**,又是由张信自创!

    ——这家伙,才不到三十岁,就已是凌至世间绝巅,更是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道途!

    巩天来轻声一叹,压制住了胸中涌出的羡嫉之情,转而神色凝然道:“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如内外情司打探到的,全力备战!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就是最近我感觉到神相宗本山灵龟岛的灵潮,有了些许特别的变化,这应该是有数位顶级的圣灵入驻!”

    “灵龟岛那边就先不说了——”

    庄玄照是斗部之主,主掌斗部八殿,也在时时关注着北海局面:“近一年以来,神相宗都在极力强化各处岛屿的法阵。他们有太一神宗为后盾,根本就不缺布阵资源,各处的灵山阵法,也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我之前得闲时就去看过,哪怕是最小的一座四明岛,也有一座等级十六的大阵防护。只需三千道军驻守,我宗就至少得拿出十万以上的道军,才可在无损失的情况下,将这座岛屿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