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32章 张信四问
    “也就是说,这些配方都可以使用?”

    张信不由眼神微亮,心想若能如此,他只靠这些药剂,修为就可真正攀升到堪比神域的地步。

    “不可以!”

    叶若这次又微一摇头:“都已经说了,那些上古异种的目的,是为自己制造神躯,可他们的灵魂,与人类是不一样的。而这些药剂的作用,也分为两种。一为基因强化,二为基因变异,其中实力增加最多的是后者,不过也会导致身体的异变。这‘灵感’药剂,则是标准的基因强化剂,效果不如基因变异,可也相对安全。主人你知道的,许多动物都有着预知危险的本能,而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只是数十万年来,将这种本能蜕化了。可你们灵师通过修行,依然可将这种能力激发,获得预知凶吉,心血来潮之能。这‘灵感’药剂,就是进一步强化这种能力,促使人类的基因链,将虚空异种的某些基因片段吸收融合。”

    她说到这里,就又眼现兴奋之色:“不过这些基因强化剂,也很不少了。实验记录中记载的七种配方,我大概能够完成五种。”

    这些药剂,她如果能成功制造出来,足可以让主人与小吞天的实力,再上升一个台阶。

    “原来如此!”

    张信微觉失望,可随后就哑然失笑,心想自己真是贪心不足。

    只这一种‘灵感’,就可以让自己获得相当于一层战境的‘前知’之能,自己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

    “既是如此,那就尽快着手!除了‘灵感’之外,其余的四种药剂,也要尽可能快的送到我手中。”

    而在吩咐完叶若之后,张信又转去寻张晨光说话。他还有四个问题,要向这位晨光天使寻求解答。

    “所谓天国是怎么回事?”

    “就是量子神主开辟的神国,汇聚众生信仰之所,最初只存在于人类的思念网络中。可之后神主又以其神通大能,在虚空隙间,使得他的神国有了实体。所以现如今量子神主虽是生死不明,可其神国仍在。”

    “果然!”

    张信了然的笑了笑,他也听叶若说过那些统合思念体,有着开辟神域之能。甚至能达到四级甚至五级念力师的层次。

    不过地球联邦的统合思念体,可没有量子神主这样的力量。

    这应该是源于星球磁场的不同,统合思念体发的念力,得以显化。

    “那么你的同伴神兵天使呢,方位何在?”

    “他沉睡的时间比我早,在东皇要塞。我已经将要塞的坐标方位,给了叶若。”

    张晨光说到这里,神色却有些郁郁:“我不知他的能力,能否坚持到现在。”

    张信闻言微微颔首,不管这神兵天使是否还存世,总需寻到它再说。

    “那么这个世间的天劫与劫念层,又是怎么回事?”

    他很早就在奇怪,灵师晋升,都需面临天劫。可这劫力来自于何处?天意又是否真的存在。

    还有那阻拦穹星之人进入星空的劫念层,也让他感到奇怪。

    “天劫?劫念?我已从叶若那里得知,却不知缘由。”

    张晨光摇着头:“这世间绝无什么天意,我那个时代,也没有天劫与劫念层。聚合众生之信化为劫念,这看起来似是量子神教,限制你们念力师的手段,可据我所知,念力师在量子纪元四百年后,也一直在研究防止虚空异种,逃离这颗星球的方法。那个时代,虽因三维与四维空间的接触,宇宙中满布电磁风暴。可念力师认为,这电磁风暴终有结束的一天,而一但那些虚空异种脱离这颗星球,寻到人类世界,那才是真正的灾难。他们认为,这场灾难是他们错信量子神尊而酿造的苦果,想要把这颗星球,化为虚空异种的监牢。此外,这似乎又与末日审判有关。可惜的是,我早在量子纪元753年,就因一次超负荷战斗,而不得不陷入沉睡,并不知此事详细。”

    “末日审判?”

