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24章 未熄的战火(早起的书虫被鸟吃万赏)
    巴罗夫公爵身后同样是有侍卫的。可惜那两个倒霉的家伙刚刚看到自己的同行遭殃,正在怀疑对方是不是被一头隐形的巨龙撞上的时候,他们就中招了。

    两把锋利的长刀从后刺穿了他们的脖子。

    剑圣!

    又是兽人的剑圣!

    谁都没想到,兽人剑圣居然如此快地去而复返。

    巴罗夫公爵和匹瑞诺德国王没想到,杜克同样没想到。此时此刻,位于破碎岭的所有精锐正聚集在杜克身边开作战会议。

    艾登国王看着眼前飞溅的鲜血,正吓得魂飞魄散试图闪避,但一个从模糊中迅速化为实体的巨大绿色身影断绝了他一切的希望。下一秒,滚烫炽热而强有力的绿色手臂已经一下扼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起来。

    “别杀我……我是大酋长的忠实仆人……”艾登双脚离地,呼吸困难地呼叫着。

    “大酋长不需要你这种卑劣的部下。记住,我的名字叫萨穆罗!”这位部落的剑圣英雄傲然以短促快捷的通用语,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洛丹伦联盟七大人类王国之一的奥特兰克国王艾登*匹瑞诺德一刀枭首。

    这一瞬,时间仿佛凝固了。

    在周遭有超过三十个人目睹这一幕,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惊惧。

    看着那个在空中不断打转回旋,飞向高空的脑袋;看着那个额头上佩戴着至高金冠的首级;所有人统统忘却了呼吸,惶恐的肺部呼出热气之后,再也无法吸入半点新鲜空气。

    这可是国王的首级啊!

    首级飞出没半米,就被萨穆罗的左手揪住了。尔后,萨穆罗把象征死神的目光投向巴罗夫公爵,巨大的獠牙在阳光下泛着惨白的凶光。

    “巴罗夫公爵,你的两个儿子要我问候你。你还是死了好,你一日不死,他们就无法成为巴罗夫家族的合法继承人。”萨穆罗清晰的通用语,让巴罗夫公爵如坠万丈深渊。

    尽管他早已料到事情会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两个禽兽不如的儿子不光学着艾登,背叛了人类,还丧尽天良地要部落的剑圣来要他的命。

    呼吸已然停顿,心脏忘记了跳动。

    在这一刻,巴罗夫公爵已然认命,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淌下两行老泪。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居然断送在两个人渣儿子手上……或许,这就是自己忙于事业,从不管教孩子酿成的恶果……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之际,一抹耀目的闪光霍然出现在巴罗夫公爵和萨穆罗落下的长刀之间。

    “当——”深蓝色的寒冰屏障在萨穆罗眼里就是一个蓦然出现的大冰块。这个坚硬的冰块无情地拒绝了萨穆罗进一步刷高他的武勋。

    杜克赶来了!

    用他强大的空间感和定位能力,直接三个连续的闪现,从指挥室跑到了屋顶。挡住了这关键的一击。

    萨穆罗锐利的双瞳,瞳子闪电般缩小。

    杜克*马库斯!

    尽管他整个身躯都封在冰块里,尽管他看似已经用掉了最后的保命手段,但作为整个部落最为忌惮的敌人,他貌似永远都有用不完的底牌。

    萨穆罗自认为自己可以稳稳压制住一个用掉了保命手段的晨星法师,但要击杀却太耗费技能,也太浪费时间了。

    他的目标是艾登国王。作为一个攻高防低,高速度的剑圣,他的作用体现在隐蔽和突袭上。没有了隐秘失去了先手的剑圣,难道还要硬刚一个有着n多控制手段的强**师?

    萨穆罗毫不犹豫地抽身就闪。

    不光是他,所有的部落剑圣都是如此。

    哪怕杜克迅速取消了【寒冰屏障】,依然无法阻挡高速移动的剑圣跳到城堡旁边一栋高楼的屋顶。

    当杜克再次闪现过去,准备凭着系统精灵的强大扫描功能,把进入【疾风步】状态隐身的萨穆罗找出来杀掉的时候,又一个剑圣在巴罗夫公爵身边出现了。

    杜克不得已又一次闪现回去。

    那个剑圣被杜克秒杀,然而杜克却彻底失去了萨穆罗的身影。

    三十分钟后,部落的临时营地中,奥格瑞姆发出了登陆洛丹伦大陆以来最嘹亮,最真心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国王的脑袋!哈哈哈——”

    艾登国王死不瞑目的脑袋,就是火刃剑圣萨穆罗最犀利的武勋。艾登额头上的金冠,告诉着每一个兽人酋长,今晚的收获。

    “萨穆罗!今天你是首功!我允许你挑着这个脑袋,在整个营地绕营一周。”

    “谢酋长!”萨穆罗眼中尽是狂喜。这可是一个部落勇士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啊!

    奥格瑞姆一拳砸在地图上的奥特兰克王都上:“今天!注定是部落的胜利日!我们要毁灭一个联盟的首都了!”

    整个部落大营沸腾了!

    一个国王的首级啊!这是开战以来第一次获得卑劣人类的国王的脑袋!每一个部落战士都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发出嘹亮的咆哮,释放心中长久以来压抑的憋屈!

    对!这才是部落的荣耀!

    这才是兽人的武勋!

    奥格瑞姆走上大营的高台,从萨穆罗的长刀上接下艾登的脑袋,高高举起,下面顿时又是一阵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今天!是部落的胜利日!我们要以一个人类国王的首级,和一个人类国度的毁灭,告诉这块大陆上所有的生灵,跟部落为敌,注定会失败!必定会遭到毁灭!今天——是部落勇士的荣耀之日!就让我们亲手去摘取这个胜利吧——lok-tar”

    “lok-tar!”五万个声音齐齐响起。

    部落出动了,带着无比的杀意!带着对胜利的渴望!对鲜血的追求!

    如雷的脚步声,哪怕在数公里外都能清晰听见。

    在破碎岭坐镇的杜克双眸有点茫然,他的脸色是发青的,沉吟了好久,杜克才长叹一声,他挥了挥手。

    “传我命令,所有人立即撤退。”

    “为什么!?”哈斯将军粗红着脖子。

    “因为艾登死了,部落的士气已经去到了顶峰。”

    “但正因为我们的国王死了,士兵们才渴望为陛下复仇!”哈斯双目尽赤。

    “我有句话要送给你和你的士兵。”

    “什么?”

    “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终将光复。”杜克说出一句艾泽拉斯人听不太懂的话来。

    这一天,奥特兰克王国首都……沦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