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18章 王宫激战(下)
    对于另一个趁机偷袭的大酋长近卫,来不及收锤的伯瓦尔顺势欺身过去,一个大部分兽人都意想不到的回旋肘击,把那家伙撞得直咧嘴。就在对方吃痛的瞬间,伯瓦尔一手揪住这兽人头顶上编织得很好的辫子,一把拉下去,将其重心狠狠地破坏。下一刻,金属战靴重重地踩在兽人的后颈上,让这头绿皮畜生的丑脸跟地板做着亲密的接触,最后一脚把他的脸轰入下面的大理石地板当中。

    圣骑士技能【神圣奉献】,强大的圣光之力透过兽人的身躯传入地砖当中,在周遭制造出一个直径五米的圆型区域,对所有不受圣光庇护的生物予以神圣伤害。

    嗯,顺便闪瞎兽人和自己人的狗眼。

    “啊——”

    伯瓦尔脚下的兽人抽搐了好几下才不甘不愿地成为一块焦炭。

    好几个勇猛的兽人扑向伯瓦尔,都被这位暴风大公爵给直接锤了。就差那么一句霸气侧漏的“还有谁!?”伯瓦尔就可以把身上金色的圣光改名为王八之气,哦,错了,是王霸之气。

    当然,伯瓦尔是一个谦逊的圣骑士,他怎么会像杜克一样做这种肤浅的事?

    同样杀得很爽的,还有希尔瓦娜斯。

    奥蕾莉亚和莉拉丝对阵基尔罗格,温雷莎游斗萨穆罗,希尔瓦娜斯就空出来了。

    相比起伯瓦尔,希女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神。在没有同级对手牵制的情况下,敏捷流的英雄杀人更快速。

    一个巨锤轰然砸下,希女王小退半步,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让锤子在自己前胸划过,下一刹那骤然扑前,脚尖在锤头上一点,借力向上一跃,

    速度之快,眼前的兽人只看到一抹浮光掠影似的绿影闪过,他的喉管和动脉已经被短剑切断了。

    轻盈地站在那具尚未倒下的尸体上,希女王俯瞰四方,眼前又是八个强壮至极的兽人齐齐扑至。在外面,又是八个兽人战士守候在外围。

    巨斧和大锤轰下的暴烈破风之声,光是听到都足以让不远处的奥特兰克王家侍卫头皮发麻。

    希尔瓦娜斯轻轻地笑了,在兽人眼里却如同一个站在尸山血海上纵声狂笑的黑暗女王。

    下一瞬,他们看到了雷霆的电光。

    “轰——”

    希尔瓦娜斯冷着脸把双手伸向自己的后腰,那里悬挂着两个小一号的箭袋。里面尽是跟风行者传统有点不符的金属箭头箭矢,而且箭杆也更短。

    当希女王再次扬手,双手左右开工朝外弹出五指的时候,伴随着电光,每边各有四根短箭从她修长手指的缝隙中电射而出。

    在她独特的手法之下,每一根短箭都裹挟着电光形成一个个不停顺时针旋转的螺旋箭,一下子刺穿了8个兽人的喉咙。

    再下一瞬,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所有的短箭竟然在雷电的神秘牵引力作用下,飞到了希女王半空中扭腰拉开的弓弦上。

    短箭再一次爆射出去,顺着半空中刚散开的电磁轨道轨迹,分别命中了左、左前、前、右前、右,右后,正后、左后方一共八个不可思议角度的兽人的眉心。

    神乎其技的群攻技能!

    很显然,不会有人教导希尔瓦娜斯怎么去利用自己新得到的雷电能力,纯粹是她自己摸索出来的。

    奥格瑞姆的眼睛游移不定!

    每一处的战况都落在他的视界当中,很显然胜利的天平正在向联盟方向倾倒。这里毕竟是人类一个王国的都城。

    哪怕士兵总数不多,防御系统还是相当完善的。

    没有谁去压制奥特兰克的将军。包括哈斯在内的几个将军已经腾出手来指挥有点慌乱的部队,开始更有效率地绞杀兽人士兵。

    奥格瑞姆是打着使者的幌子进入奥特兰克的。本来带进来的人就不能太多。50个强壮的兽人,业已是奥特兰克人可以接受的底线。

    然而现在这些亲卫级别的勇士,却在几个照面之间被联盟的英雄斩杀殆尽。奥格瑞姆的心在滴血。

    唯一还算占优的,就是龙喉氏族的龙骑士了。

    可是大酋长有着不好的预感,因为他赫然发现,联盟方最重要的、也是他最为忌惮的那一位不在了。

    奥特兰克国王固然很重要,但不足以让本身就需要保护的联盟副统帅杜克亲自去当艾登国王的护卫。

    杜克不在,只能证明杜克在谋求更大的战果。

    奥格瑞姆跟杜克打了这么久,他非常清楚杜克的做法。

    在艾泽拉斯世界,大部分的国王、统帅、将军,都有着明确且鲜明的本土意识。他们会下意识地死守自家重要的城市或者资源地。

    杜克的战法跟这些人完全不同。

    杜克从不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他更在乎的,是给予部落有生力量的杀伤。

    对!只以歼灭部落为目标!

    刚开始,别说前任大酋长黑手,连奥格瑞姆本人都没意识到。可是渐渐地,奥格瑞姆发现部落的伤兵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少。

    伤兵少,固然有兽人勇猛的因素。更重要一点,兽人体质很好,人类眼里的重伤,只要不是残废,兽人熬上一两周,食物跟得上,往往都会痊愈。

    但伤兵实在太少了。

    新嫩的兽人,哪怕受伤,回头就会成为老兵。

    老兵熬上几场仗,自然会成为精锐。

    杜克宁杀一人,不伤十人的战术,让部落战士的成长出现了断层。部落没法练兵,死得又快,自然是精锐越打越少。

    相反,人类那边不知怎么搞的,大批大批原来部落战士可以一打一百的怯弱农夫成为精锐的士兵。兽人战士跟人类战士的交换比,自开战以来,一直在降低。

    想到这里,奥格瑞姆一阵惊栗。

    “杜克*马库斯,你到底这次盯上了部落的什么?”

    奥格瑞姆想不出答案,他却能看出,部落在这里已经无法讨好了。

    “撤!”奥格瑞姆一声大吼,部落的英雄们顿即想方设法摆脱战斗。

    奥格瑞姆的撤退命令,稍微晚了一点。

    当杜克把艾登国王安置在地下室,受到足足一个中队的王家侍卫和两个宫廷法师保护之后,杜克来到了王宫城堡的顶部。

    他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伊露希亚,你来干什么?”杜克惊愕不已。(未完待续。)