    张信微一扬眉:“这也是我的第四个问题,按照我这些年来,从各处起源之地得来的资料,无论是念力师一方,还是量子神教一方,都提到过末日审判一词?这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所谓的‘末日审判’,应该就是那个时代的终结之因。

    “那个时候有一位极有名的预言师预言,最多在量子纪元920年,这颗星球将迎来末日毁灭,无论是量子神教,念力师,还是万魔会,都将消亡。虽然各方势力半信半疑,可因这位预言者的鼎鼎大名,都在暗中准备。甚至还有人依托这个预言,创建了教派——”

    张晨光陷入回忆道:“就如前言,我沉睡之时,距离所谓的末日还早,之后也一直没能醒来,所以并不知‘末日审判’的真相。只偶然听一些人说起过,在量子纪元920年,有一次大规模的日月潮汐,那时太空中肆掠的电磁风暴,会蔓延到星球内部。可如果只是这样,绝不可能将我们那个时代的所有一切,都完全毁灭。”

    张信闻言,几乎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帝流浆’一词。

    可有史以来,帝流浆让无数的灵修得到好处,可也曾给他们带来数十次或大或小的灾难。尤其是那些持续时间较长,强度特别大的‘帝流浆’,会导致大量的灵修与魔灵死去。往往劫过之后,世间残余的有修为者寥寥无几。

    百万年前的那个时代,莫非也是如此?

    张信摇了摇头,又回望了那摇光要塞一眼,心想自己如欲探明百万年前的一切,果然还是得从这摇光要塞着手不可。

    只有等叶若破解了这座要塞的中枢主脑,自己才有希望,得知那个时代的详细始末。

    ※※※※

    就在张信,在金乌号上远望摇光之时。在大约千里之外,也正有人注目着,这艘正化为一道金光,在空中流逝的云船。

    那是一位面容冠玉般的青年,还有一位浑身上下都笼在斗篷之下的身影。

    如果张信在此,会认出前者正是他前世的师尊元神机,只是面貌比以前,更年轻了许多。而后者,正是负伤逃离的织命师。

    此时前者的脸色苍白,右胸处不时有鲜血溢出,染红他身上的这身白衫。

    可元神机却完全不在意,依旧气度雍容:“可惜,如果不是这刀伤,我必定会不计代价,将此子袭杀在此!”

    “是部属无能!”

    织命师的语声,毫无起伏波动:“这一战,本不该惊扰神尊。”

    “与你无关,是我小视了他,以为在摇光内的安排,即便不能将之伏杀,也可将他击退才是。”

    此时元神机的眉眼内,竟显出了一丝侥幸之意:“如非是事发之前,本座元神警示,这次的后果,真不堪设想。”

    别的损失也就罢了,可织命师这个左膀右臂,却绝不能在这时候折损。

    哪怕这位,亦可无限复生,可其实力,必定会在复生后的一段时间内处于低位。

    “可却坏了神尊大事!这座根本之地,也未守住。”

    织命师的语声凝冷:“神尊不能联手鸿钧?”

    “鸿钧?那位怕也是脱不开身。而现如今,他愿不愿意与我联手,还是两说。”

    元神机背负着手:“至于天国一事,这次确实耽误了。不过若无你助力,本座也没有成功的可能,至于这摇光要塞,虽也是至关重要,可里面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早在半年之前就被陆续移出。被他们夺去了,也没什么紧要。”

    织命师的语声晦涩:“问题是那些战神兽!这才是最紧要的。”

    “那确实是本座的心头大患,”

    元神机微一颔首,脸上却冷笑不止:“可问题是,他们敢将这些战神兽释放?除非这些家伙,做好整个中原之地的生灵,都被灭绝的准备。说起来,这也是我等的后手之一。如果大势不谐,何妨同归于尽?”

    随后他就将目光,从金乌号那边收回:“此子终是我等的心头大患,还需想办法压制不可,织命师你可有办法,将此子诛灭?本座可绝不想登神之后,这世间却又再多出一个造化来。”

    “造化来?”

    织命师似乎不曾想到,元神机对张信如此期许,错愕的看了后者一眼:“此事我会尽力筹谋。问题是此子的遁法变化多端,几乎无懈可击,我只能尽力而为,不敢保证。”

    “如果没法诛杀,那就近力干扰他渡劫。至少在本座踏入神国之前,绝不可让他打开圣灵三关!”

    神尊说到此处,又微微一叹,轻抚着自己的伤口:“不过你我当务之急,还是得养伤。不的不说,这位罪恶城主,确不愧当世神域第一人之称!”

    那个时候,他虽是拼尽了全力,也依然没能避开命焚天的这一刀,几乎就被洞穿了心脏。

    不过更让他心忧的,还是织命师。后者的伤势之重,远在他之上。

    “你现在如何?”

    “命焚天掌握的因果之法,的确不同寻凡,超越时序空间,干涉命运之流。他这一刀,已为我制定了陨落之局。”

    织命师的语声,依然平静:“换成他人必死无疑,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可神尊莫要忘记了,我的名号。”

    神尊闻言,顿时微一扬眉。他的这位部属,堪为副教主的存在,正是名为‘织命师’。

    这是命运与因果的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