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36章 替死神符
    ps:哈哈,昨日晨五点二十二喜得千金!

    ※※※※

    “果然,只凭灵感药剂的助力,还是远远不够——”

    当张信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之后,就摇了摇头,收起了内视。心想自己,还是得在战境上,再做突破不可。

    尽管他依靠灵感药剂,已经获得了一定预知与感应凶吉之能,大大降低了自身渡劫的难度。可张信自忖自己,要想将完劫的成功率,提高到五成以上,还是必须完成第九战境不可。

    可日子已经很近了,之前的摇光要塞之战,张信的战境造诣在外力的压迫下,就提升了一截,距离第九战境,只差临门一脚。

    估计这次征讨神相宗一事了结,他就可以踏入到自己前世,所未能达到的境界。

    其实这次,叶若取得的五种配方中,就有一种,是可以提升自身战境层次的。张信之所以未使用,就是因自己突破在即。他打算等突破之后,再使用这种古代奇药,以获得更合理的收益。

    之后张信探手一招,将二十四片青羽,以及另外二十四片黑羽,取在了身前。

    此时他的神色凝重万分,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精血逼出,在这些羽片之上,挥制着一枚枚玄异的符文。

    ——这是来自于青鸾与重明鸟的羽毛,与精元血玉同样,都是这些战神兽沉睡后的副产品。

    不同的是,后者主要是由战神兽的气血精元凝聚,前者则是战神兽往外自然散发的能量聚合而成,依托于这些羽片中。

    而此时张信制作的,是一种名为‘替死符’的保命道具,可以用来代替自身的死亡。

    摇光要塞之战,他见过神尊与命焚天之间的交锋。

    哪怕以他现在的修为,现在遁法早已超绝当代,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躲过命焚天的紫罗天刀,躲过神尊现在的预知之能。

    所以他必须为自己,另行准备一些底牌。以青鸾之羽与重明之羽为符纸,借助这些羽片中的精纯能量,制造自己的替死之符,

    ※※※※

    在水轮打开之后的第七日,张信自觉自己哪怕继续闭关下去,也没可能再有进益,便干脆利落的结束了修行,从他那间静室之内走了出来。

    而就在出关之后不久,张信发现自己对面的‘昊月居’,已经被烧成了废墟。据说是由万俟天藏所为,有人看到这位法域圣灵,亲手在这座灵居内大肆破坏,并以术法煽风点火。

    事后万俟天藏也被巡山堂与戒律堂追责,不但得向宗门赔偿大量的财物,还被罚禁闭三个月的时间。

    ——毕竟在林见月死后,这位遗下的财物,按规矩都该由宗门的灵脉堂与灵宝殿接掌,已经纳入门中公物的范畴。

    张信对万俟天藏的举动,倒是不觉怎么恼怒,其实即便后者不动手,他也会主动将这昊月居抹去。

    前世他所知所见的‘林见月’,确实使他倾心。可若是他爱着的那个人,从始至终都是虚假的,那么这段感情,也没什么好眷恋的。

    他只希望自己这位万俟师兄,能够在此之后,真正将他的心结放下——

    只是此事,也有让张信困扰的地方。就在对面那昊月居废墟之上,如今正另有一座灵居正在兴建。

    张信初时不在意,直到他随意问了左神通一句,后者给出的答案,却让他脸色阵青阵白的变幻。

    “从灵脉堂买下对面那些灵脉的,正是主上的灵侍谢灵儿。如今连灵居的名字都定好了,叫做灵慕居。”

    张信好半晌才回过神,心想这‘灵’字,自然指谢灵儿自己,‘慕’字当是爱慕之意。

    灵慕居,这丫头在爱慕谁?什么时候,他的灵儿变得这么胆大了?

    张信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询问:“难道就没法阻挠?”

    他甚至决定要以权谋私:“比如让灵脉堂做点手脚,让那边的灵脉报废,或者转移什么的?”

    “这不太好吧?”

    左神通大约能知道张信的心思,却只作不知:“灵脉堂已经将那块地皮,出售给了灵儿小姐。属下私以为,灵儿小姐她只怕不会在乎灵脉多寡。何况近日戒律刑法二堂,为一扫颓势,最近都在大张旗鼓,搜查门内一切不法事。主上你这样做,岂非是陷同门于不义?”

    张信心想也对,神色转为无奈:“这个丫头,她是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昊月居的位置,就在日月双峰的中间,距离日月双潭也不远,地皮与灵脉都很贵的。

    “主上您又说笑了。”

    左神通哑然失笑:“灵煞天女如今何等的能为?那是如今宗门之内,圣灵之下的第一人。这位随便猎杀个圣灵级的邪魔,就能凑够这座灵慕居的钱了。”

    张信闻言,不禁剑眉微扬,他却不知,谢灵儿在何时博得了圣灵之下第一人的名号。

    不过,以他为谢灵儿筑下的雄厚根底,这也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

    那狄拉克龙,也就是战神兽‘混沌’的能力,实在过于强大。

    “算了——”

    张信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在之后的日子里装聋作哑,继续问着左神通:“句龙后土的后续如何?”

    “句龙后土?”

    左神通凝神答道:“这位巫神在宗门内的拥趸,远比我等想象的还要多。林见月的死讯传开后不久,就有近千位玄宗门人围住了伴山楼。或是不信林见月的死讯,或是认为此女身故,是与主上有关。好在主上带回了真凭实据,又有万俟天藏见证,这场风波仅仅三日就消弭无形。”

    他见张信还欲开口问话,就又再接了一句:“戒律堂与内外情司,已经在一一排查所有与林见月有牵连之人,可暂时未发现任何线索。”

    张信先微微皱眉,又舒展开来。

    他一直记得当日元神机,从大御山败走时的那句话,说这日月玄宗的内部,还有着比他更可怕的人物隐藏。

    张信对此,一直都半信半疑的态度,可他也知这位神主,不会无的放矢。所以无论此人的目的,是为让他们疑神疑鬼,还是另有所图,他都不能不防。

    而这句龙后土,无疑是当不起神尊这一句的。所以张信,一度怀疑是那鸿钧道主——

    当年元神机与魏龙象等人,结伴前往摇光要塞,按照后者的说法,一共有十九人联袂前往,都是北域最顶尖的修者。其中又有五位,是出自日月玄宗的同门。

    可问题是,这位观澜神使并未道出包括元神机在内的其余几人的姓名。

    故而元神机之言,并非是没有根据。

    而这次张信前往摇光要塞的目的之一,就是为探查当年的真相,可惜未能达成所愿。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摇了摇头,压下了心内那不切实际的念想:“那么西征之战,准备的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